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24-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24

火狸2018-5-22 15:36:8Ctrl+D 收藏本站

种决斗比试得胜的办法,也不是寻常人用的出的手段。”
  用计取胜丢人不说,还用的这种方法,用自己的妻室去勾引对手,用如此卑鄙下流甚至无耻的手段换得胜利,对外却宣称自己常胜,如此行事,不是常人做得出的,如此卑鄙,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
  凡是正常的男人恐怕都做不到这一点,众人窃窃私语。
  “别说了!别说了!”常生远捂着耳朵狂叫,脸色青白交错,魁梧的身体缩成一团,最后大吼一声,狂奔而走,他实在没办法站在这里,继续听周围人的话。
  “常胜将军的故事大家已经听了,不知还有谁要我千机阁内所藏机密?檀伊知无不言。”赫千辰笑的随和,清清淡淡的气息,平和沉缓的话音在这月下犹如轻暖的风。
  听了他这话,不少人却遽然色变,不像被暖风覆盖,而似被尖刀所抵,这是要挟,若真的再逼下去,赫千辰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他们的秘密。
  有人的秘密能见人,有人的秘密却见不得光,一时间众人纷嚷,忽然有人从人群里走出来。
  “赫千辰,那些秘密你可以揭发,那种人确实咎由自取,但我们不是,你为何也要陷我们于不义?那些事不是我们自愿的,是失去常性一时糊涂,你为何不放我们一条生路,你和赫九霄,难道真的想要控制整个武林吗?”
  人群里走出来的是华觞派大弟子,上次与人半路拦截,已经与赫千辰和赫九霄打过照面,许是那回的伤还没完全好,他的脸色很差,语声悲切,站到了人前。
  在他身后还有不少人站着,个个面带愤怒和羞愧,垂首站立,不敢去看各派其他人,他们全在玉田山上着了天欲迷烟的道,每个人都当众做了不知廉耻甚至叫人作呕的事,如今就算站在人前,也都是局促不安的。
  他们没脸见人,若非黑夜,他们不敢站在那么多人面前。
  华觞派大弟子的话引来他师门之中几人的私语,几声轻轻耻笑让他僵直了背脊,其他人的头垂得更低了。
  “各位前辈在上,你们该知道当日我们也是无辜,不是……不是真的无耻到那般地步……我们……”修长的身影弯下,像是垂泪,又像是承受不住各方打量的目光,他哽咽,然后站直怒视赫千辰。
  “你檀伊公子又比我们好上多少?你和自己的亲哥哥逆伦,难道那无耻行径,比我们干净?我们尚且是被迷烟所害,你们却是自甘堕落!还要陷害我们,泄密让我们抬不起头来!”
  华觞派大弟子的一席话惹来人群骚动,赫千辰与赫九霄的关系他们也有听说,却是第一次当众被人揭破,说的这么明白。
  赫九霄冷冷的目光不动,突然间走近赫千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两人已被人说出他们的关系,而今还如此不避嫌的靠近私语,如此天胆行径,让许多门派的人看不下去。
  “檀伊公子,趁此机会我们不如把整件事说个清楚,你们是否真的兄弟乱仑,赫九霄是否用过红颜对人下毒,还有千机阁,你对泄密一事有何解释?”
  “对!解释!说个清楚!”
  “给我们个交代,你是檀伊公子,怎能行此不义之事?”
  群豪的大喊声此起彼落,猛然间只见赫千辰长身跃起,疾如流风朝他们袭来,众人惊呼,不想他却不是冲着他们,而是对着一人!
  华觞派大弟子抬头,一道金芒扑面而来,直刺他的颈部,他惊叫,“你要杀我?”
  仰头躲避,他往后急退,嘶啦,一张东西被蛟奋丝挑开,揭下。
  人皮面具!
  面具被揭,露出一张赫千辰与赫九霄都不陌生的脸——李绵歌。

第一百六十三章 身世
  李绵歌又倒退了几步才站桅,站定之后,那张清隽秀气的脸上,惊讶之色慢慢退下,“赫千辰,我们又见而了,这一次是赫九霄看出我的身份?”
  他一点都不显得慌乱,眉眼之间还是那副看似文弱又流露几分倔强的神情,微笑之时犹如扫开空中阴霾,只不过眼下并非白昼,无论他笑的如何,夜依旧深沉,瑟瑟寒风如故。
  李绵歌不再是当初的绵歌,他的身上多了些阴冷的东西,面具被揭下,各门派的人一阵喧哗。
  “你是何人?”
