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44-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44

火狸2018-5-22 15:34:35Ctrl+D 收藏本站

女,对我是否有心,都是我手下的人,九霄,你既然懂我,我话里的意思你就该明白。”

  
赫九霄确实明白,“你长大了,再也不需兄长教你怎么做,这件事我擅自决定,动了你手下的人,是这一点让你动气,你也不喜欢被人看透,所以,我前几日不该说的太多。”

  
“你我虽然有兄弟之外的情,但毕竟是两个人,我也有我的处事之法。”赫千辰抬头看他,望进赫九霄的眼里,“还有,这段时间你不说起当日那些火药陷阱,也绝口不提穆晟,但你方才看到我给你的消息的时候,好像你早就知道,我不知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但我确信你暗中也在调查,你却不对我说。”

  赫九霄望着他不说话,不承认也不否认,赫千辰转身一笑,语带微嘲,“你有意不提是不想要我卷入其中,但你该清楚,我想知道的事,早晚会知道。”

  赫九霄从他身后抱过去,他比赫千辰略高一些,下颚搁到了他的肩头,说话之时的吐息就在他的耳边,“你阁里的事已经很多了。”

  
赫九霄的解释不多,他对别人的话也很少,这一句就是他的解释,他向来要做什么就做了,他不擅于甜言蜜语,他的冷硬无情早已刻在骨子里,他惯于直接行动,而不会多做说明。

  “既然已经多了,我又岂会在乎再多一件。”赫千辰已经逐渐习惯赫九霄对他做的一切亲密的动作。

  “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掌控。”赫九霄在他身后,一手环绕在他腰上,“我会记得,你还是千机阁阁主。”

  
千机阁屹立江湖,阁主檀伊公子若是可欺之人,千机阁早已倒了。千机阁阁主,无需他人过度的担心,那是对他能力的不信任,他也不需要别人太清楚他的心思,他要给人看的部分早已展露在人前,其余的,便不能再探究下去。

  
赫千辰握住搁在腰上的手,侧首说道:“并非因为我的身份,我也是个男人,我身边的事自己能够处理妥当,九霄,我只是要你明白,我是你的弟弟,但并不需要你时时照看。”

  “是,我如今明白了。”搁在赫千辰腰上的手收紧了,耳边的气息逐渐湿热。

  
==========================================================================================================

  
戳戳手指~~~~大家去看看个性投票哦,狐狸修改补充了下,其实最后结果8是只看占多少人数,是看综合啦~~~~比如。。。支持互攻的=可以反攻~~~所以说,暂时来说,支持反攻和一直压倒的~~~暂时差不多持平吧,望天。。。。等下个月,大家已经看到肉的时候,偶们还可以再重来一次的说,继续投个性票,貌似还有分分可以拿吧,嘿嘿

  
?


倾辰落九霄 卷二 第五十六章 撩拨
章节字数:3042 更新时间:10-07-17 01:15
  耳畔的热度和贴在身后的那份触感,让他明白赫九霄动作间所要表达的意思,赫千辰的眼底掠过一丝浅笑无奈,“你的行动总是比说的要快。”

  “而你总是太过清醒,太冷静,事事都算好了再走,会很辛苦。”赫九霄抱着他,一手在他腰间轻抚。

  
“之前已被你打乱过,如今若是再做不回原来的千机阁檀伊公子,我还能做什么?”赫千辰的笑很轻浅,口中说的话却一点都没有轻浅的味道:“千机阁少不了我,我也离不开千机阁,而要在千机阁里成为阁主,就容不得失措忘形。”

  这些话和他的人一样,听来很淡,仿佛随时都会随风而去,赫九霄却听出了旁人听不出的味道,这是一种提醒,是提醒他不要太急躁,也是赫千辰在提醒他自己,不容忘形。

  赫千辰接受也承认两人之间与寻常兄弟不同,但长久以来与人的距离让他未能立刻接受动情之后要面对的,如何的相处,如何的接触。

  
“我知道千机阁对你来说很重要,其中的事你也不想任何人来插手。”赫九霄的手在他腰背间轻抚,倒也不恼怒,“那些事我可以不管,你的事却不能,你的话我也明白,你只需知道我确实懂得你,在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如我这样懂你?”

  “所以你是想说,我们就应该在一起。”赫千辰知道身后的人要的是什么,他拉开赫九霄的手,“还不是时候,九霄……眼下,还不是时候。”

  
此前若是有人觉得赫千辰遥远,近在眼前也像远在天边,那么如今,他便是已经走到赫九霄眼前,在他眼前的身影青衣卓然,那种看尽一切的淡然和世事尽在掌控的从容,如今又多了几分似笑非笑的神情,在那种淡然之上露出这种浅笑无异于是一种诱-惑,赫九霄对如此的诱-惑完全没想过要抗拒。

  
慢慢的将赫千辰抱住,他把他压在身下,锦袖覆上青衣,扯开了他的衣襟,这次不是一点,而是所有。青色外袍连同里面的内衫一起被拉开,露出坚实的胸膛,细腻的纹理和充满力量感的肌肉隆起全部展现在赫九霄眼前,就如他此前隔着衣衫摸过的一样,像是一把被刻意保持在最佳状态的弓刃,就算只是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赫千辰虽感觉到意外,却什么都没说,他倒在桌上撞倒了一些茶具,胸前被赫九霄的手抚-摸,身上的重量始终都在提醒他,对他这么做的是个男人,还是他的兄长。

  
“你让我越来越感兴趣,我们兄弟之间的情意能深到何种程度,千辰,你有没有一点好奇?”身下的人看来只是有些苦恼,却一点都不慌乱,赫九霄轻抚的手慢慢往下移去,唇已吻在赫千辰的胸前,甚至轻轻咬下,然后感觉到他的紧绷,“你看,你的身体不是没有反应。”

