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21-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21

火狸2018-5-22 15:34:8Ctrl+D 收藏本站

法保全,对战而逃,不战而败,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种耻辱,谁也不会管你理由是什么,无玥门当然不想被他人取笑,要想如约前去,就必须治好门主的手。

  诊金需五千两黄金,除此之外还要他的儿子斩下一只手来,这是血魔医的条件。

  
无玥门主答应,少主犹豫,要的是他的手,犹豫在所难免,就算是自己的亲爹,要一个正想在江湖中一展身手的年轻人斩去自己的手臂,这仍算是件很难的事,就在前几天,他决定好了,说今天把手送来。

  
时间到了,那只断臂如约送达,少主没有来,无玥门主躺在床上看着摆放手臂的盒子,松了口气。赫九霄动手医治,等无玥门主再次醒来,便看到不远的面前,穿着锦衣的男人转头望了他一眼。

  “你的手臂已换上了。”妖异俊美的脸上仿佛露出一丝笑,冰冷而透着些诡秘。

  
那应该不是笑容,只是一种难测其意的表情,而假若真的算是笑,也该是来自地府而不属于人间,无玥门主看着眼前的血魔医,不由得这么想,莫名的一阵寒栗,“我……好了?”

  他怎么觉得自己的手臂很奇怪?身上的肿胀已经消去,他随着伤口往下看,顿时惨叫起来,惊骇恐怖的叫声如同看到了什么怪物,“我……怎么回事?我的手?!我的手!”

  
无玥门主的手肘之下,生着两条手臂,上面还是一体,下面犹如树枝的枝桠分开,仿佛生来如此,两只手都在动,一只由着他控制,另一只却如有自己的意识,他一说话,它就自己挥动起来。

  
“一只是你的手,还有一只你儿子送来的手,只不过不是他自己的,无法血脉相连,便只能借你原来的那只用一用,你要留着它,不可斩断,不然你的那双手都会无用。”赫九霄语声冰冷,毫无起伏的说,仿若没有听到无玥门主充满惊骇和恐惧的惨叫。

  “谷主,檀伊公子已到山前。”门外冰御的话音传了进来。

  
“何时来的?怎么不早说?”他冷冷的眼神忽然一顿,往外走去,在他身后无玥门主大叫起来,“血魔医!血魔医!别走!我的手——我的手该怎么办?我不要这只多出来的手!这是——这是什么妖怪?!不要动——不——”

  
见到自己的手臂之下分出两截,无法控制的部分自行摇曳是什么感觉?门里惨叫声嘶力竭,充满恐惧,就算在白日之下听到也能让人觉得一阵彻骨冰寒,赫九霄缓步走出,脸上神情没有丝毫改变,他只是再一次见识到何谓亲情。

  要儿子斩下手臂救自己的爹,和口中答应,却斩了别人的手来代替的儿子。那真是一幕不错的景致。

  “他在哪里?”

  
“下面回报说已到谷口。”冰御连忙禀明,他没想到谷主会对檀伊公子的到来这样关切,他看的出眼下他的心情不错,却不知是为了什么,是因为门里的惨叫声,还是因为那位檀伊公子已经到来?也许,两者都是。

  “不必派人去迎了。”扔下这句话,身影已远,竟是亲自往谷外而去。

  
===========================================================================================================================

  
粽子节咯!!狐狸祝大家节日快乐~~~(^_^)~~~~特别送上文文预告,后面会开始JQ部分哦,酝酿期正在进行中,JQ即将展开,HOHOHOHO~~~这份节日礼物行吧~~~~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二十六章 再聚
章节字数:2852 更新时间:10-07-13 03:12
  
赫九霄从来没有对人这样过,不论谁来了,哪回不是叫下面的人去引路,他从不会在谷里等候求医的人,只有别人等他,等他从不知哪个房里出来,他或是在药舍,或是在侍寝之人的房里,也可能在山间,没有人找的到,便只能等候,就算等来的血魔医可能取走他们最重要的东西,可能要付出无法想象的代价才能医好他们的病,他们也只能等下去。

  
可如今的血魔医却亲自出谷,去迎这位敢孤身前来的檀伊公子,这件事若是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就连巫医谷里亲眼见到的人也无法相信,他们冰冷的不像人的谷主,居然会出谷去迎接一个人的到来,莫非江湖传言是真?

  联想到近日来赫九霄种种与往日不同的表现,大半的人都要信了。

  
这几天赫九霄很少说话,除了交代必要的事。他本来就不太与人多言,就连最亲近他的侍妾宠姬也没听他说过任何一句甜言蜜语,他总是冰冷的,即便是在床上,身体是热的,那双眼里的冰寒却从未退下。

  自从那封信送出去,谷主就在等待什么,冰御能看的出来,底下有的人也看的出来,檀伊公子当真有如此魅力,能让谷主这么迫切的想要见他?不少人都在观望。

  
此时赫九霄已经在出谷的路上,他知道赫千辰从谷口进来必定要经过山路和水路,对常人来说这条路并不好走,就算下面看守的人放行也需要一段时间,但赫千辰不是常人,以他的功力和眼里,定然能看出哪条路是捷径。

  
他快要到了。赫九霄这么想,心里忽然涌上一股温温的热度,自从把信送出,他这几天一直在等,等赫千辰来,千机阁和赫谷之间隔得并不算很远,但也需几日的路途,这几日间他的脑海中就会自动重复上一次见面的场景,他没有想过自己会对这个弟弟这样牵挂。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对人世间的所有感情都没有了感觉,原来不是。

