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35-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35

火狸2018-5-22 15:34:25Ctrl+D 收藏本站

草的名字,却一时忍不住叫了小竹。

  
牵心,牵动的是谁人的心?倘若就这么碾碎了,又会不会辜负了谁的心?他知道这样的想法很奇怪,也有些可笑,他却笑不出来,纵然不回头,不看那株草,他也能听到雨点打落在草叶上的声响,“嗒——嗒——”雨水一滴滴落下去,一声声响起来,就像心头的跳动声。

  就这么一声一声的,让他再也无法安宁。

  
“檀伊公子……”绵歌踌躇的站在门前,房里的人骤然抬头看他,那眼神似乎从梦中醒来,犀利的像一柄剑,想要切断什么,等看清了眼前,又在顷刻间恢复了原来的温和淡然。

  “你的身体怎样了?可有好些?”淡淡的问他,案前坐着的人就和原先所见一样,对着人的时候总是温和有礼,绵歌点头,却不敢随便走进去。

  
========================================================================================================================

  
话说LC留言系统改版,大概现在留言会比原来方便点吧,虽然还是有点8习惯~~~然后狐狸回复的时候已经爬去新的地方咯,看到留言还能加图图啊,嘿嘿,可爱的说~~~~大家踊跃哦,票票,树枝,留言,狐狸8怕多,HOHOHOHO

  
嗯,还有啊,有的亲8知道树枝怎么投,偶在这边解释一下,就是那个登陆之后,在“连城小秘”里面,“我的信息”里有个“道具”,点开了如果有看到枝枝,那就是之前消费铜板系统发的,可以投给喜欢的参赛文,就是这样啦~~~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四十四章 明辨
章节字数:3179 更新时间:10-07-06 00:17
  “坐。”赫千辰让他进来。

  绵歌就进去了,进去之后,他没有坐下,而是站在赫千辰面前,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才终于说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他进来仿佛就是为了说这句谢,赫千辰却像是不在意他为什么而来,“你身体好了,可有什么打算?”

  “我……能不能先留在千机阁?”怕他拒绝,绵歌忙又续道:“当然,不是久居,等一切解决了我马上会走。”

  
“千机阁里多你一人并没有什么,想取你性命的人一旦知道你在千机阁,必然不敢妄动,如今你也只有留在阁里才安全。”赫千辰此时看来没有半点异样,先前那种眼神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他慢慢的对绵歌说道:“是时候,该说说你的事了。”

  
绵歌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是谁要杀他,他从来没说清楚,仿佛有什么让他无比顾忌,让他不敢轻易开口,那次遇袭的时候他本来想说,后来却没有再提,赫千辰在路上也就没有问,直到今日。

  “谁也不能逃避一辈子,当时你从山上掉下,那般坚决,就算一身功力不要,也要雪心头之恨,为何如今又不说了?”赫千辰等了绵歌一会儿,不见他开口。

  
“我……”绵歌张了张嘴,他站在那里像是失了心魂,外面雨声敲打着窗台,阴阴的光亮半笼在他脸上,他似陷入某种追忆,斯文俊秀的脸上再度浮现出那种刻骨的,强烈到惊人心魄的神采,在一阵长久的静默之后,说出的只是三个字。

  “我恨他。”

  无法度量其中包含了多少恨意,短短三个字,便有种无穷无尽的痛蕴含其中,仿佛太多的恨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最终只有这三个字,恨,只有恨。

  
恨也是一种情感,有时甚至比爱还来的刻骨,爱可能会让人死,而在某种情况下恨却能令人生,拥有这种恨意的人,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不论遭遇任何事,都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报仇雪恨。

  赫千辰没有问绵歌他所恨的那个人是谁,也不问那人和“奈落”有什么关系,他在等他自己说下去,这时候倘若打断,也许绵歌再也不会开口。

  
书房里静悄悄的,窗外的阵雨将要停了,雨后的清新和牵心草的香气融合在一起,那一股极清极淡的味道,即便绵歌的恨如何深刻,此时却像是被这股清淡的香气吸引,忽然问道:“这是血魔医送的?”

  赫千辰一怔,略略侧首,就看到窗边的那株牵心草,带了雨水的润泽,那叶片上流转的碧绿莹润仿若活了起来,“不错,你知道?”

  “我知道,”绵歌点头,似乎想笑,脸上的恨意还未退下,令他此时的神情显得有些不协调,“我听小竹说了,那叫牵心草。”

  
赫千辰没有再接话,他不想和绵歌谈论赫九霄,一路上绵歌看到很多,自然对他和赫九霄之间的关系有另一种认识,只不过这种认识和他人的猜测恐怕也没有多少不同,“你该听见了,韩六说派他杀你的,是奈落。”

  绵歌不说,赫千辰便先引出“奈落”,他看绵歌的反应,似乎对奈落两字毫无印象。

  “奈落,是谁?”绵歌不知道何谓奈落。赫千辰探究着他的神色,“没什么,不知也无妨,你只需要告诉我你要找的仇人是谁。”

  提起这个人,绵歌便会沉默,就在等待之中,门外响起了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少爷!不好了!紫焰姑娘她……”看到房里还有绵歌在,小竹马上闭了口。

  “紫焰怎么了?”

  
赫千辰一问,小竹知道不必介意绵歌,急着说道:“紫焰姑娘受了重伤!她被人伤了经脉!阁里的大夫说医不好,他只能暂时稳定,要是不快些治,紫焰姑娘就要成为废人了!”

