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45-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45

火狸2018-5-22 15:34:36Ctrl+D 收藏本站

到他的目光,嘴边的笑意没有退下,双眸微敛,“有些事不必一再去提。”一笑起身,他转头去看赫九霄,对他话里之意不置可否,却认真看着他说道:“我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感觉,正因如此,不能再这么下去。你知道。”

  这一句不吝于是在承认赫九霄对他的了解,同时也指,不光赫九霄在乎他,他也很在乎赫九霄,但这种在乎和情动之时的混乱,绝不适合发生在此时此刻。

  
作为赫九霄的弟弟,他早先的迟疑不决来自这位兄长的突然出现,还有对他表示出的那样违背常理的亲近,那确实令他对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感到混乱。赫千辰处于那样的位置,让他跨出每一步都极为谨慎,但这并不是说他就是个瞻前顾后的人,相反,他对自己已经决定的事颇为坚决,任何事都无法动摇他的意志。

  
一旦理清头绪,他也会有所回应,但同时,他也没有忘记自身的位置,他不是一个想到什么便要去做的人,进退之间他算得很明白,经历过许多生死关头,他每走一步都会有所权衡。

  
所以他能坦然承认对他的兄长动了心,却没有轻易承诺和交付什么,也不要求索取什么,假若他与赫九霄不是兄弟,赫九霄也不是赫九霄,而是别人,也许从一开始,他们的发展就不会是今日这样。

  倘若不是因为起先的那份兄弟情,他们都不会对旁人有所特别,血魔医的眼里人命就如草芥,而檀伊公子连人都不愿靠近,自然更不会与人有感情的牵扯。

  但一切已经发生。

  这是建立在亲情之上,又超出了亲情之外的情感,分外的危险,也分外的诱-人。

  两人一坐一站,有几分旖旎,几分慎重,形成一种独特的氛围。见赫九霄的脸上又恢复了冷意和漠然,赫千辰不禁挪动了脚步,朝他走去,“明日我打算启程回千机阁。”

  赫九霄面色愈加冰冷,闪动着妖色的眼眸看着他,沉默了片刻,口中没有说任何挽留的话,却说道:“也好,那我回赫谷。”

  对此略有些意外,身影走近,一个吻落到赫九霄的唇上,是赫千辰走到他身前附身吻下。赫九霄的反应让他忽然很想这么做。

  
一个人可以有很多重身份,也会有很多种面貌,赫千辰记得自己是千机阁阁主,就如赫九霄,他可以在感情上霸道,却不会在此时纠缠眼前的人。他知道何时放手才能得到更多。

  
赫九霄的冰冷不是刻意,而是习惯养成,他只会对感兴趣的东西出手,想要就去得到,从无例外,对赫千辰自然也是一样。在他受到拒绝之后才恍然发觉,原来这一回所要的与之前全然不同,但心底的执念却没有半点消退,反而愈加强烈。于是他有所改变,依旧执着,却也开始懂得如何去习惯另一人的步调,并且不觉得勉强。

  这只能说明,这一次的不同,是真的不同了。

  
移开自己的唇,赫千辰才要退开,又被一双手臂拥住,站立的姿势不得不成了倚靠,赫九霄将他抱住,似乎对之前的吻略有不满,倾入的舌与他纠缠,不急于放开的缓慢缠绕,舔舐过去,又轻轻的啃咬,赫千辰回应,直到两人都呼吸急促。

  “够了。”他舔去唇上的热度,喘息着平复自己的呼吸。

  赫千辰确实不会轻易失措,他永远是飘渺如云海,翻腾深沉难以看清,但面对赫九霄的时候他很难克制,会被挑起一些陌生的情绪。

  “恐怕还不够。”赫九霄似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分别,不由分说的拉住他的衣袖又将他扯回自己的怀抱,冰冷融化之后的炙热,赫千辰不得不也以同样的热情去回应。

