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25-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25

火狸2018-5-22 15:34:13Ctrl+D 收藏本站

马匹出来,谷里是山路,步行更快,他把马留在外面,接过缰绳,他四处看了看,没看到守卫所说的求医之人,要进谷的,都会事前写了拜帖来,得了准许才入内,这么一个突然到来又能让守卫进来禀报的人,必定有特别的地方。

  “再送你一程?”赫九霄没去看别处,他让人给他备马。

  赫千辰想说不必,眼角余光却看到了什么,掠身而过,他注视脚下的人,“求医的应该就是他了。”

  
那前来通知的守卫在旁点头,要不是这个人出现的太奇怪他也不会特别禀报,他指着地上的人。“正是他,谷主,就是他从山上掉下来,压坏了一棵树,然后掉在我面前。”差点把他吓个半死。

  
===========================================================================================================

  
啦啦啦~~~最近晕乎乎中,忘记说,狐狸的这个文文下个月,也就时候7月份的时候要参赛啦,开始不定时求树枝~(≧▽≦)/~~~广告广告~~~偶窝里的还有不在偶窝里的,各位可爱的亲亲们,有树枝的话考虑下狐狸哦,星星眼盼着,嗯嗯~~~还有后面部分预告,某两只还米那么快分开的说,HOHOHO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三十一章 麻烦
章节字数:3376 更新时间:10-07-13 03:30
  
赫谷外围有山,不是什么悬崖绝壁,但那高度也足够叫人摔的四肢扭曲,地上的人看来多少会些武,护住了头部,身上其他伤处还不至死,一身狼藉血污干涸已久,底下的伤似乎更严重些。

  赫千辰本来打算要走,看到这个重伤的人却没马上离开,赫九霄见他站立不动,走到他身旁,“他还死不了。”

  
血魔医说不会死,那么这个人身上不论有多少伤,看来有多严重,也都是死不了的,但赫千辰也知道这句话并不是说此人一定有救,“他看来伤的不轻,身上衣物破损的也很严重,从山上跳下,不是存着必死之心,就是面对强敌避无可避,只能一死。”

  “还有个可能,无颜活在世上,自己求死。”赫九霄说起他人生死来,还是那样无动于衷。

  
地上的人身上满是血污,还有一些白浊的痕迹,干涸的和血液凝结在一起,在他破碎的衣角和同样占满血污的裤子上。发髻凌乱披散,沾着些稻草,脚下的鞋早已不知所踪,从他露出的脚看的出他应是个家世不错的富家少爷,他的足很细巧,似乎没走过太多的路,和女子一样显得白嫩,足底被碎石划破,还在流血。

  
“他遇到的事不多见,却不是绝对没有,越是骄傲的人越是无法忍受尊严被践踏,他被人施暴,又逃脱出来,不是来这里求死,就是求你。”赫千辰身在千机阁,见惯江湖事,他知道世上有很多种折磨人的方法,而眼前,显然是其中的一种。

  
身上带伤,自然不是两厢情愿,那便是被迫,身为男人,这是种屈辱,这人的年岁看来比赫千辰要小些,二十上下的样子,就算如今昏厥过去,脸上尤带倔强和深刻的恨意,他护着头蜷缩在树下,要不是掉下来的时候被树挡了挡,兴许会伤的更重。

  “救……我……”他忽然动了,颤抖的手紧紧攥住地上的草,睁开的眼不知是不是看得清楚眼前,眼里全是想要活下去的祈求。

  赫九霄冷漠森然,俯视脚下的人,如同一尊判人生死的神佛,冷冷问道:“救你,能给我什么?”

  “你要什么……都给你……”那人惨然一笑,那笑在血污之下竟能显得很耀眼,似一道阳光划破阴霾,稍纵即逝,却很吸引人。

  也许就是因此,才让他遭遇这样的事,收回在他身上打量的眼,赫千辰问赫九霄:“你救还是不救?”

  
“没有拜帖,从他身上也看不出任何价值,他没有相应之物来换取。”赫九霄仿佛没看到那人血污下的俊秀,也不觉得那抹犹如阳光划破黑暗的笑有什么可取之处,“把他扔出去。”

  翻身上马,他示意赫千辰,“我们走吧。”

  锦袍衣色浓烈,神情却冰寒,当真是看到什么都不会动容的凛冽,赫千辰不想勉强赫九霄救他,正想着,那人却用那双颤抖的手来拉他的衣摆。

  
赫千辰退后避过,那人的手便落了空,“檀伊……公子?”他仰头,日光下之看到一个人影,清淡和暖,仿佛恒古以来就存在,那样深沉的静,又那样流动的像不可捉摸的云,还有谁有这样的气韵风姿?“是檀伊公子……那么这里,确实是巫医谷……我,真是好运……”

  他说自己好运,话里却自嘲凄凉,似乎是好不容易寻到这里。赫千辰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会知道他是谁,又为什么确定他是谁之后知道此处是巫医谷,“你知道我?”

  “千机阁檀伊公子好洁……谁人不知……”那人勉强笑了笑,“檀伊公子去往巫医谷,又有谁不知?”像是顺过了气,他说了话,此时显得不那么像一个死人。

  赫千辰听了那人的话,无奈的摇头,没有想到他出门几天,消息就传出去了,甚至连这个掉落山下的人都知道他来了巫医谷。

  
他却没有想过,他即便策马赶路没有多做停留,一路上见到他的人还是不少,江湖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有了半点传闻比什么都传的快,何况这次是他檀伊公子,去的还是血魔医的巫医谷。自从在拾全庄里让人见识了他的智谋武功,檀伊公子的名声愈加被人传颂,血魔医赫九霄当日一起出现,即便是巧合,在人看来也可以不是巧合,两人之间的异样又让种种传言加速,他一路而来自认不太张扬,却不知他本身的存在就是件让人瞩目的事。

  等想了想,赫千辰自己也醒悟过来,这些已经无法去理会了,他对那人问道:“你从山上跌了下来,自己可知道?”

