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90-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90

火狸2018-5-22 15:35:29Ctrl+D 收藏本站

?”
  “灵犀冰蝉。”这四个字从赫九霄口中说出,冰冷寒烈,势在必得。
  灵犀冰蝉,翼上生雪,雪能入药,任何毒遇到这双翼上的雪,毒性都不会再变,赫千辰知道,却不肯定玉田山一定有,“万一那里没有这件东西呢?”
  “继续找。”赫九霄的回答毫不迟疑,似是早就下了决心,定要解去红颜之毒。
  赫千辰在他背后看不到他的表情,从他的话里也能听的出来,走到他身旁,半是玩笑的说,“你是必定要解开这种毒的了,若解不开怕是有损你血魔医的颜面。”
  “解不开,万一往后你我之中有人中毒该如何?”赫九霄的话落音,赫千辰的笑意骤敛,红颜毒与他们相关,眼下是未对他们下手,往后呢?谁也说不准。
  “我不想你有事。”手上血腥味,赫九霄只是靠近过去,嘴唇在他发间轻触。
  赫千辰不是不知道他的顾忌,先前也只是装作玩笑,他想过这个可能,却没有赫九霄说的那么明白,闻言只能一叹,“你不想我有事,难道我就想你有事了吗?红颜之毒难解,戟玉侯死的又太过凑巧,玉田山的消息走漏也恰逢这个时机。”
  赫九霄手上还有没擦干净的血,他不在乎的拉过他的手,往书房里走去,“一切都太过巧合,我不知道幕后是谁在弄鬼,不知对方目的是为何,要是为这武林,光凭你我的力量,未必是对手。”
  “能差得动五色魔师,绝非普通人。”赫九霄走到房门前的时候叫了人来,先备了水,两人都洗了手才同赫千辰继续说道:“也许确如我们先前所想,是为了引起江湖动荡,如此才可混水摸鱼兴风作浪。”
  赫千辰好洁,使得赫九霄也时常洗手换衣,他不想其他气味沾在赫千辰身上。
  “可还记得沐家兄弟的话?”他擦干净手上的水,看着盘中飘着淡淡的红。
  “红颜不解,江湖动荡,天下也难太平。”慢慢说出这句话,赫千辰眸色逐渐深沉。
  窗外,秋色之下日色金黄,秋风带起似有若无的清淡味道,不远处栽的六月雪开着大片素白,枝头早就结满了花,只等着下面的人整株拿去入药,一眼望去当真如雪片般耀眼,赫千辰站在窗口,赫九霄在他身后注视,望着那片雪白,眼里却彷佛印进了血。
  又过了几日,忘生回来了,带来千机阁的消息,赫千辰不得不回去一次。他的客人失去耐性,这几日时常都去千机阁,底下的人招呼不了,也不知如何招呼,眼见擅自查房对方来处的同伴遭到阁主处罚,他们都知道这个人来历不简单,只能求赫千辰快写归去。
  “回去的路上小心。”赫九霄亲自递了包裹过去,赫千辰结果,“我知道。”
  包裹里放的全是衣物,是赫九霄要人特别添置的,入秋的关系,早晚温差日益明显,晚间更凉的,赫千辰来赫谷的时候没带太多东西,换洗的衣物不少都是特别订制的。
  巫医一血谷除了有骇人的名头,有赫九霄这个血魔医,有无数草药之外,最不缺的就是金银,或者说,最不值钱的就是金银。
  这些新衣全是高价请了人缝制的,璇玑坊李大娘这回赚回了不少,听说有望解毒,更是不遗余力,亲自动手绣了衣服的所有纹样,不需赫千辰再叫人传话,把赫九霄的份也一起算了进去,当大堆新衣服送来的时候就连赫九霄都露出了些许惊异之色。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巧的锦囊,锦囊里只放几样东西,漱玉沉香也是其中之一,就如赫千辰身上随身携带兵刃,赫九霄所带的都是救命的东西,上次用来治疗内伤的药也赫然在目。
  看过东西,把衣衫交给赦已要他放好,赫千辰收起了锦囊,反手拉过赫九霄,终是忍不住在人前靠近他。
  两人想用片刻,分开。
  “又不是不回来,你不用送我了,到这里就好。”阻止赫九霄再相送出谷,赫千辰翻身上马,策马而去没有回头。
