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12-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12

火狸2018-5-22 15:35:54Ctrl+D 收藏本站

不已,楚靖玄却面色沉重,“那灵犀冰蝉在我皇弟手中,恐怕不是那么易得的。”
  “我已问过他了。”赫千辰对赫九霄摇头,“楚青韩不会主动交出灵犀冰蝉,想要得到,唯有用其他办法。”
  楚青韩拒绝将灵犀冰蝉给他的理由他当然不会对赫九霄说,他甚至怀疑那个理由只是他的借口,真正的原因,是为了不让太子痊愈。
  “你果然一个人去见他!”赫九霄眸色骤然冷厉,面色深沉,拉着赫千辰到面前,“我就知道你会为我去找他,你果真去了,我是怎么对你说的?要你不要见朝廷的人,若是楚青韩要对你不利你怎么办?”
  “你的反应未免太大,你该看见了,我在你面前,安然无恙。”赫千辰笑着摇头,闻到他身上的沉香,眉宇微挑,深深看着他:“我听说楚雷想招你为婿,他要你娶云卿?你怎么说?”
  赫千辰的眼神和他的言外之意不吝是表示,赫九霄与他一样见了朝廷的人,甚至还有人想与他定下婚约,对方根本没有立场怪罪他去见楚青韩。
  “生气了?”赫九霄忍不住抬手抚了抚他肩上的发,脸色稍缓,他清楚赫千辰进宫是为了他,闻言也知道对方同样有所不快,低呼说道:“那桩婚事根本无需考虑,你知道我会如何回答,我是为了找你才进宫见他。”
  说到后来,赫九霄的语气略带责备,“你下次不要再擅自行动,你说我独断,你自己为何也开始如此?怎不想想我也会担心你?”
  “我知道,只此一次。”赫千辰不着痕迹的用袖子掩住腰间的佩玉,不想给赫九霄看见,楚青韩的东西,他拿了原本就只是为了在宫里行走方便。
  赫千辰其实并未怀疑赫九霄会答应楚雷,是以楚青韩说的时候他完全没什么震动,只是听说楚雷妄图用婚事拉拢,略有不悦而已,如今自然已被赫九霄的话安抚。
  楚靖玄见两人言语之间果然有异,正想说什么,被李大娘暗中撞了下,见他点头又摇头,心下了然,不再多问。
  这对兄弟他已许久没见,上次见到,两人似乎还有争执,此后听到的传闻也时常变化,起先不知是兄弟,被人传得暖昧,之后说是兄弟,又曾在擂台相争,后来几度改变,他渐渐不知相信什么才好,他只知道,他自己亲眼见过,赫千辰,这位千机阁阁主,似乎是可以托付之人。
  “檀伊,你可见过刘权?”楚靖玄回到原位坐下,拉着李大娘坐到他身旁,认真的脸色令这句话显得不同寻常。
  他对面坐的是赫九霄,赫千辰闻言也落座,和赫九霄并肩一起,与楚靖玄隔着一个桌子,双方对视,气氛起了微妙的变化,夜色已近,房里只有淡淡血腥和朦胧的光影,为即将开始的谈话渲染上一层沉重而又神秘的意味。
  “枢密院的刘大人,我当然见过,他说,那件事是太子所托。”赫千辰早就觉出其中的重要性,放松的坐着,他已经准备好听楚靖玄给他说个究竞。
  在两人各自的过往,和曾经可能有过的打算曝露之后,赫千辰与赫九霄都将自己觉得比较重要的事说给了对方知道,以免又像这一次。
  虽然还不至于大的误会,当时彼此心里都不好过却是真的,不想再次经历,两人坦白过去,不至于事无巨细毫无遗漏,但已将最近的大事都向对方大概交代了一遍。
  所以赫九霄也知道枢密院的刘权,知道刘权身负太子所托,这件事还与拾全庄有关。
  “你想找的是何物?”赫九霄替赫千辰发问,他一点都不在乎那东西是什么,但此事拍关千机阁,何况还牵涉朝廷。
  被赫九霄那样的眼神看着,恐怕没多少人敢有所隐瞒,楚靖玄本来也没想隐瞒,看了身边的李大娘一眼,他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解释了一遍。
  李大娘也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此重要,那么早在之前你就委托了千机阁?”
