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74-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74

火狸2018-5-22 15:35:10Ctrl+D 收藏本站

了赫九霄口中,又转渡回去,几番来回,此刻还是在赫千辰嘴里,听到赫九霄的话音已恢复如常,他便含着那片东西,正要说什么,忽然觉得不对。
此时传来一声大喊,“快了!我们就要出去了!”万谦重身为此地主人,见到林外已现光亮,惊喜不已。
千机阁的人与奈落的人手合围,众人终于即将脱身,五色魔师的手下已被杀的差不多了,千机阁分舵的人在外等候,林子里面的人陆续出来。
云卿抱着琴,衣饰狼狈,万谦重父子最了解此地的环境,正对人说如何救火,秦战和不少门派的掌门都在翻看尸体,想找出另外四色魔师突然离开的原因。
“他们明明是来找麻烦的,怎么留下这些人就走了?”几人从里面冲了出来,灰头土脸的还在咳嗽不断,身后林子里滚滚黑烟,此时谁都很狼狈。
“我担心那几个魔师突然偷袭,动手之时还不敢用了全力,就怕没力气对付他们。”劫后余生,从林子里出来的人一个个都在感叹。
人群聚集在林子外的一个湖边,眼看林子里的火越来越大,庆幸的同时也有些后怕,忽然见到林中跃出两人,“檀伊公子?血魔医?”
旁人都咳嗽不止一个个面红耳赤的,唯独这两个人神色如常,正想问,忽见檀伊公子远远对他们扬手,“跳进湖里!快——”
什么?跳湖?众人不明所以。
娑罗们门主喧了声佛号,“檀伊公子,在下不知。。。。。。”娑罗们算是半个出世的门派,耐性特别的好,他慢慢的问出几个字,在他身边不远处的花南隐不等他说完一把将他推下湖去,“不听檀伊言,吃亏在眼前,还不去?”
扑通一声,娑罗们主落水了,不等他表示不悦,花南隐自己也跃入水里,其他人见他毫不犹豫,不觉也被带动,三三两两的往里跳。
不会水的人站在湖边,只觉得莫名,却见檀伊公子与血魔医倏然跃来,两人一起跳了进去,赫千辰跃入水中之前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在最短的时间里慌忙跳入水去。
“山下埋有火药!”
话才落音,顷刻间地动山摇。

第九十六章 兄弟情
  轰然一声,震耳欲聋,连地面都在摇晃,整个城里在此刻都感觉到震动,山上的巨石受震轰隆隆的滚下,砸下无数坑洞,滚下的碎石之多竟让火势都为之一弱。
  “蓬——”一块巨石落在湖面上,涌起巨浪,周围惊叫声四起,“快躲!”
  一只手伸了过来,将赫九霄拉了一拉,修长而骨节匀称的手,掌心上缠绕着几圈金线,在水里分外的好看,这只手是赫千辰的,赫九霄顺势过去,两人的手紧握。
  水的冲击力很大,那块巨石在水里砸下,几个翻滚往下沉落,有人被巨石撞到差点闭过气去,水浪翻腾,幸好赫千辰与赫九霄都熟悉水性,两人的手没有松开过,还不至于被冲散。
  爆炸声还在继续,即便在水里听来也是震耳欲聋,究竞埋了多少火药才会有这么大威力?这时候却没人去想这个问题,滚下的山石棱角如刀,若是有人探出水面被砸个正着,非要脑浆迸裂不可,如今借着水里的缓冲,还可借势躲避。
  不知过了多久,隆隆的声响一点点弱下,湖水里泥沙翻滚,谁也看不见谁,更不知外而如何了,等了片刻有人探出头去,浮在水面看到的情景令人震惊不已。
  整片林子都在火里,烟尘之中整座山已经塌了一半,火药炸开处令无数草叶夹着火焰飞射而出,若非他们在水里,不知有多少人会受伤甚至可能死。
  “看,我早说了,不听檀伊言,吃亏在眼前,没猎吧?“这时候只有花南隐还能开玩笑,从水里冒出头,他揣着那把浸了水的扇子,他用力扇了扇,那扇面看来如纸,实则竟是绸的,滴滴答答的落了不少水下来,“先前谁若不听话,这会儿可就要吃苦头了。”
  先前他们站的地方,此剩已经面目全非。
  “他们居然在山脚下埋了火药!”林子的火越烧越旺,已经引来飘渺楼里其他的人,万谦重眼见自已后山的地方被人毁成这样大叫起来,“还不快去灭火!”
