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50-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50

火狸2018-5-22 15:34:42Ctrl+D 收藏本站

想起,先前是他命人叫绵歌过来,原本说好就是等他救治紫焰归来,将事情都说清楚,他却将这件事忘了,一摆手,阻止绵歌解释,他点头说道:“是我忘了,你进来吧。”

  赫九霄的存在感无人能够忽略,绵歌一步走进去,顿时一阵悚然心惊,如同踏入了什么不该踏入的境地,他只能踏进门里,再不能多走一步。

  “等我片刻,我问完了话再与你说。”赫千辰转头看赫九霄。

  “你问话最好快些。”赫九霄打量了绵歌一眼,沉沉冰冷的气息随着他的脚步一点点远去,他索性往书房的隔间走。

  
另一间房属于内室,是赫千辰平日午后偶尔小憩之处,那里摆着一张软榻,有书有琴,有酒有茶,还摆着棋盘和一些讲述奇闻异事的杂书,放在随手可拿的地方,这是赫九霄第一次发现,他的弟弟除了武学之外,还对其他的有兴趣。

  
也许他的武功修为并非因为兴趣,而是因为不得不学,而一旦学了,以赫千辰的性子,必是要学到极致,练到他自己满意的程度。翻了几页书,赫九霄坐到软榻上,房里除了必要的摆设,其他一概没有,简单至极,窗外斜阳渐落,空白一片的墙上洒落满室暖意,空气里的味道融合了阳光的轻暖,还有赫千辰在这里躺过所留下的气息。

  
因为极度好洁,赫千辰留下的味道很淡,全是沐浴后的皂香,干净而纯粹,就如他的人一样,淡淡的和暖,但无论身在何处,又总有种置身事外的从容,他站在局外,能看清一切,却不让他人靠近,不给任何人接近他的机会。

  
他看来温和淡然,谦和有礼,实则却是个极为挑剔又有些无情的人,从房里的摆设就能看得出来,只放置他需要的东西,其他一概不容存在,不论再好的东西,再华贵精致,他不需要,在他眼里便没有存在的价值。

  
不知不觉的扬起嘴角,对此赫九霄不觉得有什么不好,随手伸到枕下,不出所料,摸到的还是匕首,锋利的刀刃,甚至没有刀鞘,仿佛随时都准备从枕下抽出,给人致命的一击。

  
过去的所有经历造就了今日的赫千辰,如此矛盾也如此的将人吸引而不自知,而他只看眼前的路,并不在乎他人对他是何种想法,钦慕仰慕敬慕,与他而言没有差别,他只在计算衡量之后,作出他自己的决定。

  这样的赫千辰,是绝不容许事情超出掌控的,假若发现有什么不如他以为的那么美好,那件事物便也会如这间房里的摆设一般,随时都可能被他丢弃。

  不知想到什么而眸色深沉,赫九霄脸上的笑意逐渐退下。

  
书房的外间,绵歌看着赫九霄进入的那间房,惊讶的看着赫千辰,却发现他并没有阻止,仿佛一点都不意外赫九霄会这么做。擅入他人的房间本属失礼,若非极为亲近,也不会招呼都不用打就随意走进去。

  “公子果真与血魔医……”绵歌本来是要来说自己的事,此时一开口,却问出这么一句。

  
===========================================================================================================================

  
匆忙爬上~~~回留言忘记更文了,迟到咯,汗~~~~~这章贴了偶才发现,貌似狐狸真的成了在吊大家胃口了,其实有肉部分就在眼前,但是绵歌来了,HOHOHO~~~8要扔鸡蛋,偶要票票和枝枝~~~星星眼望~~~~枝枝和票票多多,偶就甜蜜多多~~~涅哈哈哈哈,人家真是纯良的狐狸呐。。。。~(@^_^@)~
?


倾辰落九霄 卷二 第六十四章 留宿
章节字数:3202 更新时间:10-07-26 00:20
  
赫千辰意外的看着他,两人对视,绵歌始终没等来他的否认,却见青色的背影从容而过,到了那间房的门前,往里面看了一眼,那一眼的神色很特别,似是愉快又似很放松,以前从未见过。

  
然后他转过身,到了书案后的椅上坐下,一边整理了案上的册本,一边微笑道:“我记得今日是来说你的事,我与他如何,我想外间传言已经够多了,想要相信便是真的,若是不信,何必再来找我求证?”

  “绵歌,你来千机阁,究竟是为了什么?”赫千辰靠在椅上,没有给绵歌一个准确的回答,自己的事他从来都不与人多说。

  
桌案后的人微笑浅淡,问的话让绵歌咽下了所有还没问出口的疑惑,他不明白有那样的传闻,为何眼前这位檀伊公子还能如此不放在心上,一墙之隔便是血魔医,虽然看不见,他还是有种时刻被人盯视,要连他的魂魄一起冻结的错觉。

  “我原本是想请公子为我找出那个人。”他回答的小心。

  “你至今不说,让人从何找起?”赫千辰好像也并不急着要他说出来,随意翻开摆在面前的册本,提笔写了几个字,目光又抬起,落到另一边。

  
不知何时赫九霄站在那扇门前,双臂环绕于胸,用他独有的眼神在绵歌身上打量,那种如冰刺骨的含义和犀利,无人能够招架,绵歌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如今武林之中不大太平,我不想在此时给公子再添麻烦。”他不敢再看赫九霄。

  “想必你也听说下毒的事了,近日确实不太平。”赫千辰示意赫九霄再稍待一会儿,从那愈见冰冷的态度上,他确信他的兄长已经对绵歌不耐烦。

  
绵歌不是毫无所觉,他又小心的看了赫九霄一眼,点了点头,“正是因此,我才不想打扰,过段时日,我想自行出去查访一番,在千机阁里什么忙都没有帮上,我无颜要公子替我耗费人力,而今虽然运功困难了些,却不至于孱弱到手无缚鸡之力,但望公子允许。”