  赫千辰站起身,“准备马车。”

  “是要把紫焰姑娘送去赫谷?”小竹猜测,绵歌也看着赫千辰,却见他摇头,“去璇玑坊。”

  “璇玑坊?”小竹不确定他是不是急的忘了,“璇玑坊只有李大娘和他的绣品,少爷去哪里做什么?”

  “眼下能救那位紫焰姑娘的,只有血魔医。”绵歌的目光落在窗台上,那株牵心草还在风中摇曳,散发着清香。

  “他在璇玑坊。”赫千辰也看着那株牵心草,“我送紫焰过去,叫人把东西准备好,即刻启程。”紫焰的情况听来很严重,一刻都拖延不得。

  
小竹领命去了,绵歌还在看着风中摇曳的草枝,这里确实是千机阁,血魔医在哪里,根本不用查问,有人就很清楚,而且还准备亲自送人过去,“公子很在乎那位紫焰姑娘?不然为何要亲自送她去见血魔医?”

  “若不是我送去,不知他会提出什么条件才肯医治。”赫千辰很了解赫九霄的为人,若不是他亲自去,他定然会刁难他手下的人,而紫焰已经不能再拖。

  也就是说,只要他去了,血魔医就会无条件的帮助,是何种情分才会让那个血魔医这么做?绵歌垂首,低低说道:“我的事不如等公子回来再说,到时我定会全部告诉你。”

  赫千辰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他点头,也不看绵歌,一直等到绵歌离开,他还在沉思。

  
他没想到这么快又要见到赫九霄,自上次一别,还不过一月,之前相见的种种全在脑海中翻涌,滴答的水声从屋檐落下,他只觉心口又动了一动,随着那水滴声响,唇上似乎泛起了热度,从心里开始,直直的涌上。

  赫九霄,倘若不是赫九霄,他又何至于如此?

  作茧自缚。

  
他扬起嘴角一丝自嘲的笑,赫千辰,你看不见他的心,难道连自己的心都无法辨清?闻着鼻间的清香,他仰头深吸一口气,再抬眼时,被人称作檀伊公子的他,眼底已是人们所见的流风浮云,深远浩瀚。

  
等紫焰被送上马车,赫千辰带人策马前行的时候,他还在心底猜测,这一回见到赫九霄,不知又是何种情形,却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再见的时候惊讶的不是赫九霄,而是他自己。

  
这次他们这一行人数不少,还有要照顾紫焰的丫鬟,男女有别,赫千辰自然不可能叫小竹去照顾,更不可能自己动手,有了女眷,便又多了几名护卫,左使忘生,右使赦己,这回全在身边,这次是为了救治紫焰,路上不能耽搁,一行人急赶,十多天后终于到了璇玑坊。

  
“没想到公子会来,我正忙着,没功夫交代下面的人,若是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请公子见谅。”李大娘还是那一身绣着花的衣裳,几株桃花,不是浓烟的红,而是淡淡粉白,青绿的底子,印着很是清嫩的颜色,微笑着让赫千辰上座。

  赫千辰没有坐下,“不知李大娘是哪里有病痛,不得不请血魔医?”寻常的病是没有人会请他的。

  “不是我,那个人是我璇玑坊的客人。”李大娘说那个人,似乎有些苦恼,那苦恼却不是厌烦的那种,而是担心和牵挂,也有几分无奈。

  对这种无奈,赫千辰并不陌生,但他此时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他人呢?”

  
不指名道姓,只这么一个他字,有时是显得很亲近随意的称呼,李大娘是知道江湖传闻的,这回见他带了姑娘来叫血魔医诊病已经觉得奇怪,听到这一问,神情多了几分不自然,往赫千辰身后望了一眼,“血魔医,他可好些了?”

  赫千辰转过身,视线里站着的正是赫九霄,但在他身边,却还有一位女子,倩蓉。

  曾因为他而被逐出赫谷,赫九霄曾经最宠爱的侍妾,她本该离开,如今又再度站在在赫九霄身边,对他微笑。

  
李大娘心里正牵挂着什么,没留意赫千辰,其他人却看到檀伊公子站在那里,看着血魔医似乎一愣,那一愣很短暂,却很明显,然后他又很快的静下来,走上前去,“这回,我又求医来了。”

  
赫九霄看着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什么都没有说,直直走过去,忽然拉起赫千辰就往里走,人群看着他们就这么离开,面面相觑,全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唯有倩蓉,目光随着两人远去,唇边的笑渐渐敛下。

  赫千辰被带着一直往里走,璇玑坊里的人见他们经过都停步行礼,目露惊讶,他也不知赫九霄到底要做什么,他的心思还在方才见到的场景上,那个倩蓉……

  两人到了一处栽着花木的亭边,赫千辰忽然被人按住,不待他站定身,赫九霄的吻已经落到他的唇上。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四十五章 承认
章节字数:2968 更新时间:10-07-06 00:18
  赫九霄按紧他,在他唇口中掠夺,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二个吻,却比上一回更火热灼人,那是能将人燃烧的热度,赫千辰在怔然间没有推拒。

  袭人的热浪能夺去人的神智,仿佛除了这个亲吻之外其他都已不再重要,此处是园中的凉亭,周遭很少有人经过,却不是绝对无人的僻静之处,赫九霄却不顾忌这些。

  
他贴近赫千辰,他吻他,与身上的冰寒截然相反的热情激烈,碰触的唇和纠缠的舌,他发觉赫千辰不是没有反应,和上一次一样,他是有所回应的,但接着,赫千辰却又把他推开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