  站在进入赫谷的必经之路上,赫九霄等着,他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在这里等一个人,他也从来不知道等待的感觉是怎样的,如今他知道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又很微妙,并不难熬,甚至有些享受,他开始想象赫千辰看到他站在这里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檀伊公子。”赫谷山口,看守的人让开去路,赫千辰从他们面前经过,青衣自空中划过蓝影,飘然跃起的身形似一缕薄烟,望着他进谷,看守们面面相觑,他们是第一次看到檀伊公子,却不知道怎么来形容第一眼见到的感觉。

  
只看一眼,就好像被那种能暖起人心的温和淡然所感染,人称“完美”的檀伊公子,之所以“完美”,是因为他的存在难以形容,他什么都没有说,只对他们点了点头,他们便兴起一种茫然不知自己所在的感觉。

  站在这里看他远去,守卫们都在猜测起赫九霄请他的理由,能让千机阁的檀伊公子一人策马前往巫医谷,其中必定是有着他人都不知道的原因。

  这个原因写在那封信,信已经被毁去,赫千辰却还记得信上说的什么,那些字已经印在他的脑中。

  正是看了那封信,他决定来见赫九霄,一起拜祭他们的娘滟音。

  
信上说的就是这件事,赫九霄问他,要不要去滟音的坟上看一看,坟上近日有人拜祭过的痕迹,联想到上回擂台下的陷阱,被炸死的灵徵马,还有那个来历可疑的穆晟,赫千辰当下就作了决定,这件事不能交给千机阁里的人去查,如今有线索他当然不想错过。

  
而且,他也想见见赫九霄。自上次见面分别还没有多久,但也许是之前的那十八年太过久远,最近他时常会想起他,很多都是小时候的画面,越是接近赫谷,想起的越是多,曾被压在记忆深处的情景都一一浮现,模糊不全,但相同的是赫九霄的存在。

  
踏过泛红的枯草,前面有一个湖泊,于群山环绕的映衬下,这个湖泊显得尤其的清蓝透彻,湖上还氤氲着一些水雾,当年他被人抱走也是经过这个湖的,这个湖好像没有名字,也可能是他忘了名字,漫不经心的想着,他发现自己对当年的事再没有什么介意的地方,赫谷还是赫谷,但主人已不再是赫无极,如此就够了。

  
随手折来几枚枝叶抛在湖面上,脚下如蜻蜓点水,青蓝身影仿若流云缱绻,随风而过,然后飘然落地,脚下和衣摆都没有沾湿,赫千辰举步前行,才走了两步就停在了那里,先前想着往事,他竟没有留意到湖的对面有人,赫九霄就站在那里,看着他。

  
“你来了。”午后的日光在那身锦衣上度上了一层夺目的颜色,暗暗的紫化作殷殷的红,似血,又比血色妖异,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也绝对不是冰冷,他看着赫千辰已经许久。

  “嗯,我来了。”赫千辰点头,他没想到他会在这里等他,他是刻意在此等候?等了多久?

  他的微微惊讶被赫九霄看在眼里,满身冰冷的人突然走近,全然没说为何会出谷等他,而是拉起他的手,“我带你进去。”

  
赫千辰没有拒绝,也许他不容其他人近身,但赫九霄显然是例外的那一个,他看着被握住的手,不知这样的举动在兄弟之间算不算奇怪,被人问的久了,他不得不留意自己对赫九霄是否果然像别人说的那样,不对劲。

  而结果,是他真的不知,他不知兄弟之间携手前行算不算不对劲,他没有其他的兄弟,也几乎不算有过亲人,他不懂得正常和不对劲这两者之间划分的区别在哪里。

  
“还记得这里吗?”听到赫九霄这么问他,赫千辰往四处看了看,摇头,周围景物对他而言和别处没有什么区别,他被带走之时哪里还有心留意环境,“不大记得了,那时我才五岁,只记得你远远的看着我。”

  
赫九霄便不再问,两人继续前行,宁静的山谷里只有脚步踩下草叶的声响,他们并不直接进谷,打算先去坟上看看,一路上无人开口,赫千辰打量周围的一切,神情和缓而轻浅,仿佛幼时在这里度过的五载全是一场梦,没在他心里留下任何痕迹。

  
两人并肩往前,赫九霄也不说话,他却没有打量周围,他看到的是赫千辰脸上平淡的神情,闲定从容的脚步,仿佛任何事都不能影响他,任何人都不能将这份平静淡然打破,自进入赫谷,他就是这样的表情。

  
方才,他站在湖的这头,看着对面的赫千辰,见他走到湖边,隔着湖上寒烟似的翠色,远远望去青衣拂动,在风中似要飞去,而后他跃起,几乎就融入那翠色薄雾里,短暂消失的那个瞬息,他望着那片雾气,心里居然很担心。

  
倘若他就消失在这片雾气之中,果真似那流云一般随风而去,世上再也没有这个人,那会是何种情境?假若当年他被人带走之时就死了,如今世上再也没有这么一个赫千辰,自己又会是什么感觉?

  
等他重又出现在视线里,远远的看他走来,那股风云流动的气息和淡然如水的沉稳,比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感觉更为深刻,心底那股温热化作震动,原来,站的远了反倒看的更清,那一刻,赫九霄才恍然发觉远处走来的人有着怎样的气韵风华,赫千辰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孩子,他不需要他的怜惜,也不需要他的关切。

  
他是他的兄长,但他已经不再需要他的任何帮助,如今的赫千辰是个成年的男人,可以解决任何武林中难解的问题,也有着很好的身手,不再需要他人,他赫九霄存在与否都不重要。

  他,不需要他。这个人若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