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65-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65

火狸2018-5-22 15:35:0Ctrl+D 收藏本站

千辰的话在房里传开回响,平静的话音带有质问,温和的淡然退下,现出几分冷意。
  当时这件事一被揭开,江湖上顿时一片哗然,引来轩然大波,正是因此,此后男子之间的情意更为不容于世,明月山庄灭门惨萦,此事只要身在武林,谁人能忘?
  他翻看着册本上的一个个名宇,微微皱眉,一百三十二条人命,只是一个男人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因为他太过偏激自私的爱,情爱之事果然能令人如此疯狂?无由的,他想起一个人来。
  敛目,他拉回飘忽的心思,“他自尽而死,是他自知罪孽,是他毁了你们李家的名声。”
  “名声?哈哈哈——李家还有什么名声!自从我哥死后,我爹一病不起,我娘本来身子就不好,不多时就病故,昔日的落英剑成了丧家犬!那是我爹,我爹被武林中人嘲笑唾弁!就连我,知道这件事马上赶回,路上凡是知道我身份的都要耻笑我一番,而我爹的仇家乘此机会找上门来,可恨那些人卑鄱无耻,竟对我们下了药,我爹身死,我也落到他们手上!”
  “这些你自然全不会知道,自从我哥自尽而亡,我们李家昔日的声名扫地,根本无法在武林中立足!谁还会去在乎我们李家后来如何?从祖辈起笑傲江湖的名剑世家,如今居然只身下我一人,谁又曾关心过,谁在意过?谁知道我遇到些什么事?”大喊声在空气里激荡,李绵歌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嘶喊,如被扯破的嗓音凄厉。
  李绵歌落到仇家手上,因为李逍一事而受人耻笑又经受百般折磨羞辱,即便他原本心思单纯,在经历过那一番事情之后又怎能不心怀恨意性情大变?他只知道,若非千机阁的檀伊公子,他们李家不会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他李绵歌也不会成了今日这样。
  “如果你没有与赫九霄传出那样的传闻,我也不会那么快找上你,你一面将我兄长逼死,一面自己也与男人纠缠不清,叫我如何能忍?!如何能不恨?!”李绵歌的嘴角被他自已咬出血来,两道血痕交错在一起,那份倔强始终没有退下。
  “所以你见不得我与赫九霄在一起,每看一次,你就多恨一分。你如此在意我与他之间的关系,是因为你想要求证我和他之间是否如人所说。”赫千辰眸色之中还有冷淡,默念这个名字,衣袖下的双手渐渐紧握起来。
  “不猎,后来我发现你们确实有私情,否则以血魔医的为人岂会暗中来探访,只是我没料到你会成亲,而后他还为你去抢亲,你们不光有私情,居然还是一对兄弟!”李绵歌鄙夷的挑眉,他觉得这件事简直匪夷所思。
  他躺在地上看来什么都不在乎了,接着又哼笑几声,“等你归来之后我与你辞行,那时我就知道你和他做过什么,你们兄弟罔顾伦常作出这等丑事,若是我将此事宣扬出去,不知你檀伊公子如何再于武林之中立足?”
  赦己与忘生不敢插言,男人之间有情已是忌讳,若再是兄弟之间……那不光是惊世骇俗,更会遭到世人唾骂。
  赫千辰没有反应,两人担心的对视一眼,一起望着脚下的李绵歌。
  “阁主,如何处置他?”忘生已准备好动手。


第八十四章章 情乱
  “投入地牢。”窗外投入的光影落在赫千辰的脸上,令那双清淡和暖的眼里似有风云流过,一霎那间,流云汹涌。
  地牢,并非寻常意义的地牢,而是“地”牢,属“地”字号,凡是此间关的都是死囚。
  李绵歌不会马上死,但只要入了“地”牢,便等于踏入死地,或者此生不得出,或者须臾便会死,地牢没有巫医谷的无极苑那般出名,却与无极苑一般足够令人后悔自己所做的事,那里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与安静。
  黑暗到无法看见黎明的光亮,安静到能令人发疯。
  赦己和忘生没有想到阁主竟不马上杀他。李绵歌也没有想到,他说了这些之后赫千辰居然不怒。
  躺在地上看到远处的青衣,他不明白赫千辰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是怎样的男人才能和自己兄长有了如此暧昧的关系,还能显得平静如初,甚至连那份清浅的和暖都未散去半分,就算明知道留着自己危险,他还这么做,这是自信,还是对他的嘲笑?
