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79-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79

火狸2018-5-22 15:35:16Ctrl+D 收藏本站

赫千辰与赫九霄身后只有曾经关押李锦歌的牢房,房门上着锁,里面只有一具焦黑的尸体,再无退路。
  “这些都是我们的人,只要我们一声令下,你们兄弟两人今日就要死在这里,对外,我们会称枯是李锦歌纵火逃走,然后赴你不备将你杀死,只要大家知道他是李家的人,谁都不会怀疑。”
  “他们虽然不如南无里的人,手下功夫却也不错,我想知道你们如何来抵挡百多个高手!”方啸有了依仗,脸上浮现得色,几个阁老早就对赫千辰不满,这次有了机会,哪里肯放过。
  前后通道上都是阁老的人,个个拿着兵刃,眼露精光,确如方啸所说,没有一人是庸手,纵使赫千辰与赫九霄功力再高也有力尽之时,倘若两人相对背敌,各自解决两边的敌人,一个个战下去,要到几时才能脱身?
  若是末及脱身便已力尽,结果只有一死,还有个可能,那就是两败俱伤。
  “你们果真等不及……千机阁阁主之位若是我交出,不知是谁来捧手,是你柳风故,还是你,方啸,或者是他。”就算在此时,赫千辰都没显露出一丝慌乱,站在赫九霄身旁,指着阁老,一一点过去。
  血魔医对杀人从不会手软,也不会考虑人数多寡,赫九霄面无表情,几个阁老闻言却面色一变,柳风故哼了一声,“解决了你之后,谁当阁主都可以,此事我们早就讨论过,你休想挑拨,老阁主的意思是我们五人一起掌管,这件事不用你费心。”
  “不错,今日我们要为老阁主报仇!”几个阁老谨慎的后连几步,示意身后的人上前。
  “你们是为魏析楼报仇,还是为了一己私欲,柳风故,敢说自己没有私心?你们这几个阁老也不过是借题发挥,眼见千机阁日益壮大,如今的地位和权力己不能令你们满足而己。”赫千辰脚下不动,任凭几人挥手示意,让前后包围他们的人上前。
  人群渐渐逼近,已到了他们不远处,赫九霄脚下锦华蟒扬头嘶叫,一双蛇眼冰冷无情,斑斓的颜色在昏暗的地上泛出点点异彩,五彩斑斓的绚烂,却是一触即死的死亡之色,赫千辰悠然站立,不见任何表示。
  时间渐渐过去,柳风故忽然觉得不对,前后的人站到一定距离就不再上前,“你们还站着做什么,给我上!杀了他们!”
  叫声响遍整个走道,他的吼叫却无人理睬,就好像谁都没有听见,其他几人面色一变,“怎么回事,这些人……”他们在这些人脸上打量,“不对!这些人不是……”
  “将他们拿下。”青衣微扬,赫千辰抬指间,那些人动了,前前后后的将五名阁老全部围住。
  
  

倾辰落九霄 ?第一百零三章 自投罗网
  “怎么回事?!我们的人呢?!”方啸大叫,柳风故拔出剑,朝面前的人刺过去, ?“冲出去再说!”
  几人神色大变,顷刻间情势逆转,他们怎么想都没想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前安排在这里的人居然全都被换成赫千辰的!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什么时候动的手,他们的人呢?
  他们知道赫千辰的厉害,千算万算,却还是算不过他!
  乒刃交击发出阵阵金属嗡嗡,五人被包围,即便功力不俗也敌不过这么多人,就如他们先前所说,百多个高手不是常人所能抵挡的,不多时,几人就被拿下了。
  五名阁旁都被人押住,断臂的那个犹在挣扎,失血过多让他脸色白里透青,不甘心的冲着两人吼叫,“赫千辰!别高兴的太早,你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整个武林都知道,你是个与自己亲哥哥…… ?”话未说完,忽然没了声息。
  只见他喉间被一条彩色花蟒紧紧咬住,尖利的舌牙深深刺入他的咽喉,-丝鲜血渗出,已呈深黑色,更显得他脸色发青,脖上缠绕的蛇身如一条绚丽的彩绸,斑斓夺目,他扼住自己的咽喉倒下,几乎是在眨眼间的事。
  其他四名阁旁去看赫九霄,谁都没有再乱说话,柳风故自问是算好了一切才动的手,不知是哪里有漏洞让赫千辰识破,此时被擒,狠声问进:“赫千辰,你是如何知道我们的安排,是在何时调换了这里的人?我们的手下呢?”
