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38-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38

火狸2018-5-22 15:34:28Ctrl+D 收藏本站

,不由伸出手,又去抱他。

  
“你又要做什么?”赫千辰注意到他的目光,抬起眼,眼神含笑,不似对着别人的温和有礼,赫九霄伸来的手臂环在肩头,他便顺着他的意思靠了过去,“总觉得往后时时会被你当孩子看,莫非你以为我对人很易心软?”

  
“我知道你没有妇人之仁,若是如此,绝不能立身于千机阁成为阁主。”赫九霄环在他肩头,又接着说道:“我也从未将你当做孩子,我不会想对孩子做那些事……”他贴在赫千辰耳边,低低的说,引得赫千辰微微挑眉,“你是当真?”

  “当真。”赫九霄脸上看不出玩笑的意思。

  赫千辰摇头叹息,“你果真是想要什么便要得到,你说的这些……我们终究是兄弟,才确定各自心底的意思,你就想要更多了。”

  
“我以为你早就该知道。”赫九霄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思,他收紧环在他肩头的手臂,唇已经从赫千辰的耳际落到颈上,另一手去搂住他的腰,“你不愿接近旁人,难道连我也算在内?”

  “你知道这根本不同。”赫千辰没避开他落在颈边的吻,他还在惊讶赫九霄能说的这么直接,直接的向他索取。

  
赫九霄拉开他的衣襟,吻上的同时闻到一股不同于女子的气息,也与他谷中那些清秀俊朗的男子不同,就像赫千辰这个人,若是立在山巅让日光洒落,看着脚下流云缱绻,感受风的拂动,大约就是如此的气息,如此的感觉。

  他没有说答应,看来却也不太抗拒,他便吻了进去,一只手甚至从他松开的衣襟伸入里面,直到被赫千辰皱眉按住。

  本以为会看到他稍微失措或是惊慌,却没有,“你不慌张也不拒绝,我以为你已答应。”收回手,他的吻已经在赫千辰的胸前留下痕迹,还有一抹微红印在颈边。

  赫千辰掩上衣襟,赫九霄的话引来他一声叹笑,“你奇怪我既然不让人靠近,又何以显得对肌-肤之亲如此泰然,你如果同我一样看尽人心,也许就会明白。”

  
人心能污秽到何种地步?赫千辰又见过了多少?自三岁起到五岁的那两年间,在赫九霄所知的范围内,赫无极让他看的那些人已能抵过如今大半个江湖上那些恶名昭着之徒,更何况是这么多年过去,其中又有多少人的过去如今还印在他的脑海中?

  
“你这么说岂非就是要我不舍,要我放开你。”赫千辰比他小,却已历经沧桑,即便那些沧桑不是他自身经历。对此赫九霄拧起了眉,那冷意更为犀利,赫千辰却不在意的摇头,松开了衣衫也由它去,对他一笑,“后悔当日没有护着我,眼下才来生气,究竟谁是兄长?难道还要我安慰你?”

  “我要的安慰你此时是不肯给的。”赫九霄的目光从他松开的衣襟下掠过,又替他掩好,“你还没说这次为何而来,听说你还带了个女子。”他说到这里,语声不复平和。

  “我不能将自己手下性命弃之不顾。”赫千辰被他提醒,看了赫九霄一眼,“我险些忘记此来最重要的事。”

  
赫千辰心里其实有很多事,千机阁里的事,还有他和赫九霄之间的事,拾全庄的秘密,绵歌的过去,还有他们的父亲赫无极编造狐妖的说法,当时赫九霄曾决意从那匹灵马身上寻找线索,却在一场爆炸之后完全断去,这些还没有理清,如今紫焰又受了重伤。

  
“紫焰她经脉受损,连日赶来就是想要你救她,阁里的大夫已经看过,若不尽快医治,她的功力便要打折扣,甚至会成为废人。”说起紫焰的病情,赫千辰神情凝重,动手整理被赫九霄弄乱的衣袍。

  “你就这么担心她?”听到他说这次赶路前来其实是为了救治那个名叫紫焰的女子,赫九霄显然很不高兴,看着他整理衣衫,眸色又转冷,“我若说不救呢?”