  各门各派从在湖里满身狼狈的游到岸上,不会水的人早已脚下发软,众人上岸都是一身湿淋淋的,被火烧,被烟呛,接着被水淹,这一回着实狼狈。
  救火的人乱作一团,群豪也不见得能平静多少,沧鹤掌门心有余悸,清点自己手下的人数,感慨道:“花少侠说的不猎,若非檀伊公子示警,我们这些人还不知有多少能活下来。”
  “就算没有檀伊公子老子也不怕它,不就是火药吗?”雷豹盟的大汉转头四顾,没看见赫千辰,接着放心大胆的说下去,“可惜那几个魔师走的太早,不然这些火药把他们炸死了就刚好,檀伊公子该想办法拖延他们才是。”
  “蠢货。”冷冰冰的两个字,大汉闻言一惊,没等他回头,湖水如箭直射而来,水箭竟如实物射穿他的肩头,化作血箭落到地上。
  “血魔医……”有些语颤的说出这几个字,众人转头看湖面,檀伊公子和血魔医一起从水里跃到岸上,两人身上也湿透了,双手却交握着。
  湿透的发贴在脸侧,两人此时看来分外相似,尽管气质不同,同样出色的相貌在此时愈加明显,走了几步,他们放开各自的手,姿态如此自然,想到他们的兄弟情,其他人也未曾多想,只见血魔医一脚落下,正踩在那个大汉的肩头。
  “如你这般的蠢货死了也不冤枉。”
  惨叫声又起,那人在地上翻滚,那个血洞直穿过他的肩头,这么多的血,带去这么多的皮肉,被这一脚踩下,这条手臂算是没用了。
  赫九霄俯视脚下,面无表情的森然,听他这么称呼同伴,雷豹盟有人不服,“血魔医这么做有些过分了吧,我们盟主虽然不在,但我们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过分?”视线慢慢流转,定在那说话之人的身上,脚下用力,只听“喀嚓”,骨头断裂的声响,在赫九霄脚下的人这下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就昏死过去。
  “喀嚓”“喀嚓”,又是几声响起,这次是胸骨肋骨,地上的人已经没有反应了。
  “你……你别欺人太甚……”被他那双眼望着,听到这样的响声,雷豹盟的人终于抵不住心里的寒意和恐惧,踉跄的退了几步,嘴里这么说,声音却已经抖的不成样子。
  雷豹盟素来没有什么好名声,是以其他人只在旁边看好戏,没有人出言劝阻,再说,谁敢拦着血魔医,敢在血魔医而前挑衅的人,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可以了。”赫千辰出言阻止,杀这种人只是浪费力气罢了。
  赫九霄收回脚下的力道,指风点去落在气海穴上,地上的人颤抖着哼了几声,这下彻底像个死人了。
  他废了那人的武功。但这回雷豹盟里再也无人敢说话。
  一个冷酷如冰,一个却清雅似莲,这两人竟是亲兄弟,在心里又惊叹了一下,众人发现,如今似乎只有檀伊公子才能说动血魔医。
  到底是分别多年的亲兄弟……
  眼看面前两兄弟并肩站着,大片黑衣人还有千机阁的手下围拢在两人身后,其他人站在湖边一时忘记自己该说什么,若非这两人早有准备,他们今日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
  万谦重哈哈笑了几声,打了个圆场,“血魔医不要恼,他在背后议论檀伊公子是他不对,我等脱离险境多亏公子,还有那些……”举目四望,看到一个个幽魂似的黑衣人站在赫九霄身后不远,他转了转念,“还有那些高手,不知从何而来?”
  赫九霄根本不理睬他,那些黑衣人自然来自奈落,眼下任务完成,领队上前跪下行礼,“主上还有何吩咐?”