  
一个座椅不小,但也大不到哪里去,两人身形差的并不太多,同样高大的两人相倚,赫千辰只能半坐半靠在他腿间,赫九霄衣下的变化他不是没有发觉,尽量不去碰触,他错开身抵御口中太过热切的吻。

  “血魔医的冰冷无情去了哪里?”等这一吻结束,他转头起身,话里有几分取笑。

  
赫九霄在面对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总是会有所不同,不动的眉宇和抿成冰冷线条的唇,这些虽然都没有变,神情却总是有种说不出的特别,这份不同让他再顷刻间如同换了一个人。

  
以他的样貌,要人不去发觉这一点实在不大可能,异常俊美的相貌褪下那份令人恐惧的冷意之后,余下是全然的吸引,那份妖异的毒色浓烈,令人心惊的同时难免心动,赫千辰取笑他,目光却还是落在他身上。

  
他的取笑换来赫九霄嘴角的弧度,起身而立,没有回答,很多时候他惯于用行动来回答一切,赫千辰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摇头,快步走到门边,作势要打开门,“你不该在此久留,也不要做他想。”

  
赫九霄目光一顿,似乎又笑了,“嗯。”应了一声,他难得看到赫千辰如此坦白的拒绝,几乎有几分无可奈何的失措,虽然只是几乎,但仍是令他想要微笑,不禁顺从的走过去,准备这就离开。

  
赫千辰打开门,拂过空中的青袖带起一阵药香,那是赫九霄身上的味道,他自己也已经发觉,脸上却没有显露出什么,仿佛不介意给他人发现会做何种猜想,在日光下那一抹青蓝颜色很是悦人,就和他温和淡然的眉眼一样,眼底眉梢的自若和悠然,使得那洒落的日光到了他眼前,也化作了不同的颜色。

  
门外不远处,赦己和忘生分立两侧,小竹端着茶水,显然是被两人所阻,一直没有靠近,门前的人开门是送客的意思,赫九霄看着那青蓝的身影,望见日光之下的侧脸,却停了停脚步。赫千辰倚在门边,衬着远处的草木,还有风起拂过几点落花,飘落地上,也飘落在他的肩头和衣袂之上,修长的身形傲然挺拔,什么都不能令其动摇。

  
眼前的情景无端的令人心神动荡。分明不见任何诱-惑,也没有半点言语,他只是那么站着。几缕黑发从他颈边扬起,见到那股轻暖,赫九霄却不由屏住了呼吸,仿佛眼前不是一个人,而是随时会飘然而去的云,云海此刻是沉静,下一刻也许汹涌,不知何时甚至可能会散去无踪。

  赫千辰见他停步,疑惑的转头看他,却见赫九霄脸上的神色古怪,忽然间莫名的被抱住,随着拥抱而来的是拂到耳边的气息和一句话,“回去之后,自己小心。”

  
“我知道,你也是。”赫千辰伸手回抱了他一下,等他放下手,背后的双臂却还没有放下,他已经见到不远处赦己忘生还有小竹的表情,心念流转,却没有从赫九霄身前退开。

  等赫九霄转身离去,门前不远处的几人神情古怪的看着他的背影,又去看门边站立的男人。

  
血魔医和阁主相拥,这一回又与上次在千机阁门前的不同,似乎又多点了什么,几人心里都有这种感觉,但若是仔细探究那青衣墨发的男人脸上的表情,他们却又看不出什么不同来。

  就算赫千辰不笑,那股柔和轻暖还是令他看来带着三分笑意,只是笑意之下无人知道掩盖的是什么。

  “阁主——”赦己忘了自己要说的话,他只看到一个拥抱,却觉得自己看了不该看的,比如之前见到的那个吻印。

  “明日回千机阁。”吩咐完了,赫千辰转身回房,合起的房门隔绝了他人的视线和猜测。

  三人面面相觑,各自去准备,他们知道有人千里迢迢寻到这里来,能让阁主如此慎重的自然不是小事。

  第二日离开璇玑坊,在回程的路上,他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光是因为南海无极宫李笑天所带的毒血化作毒虫的事被传开,还因为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北海有极殿。

