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25-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25

火狸2018-5-22 15:36:9Ctrl+D 收藏本站

不少人跃跃欲试,打算去搜刮谷内珍宝秘药。
  通红的火把在山头摇晃,一声声鼓噪骚乱,一句句恶言毒语,人们指指点点,所有的一切就如一支支利箭,射向站在人前的赫千辰与赫九霄。
  迦叶大师也有弟子被红颜所害,他也想找赫九霄问个清楚,却不是用这种方法,林肃为人严谨,还未定案的事他不想闹大,见此情景也去劝阻。沐氏兄弟则是始终都在试目挽回眼下的局面,拉着各派为首的人,试图说明情况,要他们稍安勿躁。
  各门派有僧有道,对这方面的问题本来就异常敏感,听说赫九霄下毒,又与赫千辰兄弟乱仑,一个个脸上紧紧皱起,仿佛是看到了世间最肮脏的东西,对两人已生反感,不由便相信了所有的指控,心里已有偏见,又哪能听得进他们的话?
  几人说的口干舌燥,混乱却还在继续,眼见那对兄弟的脸色越来越差,他们都很担心。
  在场的那么多人里,唯有他们亲眼见了赫九霄发狂的样子,不亲眼见到是不会明白的,那种恐惧,那种面临死亡的黑暗,那种无法逃离的绝望……,
  他们已经见识过何为地狱,不想再看一次!
  只有赫千辰能阻止那样的赫九霄,但如今,他们已不敢肯定,赫千辰会不会阻止赫九霄。
  那个从来都表现的淡然,从容之间优雅沉稳的男人,站在风里,在火光下,脸色煞白,双眼却如寒星,在一次次辱骂耻笑的指指点点下,微微皱起了眉。
  “九霄,你还能动手吗?”他轻轻的问,话音如风。
  “可以。”赫九霄服了药,内力已恢复五成,“你打算做什么?”
  “杀人。”
  金线如缕,穿越人群,如尖刺、如长针,毫无征兆一瞬而过,那个骂的最凶,叫的最响的人瞪大了眼,喉间颤动,金芒从他的眉心直穿脑后。
  一滴鲜血缓缓淌下,全场鸦雀无声。
  (未完待续,连城读书更多糙彩,阅读追寻梦想,写作创造未来!)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千钧一发
  板致的静,火把燃烧,风声呼啸,黑发飞扬之间一缕金线被收回,金芒夺目,冷眼摄人,众人
被赫千辰的气势所震,一时间竟无人再开口。
  接着,那翻飞的人影却没有停止动作,而是接二连三出手,在人群还没来得及之前,已有十数人倒地,都是方才口出污言之人。
  李绵歌没想到赫千辰这次出手如此决绝狠辣,心里微惊,目光闪动之间又冷静下来,混在人群中静静观察。
  谁也没想到赫千辰会在这时候动手,檀伊公子从不是这样下手不留情的人。
  风拂,吹散血腥也拂动青衣,还是那样如云似月的悠远,沉沉的杀意就在这如流风轻狒的动作里,无形之间弥散,等发现之时,死亡已经降临。
  月下的身影在取人性命,想要还手的人却被这股沉沉的威势定住了身形,一时间竟不能作出反应,后悔不该说了那些话,想要求这尊贵清雅的男人手下留情,回应他们的却是一双深遽到寻不到边际的黑眸,平淡,甚至无情……
  赫九霄没有动手,他一直看着赫千辰,深深的注视,没错过他任何一个动作,他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和他一样明白,眼前这个身影如鬼魅,出手不留情的赫千辰是被人逼出来的,若非那些话,他不会这么做。
  “够了,千辰,我来动手。”他要他回来,不想看他再杀下去,就算杀人对赫千辰而言不算什么,他也不想看到他手染鲜血,那更适合自己,不适合他。
  赫千辰对周围各种注视熟视无睹,收回蛟蚕丝,一圈圈金线带着血腥之气,绕进自己掌中。他与赫九霄之间原本是不该,他岂会不知!但纵然知道,他也已经深陷,已经无法放下!
