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40-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40

火狸2018-5-22 15:34:30Ctrl+D 收藏本站

忙碌是什么理由,她不留在他对面的小楼做事,却要去南无,也是这个理由,如今受了伤,情愿一身功力尽废也不愿给赫九霄医治,还是这个理由。

  坐在椅上的人继续沉思,没人敢打扰他,不知过了多久……

  “让大夫好生照看着。”赫千辰站起,推开门出去,忘生准备跟上随侍,被他一摆手挥退。

  人影远去,屋里几人看他去的方向,松了口气,“阁主还是去请血魔医了。”

  忘生对赦己摇头,“未必。”未必是请血魔医医治。

  小竹在屋里转了几圈,唉声叹气,“左左,你说血魔医要是还不肯医治紫焰姑娘,阁主会怎么办?紫焰姑娘又会怎么样?”

  忘生什么都没回答,赦己苦着脸说道:“还能怎么办,谁叫紫焰姑娘她……”爱慕阁主呢?他没说出口的话,别人也都知道。

  “那可是血魔医,阁主难道真的……”赦己继续愁眉苦脸,他没忘记他先前看到什么。

  “看来是真的。”忘生的话永远不会太多。他也看见了赦己看到的东西。

  “是真的,有什么不好吗?”小竹不明白。

  看了这孩子一眼,左右两使都不接话。

  
不论是无故出现的灵马,半途遇上的陷阱,突然出现的绵歌,归来路上的暗杀,还有紫焰身上受的伤,这些都说不上好,更不好的是这些事都同时和血魔医扯上关系,阁主和血魔医再深交下去会怎么样?一旦阁主和血魔医之间的流言被人证实,可以想象,要面对的不光是那些麻烦,还有很大的“热闹”。

  也许发生在别处没有什么,但若是关系到千机阁阁主,一切自又不同。江湖早已不平静了,如今更有隐隐掀起巨浪的势头。

  
这些,赫千辰其实早就考虑到,他是在考虑了这么久,思虑了这么多之后才做的决定,确定自己该怎么对他的兄长,只是没想到前一日才与赫九霄相拥亲吻,今日就要冷面相对。

  
再次踏进赫九霄住的地方,沿途见了他的人眼神还是有些奇异,一是惊讶于赫千辰的风姿,二是为了他去的方向,血魔医的住处,檀伊公子似乎不是第一次去了,方才,血魔医好像也是从檀伊公子的住处出来。

  
赫千辰走进去的时候冰御就退下了,房里的男人正翻着一本书册,见他进来,放下手上的东西起身走近,冰冷的眸色闪动,骤然问道,“在你心中,究竟是我重要,还是她重要?你来见我还是为了她?”

  
=============================================================================================================

  
那啥~~~~呃,是想提前请假的说~~~~~狐狸10号去世博,回来估计已经码不动字了,望天。。。。。于是啊于是~~~~这章贴好了,11号的分就要暂缓咯,休息一天啦,一天哦,等偶缓过劲来就恢复日更的说

  鞠躬爬下~~~爬下之前,先谢谢大家的枝枝和票票,撒么么╭(╯3╰)╮嘿嘿嘿,有枝枝有票票的多砸哦,狐狸伸爪ing
?


倾辰落九霄 卷一 第五十一章 药方
章节字数:3242 更新时间:10-07-13 00:22
  
对于赫九霄素来不掩饰的问话,赫千辰已经习惯,他走近几步,“你是比她重要,但她是我手下之人,我不能弃之不顾,”衣袂划过一道青影,他的话语声很平和,“我来不是为她求情,我知道我越说,你越是不会救她。”

  “那你是来做什么?”听到赫千辰坦言他更重要,赫九霄眼底微微露出笑意,凝视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你不救她,那我想问,有什么能够救她。”赫千辰直视他的眼,仿佛不容许他不回答这个问题。

  
如今他不来这一次,僵局始终是僵局,最终会成为死局。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必将受到一些影响,赫九霄也知道这一点,他充满冷意的眸色在那一点笑意之后终于又有了些软化,“百日经心草,冰昙花,蓝日雪莲……”

  
他报了一连串药名,每一样都十足的珍贵稀有,还有些十分古怪,有的人别说看,连听都没听见过,赫千辰却知道这些都是可以救治紫焰的东西,赫九霄说了不医治就不会动手,但可以由别人动手,只要有这些药材,就有希望医好紫焰。

  赫九霄一边说,脸上也是冷冷的没有什么表情,赫千辰听他说着,眼底的深沉退下,“你肯告诉我这些,真是难得。”

  “嗯。”赫九霄不多说什么,应了一声,倾身在他唇边吻下,抚了抚他颈边的发,指尖从他衣襟下划过,那里有一枚昨日留下的吻印,刚好被掩在衣领边,恰好露出一抹红。

  赫千辰侧首一看,心下恍然,“怪不得李大娘如此肯定你我的关系。”也怪不得赦己先前看他的目光那么古怪。

  
衣襟边压下的红印露出了一些在外面,只要转头说话就会被人看见,就在颈侧的位置,见了这枚红印,任谁都会知道是如何上去的,好洁成癖的檀伊公子能让人这么做,那人与他是什么关系自是一目了然。

  赫九霄抚着那吻印,似乎觉得满意,又问道:“你觉得被人见了不好?”

