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6-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6

火狸2018-5-22 15:33:50Ctrl+D 收藏本站

室内的血腥气混杂进了佳人醉的酒香,秦战的脑子也是一片混乱,要了前两样东西,他以为接下来的宝物就算再多,他也能挺的过去,可血魔医要的不再是宝物了,竟然是他的拾全庄?

  “血魔医,这是不是太……太多了点?”张廉知道这事关他们的性命,不敢插嘴说太多,同时也担心如果秦战情愿死也不答应,他们这些人怎么办。

  
拾全庄这个名字的由来,不仅仅因为秦战是个事事追求完美的人,还因为他的庄里有十件镇庄之宝,秦战得到之后没拿来使用,而是摆在无人知道的地方,有空之时就去赏玩。

  
在别人眼里他可算的上是个怪人,但江湖中这种怪人多了,大家也就不觉得奇怪了,甚至有人觉得引起骚乱的各种宝物与其给居心叵测的人得去,不如落到拾全庄里来的安全。

  那十件镇庄之宝就等于是拾全庄,是秦战的名誉地位,甚至是性命。

  
他拥有这么多宝物,也有相匹配的实力来保全他们,光是他的财力,就能请来各路高手为其驱使,看守住他藏宝的九转珍宝楼,而他的好客也让他有当世孟尝之名,座下愿意为他效力的高手不在少数,传说他还有隐士高人暗中保护,所以拾全庄固然存有不少让人眼红的宝物,却没什么人敢去打主意。

  
黑白两道顶尖的人物,有很多都是秦战的好友,没人敢轻易去得罪他,一有机会还会忙着去巴结,秦庄主一高兴了,随手送出的东西都是常人辛苦几辈子都得不来的,这么一个有财有势又好客的主人,到他府上做客,人人都觉得脸上有光。

  
所以这次秦家小姐出阁,他们也都备了厚礼前来,可来此之前谁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对秦战而言那些宝贝是他一生的积攒,尤其是那十件,没人知道是什么,但是人人都说那是足以惊天动地的东西。

  “给了这些……你就答应为我们解毒?”秦战颤着声问,这次他的脸也青了,不是气愤,而是毒发的征兆,大惊大喜大怒之后,蚀心腐骨将被引发。

  
赫九霄还没回答,人群中又有一个倒下了,发青的脸色比起另一边的小姐珂雨都要严重,可见毒发和个人体质也有关,要不是新娘站的位置在前,兴许血流速度较慢的女子不会那么快显出征兆。

  “还多说什么,秦庄主不是什么都愿意给吗,难道打算见死不救?”眼见到不断有人将要毒发,想到自己,人群里终于骚乱起来。

  
吵嚷不已的场面人多口杂,各执己见,秦战犹豫不决,又是心痛又是心急,加之自己也要毒发,脑子里就更混乱了,这不仅关乎他的宝物,那十件东西里更有其他的牵连,牵连巨大,是万万不能随便给出去的,就算要他死,也是不能!

  
众人见秦战迟迟不答,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更多了,在这片混乱里,赫九霄就站在原地,看着人群叫嚷,面无表情的脸上冰寒不变,谁也看不出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异光是不是笑,就算是笑,在这张脸上恐怕也无人认得出。

  
侍从冰御在旁,恭敬的垂首站立,已经收了毒人心和玲珑手,两个盒子小心捧在手上,不敢猜度谷主此时的心情,就像当年他不明白,经过官道的血红轿子为什么会停下,为什么会救了他这个一无是处满身疮烂的乞丐一样。

  “不用商议了,秦庄主既然为难,不如让千机阁来解决。”如河底水流淌过,这句话音出自檀伊公子之口,就算中毒,他端坐的身影还是挺的笔直。

  突然的话并不响亮,却立时打断了人群吵嚷,那句话里好象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他一出口,他们就不得不去聆听,同时,也因为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而惊喜不已。

  倘若千机阁出面解决,再大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只不过这次面对的是血魔医,不知道会不会有所不同。

  
“你要怎么解决?千机阁阁主,檀伊公子。”赫九霄不明白他这时候开口是为了什么,这件事对他没有好处。就算站在这里他都能看得出,蚀心腐骨已经侵入腑脏,他再提气说话,只有加速毒发的时间。

  “我用千机阁的一个承诺来和你交换。”他终于不再叫他千辰。青衣的背影缓缓转身,面对赫九霄。

  
这是他第一次正面和他对视,他先看到的就是那双眼,和那段回忆的最后所见一样,一双冰冷无情的眼,十八年不见,本以为再见之时不会认得,可看到那双眼,他还是一下就能确定,他确实就是他的哥哥。

  至于相貌,这散发妖邪之气的模样,和赫谷原本的主人很相似——那个本来该被他们称作爹的男人。他不仅继承了他的相貌,也继承了赫谷。

  小霄……九霄……赫九霄……

  吸了口气,赫千辰缓缓开口,“赫谷主。”

  “你是要我檀伊答应你的一件事,还是要拾全庄的十件异宝?”所有人声都安静了,在静默里,檀伊公子走到血魔医面前,没有笑也没有怒,平平淡淡的问。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八章 毒发
章节字数:3366 更新时间:10-06-05 23:08
  他站到他面前,不远不近,他可以问的平淡,但在旁听了这话的江湖同道却没办法保持什么平淡的反应,这句话的意思让众人一片哗然,说不上的羡慕。

  
十件异宝和檀伊公子的一个承诺,这两样倘若放到秤上去秤,绝对有相同的分量,甚至还可能有所倾斜,重的那头绝不会是那十件东西,要知道,檀伊公子所诺,不止代表他个人,更代表着千机阁。

