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9-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9

火狸2018-5-22 15:34:6Ctrl+D 收藏本站

林同道的面,在拾全庄里杀庄主的女婿?更何况江湖上早就有传闻,不知檀伊武功深浅,在秦庄主想来,那个新郎的武功未必及不上我,自保当然是没有问题的。”赫千辰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只可惜他安排的再好,中途却出了意外,新郎中蚀心腐骨而死,你也受到牵连,更有那么多各方门派的人都被殃及,人算不如天算,当时他想必也惊骇至极,他没想到一场戏演到一半竟会冒出那么一个人,竟然会利用这次的喜宴来报复他,他的名声财宝,江湖地位,险些便要全部失去。”

  
“你究竟是不是人?你怎么看出来的?就因为当时我看了你一眼?”秦珂雨惊讶的差点连话都不懂得说了,眼前的这个檀伊公子有如此的长相气质,还有那样的智谋武功,怪不得她爹怎么都要拉拢他,想和他攀上关系。

  
赫千辰拂了拂衣袖,微笑着说道:“那一眼已经足够。”有哪个姑娘家面对心仪之人是那样的表情,没有惊喜害羞,有的全是慌张矛盾,对那新郎也没有半点关切,“当时你揭了喜帕,随手一指就是我的座处,若非你早就知道,怎么可能做到?而你之所以会知道,自然是有人早就告诉了你,这个人便是你爹秦战。”

  
秦珂雨本来以为她爹想的这个法子匪夷所思,谁也不会想到热热闹闹的一场喜事全是假的,是为了结交赫千辰,攀关系结亲事的手段,没想到从赫千辰嘴里说出来,居然处处是破绽,哪里都有漏洞,“你,难道早就知道这是演戏?知道你还来?”

  
“我是人,不是神仙。”赫千辰笑着摇了摇头,“我也是来了才知道。之前便已觉奇怪,事事求全的秦庄主怎会选了那位少侠当女婿,他孤身一人,没有任何亲人,浪迹江湖已久,这样的人未必适合做拾全庄的女婿,通常倒是被交付去做一些不能对人说的事的好人选。”

  “你……”秦珂雨瞪大的眼就没合起来过,“既然你全都知道了,是不是打算找我爹的麻烦?”

  
赫千辰起身在她房里缓缓走了几步,一边打量,一边说道:“若是要揭穿他,我就不会来这里看你,秦庄主不能再照着原来的安排演下去,但他目的已经达到,要我留下,如今我留下,便是打算考虑他的提议。”

  
青蓝的身影走过,说着平平淡淡的话,秦珂雨不知道这个檀伊公子究竟是怀着何种心思表示要考虑婚事的,“我爹想和千机阁联姻,用的这种方法,差点害死了你,你不生气?”

  
中毒本是意外,秦战也没有想到,但算来确实是因为这件事才引出来的,秦珂雨这么问不是没有道理,赫千辰没有拆穿他还答应考虑才是奇怪,但他想的却是因为这件事,他和赫九霄见了面,而且秦战的提议很合他的心意,“我为何要生气,我没有死,秦庄主本意也不是要我有事,我只是不明白,为何秦姑娘会答应你爹的安排。”

  
能有这样的胆量去做这样的事,秦珂雨和寻常人家的小姐完全不同,她看来不像是会顺从安排的女子,她更精灵活泼,她不按常理做事,就算是她爹的话也未必肯听,这样的她会顺从的嫁给一个她之前从来没见过的男人?