  “赫千辰!杀了我!你今日不杀我,往后我定要让你后悔!”李绵歌胸口又受到赦己的一脚,他恍如未觉的兀自在地上挣扎,紧紧扣抓的指尖裂开也没有停止。
  赫千辰慢步走到他身前,地上的李绵歌衣衫解开,露出半身的疤痕,嘴角有血,狼狈的躺着,垂首看他,他微微俯身,没有理会他的叫嚣,慢慢的说道:“你如此急于求死,莫非早就打算一死?既然你连死都不怕,为何还要怕活下去?”
  连死都不怕,为何还要怕活下去?活着难道比死了更让人难熬?难道他是不想再活下去?
  李绵歌浑身一僵,颤抖的更剧烈起来,蜷缩着倒在地上,甚至不需要赦己或者忘生将他制住,他紧抓着地面的十指也在颤抖,整个人如同被抽空了,当恨意全部爆发,余下的还有什么?他如今还有什么可做?他活在世上是为了什么?
  他是为了恨,但他做了此前种种,却还是无能为力,他敌不过赫千辰,连死都不怕,他却怕活下去。
  李绵歌被带下去了,忘生和赦己都有个打算,两人出了门,忘生先说道:“不管阁主和血魔医究竟是何关系,我们乃是阁主的手下,今日之事……”
  “今日之事,我们只当谁也没听过,什么都不知道。”赦己接话,在千机阁时日已久,追随赫千辰已久,尽管他一时还不能接受发生在赫千辰与赫九霄之间的事,却已打算当做不知。
  “不错,正是如此。”忘生只有在千机阁内的记忆,在他眼里,只需听候阁主吩咐就是,其他的与他全然无关。
  李绵歌被押着到了囚房,听到两人路上的对话,木然之色略有改变,他更加不明白,赫千辰是如何让人对他如此忠心,为何他们李家的手下在那件事发生之后没有一个人如他们这般忠心耿耿?
  “你不怕赫千辰杀了你们灭口?”一道道的牢门被打开,他踉跄着被扔了进去,倒在里面的草席上,“你们知道了他的私密,想着为他掩饰,难道没想过他会怎么做?”
  “到这时候还想着挑拨?”赦己毫不留情一脚踢过去,没用内力,李绵歌还是被他一脚踢的口吐鲜血。
  他轻蔑的看着李绵歌,“别以为你的遭遇可怜了些就有资格去恨任何人,阁主做事从来只讲个理字,假如今日我们躲躲闪闪防备他加害,那时候他才有可能对我们动手,只要我们相信阁主,阁主也不会不信我们。”
  “与他说这些做什么?”忘生锁上牢门,铁链哗哗的响起,他看了李绵歌一眼,“今日是你幸运,阁主素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这么做原本是马上就该死的。”不过,在这里时日久了,也许会让人生不如死。
  “该死而没有死,赫千辰岂非有意折磨我?”因为他求死,所以他才不让他如愿。
  只让人看到外相,而无人知道其下的真意,甚至还有这般忠心的手下为他维护辩解,赫千辰,你当真厉害。冷笑一声,李绵歌抹去唇边的血,不再开口。
  这个牢房戒备森严无人能随意进入,由于千机阁里私密很多,看守牢房的全都是双耳俱聋之人,也不惧李绵歌又说些什么。
  此时的书房之中,赫千辰收起那些卷宗,呼了口气,揉了揉眉心,对李家,他并不觉得亏欠,任何人做事都要承担后果,李逍一连杀去百多条人命早该想到这个结局。
  李家可说是因为李逍而落败,而李绵歌,自小与家人分别,一心敬慕兄长,定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想要报复也在情理之中,如今他也理当自己来承受这么做的后果。
  在他手里的卷宗里里面记述着全是李家的事,李绵歌自小病弱,他最羡慕也最崇拜的便是他的兄长李逍,即便李逍后来作出那样的事,也没有让他的心思改变,仍是一心维护。
  这是一份兄弟情,同样是兄弟,为何他与赫九霄却走到今日这步田地……
  不自觉的,又想起了那个名字。
  归来已经有大半日了,赫千辰坐在椅上也有大半日,自李绵歌被待下去,他就那么坐在窗前,房里还有牵心草的香气,那是小竹晒干磨了粉装起的香囊,挂在通风之处,清淡的味道能让人安神静心。
  从李绵歌的话里听的出来,他不知卫无忧藏有火药,那些火雷箭是卫无忧一个人准备的,究竟是为什么准备?他就下李绵歌当真只是巧合?