  
他没有提他身上的其他伤,也没有问他身上发生什么。那人听他这一问,还是僵了僵,然后忍着痛坐起,半靠在树上,看来确实是会武的,否则早该痛的昏过去,他却没有回答赫千辰的话。

  “你还活着,可以离开了。”赫九霄坐在马上,俯视那人的目光不带丝毫感情,不管他看的是什么人,他的眼神都似在看一件东西。

  “血魔医……果然是血魔医……”喃喃自语,那人低低念了一句,却朝赫千辰问道:“檀伊公子,我可否求你件事。”不论身上怎么痛,他却没有再倒下。

  “你说。”

  “我要查一个人,我要千机阁替我找到他。”他垂着眼,没有说那个人是什么人,但他语气里的激烈却让人一听就知道,这个人是恨入骨髓的,他活着,就是为了恨他。

  
除了千机阁阁主,还有谁能帮他?抬头望着,他看不清眼前的人,但能看到一道青色的身影状似沉吟,他开口问,“千机阁,接不接我的委托?我身上什么都没有,只有我这一个人,你要我做什么都好。”

  
沉吟的青影不动,也问他,“你的人只有一个,你是来谷内求医的,如今你是打算用自己来换血魔医的救治,还是千机阁的帮助?我先提醒你,你的伤很重,重不致死,但听你说话便知,你从高处落下伤了内腑,要是医治不好,只怕往后要用内力都会很困难,若他肯救你,你可以自己去找那个人,亲手报仇。”

  赫千辰说完,看了赫九霄一眼,他知道他对救治这个人毫无兴趣,但这番话说出口,赫九霄却没有反驳。

  “他……不是我能对付的人。”咬牙说出这几个字,那人半靠在树上的身体也在颤抖,那不是胆怯,而是刻骨的恨,“我求檀伊公子,帮我。”

  
情愿武功废去,情愿听命于人,也要将那人找到,他选了千机阁。赫千辰不再问了,在这样的恨意背后,自然有一个故事,查明真相便是千机阁要做的事,这是一桩买卖,“能替我准备马车吗?”他问赫九霄。

  “你要带他回去?”赫九霄并不赞同,“你连他的身份来历都不知道。”

  “他的身份回了千机阁就知道了。”赫千辰转身,“你叫什么名字。”

  “绵歌。”那人答了话,这两个字说完再也没有声息,竟是一直都在苦撑,听到赫千辰答应,心底的意志再也无法坚持,微一放松就昏了过去。

  
赫千辰要带他走,赫九霄无法阻拦,谷里的守卫从谷口的庄院里赶了马车出来,看赫九霄的脸色,他们心里都在猜测,谷主是不是后悔先前没有答应救人,要是答应了,檀伊公子就不会一人前来,却两人回去。

  
赫千辰上马,他救绵歌,但他不准备和他同车,正想问赫九霄要一个人来赶马车,边上已多了一匹马一个人,赫九霄说要送他,他没有在意,没想到他真这么打算,想要劝说他,看到他的脸色,他又把话咽了下去。

  
那是不快?为了什么?因为他救下绵歌?赫千辰没有开口问,他策马往前,赫九霄在他身边并驾,身后是冰御赶的马车,自从当年赫九霄在路边救了冰御,冰御就一直随侍在侧,赫千辰看的出,冰御或许是谷里最关心赫九霄的一个,只不过这种关心还是带着畏惧和距离。

  
几人上路,赫千辰去赫谷的时候单人匹马,几日路程感觉过的很快,回去的时候多了一个病患,马车便快不得,本来能策马前行如今也只能放慢速度,赫九霄却似全不在意,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丝毫不耐。

  “你不回去?打算送我到几时?”赫千辰坐在马上看着路边,他们已经出发许久,一路的景物换了几次,已经大半天过去,赫九霄还没有回转,这送一程不知要送到何时。

  
“他的来历有异。”赫九霄这么一句就当做解释了,来历有异他不放心,这便是话里的意思,赫千辰听得懂,就只能不再开口,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赫九霄又能送到什么时候。

  
嗒嗒的马蹄声在林中回响,风动草木,除此之外都很安静,经过林子的时候他们都放慢了速度,赫九霄怀疑绵歌的来历,赫千辰就打算说说绵歌的来历,“他的家世想必不错,定是处事严谨的人家,从他谈吐上便能看出,他遭遇……”

  
忽然,“喀”,一声弹锁异响,赫千辰眸色一利闭口仰倒,他在马背上仰倒的同时一支冷箭从半空而过,光泽泛蓝,竟是沾了毒的,他起身拉住缰绳四处一望,“麻烦来了!”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三十二章 遇袭
章节字数:3160 更新时间:10-06-22 13:56
  
身下的马被他急急勒住一阵嘶鸣,扬蹄就想狂奔,连马都在这一箭射来的时候感觉到杀气,一箭破空,林子里的静瞬间全成了杀,那是杀意,杀意就来自林中,来自四面八方,似乎无所不在,马匹受惊,嘶叫不已。

  
这条路本来走的人不多,大道好行,马车通过很方便,可它偏偏经过一个林子,有句话说逢林莫入,只因树林最易藏匿,此刻这支冷箭正是从林中射出,林中有多少人,冲的是谁,和上次设下陷阱的是相同来历,还是为着马车里的绵歌而来……

  来不及多想,冷箭再次向他射来,不光是他,赫九霄和马车都遭到暗袭,嗖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