  身影乍然跃起,他回到赫九霄身边,知道对方的担心,淡淡摇头,侧首看他,微扬嘴角,“我没事。”
  震惊之下,众人终于回神,听见他们对话,看见地上的尸体,惊愕、恐惧、后悔……许许多多的感觉一起涌上,滋味难辨,他们实在不知此番来到赫谷是对还是错。
  李绵歌眼见情势不对,混迹在人群里,赫九霄冷眼看着他,已生了杀意,一声冷哼,对众人说道:“你们究竟是为何而来,大家心知肚明,想找死的,尽管上来。”
  血魔医毕竟是血魔医,赫九霄站立人前,许多人的气焰顿时被压下不少,他们还记得地上死的这些人多半都是他所杀,也没忘记当初江湖上他的行事和为人,今日若是杀不了他,往后必将遭到可怕的反击。
  踌躇之间,有人怕错过今日往后再无机会,有人先动了手,一人出手,便有第二人,混战就此而起,赫千辰一心拖延,为了等千机阁里的人来,已至深夜,此时却再也拖不下去。
  双方交战,婆罗门想要阻止这场无意义的战斗,沧鹤派在林肃的带领下也想要劝阻双方,沐苍崖与沐寒珏眼见已经闹得不可收拾,站在赫千辰他们那边,一起对敌。
  赫千辰与赫九霄下手没有迟疑,这些人是为了什么乘火打劫,他们双方都心知肚明,千机阁与巫医谷,代表着太多的东西,名誉、地位、秘籍、财富、各种可以掌控江湖的秘密。
  当机会摆在眼前,人心难免为此而热。
  幸而并非所有人都失控,也有不少门派待观望的态度,并不加入,只是还在为先前发生的事而震惊,心惊于这对兄弟之间的关系。
  山头便形成了三方,两方交战,另一方置身事外,婆罗门的迦叶大师正试图让他们明白究竟,这些事另有内情,并非表面所见。
  侧身避开一支暗箭,赫千辰腾身扬手,对方倒地之时他已经转身刺穿另一个人的咽喉,赫九霄这次更加小心,没有使用异力,只用掌力,就算他功力只恢复五成,大多人也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根本不选择,冰寒的眼注视到了谁,谁就成了下一个掌下亡魂,如此手段起到柏当大的震慑作用,血魔医的名号向来与死亡更接近,心怯之下有人便打了退堂鼓,更有人直接避过他,不敢与之交手。
  群豪早已混乱,有人劝阻,有人旁观,有人试图离开,踩着脚下的尸块,踏着早就被血印成暗红的土地,山头响起兵刃交击声。
  长夜漫漫,谷里的宁静再次被打破,月如勾,云稀风骤,呼啸的风声与砍杀声飘荡在山头,一个个暗影闪动,欲、望在人心里疯涨,只要灭了赫谷,只要千机阁毁去……
  “杀——”
  血腥再次遍布这片土地,血光仿佛令天际的月色也化作了暗红,火把掉落在地,燃烧着枯枝与鲜血,也吞噬了到处遍布的尸体,风中散发出焦臭,砍杀声震天,嘶嚎声不断,杀气惨烈,直冲云宵。
  交战之时谁都忘记了时间,深沉的夜色犹如是被蝉血染红,再也不打算恢复光亮,云层渐渐堆积,就在那灰索蒙的天色里,有人的喊声传来。
  “阁主!我们来了!”远远的,山脚下有人声大喊,喊声在杀伐声中并不引人注意,赫千辰闻言心里一松,这是忘生的声音,他阁里的人都来了。
  援兵已至,奈落与赫谷的人手连番大战已经疲累,千机阁的人恰好接上,南无的手下也被赦己带来,立时加入战局,穆晟不出现是在意料之中,奇怪的是负责传话的花南隐也不见人。
  “布阵——”赫千辰扬袖。
  南无的人与奈落一样精于暗杀,但区别在于奈落讲究一击毙命,快、狠、准,而南无更精于用各种技巧,甚至懂得如何相互配合,他们不仅仅是刺客,不止能杀一个人,还能以数人之力杀数十人。
