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26-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26

火狸2018-5-22 15:34:14Ctrl+D 收藏本站

的箭光幽蓝阵阵,不是第一次的试探,而是数十箭齐发!

  赫千辰面对危险的反应半点不慢,翻身下马,他知道在马上只能成为定死的目标,赫九霄和他一样,冰御也从马车上下来,拔剑挥去射来的箭。

  飞箭如雨,片刻间地上就插了数十支,马车里的绵歌听到外面骚动,探首而出,“他们是冲着我!他们要我死!只因我知道了一个不该知道的秘密,我要找的仇人……”

  “不要出来!”绵歌还要再说,赫千辰面色一沉朝他喊道:“你现身只会让他们如愿,如今无人有空护着你。”

  没想到赫千辰会说的这么直接,绵歌愣了下才点头,“好,我不出来。”

  
千机阁阁主檀伊公子给人的感觉始终清雅淡然,太多人只看到那层暖意,却忘记其下的锋芒,面对危险赫千辰还是那样沉稳,少了和暖的轻淡,却多了犀利凌烈,蛟蚕丝在手,神情冷凝,他和赫九霄还有冰御三人背对而立,面对各方,身在林中他们的情势完全处于弱势,敌暗我明,只能从箭弩发射的方位来判断敌人所在。

  
“是他引来的麻烦。”赫九霄抬手挥去一阵箭雨,嗖嗖的穿风之声到了他的面前就会被劈下,分成数段直直坠落,赫千辰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惜自己的能力在此毫无用处,蛟蚕丝如细锁飞射而出将投来的毒箭卷到地上,他点头,“看来是了。”

  马车上的箭最多,密密麻麻的几乎被扎满,显然是冲着绵歌而来。

  
“你不该救他,惹火上身。”一掌挥出,赫九霄的神情看来不像是遇敌,而像是在收割性命,冷眼噬人闪烁如妖,随着箭飞来的方向,他掌力送出便有人倒下,空中一阵撕裂的破空之声,随后就有血腥在林间的飘出。

  赫千辰背对他,手中蛟蚕丝一圈圈的往外放,直射如刺,拦下往他们身上袭来的毒箭,“已经救了,如何反悔,说不上一诺千金,但答应的事,我就会做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赫九霄背对而立,赫千辰将箭雨拦下,赫九霄便随着发射而来的角度挥掌出手,冰御离的两人稍远一些,他护住马车,以防有毒箭从帘子和窗格里穿进去,要真是那样,绵歌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一死。

  
暗处的人什么话都没有说,树影重重,唯一肯定的是那些人躲在树上,能居高望远,将他们的位置看的清清楚楚,同时又不会被树木阻挡住箭弩的发射,大半都是毒箭,赫千辰和赫九霄应对的时候特别的小心,却并不急躁,箭再多,总有用完的时候,掩袖去拍,金丝缠绞,闪身踢射,无论它的来势再凶猛刁钻,总能如接招一般一一对付过去,一时间这阵箭雨竟对两人起不了什么作用。

  
倒是冰御一个人有些手忙脚乱,不得不半避在马车后,替里面的绵歌挡去射到窗口门前的箭,听到两人还有心思讨论该不该救这个绵歌的问题,冰御心里叫苦,他不是檀伊公子,也不是血魔医,他的功夫与那两人比起来差的还有段距离,这样的箭阵要是像他们这样的高手遇到,即便有危险,也是惊多于险,他却不同。

  就在他觉得快撑不下去的时候,箭势忽然一缓,但同时,林里跃出几个黑衣蒙面人来,不发一语直冲他们而来。

  “箭该用的差不多了。”赫九霄骤然跃起。

  
赫千辰不用他说,翻腕收起蛟蚕丝往来人身上卷去,分神抬头,赫九霄的衣袂声在风中合着破空的嘶鸣,凌空在上抬手袖落之间地上的毒箭全从地里脱出,被什么牵引着那般疾射而出,往树林里而去。

