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80-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80

火狸2018-5-22 15:35:17Ctrl+D 收藏本站

手下一×撤出地牢。
  他既然说过让赫九霄处置,怎么做都不再与他有关,他相信赫九霄能问出那些人所在 。
  轻若无声的脚步远去,几人被点穴,看着那道青色的背影,他们想要开口却无人能动,眼前只剩下一个人,赫九霄,人称血魔医的赫九霄,不见一丝感情的眼里闪动的是妖异冰寒的神色,其中没有血色流动。
  “数到三,若无人说,我会让你们后悔活在这个世上。”赫九霄对这他们缓缓抬起手,墙上印出一个巨大的暗影,这只手若从最黑暗的深渊伸出,会将他们拖入无间地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惨叫声响起,冰御已经习惯,心里还是一抖,忽然错觉这里不是千机阁地牢而是无极苑,分经错脉之苦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而这只是开始……
  
  

倾辰落九霄 第一百零四章 倾心
  帘门之外,赫千辰听到了惨叫声,他没去想里面发生的是什么,赫九霄身为医者,很多时候并不将人当作人看,也不将人命当作人命,此时他所做的事,也许对他而言不过是在一些肉块上动手而已。
  “都退下吧。”挥退所有人,他不想让其他人听到这些声音,对赫九霄并无好处。
  站在地牢之外,外面的阳光令先前所在的地方像一场噩梦,那些焦臭的味道和气流不通的闷热,让里面真如地狱一样。
  “别让人靠近。”对赫己和忘生吩咐了,他准备先去沐浴,洗去这身味道。
  眼看着他远去,看守在地牢之外的人相对咋舌,阁主果真是血龙医的弟弟,对这种叫声都能充耳不闻,他们就算站在和光下都不能控制身上涌起寒意。
  “阁老们本来就是死罪,如今落在血龙医手上”赫己抚了抚手臂,觉得有点冷,听冰御说,无极苑里的尸体死状各异,什么样子都有,不知等下看到的会是什么,“一会儿谁去收尸?”
  还有几个南无的人也在外守着,却无人回答,对他们来说杀人只是过程,死亡才是结果,他们从不会多事,很多时候都不用他们处置尸体。只有忘生摇头,还没开口,一阵凄惨的嚎叫声不断拔高,又戛然而止。
  “你说,血魔医在做什么?”忘生想起当初拾全庄里面,那个怪人活活被剖心的场景。
  “等冰御出来可以问他,不过,我看还是不知道为好。”赫己看了看身后的大门,几人不取弄多话,那诡异的俘叫声让他们都没心思开口,知道很多折磨人的办法,他们想不出有哪种方法能让人发出如此不像人的叫声。
  不多时,门开了,随着里面的人是出的这一步,骤然带出一股混着血腥和冰冷的味道,紫金色的锦袍在地上落下暗影,赫九霄神情冷漠,俊美的脸看来与先前没有任何区别。
  冰御手上他着一个锦盒,忘生记得当初那个“毒人心”的时候也见过这种锦盒,在夏日里这个锦盒即使关着也还是散发出一股凉意。
  “你们阁主呢?”凝结着血色冰霜的眼朝他们看过来,忘生回过神,张了张口,没能说出话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对着这双眼他没办法自如的讲话,赫己显然和他一样,只能抬手朝某个方向指去。
  赫九霄脚步没停,往那个方向去了,冰御捧着锦盒没有跟过去,几人马上将他围住了。“血魔医杀了他们,还是……”
  就在冰御向几人展示盒子里的东西的时候,赫九霄已经一路问人,去往书房。
  赫千辰沐浴之后就在书房里处理事令,阁老们被革除,许多本是他们负责的事如本要另觅他人,在此之前许多事都要他亲自接手,当赫九霄是到门前的时候他正翻阅着命人从他们那里搜来的卷宗册本。
  坐在书案后的人如此专心,垂首看着眼前,捉笔在手,有时在纸上写下几个字,有时直接将面前的本子放到一边,房里机散着些许清淡的味道,那是沐浴后的皂香与牵心草做的香粉的气息,混合在一起,那么干净,于净清透的一如泉水和清风。
  在他身后的窗打开着,几抹阳光恰好落在他的发间,还有些水色未干的发在光下墨如黑玉,他坐在那里,还是那身青衣,乍眼看去,赫九霄便从心里明白了,为何别人都说他是完美,赫千辰这样安然静坐的样子,自然到了极致,也确实好看到了极致。
  就如天上的风月,不必如何耀眼,在其停驻之时,自有无数人为之倾倒。
  “在看什么?”赫千辰抬起头,其实早就知道他来了,赫九霄却始终站在门边,不见进来。
  “看你。”听见答话声,赫千辰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
  “很好看?”放下笔,他站起走过去,赫九霄俊美到令人颤栗的相貌,并非所有人能平常视之,有时候就连他都不能,别人也许会怕,他却会被这张脸吸引。
  两人相对,忽然吻住他的唇,赫千辰也正想这事做,乍然相触,赋予对方的都是激烈的回应,两人心里都有所震动,就在方才,他们在别人眼前承认了他们的关系。