  “此地没你们的事了。”让他们退下,赫九霄朝虚空之中招了招手。
  一截断臂不知从哪里飞出,冰御连忙接过,捧着玲珑肢擦去上面烟火的灰尘,小心放进随身的锦盒里,退回到赫九霄身后的同时,黑衣人已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这是……是巫医谷的人?见他们来去无影,众人咋舌。
  千机阁的人正听候赫千辰的号令,众人见他此时都不慌不乱,心里都觉得佩服,有人赞叹,“也只有檀伊公子能事先料到,早作准备。”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各位随我来。”万谦重哑着嗓子招呼,被浓烟呛到,他们的喉部都有些被灼伤,说话声很嘶哑,心里觉得奇怪,为什么那对兄弟竟是毫无异样。
  回去飘渺楼的路上,众人解了这个疑惑,只见檀伊公子取了样东西出来,递给血魔医,那东西半透明的如一片冰,又泛着温润如水的光泽,在光下一看就知道是件宝贝。
  赫九霄没有接,“你留着以防万一,下次若是遇到火情,你还能用,莫要伤了自己的嗓子。”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此神奇,能避烟气?江湖上忌讳问人这些,故而谁也没有开口,秦战是最懂得宝贝的,见到那片东西就露出惊讶之色,其他人就更确定了,这绝对是件异宝。血魔医的东西,谁也不敢等闲视之。
  赫千辰没问过赫九霄是从哪里得来的,求医的人自会奉本上无数珍宝给他挑选,若是搜寻赫谷,赫九霄有的奇珍异宝未必比千机阁少,数量或许及不上拾全庄,但其珍费稀有的程度绝不比九转珍宝楼里的差。
  “下次若是还遇到这样的事,你会在哪里?“他不接,赫千辰也不推拒,指上拈着那枚玉片,挑眉问他。
  赫九霄皱眉,“我自然在你身边,不然还能在哪里?”
  “既然如此,收在你身上与放在我这里有什么区别?拿着。”把漱玉沉香交到他手中,赫千辰似乎就等着他的这句话。
  看来他是早知他会如此回答的了。赫九霄接过,摇头轻笑,“你啊。”拨开他额前的湿发,他的笑只是一瞬之间,却分外柔和。
  “天呐,难道我在做梦,我居然看见血魔医笑了?”花南隐这句自语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他们都没想到血魔医也是会笑的,而且笑的这般……
  看到那对兄弟,他们实在形容不出那种感觉,似乎有些异样,似乎又很正常,若有若无的有几分特别的气氛就在两人之间,尤其是血魔医的笑和他拨发的手,当指尖从檀伊公子脸侧掠过之时,那几分微不可觉的的停顿,令这个动作有种说不出的暧昧。
  正在想着,忽然看见那两人停步,或者说,是血魔医拉住了檀伊公子,也是在这时,众人想起先前两人从湖里出来是握着对方的手的,这才想起,之前便传闻,不与任何人近身的千机阁阁主只让血魔医靠近。
  以前似有人说这两人是有私情的,没想到却是兄弟……这个念头才升起,他们便看到血魔医拉住檀伊公子之后,抬起了他的脸。


第九十七章 究竟
  “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不顾周围的人各种奇异的目光,赫九霄让他张开嘴,仔细瞧了瞧,“幸好,烟火避的及时,没有大碍。”
  “我说了没事的。”赫千辰的目光掠往周遭,他知道赫九霄不是有意,但这番举动对其他人来说确实显得古怪,纵然是兄弟,也还是过于亲密了。
  他看出他的意思,“我诊病从不在乎是在何时何地。”从众人脸上瞥过,赫九霄的神情依旧是冰冷,妖异的眼眸让人忍不住颤栗。
  一前一后的反差如此明显,传闻是冷酷孤僻,如今看来还有些善变,见他关心赫千辰的嗓子是否灼伤,有人想起云卿来,“血魔医,可否为云卿姑娘也看看?”
  最先想到的是万明溪,想为云卿抱琴,她不答应,让人先护送她到飘渺楼,她也不愿意,经过这番危险,武林第一美人云卿姑娘此时也多少有些狼狈,但在人群之中,不论哪个门派的女子还是无法与地相较。
  听到万明溪的话,不少人都赞同,许是见到赫九霄如常人的一面,他们此时都抱着些侥幸,面对云卿这般的佳人,血魔医还不通融一下?
  “要我医病,你用什么来交换?”竟然还是这句话。
  听到身后沙沙声,看到锦花蟒归来,赫九霄将它托起,蛇身缠绕在他臂上,斑斓的颜色印到那双结着冰血的眼里也没让其中的冷意有半点消融,他抚着蛇身,目光转到万明溪身上,“还是你,愿意用飘渺楼来换?”
  万明溪语塞,他爹万谦重咳嗽一声,气氛异样起来,此时先开口的却是云卿,解开了此时的尴尬,“多谢少主,云卿休息几日就好,不必麻烦血魔医。”
  在两人身上打量了几眼,云卿垂首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