  
和之前一样,没有惨叫声,只有血腥飘散,林子里的草木清香被杀戮的气味取代,杀气弥漫,这些人不是箭手,更不是剑客,而是杀手,赫千辰手下有“南无”,他很确定,即便死去,也没有发出半点声响,这是以杀人为生,经过训练的杀手。

  
绵歌的仇人是谁,究竟是什么人会遣出这么多的杀手,又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能耐这么快就知道他们的行踪?请的起这么多杀手同时出动,使用这么多的毒箭,绵歌的这个仇人必然有着庞大的财力和歹毒的心思。

  赫千辰脑中闪念,知道此时不是追根究底的好时机,赫九霄跃上高处落下,回到他身后,“他们已无箭可用,还有一十三人。”

  
原来他跃身而上不止将毒箭还了回去,还将树林间暗藏的黑衣人数了个清楚,赫千辰不接话,自赫九霄落回到身后,他心里就忽然安定了,不是说他之前不安,孤身迎战他其实早就习惯,他不是生来就是千机阁主,他也曾在一次次试炼里受伤流血,他知道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不应该分心,但敌踪已现,赫九霄离开跃起又回来,他的心神就微微有了起伏。

  
就好像赫九霄站在他背后,他就可以不必神经紧绷,背后有人会替你挡去危险,便是这样的感觉,他以前虽有伙伴,虽然将紫焰当做生死之交,但她毕竟是女子,他又不愿和任何人太过靠近,唯独这次,在他身后的是赫九霄,对敌的时候他竟然能够容许自己分神,只因为身后有赫九霄,他不必担心被碰到,也不用留意不去碰到他人,不必站在人群中,却像是独身一人面对危险。

  因为这样的感觉,赫千辰忽然不在意对方那些黑衣蒙面人是什么来历,也不在乎他们为什么要绵歌死。

  
“他们是杀手,兴许不知道对付的不只是绵歌,还有千机阁主和巫医谷的血魔医,若是知道,这些箭弩和人就太少了些,未免有些看人不起。”赫千辰语声淡淡,话里的意思却有些玩笑,他已经确定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他和赫九霄的身份。

  “没有人会蠢到对付檀伊公子只派出这些人。”赫九霄打斗的很悠闲,他几乎不挪动脚步,手如拂袖划过,破开血肉洒下猩红,冰寒如霜的脸上似乎是放松和满意。

  
“也没有人会有胆量对血魔医出手,除非是为了送死,或者是想让自己生不如死。”拿江湖传闻来打趣,赫千辰接话,他从来没有在打斗的时候觉得这么轻松过,想起些什么,他又说道:“这些人无法回去复命,说不定会有下一批,你难道准备一路送我回千机阁?”

  “正有此意。”赫九霄收回手,举着剑刺来的黑衣人还没来得及把剑送出去,胸前已经多了个裂口,带着喷涌的鲜血倒在地上。

  “不是玩笑?”赫千辰没想到随口一问问出了这么个答案。

  
“我不会玩笑。”赫九霄冷冷的话音伴随着黑衣人的尸体倒下,他当然是真的打算这么做,赫千辰就在他身后,他能感觉到发招时候的动作,抬手侧身,偶尔会挨着他的肩,衣摆与他的交错,黑发拂过。

  
他很少与人交手,因为很少有人敢得罪血魔医,偶尔有不长眼的,自有手下的人解决问题,直接的杀戮对他而言没有太多的乐趣,但此时此刻他并不介意多杀几个人,只要他身后的人无恙就可以,“让我护你回去。”

  
赫千辰的蛟蚕丝穿过一人的喉部,迅疾如电无迹可寻,自然也无人能够抵挡,眼前的敌人倒下,赫千辰自己却知道,无论这一缠一卷,一刺一绞有多么快速,比起他原来该有的手法终究是慢了一分,只因他听到赫九霄的这句话。

  “就算我说不必,你想必还是要送的。”眼前只剩下几人,赫千辰格挡住从他肩头往后刺去的剑,他不能闪避,他身后是赫九霄。

  
“不错。”赫九霄忽然侧身拉住他,身体被带开,两人原本站立的地方立时多了两支暗箭,这是最后的箭了,对方早已无箭可用,射完暗箭的黑衣人冲出来等若是找死,在檀伊公子和血魔医手里,即便是顶尖的高手也未必能抵挡他们联手之力,何况只是十多个身手略好的杀手。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三十三章 在乎
章节字数:3309 更新时间:10-06-23 21:34
  