  “你想问的若是布置在此处的那些……”温和的神情已经退下,换上是几许深沉,“你们都该知道,若非那些人也已经解决,我是不会对你们动手的。”
  眼看计划好的一切彻底破灭,柳风故万般懊恼,气愤不已,“好!本天我们算是栽在你手里你想怎么样?”
  “意图暗杀阁主,你说该当何罪?”赦己从人群里走出未,到赫千辰面前行礼,“回阁主,都已处理完了。”
  对阁主不利者,死!
  忘生从另一边走出,挥去刀上的血迹,柳风故这才发现,这里百多个人手里的乒刃上都带着血,他们安置在这里的人确实早已被杀,这些人……“南无?!你竟出动了南无的人来对付我们,你早就打算了要置我们于死地!”
  方啸想不明白,这段时日赫千辰不在千机阁,他们计划了很久才选在这个时候,怎可能被他发现,“你是何时知道……”
  “何时知道你们将要助手。”转过身,赫千辰望着牢门之内那具尸体,“当日李锦歌在我书房内下药,补我送出于机阁,他虽然得了我的令牌,但在千机阁里要送出去一个昏迷的人并非易事他在阁里毫无身份,岂能那么容易做到?欲顺利完成,必要有人相帮。”
  “就是他们。”赫九霄听他说起那件事,冷眼朝几人望去,冰御不知从哪里出现,开始给地上的锦华蟒喂食,食物已是现成的,那个已死的阁老。
  几人心惊之下却不能后退,他们被南无的人牢牢钳制,只能眼看着锦华蟒吞下人肉,听见赫千承的话音说道:“不错,他们虽然说了不少,但也有谎话,当时他们就已经知道了那件事了,想必是李锦歌告诉的他们,我若是出事,甚至一去不回,他们自然求之不得。”
  那件事,指的就是他与赫九霄的感情。当时几名阁旁确实已从李锦歌这里知道,才会带他将赫千承送出去,害死魏析楼一桩,弄加上与亲哥哥乱仑一件,和到一起,五名阁老已然容不下赫千辰在他们之上继续当阁主。
  他们早就计划好了,趁此机会要他交出阁主之位。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些全在赫千辰的预料之中。
  “这……这只是你的猜测。”方啸没有承认,柳风故拼命想着有什么办法脱身,冷笑道:“你没有证据,如何确定是我们与他勾结?”
  “阁主。”忘生拿来一件东西,当着柳风故的面呈上去,“这是从柳阁老房里搜出的令牌。”
  青黑色带有金纹,长圆形,上砚刻“禅伊”的字样,正是赫千辰所用的令牌,在千机阁里,带有这种纹样和这两字的令牌只此一枚。
  “柳阁老要证据,这便是证据,不知为何我的令牌会从你房里搜出来?”赫千辰朝忘生手里的东西指了指。
  他归位之时因为赫九霄的事而有些混乱,只抓出了李锦歌,事后回想觉得不对,便有所安排这是一个局,阁老们若是不动,这个月便是空置,如今,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五人,谁也不能全身而追。
  “李锦歌要送出我,必须与千机阁里的人合谋。而在千机阁里,有这权利,也可能这么做的人,唯有几位阁老,这枚令牌就是他给你们的。”
  “不对!这是栽赃!我们哪里来的令牌,这不是我的东西!”柳风故又急又怒,他确实没拿过这件东西!这枚令牌他从没碰过!但此时哪里说的清,他说了,又有谁肯信,汗水从额上一点点淌下,他咬牙看着赫千辰。
  穿着青衣的男人在这方局促的环境站着着,与他人远离,但与赫九霄离的很近,状似无奈的笑,让忘生把令牌收起来。
  “柳风故,柳阁老,这确实不是你的东西,而今却在你的房里被搜出,你还有何话可说?这是你要的证据,如今我想要你的解释,若何你身为阁老却勾结外人祸害千机阁,害我于先,又在此后纵火,将李锦歌杀人灭口,如此行径叫阁内他人作何想,你身若阁老,论罪当诛。”
  轻描淡写之间,罪名 被定下,几人何能认?认了就是死。
  “这个证据做不得数!我不服!”柳风故还未失态,方啸犹在挣扎,其他两人看着她上残缺不全的尸体,看到同伴死的如此之惨,心寒起来。有人不断摇头,他只想着否定赫千辰的话,未免于一死,“这枚令牌确实没人拿过,我们谁都没碰过,赫千辰你不能血口喷人栽赃嫁祸!”
