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9-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9

火狸2018-5-22 15:33:54Ctrl+D 收藏本站

赫九霄莫非也是如此?

  
“我留下,另有缘故。”赫千辰淡淡答话,又合了眼,小竹看着他,知道少爷定然又在想什么事了,在拾全庄里一定是看出了什么他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唯独少爷看出来的事。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十一章 妖孽
章节字数:3390 更新时间:10-06-07 23:17
  
小竹没有再问,小心的拿着梳子顺了发,束起,一边继续胡思乱想,少爷留下不是为了血魔医,那血魔医也留下了,会不会是因为少爷?那样冷冰冰的人,对着别人看都不看一眼,独独看着少爷,那眼神很古怪,还是很冰冷,但就是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他可没忘记驱毒的时候他在少爷身上摸来摸去的手,谁知道他当时是何种心思。束完了发,小竹对着镜子里看到的赫千辰问道:“少爷,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要来的是你,而今急着回去的也是你。”他摇头叹息,不知道小竹在担心什么,“庄里不好吗?”

  
“好,也不好。庄里有许多奇怪好玩的东西,可少爷一来就中了毒,还有那个血魔医,以前看阁里的说法,这位赫谷谷主是很少出门的,这会儿莫名其妙的也来了,这不是明摆着有事要发生吗?还有,那个下毒的人被活活的被挖了心,我虽然不怕,可少爷最讨厌人多带血的地方了,真不知少爷当时怎么忍下来的。”

  
他怎么忍下来的?他根本没有忍,他根本就忘了,他不愿去碰触自身之外的东西,不喜欢站在纷争之地,而当时身中剧毒,又意外的见到本以为不会见到的人,一时间分了神。

  看着铜镜里,看到自己,赫千辰就仿佛又看到那双冰冷的眼,倘若有人知道,仔细辨认,便能发现,他和赫九霄的眼很相似,不同的只是眼神。

  “那人后来如何了?”背对着小竹,赫千辰收回打量的目光,忽然这么问道。

  小竹楞了楞,才明白他指的就是先前说起的那个下毒人,“被血魔医挖去了心,当然是死了,后来秦庄主就命人把尸首处理了,少爷为什么打听这个?”

  
自看到赫九霄出手,小竹提起的时候便不再称赫谷谷主,而和其他人一样叫他血魔医,赫千辰似乎明白其中的原因,同曾经显赫一时的赫谷相比,如今的血魔医声名更盛,这么想着,口中徐徐说道:“只是问问。”

  “那种人死了就死了,少爷管他后来如何了,现在想到他的那个样子,我都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呢。”小竹身上抖了抖,他还记得那个怪人的模样和眼神。

  
赫千辰却似没有他这样的感觉,缓缓说道:“他生来与人不同,必定受到他人眼神歧视恶语相加,自小便自卑自恨,时日久了难免会心怀怨毒不甘,多年过去,才会积累这么多的怨恨毒念……他认定世人都看他不起,即便有人对他好,便连他自己都不信那人是真的好,而别人若有一丝怠慢了他,他就认定是因为他生的古怪,所以才会成了今日这般,心心念念全是恨,是怨,作出这样的事来。”

  
看着自己的手,他徐徐的说,淡淡的语声在房里飘散,不带怜悯也没有其他什么情绪,看来并不是要小竹改变想法,可小竹听他这么说了,却渐渐涌上一股内疚,“原来,我和那些人一样……”

  
小竹还小,才十多岁,习惯了江湖事,却都只当是故事那样来听,看到那怪人被挖心,也只当是看戏一样,他没有那种真实感,更不会往深处想,此时听到赫千辰的话,不知怎的忽然觉出一股惆怅来,仿佛说话的人曾经受过一样的苦,感受过一样的痛。

  
可少爷分明一直在千机阁,听说前任的老阁主对少爷也很好。小竹不懂,便也不再去想,他只是忽然明白,那个怪人并不是生来就那么坏,“这么说,是其他人错了,不该以貌取人,如果不是这样,他也许就不会做出这件事,想害死那么多人。”

  
“他人没有错,他们只是害怕和他们不同的人,不喜欢有人生来就古怪,怎么对待讨厌的事物,是他们的自由。”赫千辰望着窗外,这段话说的听来也很是有理,小竹又疑惑了,“那……难道是那个怪人错了,是他生来和人不同……”

  “他也没错。”生来如何,谁又能自己决定……

  
目光投向窗外,这一刻赫千辰的话很淡,很轻,仿佛整个人都要随风飘了去,小竹在他身后,分外不解,他不知为什么少爷这次出门,好像有特别多的感慨,不会是因为阁老三番四次要少爷娶亲,少爷又见了别人成亲出事,才这样了吧?要不然,难道还是因为血魔医?

  
血魔医?!小竹惊讶的看着镜子,房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锦衣黑发,俊美邪异的不似真人,可再浓烈的妖色也压不住那一身冷意冰寒,就站在他们身后,看来已经许久了。

  
赫千辰原本看着窗外,心里想着事,就没有留意到有人进来,听到小竹的抽气声,回头便看到赫九霄,从他的脸上是看不出其他来的,站在那里也不知多久,听到多少他的话。

  “赫谷主有事?”让小竹去沏茶,他起身招呼。

  “我来看你。”说着不知算不算关心的话,赫九霄脸上的神情却没有半分改变,就像在说今天的天气。

  
“我很好。”赫千辰淡笑着回答,然后说道:“听说要见到血魔医其他表情,除非是想死的时候,人说血魔医的笑就如幽冥勾魂,见到他笑的人必定会死。”不知道他是因为要杀人才笑,还是因为有人见了他的笑他才杀人。