杀手讲究的是出其不意,是一击必中,如今他们已经露了行藏,不再有任何优势,如何能抵得过两人的联手一击,冰御还在护着马车,赫千辰与赫九霄很快就将余下的黑衣人全数灭去,满地尸体和满地鲜血,这条经过林子的路没人再经过,也可能是听到打斗声无人敢经过,等一切都静了下来,绵歌在马车里叹了一声,“是我连累你们。”

  
“我们难道会怕你连累?”赫千辰的话从外面传进去,绵歌在车里垂着眼,似哭似笑的表情很是复杂,他的伤还没好,他身上还很痛,他本来就应该呆在马车里,但此时他的神情看来却像是在后悔,他像是在后悔方才为什么听了赫千辰的话,没有出去,让别人为他抵挡危险。

  也许因为方才赫千辰对他说的那句话太有威仪,让人不自觉的听命,檀伊公子毕竟是千机阁的阁主,绵歌在心里自语,提醒着自己。

  
地上都是尸体,满地都是血迹,赫九霄站在其中冷着脸色,面无表情,森然冷漠的目光从地上扫过,毫无同情之色,只有如血的唇边似有若无的扬起一抹刀锋似的细微弧度,那不是笑,是残忍。

  
有人是享受杀戮的,赫千辰移开眼,却不知道赫九霄如此的神情不是为了所杀之人,而是为他,为能和他并肩对敌而觉得愉快,为一起斩杀所有敌人而觉得满意,对赫九霄来说,这实在是难得的感受,太过干脆的杀戮通常总令他觉得乏味,他更喜欢令人陷于生死两难之间,无法解脱直至死去。

  
“这一路上看来不会太平了。”赫千辰看着地下的尸体,收回蛟蚕丝的神情依旧浅淡,在拾全庄发生意外之前,无人知道他的武功深浅,或许还有人以为他不会出手伤人,而事实上他除了不愿与人接近之外,他并不介意杀人。

  
“谷主,天色不早了,再走下去就要错过宿头,不如找个地方先歇息一下?”冰御对死人没什么想法,他把马车上扎的箭拔出来,扔到地上,那些尸体谁也没去看,谁都知道绝对查不出任何东西,没有哪个杀手会在杀人的时候带上证明自己身份来历的东西。

  
刚经历过一场突如其来的暗袭,在场的人却并不怎么紧张,也不在意,身在江湖、人在武林,任何时候都可能遭遇意想不到的麻烦,遇敌杀敌,风餐露宿,都是常有的事,不过有赫千辰在,冰御想的是早些找个住处。

  
檀伊公子好洁,他还得和酒肆里的店家关照许多事,餐具用具,床褥枕席,甚至是桌椅,能换的都要换,不能换的也得换了才行。不必赫九霄交代,冰御也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在谷里,这些事已经做过一遍了。

  
赫千辰也觉得该找出地方停一下,绵歌的情况看来并不太好,他那一身狼藉也的找地方歇下洗去,至于这次的事,眼下倒是不必急着问,来人是为绵歌,绵歌无事,杀手也都解决了,但他们的马匹受了惊吓,早已跑得远远的不见踪影,等冰御去找了马回来,几人再次上路,天色已经昏黄,正赶上要关城门。

  “幸好赶上了。”冰御把马车赶到院子里,寻思着是不是该换辆马车,反正身上带的银两足够。

  “饿不饿?”赫九霄没有理睬冰御的自言自语,对着赫千辰问道。

  
要是被他医治过的人听了这句话,多半会怀疑自己的耳朵,谁曾见过血魔医用这样的语气问出这样的话?他通常问的是别人能用什么来交换,用的是冷酷淡漠的语调,而不是如此,虽然冰冷却能听出关切,问的是有没有饿这种小事,他若是问人还要不要自己的命,这才正常一些。

  
“在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