  “没碰过便是见过了,你最后一次见到是在何时,何人所拿,拿去何用?”
  “我不记得了,总之我没拿过,你说是李锦歌,那就是李锦歌,与我们无关,他拿去……”
  “他拿去是为了害我,你拿去又是做什么?”
  “我没拿!他走时分明把令牌一起带走了!”
  一问一答无比快速,赫千辰完全没给他思考的余地,直到最后一句话落音。谁都听得出来,显然,李锦歌确实与他们见过面,也确实合谋。前前后后的人看着他们,表情都微微有了改变。
  不信不义,在江湖上这种人只会让人看不起。
  柳风故已来不及阻止,只能怒瞪那名阁老一眼,“闭嘴!蠢货!”
  “人证物证俱在,看来不用我多说了,这枚令牌不论最后是交给了谁,事实已在眼前,把他们带下去。”得到想要的答案,赫千辰淡淡挥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非阁老对他不满,若非他们图谋不轨,他也不想动他们。
  “赫千辰!你不能杀我们!别忘了,我们的心腹还在外面,只要我们一死……哼哼!”柳风故心慌了一下,又镇定下来,这个筹码在手,就算赫千辰赢了也不能要他们的命。
  这一点他当然没有忘记,沉吟之间,他已想到了最快速的方法,可以让他知道阁老们的心腹躲藏在那里。
  一手往前伸出,其他人都微微讶异,阁主从不和人近身,若何此时要去接近柳阁老?
  “啪!”那只手被捉住了。捉住他的人是赫九霄。
  赫九霄将他的手拉回,紧握在自己手心里,不赞同的皱眉,脸上如同结了霜,“你不能碰他。”是不能,也是他不允,他不要看到他去碰别人,也不想见他再使用这样的异能了,他知道,赫千辰始终不喜欢那种异能。
  这些意思赫千辰都理解,但唯有这种方法最快速,能得到最准确的消息,“你知道我只能这么做。”尽管他也不想,但眼下似乎只有这个办法。
  “让我来。”赫九霄转头看着押住几名阁老的人,“放开。”
  地道里的人在赫千辰的示意下渐渐散开往两方退下,还有几个守卫站在原她,他们听到赫九霄的话,只有两个字,也并非他们阁主的话音,冰冷的的语调没有一丝人气。
  他们可以不用听命,此时却不由白主的放开了手,仿佛只要这个人开口,只要听到他的话,他们就只能照做,若非如此,等着他们的不知会是什么。
  赫九霄眼底几许暗色闪助,对赫千辰说道:“你曾说过,再有人如卫无忧那般想对你不利,随我如何处置。”
  千机阁内的事本本不与外人相干,几个阁老就算逆上,也非寻常有罪的人可比,他这句话问出口,已经算是干涉了千机阁的内务,赫千辰沉吟之间,南无的几个首领还在等候大幅,尽管不是阁主的命令,他们还是不敢违抗。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阁主和血魔医关系十分好,他们兄弟失散多年,是对方唯一的亲人,阁主素来说一不二,但若是血魔医开口。
  “你打算怎么做?”赫千辰记得这回事,看到赫九霄眼里的杀意,他知道就算赫九霄问出了答案也不会放过他们,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赫九霄上前几步,对着那几人一一看了过去。
  “你们应该后悔,先前没有死。”幽幽的话音与冷冷的的眼神一起,片刻间令几人忘记了此刻的处境,柳风故确实感觉到一股阴寒的冷意从脚底涌上,闯荡江湖数十年,他从未感觉过这种比死亡更叫人胆寒的不祥。
  “你……”柳风故早就知道他的手段,多疑一直都没敢在人前说出任何相关他们两兄弟的事,连赫千辰刀刃魏析楼的事都没有提,没想到赫九霄还是要对他们下手,“赫千辰,给我们一个痛快!让他住手!我告诉你那些人在哪里!”
  “我答主的事不会反悔,柳阁老也不能临时变卦,接下来如何,我不会插手,你们好自为之吧。”对赫九霄点头示意,他背转过身×,瞥了瞥身旁几人,招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