  赫九霄坐下,不置可否的脸色,对他这番说辞没有反应,别人怎么说,似乎从不介意。

  
方才他听见赫千辰说的那些话,关于毒人心,关于那个死人,知道檀伊公子就是赫千辰,他也就知道檀伊公子好洁这种说法的由来,如今在世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好洁的原因。

  小竹走进来,沏好了茶,摆在赫千辰手边的还是他自己带来的茶具,给赫九霄用的是秦战准备的紫砂杯,看了一眼对坐的两人,又去捧出了洗好的衣物,准备还给他。

  “下去。”赫九霄忽然开口,没去看摆在手边的衣衫,那态度俨然便是此地的主人,好似他说的必定要遵从,不可违逆。

  赫千辰看了他一眼,对小竹点头,即便再怎不么不甘愿,白衣小童也只能退下去了。

  
两个人对坐着,没有说话,静默无声,长长久久的静默里,仿佛他们兄弟二人没有分别过,看到面前的人,他们都会想起过去,儿时的记忆,有时并不是那么容易忘记,尤其,当那段记忆与众不同,充满着难以磨灭的印记的时候。

  
“看到你还活着,我很高兴。”说话的是赫九霄,他说着这句话,脸上却无论如何看不出高兴的表情来,寻不到喜悦之色,那双妖邪似的眼注视赫千辰,眼底还是寒意,但用小竹的话来说,又和对着别人的寒意有所不同,赫千辰看的出其中的血。

  那双结了冰寒的眼眸底下,其实全是翻腾的血煞之气,就像他们的爹一样,“我也以为,我本该死了。”

  
淡淡的答,说着这句话,说话的人神情不变,没有了第一次听到赫九霄叫他千辰之时的起伏波澜,就如一潭水,激起涟漪之后终会恢复平静,恢复了平静,他就还是那个千机阁的檀伊公子,那个遇事沉着冷静,如云如月,让人摸不着看不见他的心思的檀伊公子。

  
赫九霄不语,十八年的岁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一个孩子长大成人,千辰长大了,他也一样,可他们兄弟之间从来都没找过对方,他随着赫千辰一起望向窗外,如同冻结住妖色的眼,在光下的颜色比常人浅淡,冷冷的闪光:“你避开我,是因为还记得当年的事,当时你五岁,想必都还记得。”

  赫千辰霍然转头看他,“我已忘了。”要是不忘,他怎么成为檀伊,怎么能留在千机阁。

  
“你若是忘了,我叫你之时你不会失态,之前也不会有意处处避开可能遇见我的地方,千机阁阁主要找一个人不难,要去赫谷,也不难。”赫九霄冷冷的说,话音里没有指责或是其他的什么,只是陈述。

  
赫千辰笑的嘲讽,“我去赫谷做什么,我已不是赫千辰,自从当年被亲生的爹命人抱走,我就不再是赫千辰了,他要我死,我没有死,我只能成为檀伊,这是个称呼,而不是名字,你懂吗?”

  
赫九霄不懂,他对很多事都不感兴趣,当然更不会去了解千机阁内部的事,他也不知道“檀伊”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含义,他看着他的弟弟,皱了皱眉,“檀伊如何,千辰又如何,你还活着,还不够吗?”

  
也许对他的这位兄长来说,活着确实已经够了,赫谷就是那么一个地方,只要活着,就已知足,赫千辰吐了口气,“是啊,我还活着,一个本该被送走,被杀死的妖孽,如今还活着,我应该庆幸是不是?倘若他还没死,便会要我死。”他说的这个“他”,是他们的爹。

  赫九霄冷哼一声,“什么妖孽,那是他……”

  “他是病死的,你没有救他?”赫千辰打断他的话。

  赫九霄没有回答。

  “你没有救他。”这一次,赫千辰很肯定的说。

  他不确定自己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赫九霄是不是笑了一笑,那笑掠过眼底,阴暗的就似一滴血滴入眼眶,散开猩红的涟漪。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十二章 身世之秘
章节字数:3317 更新时间:10-06-08 18:46
  
对于他这位十多年不见的兄长,他的所知还仅限于幼时的那段记忆,他所知道的赫九霄是十八年前的赫九霄,当年才九岁的他就已经能从容迎敌,手下刃血而面不改色,如今的他又如何,在千机阁他也已经知道的不少。

  他和他,都不再是孩子了,更不是那种会一起举杯对坐感怀往事的人。

  
仿佛是觉得再这么坐下去没有意义,赫千辰站起身,负手背对,那是要送客的意思,赫九霄却依然坐着,多年未见,他的这个弟弟似乎和小时候不同,但再不同,也改变不了某些事实。

  
赫千辰没有听见身后之人离开的脚步声,却听到一句话,赫九霄知道他不想见他的原因:“就算你如今是千机阁阁主,也改变不了你是赫千辰,当年你被人带走,我看你离开,你要恨要怨,也该对着他,如今他也死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你还在怕什么?”

  “谁说我怕了?!”赫千辰蓦然转身,眸色寒冽。

  
话音在房里嗡嗡的回响,这一句反驳无比尖锐,还带着怒,那是种被人看破了连自己都没发觉的事实之后兴起的怒,这句话出口连他自己都吓一跳,他怕了?他怎么会怕,倘若真是怕,他怕的也不是死人,他怕的只能是……

  “若不是因为怕,因为还在意,我说起妖孽,你何必打断,你只是不愿承认,你怕你自己的能力。”赫九霄像是没听到他的反驳,没感觉到他话里激烈的情绪,还在继续说。

  握紧了拳,赫千辰站在原地,忽然敛了所有的怒气,静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赫谷主还有事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