  是兄弟,却已割舍不下这份情意,无论他人会如何看待,对对方,谁也不会放手。
  “你吓到他们了。”两人相拥,赫九霄眼里有些笑意,当时赫千辰说不会放手,说两样都要属于他的不会让别人夺去,那般的神情和威仪,仿佛还在他的眼前。
  “却没有吓到你。”在他嘴角吻了一下,赫千辰转身回到书案后坐了下来,抬眼看他,“你就那么肯定我不会选择千机阁,不会将我们之间放弃?”当时听他先说出要千机阁,赫九霄脸色半点没变。
  在他不远处的男人慢慢走近,“你信我,我也信你。”
  赫九霄的神情始终是冷淡如冰的,对旁人甚至有些倨傲,如同结霜的脸色令人心惊,此时对赫千辰,他的脸上却是另一番表情,隔着一个书案,看着他心口微热,“倘若我说要千机阁,你会怎事做?”
  “毁了千机阁。”赫九霄知道他只是假设,不过面色还是深沉些,微露不悦,“我知道你不会放弃千机阁,但若是你敢放弃我,我便毁了这里。”
  “真是直接。”赫千辰摇头,不过这个答案也早在他意料之中,又解决了一件事,他对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账目和各种买卖委托,想起来问进:“你奈落的委托何人管理?你到千机阁,赫谷里的事没人打理无妨吗?”
  他根本没担心赫九霄是否问出阁老的心腹藏身在那里,在血魔医手里到人,很多时候,死亡是种解脱。
  赫九霄往前探身看了看桌上的卷宗册本,“这些事我只定期查验,其余时候全都交给下面的人处理,若做的不好的,便解决了重新找人。”
  说着话,他走到他身后,一手搁在他肩头,拿起笔随手在认上写下几个字。
  这是那些人的名字和下落,赫千辰犯那张纸拿到手里,要人家里依照上面的地址将里面到人一一解决,在这过程中,赫九霄一直在他身后,没有回避。
  等吩咐完了,下面的人退是,他水住赫九霄在他有头的手往后靠去,察觉到空气里的药香和血腥味,他侧首朝后问道:“那些人你如何处置了?”
  不出所料,“杀了。”赫九霄没有多说,“这身味道让你不舒服?”
  他知道赫千辰好洁的程度很严重,想去沐浴之后弄过来,赫千辰却拉住了他,“无妨,一会儿味道就散了,我不喜欢地牢里,回来之后才去沐浴更木,总不能要你陪着我一起沾上这习惯。”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这种习惯并不好。”
  书房里于净到一尘不染,甚至可说是于净到有些异常,赫千辰淡淡收回眼,轻笑,“人在江湖哪能不沾血腥,我是没有办法,想改也改不了。”
  听出他话里的复杂,赫九霄没有开口,除了在他面前稍有改善,其他时候赫千辰无论碰过什么,总是要洗手的。
  随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的手,赫千辰苦笑一下,合上眼,后仰之时头就枕在赫九霄腰腹之间转移话题,“你说杀了,除此之外呢,我不以为会轻易放过他们,难进真的挫骨扬灰了?”
  赫九霄伸臂坏他住他,将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抚着他的骨节和掌心,不在意的答道:“取了一些有用的部分,留作他用,你应当不会介意的。”他摘了些心肺脏腑之类的东西。
  “我不介意,之前就已经答应了你。”指间被人轻抚,无比珍惜似的,那种感觉一直从指尖传到心里,赫千辰捉住赫九霄的手,两人的手指交错,“我从未相信过人,将族里的事务交传别人去处理。”
  “我不是别人,我是你哥哥。”两手相握,赫九霄的手指在他手背摩挲了几下,“你可曾发觉,你对自己所掌控的一切要求十分严苛,不容他人越雷池一步,你手下的人,你阁里的事务,都是如此。”
  赫千辰微怔,细细想来,确实如此。
  “我喜欢一切井然有序,如此方便我理清其中关联,比如这次阁老的事,因为这次武林大我没在阁里才让他们有了可趁之机,匆忙之间调来南无的人,若是晚了一步,结果不知会如何。”
  “但我不是你阁里的人,你却将有罪的阁老交给了我,要是以前,你会考虑很久才决定,你才是千机阁阁主,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来插手阁里的事。”比如紫焰,比如南无,以前让他生气的事,追根究底,还是因为他擅自动手。
  由于过去的经历,赫千辰对很多事有一定的掌控欲,本该属于他的,他绝不让别人安动。这一点赫九霄有所察觉,所以千机阁里的事,他不多言,也不插手。他们各自有自己的领域,赫千辰也从不对赫谷的事多说什么,为非必要,也不会问奈落。
  “你不是我阁里的人。”赫千辰点头,摸着赫九霄指上的薄茧,视线往后,看着他,慢慢说道:“但你不仅是我哥哥,你还是赫九霄,是我唯一说过爱的人。”不是其他人。
  赫九霄与他对视,眸色微微闪烁,这句话从赫千辰口中说出来,感觉分外的不同,退开身,他俯身对着他的脸,“我想要你。”
  “这里不行。”他拉着赫九霄的手,让他继续俯身,直到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不能要他,能做别的,不需他多言,赫九霄吻住了他的唇。
  
