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59-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59

火狸2018-5-22 15:34:53Ctrl+D 收藏本站

再走,如此出去是会受凉的。”
  她缓慢的转身,脖间的东西一点点的放松,她脱离了他的掌控却还是一点都不敢随意走动,就算看到的是浅淡温和的笑,她也不敢有丝毫轻视,她缓慢的蹲下身捡起地上的衣衫,身上每一千部位都随着她的动作展现出诱人的风姿,赫千辰没有回避,他的目光很专注,就像所有男人此时会做的那样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
  “公子是不是生气了?刚才合欢只是开玩笑……”等合欢穿好了衣裳,她似乎又成了那个容易害羞脸红的小姑娘。
  “我怎么会生气?我也只是与你玩笑而己。”蛟蚕丝在赫千辰手里一点点缠绕,他的动作很轻柔,依旧有礼而温和。
  合欢知道他此刻没有内力,她要是再次出手未必没有胜算,但她偏偏不敢轻易尝试。
  站在那里的男人即便失了内力,也看不出一点不安,那般泰然自若的样子,她的一切心思和打算在他的目光下似乎无所遁形,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压迫感从他身上往整个房里压下,那是“势”,只有绝顶的高手才会有的“势”。
  不只是武功修为的高深,到了这种境界的高手任何招式都能在他手中发挥出最可怕的效果,只需随意站立便应和天地自然之道,举手投足都难以找到破绽,如此高手,她怎敢轻易妄动?她只后悔先前没有察觉,但他掩饰的太好,太自然,又怎能怪她没有察觉已臻化境的高手,不再有形于外的威势,所有的气息都内敛,所以原先武林中的人都觉得不知檀伊公子的武功深浅,实则不是他们未能看出,而是赫千辰根本未曾显露。
  即便失了内力,他也不是她可轻易下手的对象。合欢就站在有机关的暗门前,却一步都不敢靠近。
  “公子果然大人大量,如果觉得这里太没意思,那都是我不好。”好像先前什么都没发生,她巧笑倩兮,眨了眨眼,指向那扇暗门,“外面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公子既然来做客,怎么能不一一去看看,公子若是不嫌弃,我……我可以给你带路。”
  咬了咬唇,似乎为先前所作觉得歉意,她说到后来微微垂首,若非先前所为,谁都会以为她确实是不知世事的纯真少女。
  赫千辰此刻好像将先前那些全都忘了,他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姑娘带路。”
  合欢正要打开暗门,一只手已经伸了过来,在墙边某块地方巧妙的按了一下,墙面无声无息的再次开启。
  她心里一惊,“公予对这里很熟悉?”
  “第一次到这里做客,说不上熟悉。”赫千辰让她在前面走,他随在其后,出了暗门,外面是挂着许多灯笼的走道,走道内很昏暗,那些个绯色的灯笼落下一片蒙蒙的红光。
  “可是公子却懂得如何从那道门里出来。”合欢往前走,走道里她的脚步声轻的如同花瓣掉落在地,可令她心惊的是她竟只听刭自己的脚步声。
  赫千辰行路似乎不用内力,仿佛将此地当做空无,他随意的走,每一步都是悠然之态,脚下悄无声息,“看过姑娘开门,自然就知道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合欢却不能不再度心惊,那扇暗门的机关嵌在墙内,要想打开靠的是位置和角度还有按下的力道,任何一种差了一丝半点都不能将门打开,他只看了一次,竟然能分毫不差他看来若无其事,实则每时每刻都在提醒她,不要作出什么傻事,心惊的发现这一点,合欢闭口不再言语。
  在安静的可怕的走道里,两人继续前行,渐渐的能听到有人声传来,能看到不远处有一扇门,合欢走到那扇门前,“到这里我就不能进去了。”
  她的言下颇有遗憾的意思,赫千辰指着那扇门说道:“你家少爷好像说过,我要什么,你都需照做,我若是请你进去,你进不进去“若是公子要我进去,我自然是能进去的。”合欢笑的一点都不勉强,欢欢喜喜的去开门。
  门扉打开,骤然看到的景象与听到的声音让人面红耳赤,赫千辰站在门前似乎也愣住了。
  宽敞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能躺十多人而绰绰有佘,此刻床上有两人的肢体紧紧缠绕在一起,如两头野兽互相撕咬一般激烈交合,赤裸的身上汗如雨下,激烈的肉帛碰撞声与粗重的嘶吼喘息,连同那情欲糜烂的气息一同飘散在空气里。
  “啊、啊——好,九霄,再来!”被人压在身下的也是一个男人,他不断喊叫,口中的名字让赫千辰倏然大震,耳中只有那两个字不断回响。
  九霄?!