  窗外暮色渐落,赫千辰是心思却始终未能静下来,前几日就如是在梦中,如今归来,那个梦境却更加清晰的在他脑海中一遍遍重现。
  “少爷,晚膳还未准备好,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小竹感觉到其中的气氛有异,忐忑的走到门前,小心翼翼的问。
  “下去。”淡淡的话音传来,赫千辰坐在窗边的姿势都未换,他的语气让人知道此事不该打扰,青色的衣袍染上暮色微赤,泛出些许的紫,一双剑眉蹙起,沉郁的气息在房内形成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小竹不敢再问,端在手上的差点自然也不敢递过去,静静退下。今天的少爷很吓人,他可不想自找麻烦。
  房里的光线随着日头落下,一点点的昏暗起来,没有让人点灯,坐在黑暗中的人影还是一动不动,若有人仔细去看,才能发现衣袖下的双手正在颤抖,那不是胆怯害怕的颤抖,而是因为过度愤怒,赫千辰想到在那个地下庄园里的情景,双手便会克制不住的紧握。
  赫九霄,你要我的情意,我给你,你要我的人,也已经得到,而后,你给我又是什么?
  小竹在外,听到几声东西落地的声音,有些杂乱,似乎是书本卷册,“少爷?”他惊叫一声,里面的气息很骇人。
  “没事。”传出来的还是那样平淡沉稳的声音。
  小竹又惊又怕,不敢擅自进去,也不敢就此离开,他不知道发生什么能让少爷气成这样,先前回来不还是好好的吗?
  黑暗中,几摞卷宗都被扔在地上,桌上也是一片凌乱,在人前如云似月清雅温和的人此时看来更像一阵狂风,没有流云的悠然,也无皎月的沉静,拂袖抬手间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地上。
  赫千辰从卫无忧那个地下庄园里出来,想着千机阁里的事,才努力克制,此时所以压制的情感一起涌上,赫九霄与他,奈落与南无,囚室,药物,铁锁,耳边的话,灼热的喘息,还有赫九霄对他做的那些……
  一拳打在墙上,任血水留下,脸色不见半点改变,眼底全是汹涌的翻覆,他表面看来越是平静,他的心里便越是不平静,长久的站在黑暗之中,外间晚膳也准备好了,小竹还是不敢进门来喊。
  赫千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未曾发现在窗口外面的树丛里有个人影,那个人影在树上已经许久,从绵歌被带进来开始就一直在那里,直到绵歌成了李绵歌被带下去,他始终在那里,赫千辰本来早就应该发觉,今日的他却没有发觉。
  那人一直在外听着里面的说话声,看到里面的人。他不看别人,只看着那道青色的身影,看到赫千辰冷静的处理事务,揭穿李绵歌的身份,也看到他挥退所有人,一人坐在黑暗之中。
  一双冰冷的眼,此时泛出的是热度和几许复杂,此人自然是赫九霄,他仍是不放心,即便知道这种不放心是多余,他还是来了。
  以为之前种种对赫千辰没有产生影响,他既高兴又觉得难过,安然无事行事如常自然是好,但假若他的弟弟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只说明此后他们之间真的算是情断义绝。
  此刻看他如此,他心里一松,感觉却未变,他高兴他们之间并非无望,赫千辰还是在乎他,还是为他而心乱,同时又觉得难过懊恼,是他的所为令他如此,赫千辰本是最冷静克制的人,若非心乱到无法控制,绝不会如此发泄。
  千辰,你对我究竟是有情还是有恨?你若要恨我,我的回报只怕会让你愈加的恨,你若爱我,此后我们再无回头之路,即便有一日世人都知道你我的兄弟关系,我也不会让你反悔,这两者之间你会作出何种选择?
  赫九霄的心也乱了,从来都直接索取,从未多考虑其他,对赫千辰他却做不到,他的心里第一次泛出如此的热度,第一次跳的那么快,甚至开始患得患失,在见到黑暗中的那道身影一人坐着的时候,他差点克制不住的进去抱住他。
  “谁?”黑暗中一道金芒亮起,从房里射出的锐光直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