  与其恋恋不舍,不如快去快回。
  赫九霄站在谷里看他远去,幽冷的眼眸里掠过温柔之色,转身看冰御,又是冰寒,“让他们进谷吧。”
  冰御看远处马蹄扬起尘土,躬身应了声“是”,转回头去又看了赫千辰离去的方向,欲言又止,最终举步离开。
  在赫千辰回千机阁之时,当日就有数人进了巫医谷,这时候赫千辰正在归去的路上。


倾辰落九霄 第一百十八章:酒楼
  马蹄踏在小径上踩过草叶,坐在马上的背影挺直,青衣墨发,握住缰绳的手不曾动摇,目光望着远处,忘生和赦已在赫千辰马后不远,几人往千机阁的方向而去。
  灵犀冰蝉,曾在千机阁的记载中见过描述,这东西当年引来过一番抢夺,最后是温铁羽出面才压下风浪。
  灵犀冰蝉也许会在温铁羽那里,也许不在,赫千辰不自觉又想到赫九霄。不知他是如何猜到玉田山可能有灵犀冰蝉的,要说消息来自丐帮,丁峰那个老狐狸只怕不会真的那么合作,把什么事都告诉赫九霄。
  说到底,丐帮与巫医谷合作不过是相互利用。
  放马疾驰,他要自已把赫谷里的人和事暂时放在一边,回去之后要面对的是千机阁里的大小事务,可能有一段时日见不到赫九霄了。
  眼前穿过小径,翻过这座山,再往西边走是大道,为了早些赶到在天黑前入城,赫千辰路上几乎没怎么休息,所幸路上带的水和干粮走足够,一路无话,终于在天黑前到了城门口。
  城门还未关闭的时候,看守的城门的将士正催促着百姓快些进城,忽然在人群中爆出一声颤抖的惊呼,“你放手!”
  只见一个女子被城门的守卫拦下,守卫要搜查她身上的东西,她大呼小叫,话音有些奇怪,与人不同,打扮也特别,不是宽衣长袖,胸前的衣裳穿的很紧,腰间束起,小袖长裙,细腰衬着那张特别美艳的面孔,不知是否引的那些守卫动了歪心才会有意为难。
  “阁主?”赦已在后问了一声,赫千辰打量几眼,正想要他暗中出手,那边却传来一声惨叫。
  “哪里来的贼婆娘,竟敢伤人?!”那女子竟然会武,守卫挨了她一掌,一个跟头载到在地,其他守卫赶过来,目露凶光。
  这么一来,她特别的装束和口音马上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来人!把她拿下!”其中的一个看来像是守卫头领,对她的身份起疑,朝身后的人一挥手。
  打伤守城官兵不是小事,民不与官斗,就算江湖人胆大,寻常无事也不会找官府的麻烦,这个女子如今出手伤人,运气好的能逃脱就没事,若是落到官府的人手里,定会被安上流寇的罪名。
  就在这片刻间,那女子已经与几个守卫缠斗起来,她是会武,功夫却不见的如何好,面对那么多个孔武有力的男人,终于不敌,眼看就要被擒。
  赦已射出几块石子,铛铛几声弹开两把大刀,几个守卫被反震往后退了几步,另外却有一个的拳头快要落在那女子的脸上。
  这一拳若是落下去,非得齿落吐血不可。
  陡然间一阵急急的车轮滚动声响起,直冲过去,女子得救,那辆马车却不停下,横竖不管的直往里进去,其他守卫冲上拦截,到了马车前,忽然有什么在他们眼前闪过。
  银子的光亮在太阳底下异常明显,灿灿的晃眼,划过一道,人的弧线抛落下来,最近的守卫反射性的接在手里。
  马车里响起一阵嘹亮的笑声,马车已过,笑声未散,落日之下这番大笑有种说不出的肆意狂放,伴着马铃脆响,车轮辚辚而过。
  捧着银子的人发愣,其他人也没想到,许久才回过神来,那女子自然早就不见了。
  赫千辰骑在马上若有所思,这马车驶过的时机和速度恰到好处,那人显然本意就是为了救人,出手如此阔绰,又有如此巧妙的心思,脑中闪过几个人名,都是江湖名士,不知是其中哪个。
  一场小小风波就此过去,赫千辰进城之后找了酒肆用饭,这个城里也有千机阁的人,却不是明处的分舵,而是设在暗处的,不想引人注意,他没有去那里,打算就在客栈休息。
