? yabo168入口阅读_3-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3

火狸2018-5-22 15:33:47Ctrl+D 收藏本站

十二口被人所杀,引起哗然众怒,江湖正义之士悬赏捉拿凶手,当时千机阁作为联络处,协调整理各门各派得来的消息线索,一月之期不到,在大家还在捕风捉影的时候,檀伊公子便查实了真凶,甚至取得确凿证据。

  
不是为仇,而是为情,一场情杀用一百三十一人的性命来做掩饰,只因杀人者所爱的是个男子,而他又是名门望族之后,不能让此事曝露,不肯让对方说出,更不容对方娶女子为妻将他忘却,此事一查出来,顿时引起轩然大波,真凶固然自尽而亡,他所在的家族也因为这件事而蒙上了一层羞耻的阴影,从此一蹶不振。

  
事件平息至今已经大半年过去了,千机阁阁主檀伊公子的为人和能力手段,处事的利落之风还在为人称道,千机阁是各方消息的流转之地,知道很多秘闻也拥有很多秘宝,但它并非任意出售消息,看你是为何而来,想要什么,若你是为了讨回公道,那么你在那里定会得到一个公道。

  千机阁自会有人收集情报资料,查明一切,让真相大白天下,让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是檀伊公子说出来的,定会被人信服。

  
人人都知道檀伊公子,却不知他是从何而来,为何能从上一任阁主手中接管千机阁,在数年间将它发展到了今天这样壮大的地步。众人只知千机阁一直以来信誉良好,向来只收售真实的消息,同时,千机阁也是所有人梦想的福地,得檀伊公子赏识的人就有机会得到所有想要的东西。

  
这样的一个所在,很少有人愿意去得罪,同时,千机阁的核心檀伊公子也成了神秘之中的神秘。无人清楚他的武功路数,只因无人见过他动手,他们只希望他的武功不要太糟,安慰的想,能处在这样的一个位置,即便武功真的糟糕也糟糕不到哪里去吧。

  众人望着那袭青衣,神思起伏,脑海中闪过无数相关于他的传闻,心里渐渐燃起希望。

  
“能让千机阁阁主都束手无策,今天是老天爷都在帮我了,哈哈哈哈哈——”狂笑声四处回响,是那下毒之人,似乎近在咫尺,人影却遍寻不着,众人听这说话声,想到自己只能静坐等死,不由一阵气急。

  “公子可否想想办法?”有人忍不住上前,却也不敢走的太近,还没走到他身前,白衣小童已经狠狠瞪去一眼,又被那穿着青衣的男人笑着轻斥了回去。

  见他谈笑自如,李大娘竖着指摆在唇边,哎呀了一声,“难道檀伊公子不怕死?”

  “我也是人,岂会不怕死。”他依然喝着酒,用着菜。

  
“那你为什么不想想办法,你看你看,这么多人,里里外外的,难道就要这么死在这里?我是不想死的,也不是什么大侠,不用顾着什么面子,想求公子帮帮忙,想个法子。”李大娘看来男女莫辨,说话却并不招人讨厌,直接又爽快,求人的时候也不扭扭捏捏。

  这句话却让不少人微微红了脸,他们便是那些顾及颜面的,不愿开口求人,此时听了这话,也恍悟过来,“若是公子有法子,老朽先行谢过。”

  有一就有二,众人起身,也顾不得什么其他了,能脱困便是最好,毕竟是要人家冒险出去,他们已经不能做什么了,总不能什么都不说。

  
“求他无用,不如求我。”冰冷彻骨的话音自外传来,不知何时,门外竟多了一顶轿子,话音穿过门帘如冷风袭来,也像冰锥般的刺人,让人听了只觉瞬间由春日到了寒冬,那股寒意由心里直往外冒。

  众人的话好像都被这股寒意冻住了,这突如其来的话音吓了他们一跳,来人是谁,在这时候出现是敌是友?