  

  倾辰落九霄 第一百零五章 倾心
  窗外的光亮将他们包围,这一个吻不似以往那般激烈却如这日光一般轻和柔软,微微咬下舌尖浅浅的探入,纠缠、舔弄,以前从未尝试过情爱的两人,此时同时臣服于对方,沉醉在这一吻之中。等唇分的时候,他们谁都没有说话,看着对方眼里的眸色,自己眼中也露出笑意。赫千辰坐直了身,准备提笔继续阅读阁里的卷宗,赫九霄却不放开他的手。
  “你过去的事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魏析楼是怎么回事?”他临死都要用这些阁老将你牵制,他从未真的信过你。”赫九霄想到地牢里的事,他的语声又微微冷硬起来。
  “他怎么可能信我,我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赫千辰目光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他还从没这么平心静气的与人说过自己的过去,“他也怕我,不得不防我,我越大的时候,异能越强,我不与人近身,体巴不得如此,但有一天,他无意中碰着了我的手……
  当时魏析楼的表情,直到今日都让他穿些想要发笑。
  “魏析楼建立千机阁本来就是有不可告人的企图,原来他是想要用这些来掌控整个武林的,被我知道之后便成了他的弱点,我收集了许多资料,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所有不想给人知道的事都被我一一查实。”
  “他会杀了你。”看眼前的人浅笑说当年,神情自然,赫九霄也放下心来。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其实不在意,答案早已摆在眼前。
  “他想杀我,但那时他已不是我的对手,你可知道,我的异能在对招之时能起到多大的作用?魏析楼也怕,他也是人,已经声名在外,他不想毁于一旦。”江湖中,许多人都将名誉看的比生命还重,魏析楼也不例外。”
  “所以他不得不死,他一死就保全了他千机阁的名声,也保住了自己的名声。但魏析楼这种人,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自尽的……”赫九霄看着他站起,发现青衣穿在赫千辰身上,似乎比白衣来的还要纯粹。之间他转身,朝他看过来,“在人神志不清之时,他的想法也会简单的多,他已无心力去多想其他的办法。”
  “你是说……”此时连赫九霄都有些意外。
  “用药。”赫千辰站在窗前,这两个字说的低沉。这就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