  “隐藏身份,莫非是异族奸细?”
  “高怀南呢?你假扮成他,他在哪里?”华觞派掌门见原来的大弟子转眼间变作了另一人,失声惊问,他已将高怀南逐出师门,但人毕竟暂经是他门下的,倘若出了什么事,他还是会被牵连。
  “你杀了他?”赫千辰注视地上的面具,方才赫九霄在他耳边说的话就是这件事。
  赫九霄乃是医者,对生死之间的区别一眼便能分辨,“高怀南“的脸色灰败,看似是因为受伤,但在火光之下隐泛死气,便不像是受伤所致,而是另有原因了。
  一个活人怎会有一张像死人的脸?理由只有一个。赫千辰听了赫九霄所言,毫不犹豫的出手,果然揭下人皮面具。
  “你们好像一点都不惊讶。”李绵歌没有回答,却轻笑着说道,“你们见我未死是否觉得可惜,要是当初你杀了我,就不会有今日!”
  他在笑,眼里却没有笑意,只有愤怒与憎恶,赫千辰摇头,直视他的眼,“就是你的眼神,你可知道,你扮作高怀南之时,就是你的眼神令我怀疑。”
  李绵歌死于大火,尸体面目全非,赫千辰也曾怀疑过他没死,是与阁老串通,他命人去查,奇怪的是并无线索,李绵歌这个人就像真的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如今却突然出现。
  “我还以为我瞒过了你。”李绵歌倒是不觉得懊恼,他弯腰拾起落在地上的人皮而具,转身朝各派行礼,“诸位前辈,在下李绵歌。”他举起手中的面具,叹息说道:“高怀南已经死了,他举剑自刎,留书说自已已无颜再活在这个世上。”
  他从胸前摸出一张信笺,递给华觞派掌门“他说他对不起妻儿,对不起掌门您,做出那样禽兽不如的事,他唯有一死……”
  火把的噼啪声里,李绵歌的话含有无限惋惜,然后渐渐多了恨意,高声说道:“他愿意让我用他的身份,他要我连他的仇一起报!他是被赫千辰逼死的,就和我哥哥李逍一样!”
  “李逍?落英剑李玖昌的长子?那你是……”关于明月山庄惨案,江湖上无人不知,李逍的名字众人更不会陌生。
  “原来李玖昌还有一个儿子。”华觞派掌门听说高怀南已死,半是惋惜半是放心,出了那种事他也不想,可惜了高怀南这个弟子,花费了他许多心血。
  李绵歌早就在等待这个时机,他要将一切都说出来,“我当初想要报仇,结果被赫千辰所害,而后我隐于暗处,一直都在调查他们这对兄弟的事,赫九霄杀害赫谷上百人性命的事是真的,赫千辰与他自己的亲哥哥关系暖昧也是真的!他们两人确实做了不知廉耻的事!”
  风声呼啸火光闪动之间,各门派的人议论纷纷,当初明月山庄的惨案是有何而起,谁也没有忘记,但谁也没想到,当初追查这件事的檀伊公子,如今自己也作出了和男人纠缠不清的事,甚至更为不堪。
  “檀伊公子,你还当得起这个称呼吗?”
  “哥哥下毒,弟弟就泄密,你们究竟有何阴谋?”
  “被人传作乱仑,你可有什么解释?”
  众人的眼神里有鄙夷,有轻蔑,有惊疑不定,也有看好戏的期持,曾经一个个躬身进入千机阁的人,有求于人之时的尊崇如今翻脸变作不屑,赫千辰缓缓看过去,脸上还是平平淡淡的,无人看的到他心里是何种感受。
  青衣长袖,沾了点血色的污迹,夜风之下他只是平静的看着对面的那些人,那些有僧有道,有男有女的门派,那些表情各异的人。
  千机阁就如一把双刃剑,处于平衡之中,制约各派,也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全盛之时奉之若神,一旦地位动摇,墙倒众人推,谁也不会顾及当初。
  赫九霄曾经听他说过,知道赫千辰很早之前便看清了这一切,只不过,知道与见到,还是有许多的不同……若是从未有过期待,便不会有失望,可赫千辰他终究还是个人,即便看的再多,只要是人,怎能做到心如止水,真的无知无觉,无喜无怒,看破一切?