  就算江湖上大半的人都在赞叹赫千辰的人品、武功、外貌,赫千辰却还没有自以为是到以为任何女子都会对他倾心,在他看来,秦珂雨对他没有秦战所说的情意。

  “总算也有你不知道的事!”秦珂雨拍掌一击,嘻嘻的笑,笑着笑着却又蹙起了眉,无意识的抚着自己的手腕,半点高兴都没有了。

  “我不知的事,秦姑娘是否打算告诉我?”赫千辰看的出秦战设的局,他看的出破绽,但也不是真的无所不知。

  秦珂雨的笑成了苦,任何人去做一件事都有其理由,而她的理由……对她而言很重要很重要,才会让她情愿开口去求一个不认识的男子,娶她为妻。

  知道这个理由之后赫千辰便离开了,秦珂雨有她的理由,他也有自己的理由,所以他答应她,他的答复不是给秦战的,而是给秦珂雨。

  
小竹说他看来不高兴,问他不喜欢为何还要娶,其实,他并不讨厌秦珂雨,要说喜欢,也还有一点,他不是没有接触过感情,他知道女子的温柔,懂得被人喜欢被人爱是什么滋味,从窗口望去对面的一座小楼,赫千辰无声的叹息。

  对面的楼里有个紫焰,紫焰与他是生死之交,紫焰是个女子,一个对他极好极好的女子。

  “哟,难得檀伊公子会想女人出神,莫非我来的不是时候?”轻佻逗弄的话从另一边飘过来,说话的人也像他的话一样,轻飘飘的落了地。

  赫千辰收回目光,朝他瞥去,“又不从正门来,销香客何时成了梁上君?”

  
“自然是从这里有个檀伊公子起,销香客要寻有香处,不然如何销香断魂,在我看来,世上没有一个地方比檀伊公子所在之处更香的了。”他口中调笑,却并不走近,隔着放满册子的书案走到赫千辰面前。

  对他的话赫千辰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无奈的摇头,笑着拿出暗格里的一张纸递给他,“你要的东西。”

  
那人接过,看也不看,随手把纸笺收了起来,白衣轻袖,微敞的领口也不系好,站在桌前半靠半倚,一手支着桌子探过身去,仔仔细细的在赫千辰脸上打量,好像他脸上忽然多了本来没有的东西。

  
就这么靠在桌子前面的人,白衣如雪,玉冠束发,俊朗的眉目之下是勾起的嘴角,含笑轻佻的模样偏偏让人觉得温柔潇洒,若有女子见了,当无法拒绝这样的人和这样的笑,销香客花南隐,本就是江湖中闻名遐迩的风流侠少,在赫千辰还未坐上阁主之位的少年之时,在某次外出的时候与他结识。

  
那时候的花南隐醉倒在酒楼里,醉的连路都站不稳,而他别的地方不靠,却靠往赫千辰的身上,结果想当然,赫千辰让开,他便从酒楼上滚了下去,那是他花南隐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想他潇洒公子一个,在酒楼里出了这样的丢脸的事,怎能不记恨?

  
酒醒之后他找赫千辰的麻烦,相约比试,自信武功少有敌手,却还是输给了赫千辰,但天性喜好美好之物的他却怎么都恨不起这个好洁成癖的少年公子,不打不相识,此后便成了相熟的朋友,朋友是赫千辰说的,花南隐自认已是好友,惹了情债麻烦便会躲到千机阁来。

  “这回又招惹了谁家小姐?”赫千辰早就习惯了他的调笑,连眉毛都没抬一下,就让他那么打量,不知他能看出什么来。

  
“我没招惹别家小姐,倒是有人先是招惹了巫医谷的血魔,又答应了拾全庄秦家小姐的婚事,还看着对面小楼看的出神,连我来了许久都不知道,你说说看,这人是谁?”花南隐从腰间取出把折扇,刷的一下展开,扇了几下又去看赫千辰。

  “说什么招惹,他和我……”赫千辰停住了,听到他这么说到赫九霄,皱眉纠正道:“是血魔医,不是血魔。”

  花南隐啧啧两声,“他和你什么?这么急着为那个血魔医正名,难道真如外面的人所说,你们之间……”他暧昧的比了个动作。

  
“你胡说什么?”桌前坐着的人骤然起身,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花南隐知道这次过了些,连忙站直身正色说道:“不是我胡说,是外面都这么传,你和他如果不是那样,往后可要注意些。”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赫千辰略微犹豫,还是没有说出他和赫九霄之间的关系,他们的身世几乎无人知道,一旦揭破固然谣言不再,但随之而来的风波定然不小,他和赫九霄都不想找麻烦。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二十四章 传信
章节字数:3139 更新时间:10-06-15 22:37
  