  赫千辰微微挑眉,淡淡的眸色落在他的身上又慢慢收回,“你并非我的手下,不需我来允许,你既然已做了决定,何时要走我不会强留。”

  “如此,多谢公子了。”绵歌说了这些话行礼告退,往后转身,正看到忘生到了门前。

  忘生拿着手里的东西呈到桌上,“阁主。”他就像没看到房里多了一个人,眼神没朝赫九霄多看一眼。

  赫千辰接过,看完之后直接递给了赫九霄,忘生这时才意外的对他瞧了瞧,见识到这位血魔医究竟有多特别,阁主竟然不介意将阁里才得到的机密让他知道。

  赫千辰挥退忘生,赫九霄的目光也从手上的书笺上抬起,没有表示什么,却突然问道:“这个忘生有何不同,你在拾全庄里让他与你接近。”

  
赫九霄突然提起拾全庄,他一点都不意外,只因这次递来的消息上说的正是拾全庄的事,提到拾全庄,他也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不过还是先回答了赫九霄的话,“忘生并非他的本名,他此前是谁,做过什么,全数忘却了,十多岁的时候来到千机阁,便叫了忘生这个名字,他的身上没有过去,我若是靠近看到的只是千机阁里的事,不会有什么影响。”

  
“我记得你已经能控制自己的能力。”夕阳已沉,赫九霄站在阴影之中,在暗色里响起的话听来像是抱怨,赫千辰点头走过去,“已能控制,只要我愿意,即便触碰也不会如何。”

  “你容许他接近你。”每当赫九霄的话说的简短的时候,便是不快的征兆。

  
“必要之时,我也必须接近草木、桌椅……”赫千辰已经走到他面前,话里的意思让赫九霄眸中的冷意稍退,冰冷的瞳色在暗处闪光,还未点灯,在黑暗之中,他能看见赫千辰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当然知道是为什么,“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拾全庄的麻烦避无可避。”

  
“这个消息早晚会传出去,无论如何隐藏,总有曝露的一日。秦战应该早有准备。”赫千辰把书笺放到桌上,“我知道丐帮也有人遭了毒害,一旦知道红颜之毒是从拾全庄流出的,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秦战的名号再响亮,朋友再多恐怕也无法与丐帮的实力相较。”

  书笺上所写,已经查实红颜之毒的来历——拾全庄。秦战不止收集各种异宝,连毒物也当做宝贝收集起来,其中一项就是“红颜”,而存放“红颜”的锦盒,早就不翼而飞!

  “听闻丐帮已经向你求助,你答应救人了,还是没有答应?”想到穆晟的提醒,赫千辰没有直言,先这么问道。

  “你该知道,若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来交换,就算是丐帮帮主所请,我也不会救治。”

  
“穆晟之前对我说过此事不会善了,中毒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他要我转告,叫你不要轻易救治。”退后几步,赫千辰转身到去点了灯。他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意义,赫九霄若要医治,根本不会在乎穆晟所言,若不想医治,也绝不会是因为穆晟的警告。

  
赫九霄确实没有答话,这对他毫无作用。他还是靠在门前,眼前灯影亮起,柔和的暖黄落在那片青蓝上,融合成一种独特的颜色,他望着赫千辰,眼神很专注,那种形如实质的眼神令人无法不察觉,赫千辰感觉那目光从他身上掠过,不禁也朝他望去。

  
一转身之间,两人眼神相触,俱是一震,都看到对方眼底的几分不舍,形势已然发展到如此地步,只要这个消息一被人知晓,必然引来一片哗然,拾全庄固然不会安宁,千机阁和巫医谷更不会有多少清净,他们眼下应该各自做好准备。

  
两人都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自从他们彼此之间表示对对方的情意,经过了几番争执,直到今日,赫九霄的霸道有所收敛,赫千辰也不再故作泰然,这份本就暧昧不明的情意之上,如今多了些萌动的燥乱,那是互相妥协之后的结果。

  “你不该来这里看我。”赫千辰走到外面,叫来小竹吩咐了几句。

  “我已经来了。”赫九霄听见他要人准备晚膳。

  摇了摇头,赫千辰对此只有无奈,“我已说过,你的行动总是太快,若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眼下不是好时机。”他坐下,眼神和话间都含有深意。

  “我未必是想得到什么才来,想见你便来了。”赫九霄坐到他身旁,目光灼灼。

  
他的弟弟戒心很重,对他坦言动心,但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意却还没深刻到让他忘却本身的冷静。对此,赫九霄已然习惯,对于真正想要得到的,他的坚持如他的冰冷一样表露的很明显,赫千辰也从他态度的转变上看出端倪,深深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说什么。

  
赫九霄来看他,其实他也很是高兴,让小竹准备了两人的晚膳,摆在桌上,两人对坐安静的用饭,这一刻的宁静无人打扰,赫千辰却听到自己的心跳一声声的鼓动,起因全是赫九霄时不时望来的眼神。

  “瞧着我做什么?”用完饭,他端起茶盏掩饰那几分微妙的情绪。

  “我说过,我是来看你的。”赫九霄也端茶。

  差点被他这句呛到,赫千辰对这句完全说不通的话皱眉,却又忍不住扬起嘴角,终于还是轻笑起来,“看够了?”

  “还未够,可惜天色不早,总要回去。”赫九霄看到窗外夜色,放下茶盏起身。

  轮廓分明的侧脸在夜色灯影之下流露几分孤然的冷意,即便这种冷意并非因为孤独,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