?

倾辰落九霄 第七十六章 妙笔生花
  覆在那人身上不断挺送着自已的男人没有被他们的到来惊扰,旁若无人的抓起他,再一次狠狠的进入,爆发的吼叫声有一种如同野兽一般异样的刺激感,赫千辰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如剑犀利的眼神划过。
  不是。透个男人不是赫九霄。
  尽管身材很接近,此人的肩膀却没有赫九霄那般宽阔,腰部也不若赫九霄那样肌肉紧实,他的脸也像极了他,却终究不是,那种可怕的俊美之下的妖异冷酷不是任何人都能学会的,那是与生俱来,任何人都学不来也摸仿不出的气质。
  一震之间,脑后破空声骤然响起,赫千辰为方才的震动而心神失守,竟没有发觉合欢是何时到了他的身后,尖锐的暗器已到脑后,他为眼前的场景和那两个字失去警觉,此时反应过来已没有反击的余地。
  屈身往前翻滚,金芒隐现,蛟蚕丝如有自己的意志一般往那个像极了赫九霄的男人身上刺去,势如闪电。
  金线扬起弧度缠绕,那个浑身赤~裸的男人似乎没有料到,身下动作停止,脖间被圈圈勒紧陷入皮肉,他只能不动,身下的那处从另一个男人体内脱离开,还在不断颤动着滴下两人交~合的体液,他的人却倒下了。
  合欢的攻势也在此时停下,她手上拿到的是一个链锁,前端连着一个尖刺般的飞梭,停在那里似惊似惧,看看床上的男人,又看看赫千辰,一连串的动作开始的突兀,停止的也很快,在弥漫着情~欲~淫~靡空气里,此时的气氛诡秘的紧绷。
  “姑娘这次又是与我开玩笑?”赫千辰淡淡笑问,看到他的笑,合欢后退一步,目光再度往床上游移过去。
  “檀伊公子何必与一个姑娘家斤斤计较。”床上被叫做九霄的男人小心的开口,脖间的金线在他说话的时候越来越紧。
  赫千辰却不看他,而去看他身下的那个男人,“这似乎不是待客之道。”
  身上全是情~欲痕迹,腿间也满是狼藉,甚至还渗出血丝,那个男人抬起头,微微诧异,然后居然一笑,“檀伊公子不愧是檀伊公子。”
  “有这么美丽的女子侍奉,有酒有床,公子为何不及时行乐,非要寻我的麻烦?”他坐起身,随手取来一件外衫披上,也不系上衣带,毫不顾忌股间徜落的粘稠,到那个“九霄”面前抚了抚他的脸,又轻吻一下,“别担心,我不会让人伤到你的。”
  赫千辰握着蛟蚕丝,等于握住那人的咽喉,对于这个“九霄”他出手一点都不会犹豫,“非是我寻你的麻烦,突然邀我来此做客,主人家理当说明缘由,阁下以为呢?”
  “突然到了陌生的地方,檀伊公子好像一点都不紧张,真是让我不得不佩服。”那人长的颇为俊俏,即便他一身淫~靡之气,也半点都没减弱他给人的感觉,似乎天生就是一个贵公子,本该就有无数人随侍在侧。
  他瞧了一眼被赫千辰制住的“九霄”,“你不能将他放开吗?看到这张脸你难道不会动心?”
  骤然间一股骇人人的压迫感朝他袭来,不远处赫千辰眸色瞬间冷冽,“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檀伊公子难道不知道?”那人故作惊讶的挑眉,“血魔医赫九霄与你难道不是这种关系?”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痕迹,其意不言而喻。
  合欢在后惊呼一声,“可他们不是兄弟吗?”
  那人拍了拍手,大笑,“不错不错,正是兄弟,可谁说兄弟之间不能有这种关系?不是女子便不担心会有身孕,谁也不会知道如云似月的檀伊公子表面看来是谦和有礼的君子,暗地里却与他的亲哥哥做了这等见不得人的事。”
  他的手朝赫千辰点去,遥遥一指,指的是他颈边的位置。
  赫九霄总是喜欢在他身上留下痕迹,赫千辰之前不在意,此后当然更没有多加掩饰,此时这个人一指点来,自然知道是什么痕迹被露在外面,倏然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什么。
  那人本以为会让他惊慌失措,不曾想眼前还是那副淡然平静的样子,似乎不论说什么对他都毫无用处,眸色一转,忽然笑着说道:“在下卫无忧,公子可知道我?”
