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8-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8

火狸2018-5-22 15:33:53Ctrl+D 收藏本站

灰的颜色,被双手按抚的时候抹去,然后重复再三……

  
身上泛着微红,合眼的人不知是否感觉到热力的炙烤,微微蹙眉,原本浅淡的唇色也因为热度殷红起来,黑发湿透披散着,在他身上的手还在游移挪动之中,小竹从雾气里看过去,看到他蹙起的眉宇。

  
那件单衣好像更湿了,湿的完全贴在身上,少爷的唇也红了,大概是因为热气,血魔医的那双手正到胸前,那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在摸一件东西,少爷可不是一件东西,也不是寻常的病人,他怎么能那样满不在乎的抚-摸他,还有那动作,像是完全不觉得按抚的手下有些动作会叫人脸红。

  从他这里看过去,气氛有些暧昧,倘若不知原委,不看血魔医冰冷的脸色,任谁看了都会误会些什么。

  忽然眨了眨眼,就在方才那一瞬间,小竹看到闭着眼的赫千辰,看到他唇上的颜色,愣了愣,疑惑的瞧了房里的另一个人,随后摇了摇头。

  
他真是热糊涂了,刚才怎么会觉得少爷和血魔医有几分相似呢?这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来不及抹去额头和颈边淌下的汗,吸饱了水汽药味和身上汗水的衣衫早已湿透了,他索性甩起袖子一绞,哗哗的拧下不少水来。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十章 留客
章节字数:3843 更新时间:10-06-08 18:36
  再这么下去,他就要热晕了,血魔医怎么还没将少爷救醒?他咬着嘴看了看窗口。

  
被赫九霄合上的窗户密不透风,门也早就关了,小竹吸了两口满是药味的空气,微微呛了一下,觉得嗓子眼里也全是药味,奇怪的是就站在竹榻边上的血魔医身上竟然干爽的像是不在这个房里,连汗水都没有。

  他还是像方才站在红轿前,立在阳光下,能吸走所有热度那样的冰冷和无动于衷。

  
有什么力道在身上游移,赫千辰觉得自己身上很痛,他睁开眼便看到迷雾里的一双眼瞳,异常的专注,没有悲也没有喜,冷冷的如要结霜,他被裹在雾气里,嗓子火辣辣的痛,身上很乏,看了看周遭,他马上就知道赫九霄在做什么。

  “多谢。”

  他的话音微哑,赫九霄搁在他胸口的手没有停,又继续往下,“这是你自己换来的。”他不必言谢,救治之后他自然还会向秦战要诊金。

  “还是要谢,一个承诺换来血魔医救治一百多条人命,所值未必相当。”赫千辰感觉到头顶上的毫针被收了回去,赫九霄收回手,“需要我动手的只有一人,其他的……”

  
赫九霄的话停了,不知是觉得不必再说下去赫千辰也该猜到,还是他已经没有说话的兴趣,把竹榻上的人抱起放到另一边的床上,他没有熄灭下面的火,水锅里的水还在沸腾,倘若不是房间还够大,此时说不定一点气都没了,都要被这些药味和水汽充满。

  
赫千辰毫不怀疑,真的救治那么多人,赫九霄必定会收取相应的报酬,血魔医就是血魔医,就算他是他的兄长,那也是过去的事了,如今他在千机阁,赫九霄在赫谷——那个被人称作巫医一血谷的地方,千机阁阁主和血魔医,那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

  说不清是释然还是放松,他吐了口气,听到一声惊叫,抬眼看去,窗边的小竹惊惧的看着那锅煮满药草的水,求救的向他看来。

  “少爷,他……他要我进到这个水锅里……”小竹简直快哭出来了,这次不是先前的担心,也不是刚才见到赫千辰醒来时候的喜极而泣,而是吓的要哭出来。

  水锅很大,小竹还小,要放进他一个,好像也不是那么勉强。

  
“那是要为你解毒,进去。”赫千辰虽然才解了毒性,身上满是潮湿水汽,不再透出青气的脸色有些苍白,可他这句话的威仪半分都没少去,檀伊公子看起来就算再温文和雅,也还是千机阁的阁主,那份一眼望去便能看到的暖意之下还有无限深沉的不可知,小竹不敢再看着他求救了。