  
“为何不救?”赫千辰知道他不会轻易答应救治紫焰,但这件事他却不能让步,“你还记得韩六所说的奈落?紫焰是被奈落的人所伤,奈落便是韩六接了杀令的那个组织,我对你说过,我手下还有南无,奈落和南无同为江湖中不为人知的杀楼,若说南无里面有江湖上最好的杀手,那么奈落里,就是最狠的那些。”

  
一个人如果对别人狠,那并没有什么,要是连对自己也狠的起来,那么遇上他的人要想不被这种狠劲吓到就很难了,是人都爱惜自己,而杀手,必讲快、准、狠,能忍又能狠的杀手,就算他功力不够高,也有机会除去高手。

  
这个道理赫九霄也明白。赫千辰当日听到韩六说出“奈落”之所以神色不对,正是因为这个奈落不好对付,奈落与南无齐名,都是杀手云集的杀楼,幕后操控之人却不知道是谁。

  
赫九霄还是没有答应,他听着赫千辰为救那个女子继续说下去,“奈落与南无不同,他们接委托从不问缘由,也不顾对象是谁,顶尖杀手人数不多,却个个狠辣,不论用毒还是用计,但求取命,不在乎自己是生是死。”

  要不是那个韩六轻敌,起初不知道他和赫九霄的身份,而后又自乱阵脚,那一次暗杀不会那么简单就过去。

  
“紫焰这次正是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了奈落的人,委托人与目标同时请了杀手的并不多见,她没有避过对方的暗袭。”赫千辰解释了一番,赫九霄的脸色已经很冷很沉,那是任何其他人见了都要惊慌失措的寒意。

  “说了这么多,就是要我救她?”赫九霄自是不管什么南无和奈落,他只知道赫千辰要他救一个女子。那个女子还是与赫千辰一起长大,对他心怀恋慕。

  “是,我要你救她。”赫千辰的语气很肯定,他不能让紫焰出事。

  赫九霄冷冷的看他,那一身冰寒毒烈的妖异异常迫人,“倘若我还是拒绝呢?”

  “只因她是紫焰?对我有情?”赫千辰不是猜不出他的意思,却不能接受赫九霄用这个理由来拒绝。

  赫九霄端起桌上的茶,饮了一口,那是房里唯一能看的出有人存在和被用过的东西,他的脸上只有冷漠,和不顾他人生死的无情,“不错,就因为是她。”

  
他没忘记紫焰望着他的眼神,当时在千机阁门前,那一眼的执着是为了赫千辰,只要紫焰在赫千辰身边一日,就一日不会忘却那种恋慕,这一点赫九霄很是肯定,“因为她对你有情,我容不下她,如此的理由,可够明白了?”

  
“你——”赫千辰骤然站起,“你不能如此霸道,九霄,我虽然承认对你的情意,但你不能将我身边所有人的存在都抹杀!今日是紫焰,明日呢?若是小竹说一句喜欢他家少爷,难道你连他也要杀?”

  “若他对你是那种喜欢,也许我会。”赫九霄拿着茶盏不疾不徐的说,冰冷的语调犹如判定生死,却全不在乎会生或会死的那个是谁。

  方才还在房内流转的旖旎柔情,片刻间荡然无存。

  
赫千辰冷着脸色,和赫九霄一样仿佛结了霜,他站立不动,赫九霄继续往下说,“我就是如此,千辰你也要知道,以往可以不论,如今你既然已承认对我不全是兄弟之情,就要接受我的所有,我是容不得你身边有人的,你今日说我霸道,明日也许看我是无情,除此之外,还有残忍、冷酷,冰冷无心,这些江湖之中人所共知。”