  
千机阁是怎样的所在,有谁不想得到千机阁之助?从那里,哪怕只是随便得到一本失传的武功秘籍,就有从此名传江湖的可能,更别提檀伊公子说的是一个承诺了,这范围何其的广,假若够聪明的,提个大概的要求,千机阁此后就有可能无数次提供帮助。

  那里传递各方消息,也握有无数失落的秘辛,有这些秘闻和消息,别说十件异宝,假若想要,搜寻出几十件甚至上百件来都有可能。

  在场众人自问,若是他们有这个机会能得到檀伊公子的一个承诺,会要什么?可以肯定的是,那时候他们一定会为此十分苦恼,因为选择实在太多。

  那血魔医呢,他又会怎么回答?对这血魔医,谁也没有把握他的想法会和其他人一样。

  
面对眼前的青衣人,眼底眉梢皆是冰冷的男人没有回答,暗紫绣金的外袍在光下透出晦红的光泽,手上还沾着血,仿佛早已习惯这样猩红黏稠的触感,接过侍从递来的帕子姿态随意的抹了抹手,“我要什么,你都能给?”

  还是这句话,对秦战也说过,但似乎这次又有所不同。

  
一直以来,血魔医的眼即便看着人也像是没看,就好像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件死物,可当他的目光落到檀伊公子身上的时候,不管是秦战还是张廉,李大娘还是其他人,都看得出他的眼神不同,仿佛是在审视猜度,判定着什么。

  
“除了千机阁。”赫千辰抬头。赫九霄的眼,眸色太过冷沉,却又显得妖异,以至于无人敢多看,生怕被那寒意灼伤,更怕被这妖色侵蚀,看着他,他不禁想起了以前便有的疑惑,他的医术从何而来……

  毕竟,赫九霄如今是血魔医,称呼他为血魔医的人比称其为赫谷主的人多……毕竟,原来的赫谷并不是一个行医的地方……

  
“除了千机阁,你还有什么能给我?”赫九霄开口,突然的这一问令人不禁怀疑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讥诮的成分,赫千辰倏地望去,看到的还是一片寒冰似的幽光,看不见其他。

  
他在生气。倏然投来的目光凌厉,是因为他提的是千机阁,还是因为……事实被他说中?赫九霄还是看着他,原来,千机阁这个檀伊公子,真是他的弟弟千辰,也曾怀疑过,传闻里好洁成癖的檀伊公子曾让他想到什么,而后便忘了,反正是不是都不重要。

  只是奇怪,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起进来看看,不过如今他已看到,彼此也都知道,他们兄弟二人都还活着。

  
赫九霄的眼里有探究评判,赫千辰不确定自己看他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眼神,他的兄长,自分别后十八年没见的哥哥,他当然不会以为他们两人见面的时候会是感慨万千抱头痛哭的场景,他在千机阁里,时常会看到相关他的消息,所以他才能避开和他相关的地方。

  他的避开不是躲避,只是……没有见的必要。

  他已经是千机阁的檀伊,不再是赫谷的千辰,在赫谷五年,千机阁十八年,十八年时间,够他成为“檀伊”,忘记“千辰”。

  
周围的人看着两人相望,一问一答,总觉得有种奇异的气氛,要说这两人不是旧识谁也不信,可要说这两人有什么交情,谁也不能肯定,这种对对方不冷不热,又比对别人来的特别一些的态度,着实的奇怪。

  
“你可以要求里面的任何东西,除了千机阁。”再次强调,就像对着前来求助的人,好像面前的赫九霄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赫千辰扫了眼他手上的血腥,微微皱眉,往后退去,“敢问赫谷主要或是不要?不然,你还是先救人……”

  话音戛然而止。

  赫千辰忽然倒下了,毫无征兆,青色的袖袂带起暗影就像一瓣被折的莲。

  众人正在暗赞就算身有剧毒,面对人人忌惮的血魔医,檀伊公子还是那样温文有礼,不惧不惊,却见他忽然倒下,脸上似乎失去了什么的压制,骤然涌上晦涩的暗青。

  扶住他的却不是他身边那个名叫忘生的人,像影子一样的存在,掠到近处要伸手,他已经被赫九霄接在手中。

  
假若檀伊公子哪怕还有一丝半点的意识,绝不会让血魔医接近他,这点所有人都很肯定,因为他最忌讳他人近身,更不能忍受不洁之物,而如今那双曾握住过人心,还残留着血腥的手正将他倒下的身体揽住。

  
赫九霄看了眼他的脸色,一手抬起赫千辰衣袖下的手掌,他的十指指尖已经呈青黑色,那是赫千辰一直用内力压制的结果,可越是压制毒发的就越快,一旦毒入心脉就真的没救了。

  “知道即将毒发,还要为他人承诺于我,装作无事,千机阁阁主,你究竟是慈悲,还是太自负骄傲?”可以为他人开口,却不愿为自己求人,他这是在做什么?

  
对赫九霄来说,这是十分愚蠢的行为,不该出现在赫千辰的身上,虽然当时的他才五岁,但曾在赫谷呆过的人,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为别人,而不是为自己,这是不可能的。

  难道千机阁真是个这样至善中立的地方,让人超然物外能忘却前尘了?

  “准备个地方。”他破开赫千辰的手,青黑色的血洒了一地,众人听了赫九霄一声吩咐,看到溅出的血,这才回过神来。

  “血魔医是答应救人了?!”秦战又惊又喜,连忙叫人去准备。

  “清算人数,准备浴桶,叫人去抓药。”他抱着赫千辰往里走去,小竹早就急的快哭出来,连忙跟上,那个忘生却不知什么时候又失去了踪影。

  秦战楞在原地。浴桶?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解毒还是要沐浴?

  
不管赫九霄吩咐的是什么,秦战只能照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