“知道就好,要真是那样,与其选血魔医,不如选本公子我。”正色完了,花南隐又轻佻调笑起来,要不是知道赫千辰不让人近身,他若一扇子挑过去估计会给蛟蚕丝穿个窟窿,他定然早就拿了扇子去挑赫千辰的脸,就像登徒子那样的做法,看看赫千辰是什么反应,这是他一直想做的事。

  可惜他至今也没胆量这么做。温然有礼的檀伊公子可不像表面看来那么温和,这点他早就清楚。

  “选你有什么好处?”赫千辰对他的玩笑一向无动于衷,见他悠闲无事,自己却还有不少册子要看,坐下身来又拿起笔。

  花南隐笑着收起折扇,在指间转了转,嬉笑着答道:“本公子没血魔医那么冷冰冰,比秦家小姐会的体贴,还有啊,比紫焰姑娘懂的进退,知道有的人逼不得。”

  紫焰对赫千辰一心一意,奈何赫千辰对她始终没有变过,不论她做些什么,他也从不对她有所不同,旁人不让近身,紫焰也一样。

  
他是喜欢紫焰的,花南隐看的出来,但那份喜欢还不足够让他接受她的靠近,或者说不足够为她改掉这个过度好洁的毛病,真不知世上还有谁能做到,赫千辰又是为了什么会有这样古怪的习惯,而紫焰,对他越是强求,结果越是让他远离。

  “你还知道什么?”提笔写字的人没有抬头,也没理会他提起紫焰。

  
“我还知道这回千机阁阁老们心里不大痛快,你摆明了不相信他们,答应拾全庄的婚事难免会让他们疑心你是有意,就算你真是有意,也没必要刺激人啊!以前他们在千机阁里可是呼风唤雨,你当了阁主之后削弱他们的权柄不说,还把这群老小子唯一的希望也给弄灭了,他们眼下大概要气的摔东西了,真是可怜……”花南隐摇头晃脑,又接下去说,“可怜了那些东西,你们千机阁里好东西真的不少。”

  
一番话从规劝开始又以同情结尾,只不过同情的不是人而是东西,话里真真假假嬉笑怒骂,那是花南隐一贯的说话方式,赫千辰听了只是一笑,“不是有人抱着不必要的希望,我又怎会让他们失望,身为阁老便该知道自己的身份,选了那些男女的画像来,一旦我点了头,那些人全是眼线,难道要我装作不知?”

  花南隐笑着又凑了过去,差点便要近到一抬手就碰到赫千辰,“这是因为他们还在做梦,檀伊公子岂是他们这些……”

  “阁主。”门外忽然响起一道女声,她站在门前,手里捧着个东西,上面好像放了一封信,她望着门里花南隐凑近赫千辰,只差一点,花南隐就要沾了那身青蓝的衣。

  “紫焰。”赫千辰扫了眼花南隐的动作,知道紫焰看到的情景是如何,没有解释,而是抬首问道:“有事?”

  难道无事就不能前来吗?紫焰眼底掠过一丝复杂,走进去呈上手里的东西,“阁主的信,是……巫医一血谷的赫谷主,血魔医命人送来的。”

  
紫色的衣裳如一团雾,迤逦的走来,如烟气飘渺无声,眉眼低垂,不去看桌后坐着的人,也不看花南隐,只看着她手中所托的那封信,这是血魔医的信,那个以医术令人又惊又怕的血魔医,和他扯上关系的人都没有好结果,偏偏有人一出门就遇见了他,还传出那样的风言风语来。

  紫焰把信放在案头上,赫千辰不会从她手里接东西,她知道。

  
紫色的衣袖拖曳过桌面,放下东西就收了回去,看不出半点其他的心思,以焰为名,她的美不需用胭脂来装扮,又比寻常女子多几分英气,她说到这封信的语气并不寻常,她当然也听说了那样的传闻,更见到了花南隐带着几分挑弄的动作,但紫焰什么都没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