  赫九霄起身看着他,似是在笑,“但你如今就算想要反悔,也已来不及了。”

  
=================================================================================================================================

  
某只已经想吃了,8过暂时是吃8到滴,于是亲妈打算弄个投票的说,比如偶家千辰的反攻啊,嘿嘿,大家米有意见吧?不然千辰岂不是太吃亏了咩,要礼尚往来才公平的说,不互攻也要反攻下嘛,或者有的亲不想看反攻的,也可以让狐狸知道下,嗯。。。这就去弄投票了,大家记得选哦,文文下面个性投票里面的(*^__^*)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四十九章 气恼
章节字数:3326 更新时间:10-07-09 23:37
  
赫千辰被他激怒,前一刻他心里有多少起伏心动,此刻就有多少气愤,冷静和自控却让他站在那里问道:“那么,要你救她,是要和其他人一样,必须付出你要的东西来交换?”

  
房里充满了冰寒和沉重的压迫感,赫九霄却似对他的怒气毫无所觉,端起他为赫千辰准备的茶水,将杯盏放在他手里,“你莫非要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对你的兄长生气?你分明知道你和那些人不同。”

  此时,他却来说是他的兄长,赫千辰唇边微扬,那是讥讽的笑,看着手里的杯盏,语声沉重,“倘若只是兄长,你不该用这种理由拒绝救她,也不该对我说那些求欢的话。”

  
“你我首先是兄弟,这是千辰你自己所言,除此之外的情意,已经存在,你自己也承认,那我拒绝救她的理由便是正当,对你所求,是我心里所想,也是应该。”赫九霄的话说的好像理所当然,却听得赫千辰脸色更沉。

  青色的衣袍划过桌角,被塞在手里的茶盏落到地上,一声脆响,碎裂,拂袖而去。

  赫九霄站在他身后看他远去。

  从未轻易显露怒色的檀伊公子如今被他激怒,是因为他不愿意救治一个女子。

  唇上还留着赫千辰的温度,赫九霄舌尖舔过,地上跌碎的杯子就在他脚下不远,他一眼掠去,无人看的出眼底是否有不快,“冰御,打扫。”

  
第二日,璇玑坊里的人都知道檀伊公子也来了,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流言,对传说有私情的两人,所有人又特别关注了些,璇玑坊里本来就大多是绣女,如今来了这样两位英俊不凡又有很多秘密可探究的人物,表面上虽然刻意压制了,但兴奋之情还是时有流露。

  “快看!那就是檀伊公子……”绣女之一经过的时候指指这个,又点点那个,“这就是血魔医。”

  “果然都和别人不一样,要是他们不喜欢女子,真是有些可惜。”绣女之二摇头叹气。

  “你听说没有?那个才来的倩蓉姑娘好像死了,说是血魔医杀了她,又好像是自杀……就是为了这个檀伊公子……”绣女之三继续补充。

  
“这种事虽然不少见,还是有很多人反对呢,要不是这样,大娘也不会成了今天的样子。”又一个绣女接了话,几人随着她的话一起望着园子里的另一头,李大娘正往这里走来。

  
“大娘我成了什么样子?你们几个嚼舌头的还不给我回去做事!给你们工钱不是让你们在这里多嘴多舌的。”在几个女子头上敲了几下,赶她们回去,李大娘翘着兰花指转身,“公子不要见怪,这些丫头们虽然多话了些,心是不坏的。”

  赫千辰不在意别人的议论,“你说璇玑坊里有病人,不知是什么病,几时能医的好?”

  “若是寻常的病也就用不着血魔医了,是毒。”李大娘脸上的笑意退下,慎重起来,“他中了一种罕见的奇毒,据说要耗些时日。”

  赫九霄就站在他们不远处,听见赫千辰不问他,却问李大娘,周身的寒气令其他的丫鬟和护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