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52-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52

火狸2018-5-22 15:34:44Ctrl+D 收藏本站


红颜这种毒引起骚乱,未免波及自身,各方都在查询线索,拾全庄庄主秦战当年的事很快被挖了出来,早已积愤已久的武林各方豪杰顿时群起攻之,不少人找上门去,无论秦战有多好的名声,红颜之毒出自拾全庄这件事本来是事实,他对眼下发生的事百口莫辩,只能求救于千机阁。

  这也是为什么赫千辰会在拾全庄外的原因。

  
这一次不是酒宴,来到拾全庄的人脸上也没有喜色,别说喜色,连一张心平气和的脸都找不到,李笑天找了知交好友几人前来兴师问罪,素来与他不对盘的北海有极殿赵全也站在拾全庄的厅堂上,遭遇一样的事,此时他们已是同仇敌忾,除此之外,还有丐帮帮众数百人簇拥,将拾全庄包围的水泄不通。

  当日人人称颂的孟尝君,今日赫然已成了众矢之的。庄外大门敞开,从外到里,直到厅堂上站满了人,气氛一触即发。

  
“秦庄主,我敬你是前辈,不敢造次,但我帮长老中毒也是事实,这次前来就是想问问,何以你会有那种剧毒,你藏毒庄内本来是何用意?如今流毒于外,你又作何解释?”丐帮的郭萧然带着人站在最前面,绷着脸,说的是不敢造次,但他手下的人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武的准备。

  
秦战还没答话,激愤的人群已经大叫起来,丐帮弟子纷纷敲击手里的碗,还有声声棍响就像一道道催命符,有人喝道:“秦战,你别以为没人知道!当年你和人抢夺一件宝贝名叫红颜血,当初还说这是酒,可其实那东西就是这种毒物!红颜血就是红颜!”

  “秦战,还我手下的命来!”李笑天差点就想拔剑,顾忌着还没人动手,又没有上前。

  
北海有极殿的赵全却不管这些,他已忍了多日,从北海那边赶来,这段时日压抑的怒气和仇恨全部爆发出来,“秦战!是你的毒祸害了我宫里的人!那上百条人命今日就要你来偿还!”

  失去理智的人通常都无法冷静,一剑刺出,直指要害,秦战拍掌闪避,剑尖歪了一歪,凌厉的剑势却接着下一招横挑而过!

  
这一剑若是被挑过,秦战身上破的就不只是外衣,胸腹之间也要被这一剑破开大口,但秦战身为拾全庄庄主,坐拥天下各种异宝,若没有几分自保之力岂能安然至今?侧身飞踢的同时,他的掌风也毫不留情聚起真力,霎时和那剑锋对到一起,砰的一声各自被震开。

  一经动手,其他人也无所顾忌,场面顷刻间混乱起来,

  
两方虽然人数相差不少,拾全庄内护院却都是秦战重金请来的江湖高手,混战到一起,一时半刻还看不出胜负,可这场大战一旦兴起,若是有人丧命,此事就更难善了。秦战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嗒嗒的马蹄声由远至近,最后停在拾全庄门外。

  秦战抹了抹额上的汗,眼里立时亮起了光,立时收掌,“都住手!都给我住手!檀伊公子!千机阁的檀伊公子来了!”

  他这么一喊,群豪的喝叫声顿时停下,动手的人也停了手。

  
千机阁檀伊公子,这几个字就好象有一种魔力,这种魔力代表着权势地位名声,也代表着无人能及的智谋和手段,身在江湖,无论是谁都听过这个名号,围在拾全庄外的人都随着秦战的目光往外望去。

  
远处有人下马走来,只带着两名随从,那下马的姿态和气势却有种无形的威压,人群不自觉的分开,让那穿着青衣显得无比悠然沉和的人走近,他的每一步都走的不急,但每一步都有种力度,就那么一步步走来,淡淡一扫,深邃的目光仿佛能将任何人看穿,又好像只是轻轻掠过,什么都没看入眼里。

