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98-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98

火狸2018-5-22 15:35:38Ctrl+D 收藏本站

压抑,越是沸腾,心里似有种烧灼的感觉,赫千辰阖眼吸了口气,再睁开眼时,其他人只看见他眼底静如止水的沉稳,话音如风,轻淡悠然,“再找一找,这里一定有机关,若是没有……”
  “没有,就只能等着窒息而亡。”赫九霄接口,薄唇上,如血的暗色似乎愈加浓重。
  话才说完就引起众人一阵恐慌,花南隐点头惊呼一句,“不错,我们好像都忘了,这里没有窗。”
  这里确实没有窗,要说唯一与正常卧房不同的地方,就是没有窗,现在,也没有了门。
  门被密道里压下白玉巨石堵死,房里的空气只会逐渐少去,他们一共七人,七个人一起使用这些空气,能支持多久?
  不说还好,如今说起,喉间的呼吸像是已经有所不畅了,知道这不过是心理作用,几人还是免不得惊慌,万谦重举起重剑朝墙上砍去,一剑劈砍,发出叮的一声,除了一个浅印,墙面毫无损伤。
  “这四面墙不是精钢所铸就是寒石所造,刀剑难伤。”赫千辰浅笑提醒,“万楼主,若是如此就能破了这间房出去,戟玉侯就不是戟玉侯了。”
  花南隐也赶忙劝住他,“万楼主千万住手,就算你真能弄坏这面墙,万一墙面之后还是墙,你没找到出路,反而弄坏了机关那可怎么办?”
  万谦重听两人说的有理,不再动手。
  “檀伊公子如此镇定,难道是有什么办法?”丁峰见赫千辰不曾慌乱,神情还是如此平稳,不知是出言讽刺还是真心发问,寻了个地方坐下,确有一帮之主的气度。
  “我还没想到办法。”这地方的东西都是崭新,无人动过,赫千辰看了看四周,在床边坐下来,答的随意。
  云卿见他果然不慌不忙,不太相信他的话,勉强定心,柔声笑道:“公子若不是有办法,怎能如此镇定?换做任何人,将要室息而死,都会怕的,公子难道不是人?”
  “怕若是有用,我会多怕一些,慌要能是救我们脱困,我一定第一个慌。”看似到了绝境,赫千辰反倒平静下来,心底不见一丝起伙波澜,说着这句似如玩笑的话,甚至对云卿露了一丝笑容。
  赫九霄眉间微耸,在这不大的空间里,气息的转变尤其明显,众人都感觉到他的不悦,却无人知道理由,只感觉逐渐室闷的空气变的有些阴冷。
  赫九霄并不是在气恼他对云卿的笑,虽然他也介意,但此时想到的却不是这些。
  如何才能让一个人面对生死关头犹能玩笑自如?赫千辰比他所想的更强,为了成就今日的檀伊,付出的代价也许远比他想象的要多。
  落在身上的视线,好像更灼热了,赫千辰垂眸,没有回望过去,先前取出备用的蛟蚕丝就在他手上,仿佛无意识的慢慢缠绕,金线印着青衣,黑发如墨,画面似乎就在这一刻静止,赫九霄再无法克制,猛然走近。
  “丁峰!你敢!”万谦重大喝反手刺去,原来,不知何时丁峰的碧玉杖砸向万明溪,万谦重惊见之下双剑横扫,丁峰偷袭不成骤然后退。
  “你若要与我动手,这里的空气只会消耗更快!你想死吗,万谦重?”丁峰一击不成只能放弃,在场之中属他的伤最重,他不敢引起众怒,以免其他人对自己不利。
  听他说的话,其他人都知道他这番作为是为了什么了,花南隐控制自己呼吸,每次都有所间隔,一边慢腾腾的说道:“丁峰,你是想杀了万明溪少一个人,就能活久点?劝你还是别这么做,别忘了万楼主功力不弱于你,你还受伤,当心他为了自己的儿子,先杀了你,这样也是少一个人。”
  少一个人,室内的空隙就消耗的慢些,死的人越多,自己活下去的希望越大。
  这一点大家虽然不说,但谁心里都清楚。
  赫千辰也明白,这只是时间早晚,真到了呼吸无以为继的时候,别说丁峰,万家父子绝不会手软,如今是慑于他与赫九霄在场,不敢动手而已。
  “老匹夫!竟敢暗算我!”万明溪一改平日斯文模样,陷入绝境让他慌张不已,烦抖着手就想上去砍杀丁峰。
  “这是为了大家好,眼下局势非常,这么做是唯一的办法,你要老夫如何?!”丁峰不觉自己有错,身上带伤,但一帮之主的气势并不减弱,举起碧玉杖抵挡万家父手的攻击。
  赫九霄站在床边,方才那一步过去,万谦重天喊的时候他就在床边停下脚步。
  赫千辰不知他的眼神为何如此火热,暗中握了握他的手,只觉掌心火烫,正在疑惑,转开眼,目光在身后的床上掠过,忽然定住,猛然站起。
  “都住手!”