  “也没什么好与不好。”赫千辰掩好衣领,那枚吻印还是露了些颜色在外面,他没有刻意压下。

  “果然是我赫九霄的弟弟。”说了这话,赫九霄又要去抱他,赫千辰却让开了身,“我还有事。”

  他的事是去救紫焰,他们两都知道不能再拖,难得的是赫九霄没有阻拦他,“你去吧,这些药草并不易得,要是迟了,她可能会死。”

  
赫千辰离开,他记着赫九霄所说的那些药名,命人去寻药。可璇玑坊不比拾全庄,李大娘也没有秦战收集奇珍异宝的爱好,他的璇玑坊里金丝银线是有的,绸缎丝帛也多的是,唯独没有那些药材,赫千辰本来也没有抱太大期望,他命忘生去搜罗,千机阁的手下遍布各处,有的药材还真的被找到了,但也有一些觅不到踪影。

  三日之内,好不容易收集了大半,紫焰已经很难自己起身了,药还没有全。

  
“阁主!那些东西真的太难找,紫焰姑娘的病已拖不起了,属下只能先用眼下能用的药材给她熬了汤药服下,看能不能有效果。”千机阁里的大夫方知命紧锁着眉头,还在不断苦思。

  “也好。”方知命是阁里最好的大夫,只要他尽力,有了赫九霄所说的那些药材,就算不全,紫焰还是有救的。

  “奇怪呀……果然是血魔医。”方知命准备退下,转身后捻须自语了一句,赫千辰叫住他,“奇怪什么?”

  
方知命一脸疑惑和赞叹,“血魔医所说的那些药材老夫都知道,什么效用也知道,却没想过放到一起,这药给紫焰姑娘服下了,确实有见好,只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好的有些快,实在是奇妙。”

  “好的快?”赫千辰知道内伤痊愈需要时日,不似外伤,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有如此奇妙的效果,他的眸色微变。

  
紫焰房里,床上人影躺卧,一层纱帘遮不住其中弥漫的药味,还有沉沉的压抑和苦涩,仿佛那药香成了毒香,女子躺在床上睁着眼,望着头顶上的纱帐,听到赫千辰进来的脚步声。

  
“阁主。”她喊了一声,又轻轻的笑,声音微微嘶哑,“这是你第一次来看我,我的房间真的那么难进?还是你讨厌这些药味?”她自言自语的想要摇头,身上的力气却只够她微微动了动,“我想阁主嫌弃的不是药味,是我这个人,是不是?”

  她侧首看着门边站立的男人,这段时日所受的苦让她心里的哀怨终于从口中倾吐而出,“阁主看来很矛盾,有什么紫焰能做的?快些养好伤?还是从此离开?”

  赫千辰走近,他看到紫焰的脸色。她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微微红润,身体虽然没有恢复,但看的出已经没有大碍。

  “觉得怎么样了?”他没有答,只问了这么一句,神情没有因为紫焰的话有任何改变。

  
进了门就站在她面前,却始终触手不可及的男人就像隔着一团雾,紫焰的目光迷离,有些许的凄苦,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无法动弹,往后生死不知,阁主觉得怎么样呢?”

  
赫千辰与她的距离还是和以前一样,就算她伤了病了,他也没有多走近一步,有时候她真的怀疑,他是真的好洁以致无法接受旁人接近,还是对所有人都有所嫌恶不愿接近,而如今,不论是哪一种,她都不可能再知道答案。

  她永远走不近他,甚至越来越远。

  “你不会死的。”赫千辰站在床边不远处对她淡淡一笑,算是安抚。

  
水色青蓝的衣,是浅淡到近乎冰冷的颜色,温和淡然的神情,却谁也没从他身上得到过温情,可以笑的如此从容安然的人,心里究竟在想写什么?是否只有那个血魔医才清楚?还是连他也不清楚,就和她一样陷入其中……

  紫焰苦笑,她在乎的根本不是生死,他分明知道,却这样对她保证,谁又要他的保证了?

  赫千辰在房里站了一会儿,问了几句就出去了,房门在他身后合上,他微微敛目,那身清淡和缓的气息已经沉下,眼底眸色深沉。

  方知命见他从紫焰房里出来,马上走过去,“阁主觉得紫焰姑娘情况怎么样?这药还没有凑齐,我担心药性有变……”

  “无妨。”赫千辰挥了挥衣袖,打断他的话,“你看好她就是了。”

  
人影转身,方知命根本来不及多说,只看见他离开的背影,那袭青衣此时透出的不是清雅温和,而是剑一般的锐气逼人,叫人不敢试其锋芒,他本来还想再问几句,此时却怎么都不敢接近了。

  
阁主为何如此生气?除了生气,他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感觉来形容,虽然很少见到阁主生气,但千机阁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阁主并非谦和的君子,不然也不会有虎啸盟一夕之间被仇家覆灭的事发生。

  
虎啸盟在黑道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可惜眼不够明,打上了千机阁的主意,他们计划部署的周详,还未及有有所实施就遭到了昔日仇敌的拼死一击,那些人不知是从哪里找上他们的,最后两方相斗的结局是两败俱伤,虎啸盟此后再也不敢有他想。

  在这个过程里,千机阁自始至终置身事外,什么事也没有,但是据人说,阁主在那前几日曾写了几个字叫人送去一个地方,卖出了一个消息,为千机阁换来巨万之银。

  
这事本来他不知道,阁里那个送消息的人恰好是他的病人,无意中说了出来,最后的那句话他现在还记得,“别总以为没人敢得罪千机阁,如今我才知道,不是没有人敢,而是敢的人都已经死了。”

  这一回惹阁主不快的不知又是谁,为的是什么原因……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