  赫千辰打量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淡然,“江湖上有谁不知“妙笔生花”卫无忧,我唯一不知的是我与你毫无瓜葛,如此兴师动众请我来此,究竟是为了什么?”
  “公子不好奇自己是怎么来的这里?你可知道是谁害的你?”卫无忧不答反问。
  “只要从此处出去,我自会将那人拿下,至于怎么来的,走的时候便可知道了。”说的如同只是寻常的做客,来去自主,赫千辰的回答让卫无忧冷笑一声,“你以为今**还走的脱吗?”
  “他还在我手中。”赫千辰收了收手里的蛟蚕丝,那个“九霄”不得不抬起头,血珠从他颈上渗出。
  卫无忧顿时慌了,“不要伤他!”扑身而上,他却不是朝着那个“九霄”,一支铜笔似的东西如鬼影朝赫千辰身上敲去,这一敲若是落在身上,轻则皮开肉绽,重则肉烂骨裂!
  赫千辰若要回击必将蛟蚕丝收回,他打的正是这个主意,合欢见他扑上,手里的链子梭也紧紧抓握,一旦“九霄”脱离危险她马上就能出手。
  千钧一发之际,几人都以为赫千辰会收回蛟蚕丝迎敌,金线却没有松开,双手交错,割破血肉的声响竟能在此时被人听见,嘶嘶的鲜血往外喷涌,他竟没有收回蛟蛋丝!
  顺势收紧,被割开的脖颈上一个寸许长的豁口,头颅往后坠落!
  床上被鲜血铺满,那个酷似赫九霄的男人身首分离倒在血泊之中……
  也没想到如此的变化,卫无忧没有想到,合欢更没有想到,卫无忧的铜笔点去,势头未变,赫千辰没有躲,将合欢拉到身前,眨眼的功夫情势立转。
  “噗”,颈气直透,合欢惨呼一声倒下,胸骨碎裂。
  赫千辰这一击出人意料,谁都不会想到他居然将手中的筹码杀了,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拉了个女子来抵挡。
  卫无忧惊怒交集,合欢倒在地上连翻滚之力都没有,奇异的是她苹果似娇艳的脸庞迅速干瘪下去,容颜竟然在快速老化,她求救似的朝卫无忧抬起头,落到她身上的视线却是来自赫千辰的,“若非你在我身后,若非你是‘红蝎毒姬’,我不会让你来替我挡这一击。”
  他的话似是解释,略有些遗憾,卫无忧一惊一怒之后忽然冷静下来,本来局势正在他掌控之中,他自有些得意,但片刻间已死两人,所以眼下无论赫千辰说什么他都不敢轻视,“你怎知道她的身份?”
  “将暗器藏于颈后是‘红蝎毒姬’的做法,武林中但凡使用这种暗器的多数不是女子,身为女子又有如此胆量和身手的绝不会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姑娘家。”
  赫千辰此刻仿佛不是处于一处不知所在的危险境地,似乎只是与人闲聊,衣袖轻拂,“她虽然有一副年轻的相貌,可惜她太自信,即便如何相信自己青春未老,她也不该以为她的身子还能和少女一样。”
  他先前看到她褪下吝衫便已瞧的仔细,那不是少女的身体,虽然保养的十分好,多数人都会在那般情境下目眩神迷忘记其他,他却看的仔细,“莫要忘了,你已近四十,再像,你的眼神也无法骗人。”
  他目光扫过,略有笑意,红蝎毒姬靠着药物与毒功保持容颜,本就爱美异常,死前却听到这么一番话,遇到这么一个檀伊公子,在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她的双眼还未合上,死不瞑目。
  “檀伊公子,不愧是檀伊公子。”这一次的话里含义颇深,卫无忧开始将敞开的衣衫合拢系好,态度异常谨慎,“赫九霄看上你不是没有理由,你确实与众不同,但你杀了他……”
  那颗头颅滚落在床边,那张脸看来确实颇似赫九霄,赫千辰手上一抖甩去血迹,蛟蚕丝一圈圈的绕到掌心,看着那具尸体,慢慢说道:“在这世上,只有一个赫九霄。”


倾辰落九霄 第七十七章 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