  赦已去安排住处所需的东西,向来,若是住在外面,少不了需要一番准备,寻处干净的雅居是第一件事,其次还得置换其中的东西,连赫千辰自已都觉得麻烦,但若是不换,别说旁人看不过去,他自已也未必受得了。
  这个毛病看来是好不了。先前时日又总是有人一意惯着他,想好也好不了。
  有时候赫九霄对他会过度保护,全然不顾他的发应,彷佛是将他当做个孩子来看,又像是为了弥补过去。
  他们是兄弟,也许真是因此,赫九霄才会越发顺理成章的替他安排打点一切琐事,小竹早已不带在身边了,两人如何相处近身侍从已经知道,他们不顾忌,却也不想多个人在房里煞风景。
  “阁主,住处还没安顿好……”
  “无妨,先去用饭吧。”听见忘生所言,赫千辰挥了挥手,出门在外不比千机阁。
  客栈楼下便是酒肆,地方宽阔,靠窗外被两排屏风隔出一条屏廊来,两头挂着几盏素雅悬灯,酒客的谈笑声隔着屏风传来,里面便是雅居。
  走在屏廊里的人多半会佩服店主的妙思,赫千辰也正这么想,走到尽头却见有一男一女正在说话。女子正是城门处见过的那个。
  “……今日多谢公子解围,敢问公子名讳,小女日后定当拜谢。”那女子的口音让赫千辰想起一个人来,土厉魔,他说话之时语调也有些特别。
  莫非她不是中原人士……还有穆晟,发色看似深黑,光下却泛紫,虽不明显,却显然是与众不同。
  赫千辰心有所思,脚下若无其事走过,那男子背对着他,只听话音里带着轻笑,“宛月姑娘要谢我不必等日后,近日就有机会,走,一起喝酒去。”
  朗朗轻笑闻之悦耳,赫千辰走到屏廊的尽头,从窗口望出去恰好见到院子里停的马车,马已经被卸下,那辆装饰华贵的马车与别的车都不同,确实便是城门口闯入的那辆。
  许是边塞女子与中原女子不同,毫不扭捏,当下就与那个男人一起走过,两人坐下的时候与赫千辰打了个照面。
  女子早已见过,确实貌美非常,那个男人在她身旁,乍眼看去却还是他更吸引旁人的目光,一身华服暂且不说,身形修长挺拔,举步间有种自在逍遥的风致,俊眉朗目,眼角微挑,目光流转便是倜傥风流之态。
  他的风流与花南隐不同,更显不羁,却又不是过分张扬,不至于让人觉得讨厌,反倒显得十分可亲。
  赫千辰略一打量便收回眼,端起酒盏,于此同时感觉到对方也在打量他。
  这件酒肆很大,在这座城里数一数二,来往的商人、剑客、官府大员都有不少,却从没有如此两个如此耀眼的人同时存在过,远处旁人都已发觉,何况他们相隔不远。
  那人看见赫千辰,眼底微露惊讶,许是没想到世上有如此人物,当下就向他走来,赫千辰面上不露声色,端起手边酒盏,微微抿了一口酒。
  “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这种举动本来有点冒失突兀,此人做来却像是理所当然,不见客套。他对桌前坐着的人扬眉一笑,像是为了表示诚意,先说到:“在下韩青。”
  “赫千辰。”举杯,一口饮尽,礼貌的微微点头,赫千辰继续用饭。
  窗边坐着的青衣人悠然独饮,黑发拂动,风过之时有种沉稳若山又流动如水的气韵,脸上不见疏离也不曾表示冷淡,偏生就是有本事让人接不下去,他闭口,别人也不能再插话,韩青却像是全不介意。
  没忘记身边还有为佳人,拉着宛月到不远处的地方坐下,点了菜,喝了酒,忽然慢悠悠举杯,对赫千辰的方向抬手,“敬檀伊公子一杯,名不虚传。”
  最后四个字音落,韩青又是哈哈一笑,笑声透窗,落在街头,豪气并着潇洒,引得路人纷纷张望,他彷佛全然不知,自顾饮下杯中美酒,看着赫千辰。
  听了名讳便知道他的身份的,不会是普通人,这人看来也不似寻常人家的公子,赫千辰从他衣着打扮行事之风,一时间还没想起会是谁,外面忽然响起噪杂的喝声。
  “唰”“唰”,寒光顿起,屏廊被人穿透,外面几人提着刀冲来。
  紧衣束袖,如同穿着夜行衣,衣色却是白的,那几人头上无发,但全不像僧人,一个个满脸煞气,身材魁梧膀圆腰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