  一声断喝,原本还要阻止双方打斗的花南隐也停了手,云卿听到喝声眼前一亮,“公子可是有办法了?”
  赫千辰放开赫九霄的手,走近床头,忽然躺下,就像是打算就寝那样,平稳的躺在床上,万家父手和丁峰停手注目,不知他是在做什么。
  “也许我已找到脱困之法。”轻暖的笑意从容,赫千辰发现了房里唯一没怎么检查过的地方,试探性的轻轻拉下,果然,远远的,有机关转动声响起。
  “机关在哪里?”花南隐激动的不是脱困,而是找到了机关开启的地方,赫千辰翻身坐起,一指床头。
  那是唯有躺在床上才能看见的,非到极近之处不能发觉的东西,一根在枕边露出的线头。高床暖被,干干净净的方枕,缝合之处,有一个丝毫不起眼的线头露在外面。
  所有人都愣住了,谁能想到,机关开启之处,居然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线头。
  这太匪夷所思,太古怪,简直前所未闻。
  不等众人追问,赫千辰缓缓说道:“房里的东西件件都是新的,每一件看来普通,但绝对精致,没有任何明显瑕疵,躺到床上视线与站立之时不同,眼前所见,只有那样东西最不协调,最不该出现。”
  件件精致整洁,唯有方枕边上出现的这个线头太突兀,颜色还与枕上布料不同,若不是有心安置,怎会如此巧合?他试探的拉扯,凭手下感觉便能肯定这就是机关所在。
  “云卿这下是服了。”脸上笑意莹然,云卿赞叹,不知想到什么,视线掠过赫九霄才又看着赫千辰,“公子非常人,莫怪有那么多女子为公子倾心,辗转难眠。”
  “我只知道,云姑娘不是其中之一。”淡淡微笑,赫千辰这句话说的极为缓慢,望着云卿的眼神也不同,深邃难辨其意。
  听出他言外有意,云卿眼神微顿,朝外掠去,“机关已启,慢了恐要落于人后,你们还不走?”
  白衣飘然远去,其他人已经出了房门,不知何时机关会闭起,当然是早些走出去才安全,花南隐从赫千辰的态度上看出端倪,开始暗中留意云卿,脚下不慢也跟了过去。
  机关打开,出口竟然是窗,跃窗而出,外面走道如先前那样,是玉石的颜色,透亮如镜,蒙蒙的印着几个人的身影,幸好没有什么兽皮,顶上也没有珠玉,否则差点便要让人以为又转了回去。
  这回,在走道里所有人都很小心。
  丁峰走在最前面,这次的密道短的多,不一会儿功夫,在他面前出现一堵墙,几人才要上前查探,脚下不知踩到什么一软,地道摇晃,如要塌陷,本以为又要遭难,不想这次墙边出现的居然是几扇门。
  门扉阖起,看来不见异样和特别,不知里面有什么。赫千辰用蛟蚕丝试探,射出的金线推开门,不见暗器射出。
  “既然里面不是机关,那一定是别的了,不如各查各的,看各自运气。”花南隐的话几人都同意,门有四扇,丁峰抢先进了一扇门,万家父子不落人后也进了一扇门去。
  花南隐本想问赫千辰选哪边,赫千辰往前走了几步,没想到赫九霄不发一语忽然拉着他走过,其他人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是什么,门已关上。
  才踏入房里,赫千辰忽然被狠狠压在墙上,出人意料的吻落在他耳边,赫九霄的鼻息如火,如要将他吞噬般重重咬在他颈侧,“我要你。”
  顶在他下腹的火热硬度从未如此可怕,赫千辰先前隐约就觉得不对,赫九霄的眼神,他身下衣袍遮掩的高昂隆起,想到先前种种,心里一沉,“你也中了天欲。”
  天梦魔宫,天欲迷烟,赫九霄要他不能吸气,开口说话之时,他自己却难免吸入烟气,哪怕只是一丝,也足够令人欲火焚身,若不与人交合,会神智丧失至死。
  赫九霄的身体与他紧贴,下腹滚烫,身上的热度升腾,“再不要你我会疯掉……”连声叫着他的名字,他的双手开始解赫千辰的衣带。