  “当时我要刘权去,只是试探,后来在你的璇玑坊亲眼见了他们,这才让刘权说出此事是我委托,这件事太重要,我不能不小心谨慎,此事对整个炎朝来说,都是一个秘密,就算是皇族也未必全都知道,也许知道此事的唯有我父皇,还有皇叔。”
  楚靖玄对李大娘说的话也是对赫千辰他们说的,这句话说完之后,他垂眸不语,斟酌许久,像是在考虑如何说这件事。
  他所居的太乾殿许多侍卫都被他退走,由于中了红颜,时常要饮血,不想被人看见觉出异状,他附近都没什么人,侍候的人也少,只有心腹留在身边,此刻夜色已至,整个太乾殿里异常的安静,连脚步声都没有。
  房里只听见几人的呼吸声,其中楚靖玄的略微急促,眼神定定的望着桌上的琉璃灯,双拳紧握,似乎是在犹豫挣扎,要不要对他们两个外人说出这个天大的秘密。
  李大娘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他侧首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仿佛下定了决心,“为了你,这件事非说不可了。”
  几人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不等李大娘发问,楚靖玄忽然说道:“在许多年以前我就知道,我还有个兄弟。”
  话落音,李大娘闻言惊愕的瞪大了眼,就好像听说楚靖玄忽然变成了女人一样,“你说什么?你还有个兄弟?”
  赫千辰与赫九霄也感到意外,全天下所有人都知道,顺德皇帝楚睦只有两位皇子,怎会又多了一位,赫千辰猜测,“莫非是你父皇与其他女子所生,并非出自皇宫?”
  檀伊公手很少有料错的时候,这一回楚靖玄的答案却并非他所猜测,摇了摇头,楚靖玄显然也满腹疑感,“当初他确实是出生在宫里,但不知为什么,我母后完全不知他的存在,其他人也没有一个提过他的存在。”
  楚靖玄柠眉,“他就像从来没有出生过。”
  身为皇子,却无人知道他的存在,自小离宫,这个不知何时消失在宫里的皇子,究竟是什么原因,导玫他有如此遭遇?楚靖玄说到这里,一股无形的诡秘之气慢慢笼罩,此事牵扯皇宫,确实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不论这位皇子年岁多大,比楚靖玄年长还是年幼,对于整个炎朝来说,都是一个变数。
  皇位之争,又多了一人。


倾辰落九霄 卷三 第一百四十七章 弃天
  “你要我寻的不是物,是人。”赫千辰明白过来,身边赫九霄朝他看过去,两人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波澜,“这么说来,你是怀疑那位皇子身在拾全庄。”
  “不错,我要寻的不是物,是人,是我炎朝的另一位皇子,我的亲兄弟。”楚靖玄低声重复,转头去看李天娘,“我要他继任太子之位,如此我才能从这个皇宫脱身,与你携手江湖。”
  “靖玄?!”李大娘倏然从椅上倏然站起,看着他,瞪大了眼,激动万分却又气恼万分,拍案骂道:“你在说什么蠢话?你难道要舍弃自己的皇族身份,要放弃太子之位?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在放弃整个天下!”
  与李天娘的激动相比,楚靖玄显得很平静。
  他抬头看着李大娘,目光如炬,“倘若我继续当这个太子,倘若我能顺利登上皇位,成了新帝,终是要选妃的,到时你怎么办?就算我能想办法封你为妃为后,但你本是个男子,难道我能要你像其他女子一样在后宫等我?与那些妃嫔在后宫之内明争暗斗?”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喜欢扮女人,你只是不甘心别人因为你偏爱同性而看不起你,所以才有意离经叛道。”
  他站起身拔下李大娘头上的发饰,长发散下,他为他随手束起,拿帕子沾了茶水,在他脸上轻轻擦抹,“我不想委屈你,喜欢男子没什么,我也不怕给人知道,我情愿为你放弃天下。”
  被水拭去妆容,云鬓换做利落的束发,在几人眼前的是一张神情复杂的脸,五官容貌清秀,比女妆时看来还要年轻些,除却那一身女子的衣裙,在他们眼前的已经是个看来面容清俊的男子。
  李大娘喉间烦动,什么话都没说出来,他抓着楚靖玄的手,最终狠声低骂了一句,“你这个笨蛋!”
  “没有你笨,若是不笨,当初就不会掉入荷花池里,还敢在树下换衣。”楚靖玄有意打趣,李大娘果然秀眉一拧,嗔怒道:“我那是为了救人,谁知道你们皇宫里的人都喜欢跳湖,我是救人不是落水!”