  赫九霄的双手就停在最不该停的那个地方,居然还在不断的抚-摸,赫千辰不得不按住他的手,“不要让我一再提醒你,我也是个男人。”

  
是正常人,怎会没有正常的反应,赫九霄的手停的不是地方,赫千辰按住他的动作很坚决,他固然为了不让他再动,但这样一来也使得赫九霄的手一直保持在那个位置,掌下的灼热传递到赫千辰的身上,他的脸上也升起一丝热度。

  赫千辰的目光直视赫九霄,眼底却不是赞同,而是一种观察和审视,他似是想等待,看接下来赫九霄会如何选择,是放手,还是继续。

  目光从他的衣襟到胸前,再往下移动,停了片刻,赫九霄忽然起身,“今日倘若迫你,往后再也无法得到,若只是对你的身体有兴趣,我不必等到今日。”

  赫千辰放开按住他的手,下腹的热度立时退下,起身整理衣衫,脸上的热度逐渐消退,眼里却已全是清明和几许若有所思。

  
为赫九霄的话而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赫千辰理好了衣衫,走到一边的椅上坐下,仿佛片刻前什么都没发生,半是微笑半是思索的表情,“‘红颜’这种毒,不会无缘无故出现。”

  他拿起桌上的杯盏,方才被他们撞翻,有的滚到地上碎了,没去理会,他倒了茶水,递到赫九霄手里。

  “要不是知道你总是很克制,也亲手确认过,眼下我真要怀疑你方才是否真的有感觉。”赫九霄接过。

  
随着每一次接触,他的弟弟给他的感觉就越来越难用言语描述,赫千辰确实如云海,有些时候难以捉摸,更多的时候是平静的,无论如何起伏翻涌起伏,过后也也总会再度归于平静,让他忍不住一再的撩拨,看他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直到他的手被按住,直到看到衣下的身体,赫九霄才发觉这种撩拨和试探,最先可能失控的竟是自己,所以他只能放手,否则,接下来的未必是他所想要的。

  “何意?”赫千辰的目光落到地上碎裂的杯盏上,他差一点就容许赫九霄的作为,“若不让自己冷静,我无法思考。”

  
“你总是把自己的想法和情绪掩得很深,任何事都不能让你动摇,你要自己如此,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让你觉得安心?”赫九霄的话往往就如他的眼神,就算不是冰冷,也如毒刺,能消融穿透所有的阻隔。

  赫千辰拿着茶盏的手一顿,抬眼看他。

  
两人对视,赫千辰的目光就如一片海,无限深沉,让人难以探得深浅,长久的一段时间,他都没有说话,沉吟许久,望来的眼神就有多久,直到他缓缓饮了一口茶,“我若是真的能全然冷静,自控的彻底,就不会承认对你不同于兄弟,也不会在这里。”

  他的嘴边还有一抹无奈自嘲,忽然倾身过去,吻到赫九霄唇边,“你知道,我从未对他人这么做过。”

  赫九霄一怔,却见他退开身,居然又端起茶盏,不知是想掩饰什么,只顾垂首喝茶。

  赫九霄唇边扬起弧度,“‘红颜’出现在南海无极宫,也出现在璇玑坊,若是照日子来看,难分先后,穆晟就算是下毒人,也无法分身两地。”他继续赫千辰想讨论的话题。

  
“所以这个下毒的人或许不是穆晟,或许是他也在追查什么,恰好去了那里,”赫千辰摆下茶盏,两手搁在椅座扶手上交握,在他沉思之时,那份沉稳冷静分外令人动心,“又或者,他是下毒人之一,几人分头行动,若是如此,有了两人,未必就没有第三人第四人,甚至第五人。”

  “你已经肯定是他所为?”赫九霄自然没有错过他沉思之时的模样。

  赫千辰一笑,交握的手在自己指上摩挲,微微敛目,“是不是他还言之过早,只是有这种可能,也可能不是他,一切不过是巧合。”

  
“‘红颜’似毒非毒,似蛊非蛊,算是世上少见的奇毒,中毒之人看似没有关联,中的却同是‘红颜’,此毒唯我能解去,此事非你不能查明,还有穆晟在湳州出现,”赫九霄冷笑,“要说巧合,不知会有多少人会相信。”

  
“至少,我是不信的。”分开了交叠的手,赫千辰端起手边的茶盏,姿态一如原来的平稳,“这便是穆晟当初的警告,不论下毒之人是谁,为的是什么,有一部分是针对你我而来。”

  相比起上一次的火药和陷阱,这次的毒药更难对付,它牵涉太多的人,甚至可能蕴藏更深的含义在里面。

  多年前有罗胜堂堂主的先例,接着是璇玑坊,李大娘的客人,南海无极宫上百人,武林之中是否还会有更多的人遭遇这样的毒,眼下谁也无法肯定。

  “李大娘的客人是什么身份?”赫千辰见了赫九霄医治,没听李大娘说起过名讳,李大娘似乎不想让人知道。

  赫九霄摇头,问到别人的时候,他的表情依旧是冷漠,“他不说,我也没问。”

  
“血魔医从不在乎求医的是谁,我怎会忘了。”赫千辰轻笑打趣,此刻的神情看来又与先前不同。那是一种悠然自若的放松,他很少与人谈笑,此时的笑比原先又多了几分轻快。

  “你知道我在乎的是什么,要的是什么。”赫九霄看着他的笑,这么说,话没有说明白,话里的意思由得人去猜想。

  
?


倾辰落九霄 卷二 第五十七章 分别
章节字数:3153 更新时间:10-07-18 12:26
  
赫千辰感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