  
“巫医一血谷,血魔医,赫九霄。”一字一顿,缓缓开口,只见先前还坐在一旁言笑从容的檀伊公子,此时竟站了起来,不止站了起来,还忘记了酒盏在手,几滴残酒落在他的手上,他却似浑然不知,望着那顶轿子,微微出神。

  “是我。”两个字,从轿内传出,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在众人惊诧愕然之下,又听到另外两个字,“千辰。”

  喀的一声,白玉酒盏在手中碎裂。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四章 血医似魔
章节字数:3080 更新时间:10-07-27 00:29
  千辰。

  这两字已有多年没有人叫了。

  握着破碎的白玉杯,他的视线从那顶轿子上落到掌心,碎裂的玉片在光下闪烁,不复原来的柔和,刺目的露出尖锐的裂口,千辰,千辰,为何他觉得这个名字如此陌生。

  “檀伊。”呼出一口气,似是叹息又似带着些其他的情绪,没有人听的出来,把碎片搁在一边,他接过小童递来的帕子,“你可称我檀伊。”

  “为什么不是千辰?”这句分明是疑问,问话的声调却如一阵寒风,殷红似血的轿子就在门前的日光下,火红的颜色不是喜气却透着不祥,散发着幽幽的冷意。

  雪白的丝帕带着残酒的痕迹,如一滴残血落于柔软的纯白,又飘忽的坠了地,“千辰不再,唯有檀伊。”

  世上没有千辰这个人,已经有十多年了,谁还记得这个名字,该忘的都已忘了吧,就像九霄这个名字,他也已经忘记许久。

  檀伊公子又恢复成了原先那温和轻暖的姿态,没有再去看那顶红轿,也没看任何人,望着不知名的远处,那双如同印照水光柔和的眼透着莫名的神色,不再开口。

  
“血魔医!?”众人惊叫自语,这一声里也不知是惊诧多些还是惊喜多些,血魔医身处赫谷,寻常要请他即便前去也未必能见到,这回他们竟有如此好运,血魔医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们当然听到两人对话了,却没人能听懂其中的意思,千辰难道是檀伊公子的名?世人只知檀伊,不知其名,便以此为称,假若真是檀伊公子的名,他为何不认?

  
不过江湖人多少都有些自己的怪癖,檀伊公子就算再多几处神秘古怪别人也不会觉得如何,他们只是奇怪这两人居然会认识,倘若是旧识,假若有交情,便有希望能请动血魔医来解毒。

  
“你们要请血魔医?你们请的起血魔医?”还是那阵怪笑,像是眼前的局势并未改变,依旧对他有利,那暗处的声音问了两句话,笑了四声,声声森冷,许是已听过了血魔医的说话声,此时竟谁也没觉得阴寒,好像和那道话音相比,这个人不管说什么都已经影响不了堂内的气氛。

  
毕竟,在寒冬腊月里谁还会觉得秋风萧瑟?血魔医到场,便是连阳光暖意都吸走了一般,那顶停在堂外的轿子连轿帘都没拉起,就似已冻结住了一切,仿佛涂过人血的轿檐垂下薄纱一层,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个人影。

  “冰御。”不带丝毫感情的两个字从里传出,仿佛从地上的阴影里冒出来,一个侍从打扮的年轻男子垂首在侧,“在。”

  “看来这里没有我要的东西,回去。”

  话落音,众人心乱惶急,剧毒在身,血魔医就在眼前,怎么能让他说走就走。

  “等等!在下秦战,乃是此地庄主,想请……血魔医为在场各位解毒,庄内任何东西都可当做诊金。”秦战担心受人阻挠,朝后扫了一眼,当然还是没能找到那个下毒的人。

  
“果真是难得的好机会啊,秦庄主,”那怪声却又响起了,显然是在讽刺秦战的小心翼翼,“好的很,好的很,去,去解毒,中毒是一死,请了血魔医会如何?嘿-嘿-嘿-嘿,我都等不及了,拾全庄秦庄主,今天的……下场。”

  最后两个字阴测测的,好像很兴奋,怪不得下毒的人不紧张甚至也还想促成,众人被他这句话一说,心里也不安起来,是啊,请了血魔医会如何……

  当年罗胜堂堂主练功走火入魔,送到赫谷救治,出来的时候武功日进千里,心性却是大变,将手下全数杀绝,从此闭门不出,连人的性情都能改变,还有何事是他做不到的?