倾辰落九霄 卷三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天欲
  手掌的温度如同高烧,赫千辰根本不及反应,背后贴着冰冷的石墙,身前却烘热似火,赫九霄用整个人的重量将他压顶在墙上,如同要挤入他体内,他只能感觉到抵在下腹的硬度,耳边鼻息急促,赫九霄胯间的火热不断在他腿侧摩擦。
  “你怎么不早说?”赫千辰咬牙低吼,天欲不是普通的催情药,根本就是能害死人的毒药,不知道赫九霄先前是怎么忍过来的。
  “我体质与人不同,之前还能克制,但是现在我真的忍不住了,千辰,我可能会伤害你……”赫九霄的眼里早已没了冰冷,目色微红,语声嘶哑,因为极度的压抑而微烦,那是天欲的药性,他正在逐渐失去控制。
  这个时候不容赫千辰再考虑,清楚后果的严重性,他勉强挣脱他的怀抱,随便打量几眼,这间房里有个书架,有桌有椅,其他还没看出什么特别,将室内一个长桌移到门前,以免别人突然进来。
  他才将桌子抵住门,腰间一紧,骤然被赫九霄拖到墙边。
  腰带被拉扯下来,青色衣袍松散,下面的长裤被彻底脱去,完全不容他反应,赫千辰回过神来唇上就被赫九霄的热吻所覆,在他身下抚摸的手火烫,不断撩拨,让他身上也逐渐开始烧灼。
  已经无法忍耐,赫九霄的动作不像以往,如今的他仿佛是失去了自控之力的野兽,要将面前的猎物啃食殆尽才肯罢休。
  压制在赫千辰身上不断厮磨,粗重的喘息每一次都是烫人的,分开他的双腿,唇舌落到他胸前吮咬住那抹突起,直到赫千辰忍不住低哼,才发觉口中已尝到血腥。
  “用你的手帮我!不然我会伤你!”欲望的本能令赫九霄失控,赫千辰胸前的血迹终于让他清醒几分。
  压在赫千辰身上的人体突然退开,他惊讶的看去,赫九霄脸色还是如常,没有像其他那些中毒的人那样通红,本就略暗的唇色却殷红如要滴血。暗红的唇与那双透出火热的妖异双眸,这些令眼前的赫九霄看来真如地府之魔,随时可能将他吞噬。
  赫千辰定定的看着他,摇头,“你知道,只用手是不够的。”他明白他的心意,但眼下显然不能由他们说了算,天欲的药力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解去。
  “我会伤害你,你会受伤。”赫九霄口中不断说着,双手却已经到赫千辰身下。他的喉间似乎着了火,话音暗哑,面上的表情因为忍耐而略微扭曲。
  眼前的人靠在墙上任他施为,健硕的胸膛上有他的齿印,一点血色点缀,还有墨黑的发与那双沉黑的眼,就算是平日他都无法抗拒,何况是如今,他觉得自己顷刻间就可能嘶裂了他。
  心底的欲望不断叫嚣,想要用最污秽淫靡的颜色涂满他,以最粗暴的方式撬开这具身体,贯穿,占有,用他的体液灌满,让眼前的人在他身下呻吟叫喊……
  “唔……”赫九霄在自己舌尖咬下,痛楚让幻象消退,眼前的人还在,赫千辰的双眼似乎看穿了他所有阴暗的欲望,却抬手把他抱紧,“不是想要我吗?来吧。”
  赫九霄闻言眸色骤暗,一手解开身下的束缚,没有衣物的阻隔,两具火热的身体紧密相贴,赫千辰的青衣早就散开,展露在赫九霄面前的是肌肉隆起的胸膛,平坦结实的小腹,他的眸色平静,胸前的起伏和身下的变化却能看出他也已经情动。
  同样半裸的身体相互贴合摩擦,空气里的热度愈发灼人,他堵住赫九霄的唇,不让他再用自残来保持清醒,两人身上都渗出汗水,每一次呼吸都是火辣的,低低的喘息被赫千辰压下,喉间发出一声闷响。
  在他股间的手已经开始往里试探,比平日更粗野的动作,赫千辰忍不住皱眉,看见地上掉下的锦囊,里面有外伤的药膏,但照此请况,完全来不及去取用。
  “痛的时候就咬我的肩。”用仅存的自控力说出这句话,赫九霄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