  
咽了下口水,他紧紧抓着窗棂的手慢慢松开,赫九霄已经坐到一边,似乎全不在意他是不是会照做,一切都似与他无关,小竹走到水锅旁,颤声道:“少爷,我……我去了。”

  窗口和门都被打开过了,房里的热度消散不少,可锅子上冒出的热气还是灼人的烫,他咬了咬牙闭了闭眼,腾的一下跃了进去。

  
哇哇的惨叫声在房里响起,房外也传来此起彼伏的嚎叫声,冰御在外面,正看着架起的水锅烧开了药水,一锅药水沸腾了,就往浴桶里倒,桶里坐的都是人,一百多人在庭院里排开了,一个个缩在浴桶中,被沸腾的药水劈头盖脸的浇下去。

  
大侠们早就没了侠气,此刻有的只是狼狈,谁如他们眼下这般,被一锅锅烧开的滚水淋成落汤鸡,甚至是像极了要下锅退毛的落汤鸡,谁都会狼狈的,而且周围的人都是一样狼狈,所以他们也就不太在意了。

  眼下救命要紧。

  
中毒的当然不都是须眉豪杰,还有女侠,江湖中本来男女同桌并不避讳,不过像眼下这样浑身湿透的情况还是要避避嫌的,于是李大娘的存在就很微妙了,他不要和其他男人一起排列在庭院里,女子去了后院他又不能一起去,所以他就单独的在亭廊下,远远的隔着廊下垂下的花枝,享受用滚水淋浴泡澡的滋味。

  
“要死了!这究竟是救人还是杀人!是不是想杀了你大娘,这药水怎么这么烫,味道这么难闻,谁来倒水,不许过来,给我等一下……”惊叫声声声入耳,听到这些话的人可以肯定李大娘和他们一样没事。

  
药水是加了各种药材之后煮出来的,看来沸腾,实际却并没有看来的那么滚烫,翻滚的热度虽然也灼人,会将人烫红,可还烫不死,而且他们这些练武的本来忍耐力就和常人不同,这药水泡的他们狼狈万分,但还不至于忍不住从里面跳出来。

  “大娘你别叫了,别人还要以为是杀猪。”有人受不了一锅锅淋头之下的药水,又听到李大娘的叫声,抱怨了几句。

  非男非女柔和动听的话音又响起了,这回是嗔骂,“谁敢说大娘我的声音是杀猪,猪的声音有我那么好听吗?是谁说的,等我一会儿给他几针,缝了嘴巴,看还说不说了!”

  
“李大娘不止绣工了得,原来回嘴的功夫也不差。”接话的人语声含笑,明显是玩笑的话被他说来有种暮鼓晨钟的深沉和稳,走来的身影还是一身青衣华袍,却和原来的样式明显不同。

  倒是和他后面的那身紫衣有些近似。

  
青衣人走来,那是像踩着花开莲瓣一样的檀伊公子,他身边好像有云有月,有风有花,远些的那个是血魔医,几步之遥的距离,便如另一个天地,布满血色猩杀,满天毒艳的妖华,这一远一近走来的两人分着前后,也许是因为那身样式相似的衣,有人总觉得这时候的檀伊公子看来和血魔医有几分亲近相似。

  
血魔医怎会和别人亲近,檀伊公子又岂会亲近这个人人避之不及又捧之不及的血魔医?相似就更不可能了,那定然是错觉,那两人只是一起出现,分明连交谈都没有,他们之间更没有关联。

  “公子的毒解了?”有人惊喜的问。

  “解了。”赫千辰慢慢的走,缓缓的答,他身上的毒才祛了,熏蒸了一番脚下还有些乏力,那毕竟是号称无解的蚀心腐骨。

  
檀伊公子痊愈了,那也就是说他们的毒也快解了,众人欣喜,安了心,就有些高兴起来,这次虽然遭遇不测,但亲眼见到了千机阁的阁主,又见识了血魔医的厉害,和外堂那些同来赴宴却没吸进剧毒的人比起来,他们倒霉了些,却也不是没有收获。