  
“秦庄主。”他开口,深沉悦耳的嗓音有种悠扬的意味,一头墨发显得他的肤色很白,却非女子的白皙,而是那种内力入了化境之后方会显露出的隐约光辉,举手投足都是无比自然,从而使得他做任何动作都很悦目。

  
他确实如人所说,有种常人难以企及的气韵,仿佛就算面对千军万马也无人能令他有半点动摇,有人只闻其名而从未得见,如今一眼望去,即便本来对种种传颂之言不以为然,如今也免不了一时呆愣。

  这就是千机阁阁主,檀伊公子!

  “公子!你终于来了!老夫实在是……”秦战激动之下脚步都快要不稳,不敢上前迎接,只能站在一边要人快些准备桌椅茶水,当然都要新的。

  “不必如此麻烦。”赫千辰摆了摆手,他站在人前,好似没看见方才的混乱,也一句都不多问。

  秦战如此激动热情的招待,甚至要撤换桌椅茶水,看在他人眼里,难免会有所不快,“听闻千机阁处事向来都讲个理字,怎么,这回檀伊公子是要破例?”

  
这话是表示不满,疑心赫千辰为何而来,也是因为看不惯有人只带着两名随从便能有如此的气度,当看到有人仿佛天生高贵,愈加显得自己渺小的时候,不光是女子,男人也会嫉妒。

  说话的人是李笑天的好友无双剑万子奇,他的话一出口就被李笑天撞了一下,示意他闭嘴。

  
众人本以为会见到檀伊公子露出不悦,不料他只是一笑,目光从他们身上掠过,慢慢说道:“千机阁处事,确实讲个理字,只因世上有太多不讲理的人,无双剑万子奇万大侠能说出这句话,可见是极为讲理的,不知今日是为了什么理而来?是什么理让各位如此兴师动众,还未将事情问明便要动手?”

  
淡淡几句,万子奇为之语塞,对方一眼就看出他的名号身份也让他骇然,眼前的毕竟是千机阁阁主,无言的被李笑天拉了回去,赫千辰的这句话让万子奇闭嘴,也让其他人无言以对。

  
=========================================================================================================================

  
肉末上过桌了,接下来的暴风雨就是那件事了。。。。戳手指。。。。从十多章埋到现在,终于要露脸了,HOHOHO~~~~~看到有亲留言问,嗯,答案是肯定滴~~~~成亲啊。。。。望天,某只要爆发,另一只也要暴走。。。。那将是怎样的情景涅
?


倾辰落九霄 卷二 第六十七章 毒源
章节字数:2800 更新时间:10-07-28 13:44
  
丐帮的郭萧然心里暗道一声厉害,记起近日传闻,想到眼前的人和血魔医或许有什么,更不敢有所轻视,千机阁檀伊公子的名声本来就显赫,再加上能让那个血魔医都对他另眼相看,檀伊公子绝非等闲之辈。

  “在下郭萧然。”示意身后弟子停止手上的敲击,郭萧然拱手抱拳。

  
“丐帮长老,铁掌无敌,檀伊自然不会不识。”赫千辰颔首示意,眼神一扫,早已看出此地的人多半都是郭萧然带来的,如此的局势自然也是郭萧然一手造成,丐帮长老中毒,不肯甘休是在意料之中。

  赫千辰一来,郭萧然命一众丐帮弟子停了手,气氛顿时就不同了,虽然还是紧绷,却不再是剑拔弩张之势,丐帮是大帮派,还不至于蠢到轻易与千机阁为敌。

  
秦战这时才有力气吐出胸口憋着的气,站到众人面前抱拳说道:“各位江湖同道,老夫请檀伊公子前来,就是想要千机阁将此事查明,一来能还老夫一个清白,二来可抓出那阴险歹毒之人,给各位一个公道。此事确实与老夫无关。”