  
赵家堡的少堡主得了咳血的病,其他人都治不了,堡主重金请来血魔医救治,那些黄金只是出诊的费用,要救人,还得答应血魔医提出的其他条件,明湖东珠堡主舍得,血玉琉璃可以忍痛割爱,传说中能泣泪成珠的鲛人所织,水浸不湿的鲛绡咬咬牙也给了,等他再要一碗心头血的时候,赵堡主终于犹豫了。

  
血魔医要的是他爱姬的心头血,一刀剜去,说能保她不死,但心口留下一个疤来,身为女子如何能受得了,他这堡主容许他这么做又谈什么颜面,只那么一犹豫,血魔医已经动手,开始救治那位少堡主,本以为就这么算了,不料等少堡主醒了才发现,病是痊愈了,不再咳血,却多了要喝人血的毛病,要的正是堡主爱姬的血,不多不少,每次发病便要一碗,除了发病之时平日与常人无异。

  这等匪夷所思令人毛骨悚然的救治结果,谁能想得到,赵堡主后悔不迭,可即便他再送多少奇珍异宝,如何相请,血魔医也不再理睬了。

  
诸如此类的例子举不胜数,还有很多,请血魔医治病便要做好以命抵命的准备,更得看他的心情,他心情好的时候可无偿为苦行僧人治好顽疾,甚至连救治街头乞丐也曾有过,但若是不愿出手,相逼于他,那便等如自己敲响鬼门。

  阳光下拂过暖风,血红色的帘子荡起一层幽冷的涟漪,谁也不知轿中的血魔医此刻心情如何,秦战开口相求他没有回答,侍从垂首在旁,血魔医没开口,他就一直没动。

  人影和轿影在暖日下定格,散发出阵阵的诡秘,从那里投出的视线如在审视打量,只是静默便令人有种将要为此窒息的错觉。

  称呼他为血医不如称其为魔医,这位血魔医若是答应救人,这回又会提出什么条件?

  轿子里一直没有反应,等他回答的众人却等的心浮气躁,一旦毒发不知还来不来得及救,正寻思着自己能用什么来交换救治,那头却有人倒下了。

  “珂雨!”倒下的不是别人,是今天本来要出阁的秦家小姐,慌忙接住她,秦战看到宝贝女儿脸色发青,顿时慌了神。

  
“血魔医,快救救她,不然——”他转头四顾,寻找着不知躲在何处的人影,“你说我拿了你的宝物,是什么老夫不知道,但你要什么只管拿去,就算给我一份解药也好……”

  “什么解药,你听说过蚀心腐骨有解药?秦庄主昏了头啦。”就等着他们一个个去死,好在暗处看戏,那人的话里有嘲讽还有暗暗的得意和恶意。

  “你是来寻仇的,说什么为了失去的宝物,只是借口。”檀伊公子不知何时回到原座,在一片混乱中,只有他一个人如初安坐,突然这么说道。

  “什么?”那人的话音突然拔高,尖锐的让人耳膜一阵刺痛。

  
“你不求财,也不索物,说秦庄主夺了你的东西你才下毒,过了这么久却不见你开口要回你的东西,甚至提都没提,有意在今天,当着江湖同道的面这么做,你不止阴险狠毒,而且还包藏祸心,你要他身败名裂,带着牵累同道的恶名去死,不惜要这么人多陪葬。”

  背对堂外,白玉镶着象牙的筷子被小童收起,桌上盛着菜肴的碗碟看来是都不要了,说话的人换了个酒盏,自斟自饮,慢慢说着,额前一缕黑发垂落,他抬手拂过。

  和那白玉一样没有瑕疵的手很修长,骨节匀称,黑发印着那双手,印着那抹袖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