  “千辰。”赫九霄环住他的肩,缓缓按紧,冷冷说道:“你有我就够了,那些人不必理会。”
  他的话还是这样狂傲,莫非是当这世上其他人都不存在?
  赫千辰失笑,却没有反驳,微阖双眼,再睁开之时,就像眼前的这些人没有任何危险,就像任何一次处理别人的麻烦一样,负手站在人前,沉声和缓的问道:“诸位今日打算如何了结?”
  没想到到此时他还能这般从容淡定,李绵歌冷笑,“赫千辰你逼死我哥,又逼死高怀南,自已却与赫九霄纠缠不清,还问我们如何了结?你自己知道该怎么了结!”
  “你要我也在此自刎?”赫千辰的表情淡淡,就像看待一个不轻不重的笑话,“李绵歌,你挑唆各派针对,一切都出自你手,千机阁泄密,也是你所为!你勾结内奸,盗出千机阁所用纸笺,泄露阁内机密,又装扮他人,有意挑起混乱,一己之私祸害整个武林,你打算如何交代?”
  话音如实质,掷地有声,赫千辰的泰然让人动摇,李绵歌究竞是怀着何种目的?他说的话又有几分是真,众人开始摇摆不定。
  火光映照下,赫千辰清雅淡然的风姿让人想不到他会是那种人,会与自己的亲哥哥有不清不白的关系,尽管事已至此,但千机阁阁主,檀伊公子的名号积威仍在,当下就有人对李绵歌的话表示怀疑,“大家是不是……问问清楚再说?”
  “这话说的是极!凡是要讲个证据,空口无凭,若是弄错了,那是武林的损失!”沐苍崖瞧准时机,想要为两人开脱。
  迦叶大师颂了声佛号,“此地已经死了太多人了,不该再添亡魂。”
  血腥味还未散去,周围布满了尸体,被迦叶大师这句话一说,众人心头也沉重起来,同时也无人敢先行出手,纵然觊觎赫谷的疗伤圣药,千机阁的无数秘宝机密,但时机还未到,此时谁也不想先折损自己的实力。
  李绵歌见挑唆不成,却不恼怒,忽然问道:“赫千辰,你可知道我去了哪里,我还知道你们的什么事?”
  被李绵歌用这种表情,这种语气,问出这句话,赫千辰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赫九霄心里转念,暗查自已的真力恢复多少,内力是否还能运转,能不能在片刻之间,一掌夺命。
  就在这转瞬,李绵歌不等他们回答,仿佛也察觉到危险的临近,大退一步,指着他们两人,高声喝道:“赫千辰、赫九霄他们根本不是中原人士!他们的生母是妖狐族的异类,他们之前所做的是全是为了祸害中原武林!”
  李绵歌怎会知道关于滟音的事?!赫千辰与赫九霄后然看着对方,都看到惊讶与恍悟,李绵歌没有死于大火,查不到他,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中原,他去了塞外!调查他们的身世!
  全场哗然,都因为李绵歌的话而震惊。
  “异族?”许多人都听过江湖传闻,说赫千辰之母乃是山野妖狐。
  “近日有异族入侵中原,皇帝老儿卧病在床,全靠王爷和皇子处理,难道那些异族是打算里应外合?”有人诧异大喊。
  “别忘了前阵子玉田山的事,他们两兄弟还与朝廷勾结!”
  “管他是勾结朝廷还是勾结外族,赫九霄利用红颜下毒,赫千辰制造江湖混乱,他们都不是好东西!”在地上呸了一口,人样中有人拨出了兵刃。
  沧鹤掌门林肃沉重的摇头,他是将信将疑,与这对兄弟相处过几日,他怎么都不觉得两人是如此大奸大恶之人“诸位稍安勿躁!不如让植伊公子”……
  “铛!”一声刀剑碰撞,有人的刀对上了林肃的剑,不屑的骂道:“公子个屁!和自已的亲哥哥做了那事,这样的人还称什么公子?装什么神气!”
  “看上男人已经让人不齿,他们两还是兄弟!那是乱仑啊!“有不少人鼓噪响应,一句句污言秽语不断吐出,闪动的火光下,印照出的是一张张充满嫌恶的脸。
  “什么檀伊公子,我呸!恶心的东西!”
  “兄弟乱仑,不知廉耻!”
  “血魔医本来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要他偿命!”
  “要他拿出红颜的解药!去把赫谷的东西都搜一遍!”找到理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