  
说到末了,秦战一脸气愤,言辞恳切,郭萧然带人前来质问,也并不是全然将他当做下毒的人,为的就是找出线索,本是想来硬的,赫千辰一到,他的态度也有所和缓,“秦庄主的为人大家都有目共睹,若非此事太过严重,今日我等也不会贸然前来,此来只想请秦庄主将事情原委说个明白。”

  
吃软怕硬,见风使舵,本来就是人的常性,赫千辰站在一边,嘴角微扬,眼底笑意却浅淡至极,悠然道:“事已至此,庄主若是再不说,难免要让人以为你有所隐瞒,此事关系重大,牵连甚广,不管这件事是如何的造成,还是说出来才好想办法。”

  
秦战点头,他不说本来有他的理由,如今也不得不说了,于是捻须沉吟道:“秦某人喜好收集异宝大家都知道,当年也确实得了一件异宝,名叫红颜血,世人以为是名酒,却不知实则是奇毒。”

  听他这样说,所有人都屏住了气息,这个红颜之毒的厉害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了。

  
“它是世间稀有,老夫便当宝物珍藏,从来都没使用过,一直以来束之高阁,差点便忘了这东西。”也只有拾全庄主才会将得来的宝贝随手放置,甚至忘记它的存在,秦战说起这些,自己却觉得是理所当然,他庄里宝物太多,委实不能一一记得。

  
“后来你又是怎样发现它不翼而飞?是何时不见的你知不知道?”李笑天记着追问,初夏时节,他还是穿着去璇玑坊之时的那身衣服,已经洗过,却还是显得落魄,还有些不合时宜,看来此事的打击对他确实很大。

  
“老夫是在听说江湖传闻的时候才醒觉的,”秦战想到当时的震惊,现在还觉得有些站立不稳恍如梦中,“听说这毒的几种特异之处,去查看以前放置的地方才发现东西已经不见了,等后来定神一想……”

  “酒宴之时。”赫千辰慢慢说出几个字。

  拾全庄的喜宴。

  人群一片哗然,只见秦战惊叹不已的看和檀伊公子,点了点头,“老夫想了多日才想到这一点,没想到公子才听我说便看破了。”

  
其他人不明所以,青衣转过一道蓝影,赫千辰悠然走了几步,回忆当日场景,“那怪人是为了引开所有人的视线,让当时在场的人无暇顾及其他,盗毒之人必定也是秦庄主所宴宾客之一,甚至可能连当日的蚀心腐骨毒也是他交予那个怪人,挑唆其下毒报复,无论成功与否,引起混乱便能混淆视听,他的目的便能达到,可以在混乱之时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内院。”

  “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秦战又是愤怒又是后悔,“可恨当日我竟没有察觉。”

  当时他的人手全都看住九转珍宝楼去了,赫千辰淡淡的将目光收回,拾全庄内所藏的秘密不止一件,秦战刻意拉拢,还有秦珂雨所求……

  想到这里,他记起他此前答应的亲事。他和秦珂雨。蓦然间他先想到的却是赫九霄,这件事还没公之于众,若是赫九霄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是怎样的反应?

  “好个狡猾的东西!竟是早就打探清楚了,算计好了的,果真心机深沉!”郭萧然一声大喝,随着身后丐帮弟子愤然敲击的棍棒声和击碗声,一时群情激奋,轰然喝骂。

  拾全庄宴客的时候发生的事无人不知,却谁也没想到,在那期间,居然还有人暗藏其中为了偷盗奇毒而来!

  
赫千辰回过神,秦战的解释看来已被接受,所有人的不安和怒意都转嫁到那个盗毒隐身于暗处的人身上,众人吵吵嚷嚷的都是要抓住这个盗毒下毒的人,可说的容易,要找到这个人岂是那么简单的事,秦战当日宴请天下群豪,江湖中许多人都在受邀之列,谁能要求当时到场的人一一证明自己在做什么,有没有人证看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