  秦战嫁女宴客,一个厅堂自然不够,里外分了三重,他们这些是座上宾,便首当其冲受了这一难,也算是盛名牵累,谁叫他们就在主宴上呢。

  
赫千辰没想到这种毒是用这种解法,通过滚水浸泡,把毒从毛孔排出,那些药材定然也有帮助作用,看这些人浸在药水里露出忍耐之色,就知道虽然是泡水,滋味却并不怎么好受,就像他在竹榻上被蒸一样,他昏沉不知,但如今背上还有种灼烧似的痛,胸腹上下更有被内劲施压的残留感。

  他身上穿的是赫九霄的衣,是从那顶血红的轿子里取出来的,取来衣物的人不是冰御,轿夫的打扮,却有种不似活人的气息,好像只会听命行事。

  “公子!”秦战见他无恙,激动的喊了一声,千机阁阁主无恙,其他江湖同道也没再有人死,他总算能交代的过去,不然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嗯。”赫千辰微微颔首,没有走近。

  
秦战身为主人,就算眼下再狼狈再忙碌也不能不招呼他这位好不容易请来的贵客,“公子身上的毒才解,不如留在庄里歇息几天,反正千机阁离此地不远,也就一日来回,你看怎么样?”

  他浑身湿透浸在药水里,时不时还有飘浮着几根药草的水从头顶浇落,他却没怎么在意,和他想留住的客人比,他这身湿透狼狈根本算不得什么。

  赫千辰敛目不语,就是因为千机阁和拾全庄距离不远,他才来了,沉吟片刻,他略略点头,“也好。”

  
秦战一听,连桶里的药水烫都不觉得了,叫了一声管事,没见人来,这才想起来这会儿大半的人都浸在药水里,府里能做事的全是些下人,堪用的一个都空不出手来,九转珍宝楼那里自然有人,可那里的人是不能轻易离开的,里面他的那些宝贝必须看好。

  
想了想,他又对稍远一些的男人说道:“血魔医,可否也留下暂住几日……”示意周围的人群,秦战表示如果他离开,让人太不安心,毒才刚解,要人就这么回去,恐怕谁也不能安心的走。

  “当然,老夫一定会付出双倍的诊金,你还要什么东西可以开口,只要……只要不是那十件里面的。”见赫九霄没开口,他连忙又补充一句。

  赫九霄答应了,赫千辰看了他一眼,自然不会以为他是为了自己这个亲弟弟才留下的,赫九霄留下他没有意见,不留下他也没有意见,他不是此地的主人,秦战才是。

  
药水浸泡,滚水淋头,一场喜宴以叹息和哀号声作为收尾,秦家小姐的毒解了,婚事却已不必再提,新郎都死了,还谈什么成亲,所幸是在拜堂前就死了的,不然秦家的小姐刚嫁人便要守寡,想到她掀起喜帕时说的话,不少人听见秦战对赫千辰的挽留,心里又多了几分想法。

  
第二天,小竹为起身的赫千辰束发,如今的这间房是秦战特地命人布置的,没有一样东西不是全新的,上好的,唯恐招惹他的不快,每样东西都是秦战一一确认过的,没有用手碰过,看的时候都特别小心仔细。

  “少爷为什么要留下?是因为血魔医吗?”小竹平日就话多,也没有什么心思,想什么就说了,合眼安坐的赫千辰闻言睁开眼,从镜中看着他,“哦?为什么会这么以为?”

  “因为,少爷好像对他不一样,他对少爷,也和对别人不一样。”小竹回想之前两人见面的场景,对这个结论非常肯定。

  “不一样?”赫千辰怔了怔,难道是因为他们毕竟是兄弟?就算他和他都不在乎这层关系,可血缘还是存在,他自认可以放下,却还是难免受到影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