  
===================================================================================================

  
啊啊,狐狸在纠结,要不要继续保持0点后更文呢,还是放到下午晚上之类呢。。。。嗯,决定去倾辰下面的爽吧开个帖子,HOHOHO,大家发表意见哦,看啥时候比较好

  另外,虽然吃肉的时候还米到,但是,肉之前的香味差不多要来了,嘿嘿嘿~~~~大家注意哦,每次分别之后,下一次都会有些意外惊喜的说

  
?


倾辰落九霄 卷二 第五十八章 刺客
章节字数:3562 更新时间:10-07-19 00:45
  
南海无极宫,北海有极殿,听名字就知道两个地方有所关联,他们本就是宿敌,如今一方出了事,另一方没隔多久也遭遇同样的惨况,让原先怀疑是北海那方暗中下手的人开始动摇,这是否真的是仇杀所致。

  
李笑天遭遇这样的事,但他毕竟曾是一方之主,虽然慌乱,却还不至于慌乱到什么都不会做,要求千机阁查明这件事的同时,他也将此事告诉了与他有交情的江湖同道,一时掀起无边的风浪,经过酒肆茶楼,只要有江湖人物的地方就有传说此事的人,自从明月山庄之后,灭门惨事再没有发生过,何况是这种要一宫之主被迫不得不杀死自己手下的事情。

  也有人怀疑李笑天的话,但那一瓮带血的虫就在那里,谁人怀疑,可以自行拿去尝试,只需猫狗之类,片刻就能知道是真是假。

  得出的结论当然是真的,在北海有极殿也遭遇同样的惨祸之后,更是引起整个江湖的哗然。

  午后,初夏的日头开始毒辣,虫鸣阵阵,空气里却连一丝风都没有,官道边上的茶寮里有几个身上带着兵刃的汉子三三两两坐着,端着茶碗,但谁都忘了喝茶。

  “……可不是,北海那边的赵全……他的手下……也有近百人呐……不对不对……那些人不算在内,真要算了……几百人之多……”

  
几人从茶寮门前策马而过,里面传来嗡嗡的议论声,那人已经压低了声音去说话,赫千辰这一行里除了小竹略差一些,都是高手,这番话自然没有逃过他们的耳朵,北海有极殿之主赵全的遭遇早已连同李笑天的那桩一起报了上来,那张纸笺还在赫千辰的怀里。

  
“天呐!这么邪乎的事都有?不过这赵全看来有些笨啊……”有个剑客打扮的人自以为很小声的用着他的大嗓门惊叹了一句,在看到同伴眼神疑惑的时候解释道:“南海无极宫没了,李笑天懂得去求千机阁,赵全不去,不是笨是什么?”

  
“李笑天去了,赵全还用得着去?檀伊公子既然答应了就不会不查,他再去一次岂不是多此一举,千机阁应承下的事哪有反悔的。”他的同伴摇头晃脑下了结论,几人交谈,言下都认定了千机阁会管这件事,也毫不怀疑檀伊公子能将其解决。

  
“怎么消息传的这样快?少爷回去哪里还能得着休息。”小竹嘟囔了一句,赦己瞧了眼前头坐在马上的背影,对他摇了摇头,“应该是那个李笑天不放心,有意传开的,如此一来阁主就算改变主意,千机阁也不能置身事外。”

  
赫千辰在前,听到茶寮里的谈话,也听见身后小竹和赦己的对话,坐在马上的身影却没有丝毫改变,挺直的坐姿和他与众不同的气度顿时引起了茶寮里面几人的关注,这一看之下几人惊了一惊。

  马蹄声过去,人影已经远去,这一眼只是惊鸿一瞥,几人对视,忽然眼前一亮,一起喊道:“檀伊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