  “好、好,是救人。”楚靖玄低笑,若非当初一遇,他不会对这个男扮女装的男人感到好奇,也不会有此后的相知。
  李大娘替皇族制作绣品,当初是在皇宫巧遇太子,谁也没想到一番相识会结下如此的情缘,赫千辰在旁看着两人对话,不禁要为天意感叹。
  楚靖玄和李大娘一时忘情,回过神来见两兄弟一直都在看着,有些不好意思,但赫千辰与赫九霄之间与他们一样,甚至比他们更惊世骇俗,想到这点倒也不再避讳,落落天方的重新坐下。
  “赫千辰,我已收到刘权的回报,你说已经确定确实是在拾全庄的九转珍宝楼里?”楚靖玄虽然对朝政无意,但他毕竟贵为太子,皇族里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一番真情流露之后,收敛了情绪,他神情严肃,再次确认。
  “可还记得当初秦战听你索要十全庄内‘十全’秘宝之时,他神情大变?”赫千辰先没回答楚靖玄,而是转头看赫九霄。
  “记得。”那是他们兄弟初见,赫九霄至今为止都记得当日的情景,“这么看来九转珍宝楼之所以如此重重看守,不是为了庄内珍宝。”
  “或者说,确实有十件重要的秘宝,但其中一件不是物,而是人,是炎朝的第三位皇子。”赫千辰淡淡的话音沉沉落下,楚靖玄眉头紧皱,点头不语。
  “秦战那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他竟敢私藏皇子。”李大娘想了想,忽然抓住楚靖玄的衣袖,惊异的问道:“难道秦战也是你们朝廷的人?”
  “确有可能,否则一个江湖人绝不敢隐藏这么个秘密。”赫千辰点头赞同,赫九霄在旁说道:“既然他的所为是有人授意,授意之人不是当朝皇帝便是你皇叔,秦战的身份也不简单。”
  楚靖玄苦笑,“你们说的不错,秦战原是宫里的人,身任禁军副统领之职,父皇本就器重,才会委以重任……”
  楚靖玄早已命人暗中调查过,就是因为已经肯定,才会委托千机阁去调查拾全庄,找出还有一个皇子的下落。
  他的原意就是找到这名皇子来打乱楚青韩的阵脚,他已下了决心要放弃皇位,这个从没见过的兄弟便成了他的希望,他只担心一点……
  “倘若他也无心皇位,或是不足大任,我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暂时不去想之后如何,楚靖玄从椅上站起,郑重对他们说道:“今日我以太子的身份恳求二位,将那名皇子从拾全庄里接出来,我要见他。”
  赫千辰与赫九霄起身对视,然后一起面对楚靖玄,答应了。
  他们早已被牵扯进皇族的争斗之中,而这次楚靖玄不是下命令,也不是委托,说的是“恳求”,不论是看在李大娘的面上,还是基于李天娘与太子的那份情意,或者是为了回报一下楚青韩,他们都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两人告辞出来,悄然出宫,凭他们的射手自然没给侍卫发觉。李天娘没有与他们一起走,他留在太乾殿,他实在不放心楚靖玄,且久别重逢,他与楚靖玄也有许多话要说。
  夜色苍茫,皇城之外已经夜深人静,赫千辰与赫九霄招呼各自手下回转,这里离凉州城近些,他们准备先去千机阁好好部署,看如何能不引人怀疑,寻至九转珍宝楼去接出那个出生神秘的皇子。
  皇城脚下戒备森严,城门已关,也无其他出路,他扪越墙而出,把马匹留在城里。
  外面还有赫千辰预留的人手,也有准备马,就是数量较少,无法承载他们这么多人,便留了些人手下来,要他们密切注意皇宫里的动向。
  走了一阵,穿过官道经过一个湖,赫千辰停下马,要大家原地休息,今夜看来是要露宿在外了。
  “你不觉奇怪吗,楚青韩对楚靖玄下毒,为何不用其他立刻致命的毒药,却要用‘红颜’。”他取了水囊往河边走,赫九霄就在他的身边,路上想到这个问题,他边走边说。
  快到湖边,赫九霄接过他手上的水囊,“唯有红颜的毒性发作不定,且令人以为是自己疯狂,不论楚靖玄是不是会死,只要发作,别人就会当太子已疯,对他有利。”
  赫千辰点头,看着眼前湖面在月下波光闪耀,又沉吟说道:“还有个可能,他并未想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