  这是紫焰的功劳。赫千辰此时尤为感谢她,在这种情况下,南无发挥的作用超乎想象。
  眼见千机阁来了援手,与他们交手的门派心里愈加焦急,本以为趁此机会能一击得手,没想到赫千辰早已安排了人,想到檀伊公子的威名,他们不禁后悔,不该太过冲动听人挑唆。
  李绵歌也发现,尽管他一步步算的周详,尽管他知道赫千辰的厉害,结果他还是低估了赫千辰。不是赫千辰的对手,他也不靠近,在远处喊道:“诸位切勿手软,一旦放虎归山,后果如何你们心里应该知道。”
  动手的人还未有人答话反应,两个白影从山下跃来,“后果是你会死的很惨,哈哈!”笑声里,一把折扇如铁骨重击在李绵歌后背。
  “花南隐?!”李绵歌一口血喷出,哑声回头,白衣飘然挑眉而笑的男人放开手上拉着的女子,脚下错步,招招连绵朝他袭来,“你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给那两人惹麻烦就等于是给自己惹麻烦,你知不知道?”
  “花南隐你打算如何?”李绵歌受伤,不敢与他交手,举剑只能抵挡。
  “你以为千机阁是那么容易倒的,赫谷是这么容易灭的?啧啧,真是可怜呐!”口中讥讽,花南隐予中招式不停,对远在另一头交战的两人大喊,“千辰、九霄!本少爷可为你们跑断了腿,记得欠我一个人情!”
  赫千辰无暇追问,花南隐也没等他回答,示意身边的女子,她一样是白衣,飘然若仙,原来竟是云卿。
  轻身直上,她跃上一棵枯树,站在枝头,提起往下喊道:“诸位江湖同道听了,云卿原名云汝嫣,乃是安陵王楚雷之女,我可作证,红颜之毒并非血魔医所传,下毒乃是二皇子所授意,这是证据!”
  白纸黑字,上写的是万明溪的效忠书,他效忠一人,当朝二皇子楚青韩。
  身在战局之外观望的门派马上有人来看那份手书,万明溪曾写过武林大会的请束,他们见过他的字迹,一看之下果然是真!
  明白朝廷也曾插手,知道此事不再是江湖纷争,清楚了严重性,不少人打算停手。
  南海无极宫和北海有极殿两方加入战局本是为了报仇,许多人也都是为了这个原因,而今发现不对,都缓下了动作。
  倘若赫九霄未曾下毒,那也就说不上祸害武林,还有他们兄弟的身世,只有停战才能问清楚。见局势扭转,下毒的果然不是赫九霄,迦叶大师、林肃、沐苍崖、沐寒珏连忙上前继续劝说阻拦,要大家都住手。
  云卿是江湖上有名的云中仙子,她的话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听的。而今她道破自己的身份,原来也与朝廷有关,但佳人还是佳人,她拿来的证据摆在眼前,没人想去怀疑。
  眼见一场能颠覆武林局势,除去赫千辰的计划覆灭,李绵歌懊恼万分,想要继续就千机阁泄密一事挑拨,但凭赫千辰的能耐,再加上有这么多人的把柄握在他手里,明哲保身之下会继续找他麻烦的还有几人?
  想到这一点,李绵歌放弃了这个打算,硬生生接了花南隐的一击,踉跄狠狈躲避,脱身之后从人群里走了出去,“赫千辰,你好大的本事,连郡主也来帮你的忙,看来老天真是不开眼!”
  人群骚乱渐渐平息,李绵歌是挑起这次祸事的主因,大家都已知道,如今他突然走出来无异于自找麻烦,明明知道,他还是这么做了,赫千辰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赫九霄见到他,眼中涌上血色的杀意。
  “李绵歌!”暗影掠过,带起一阵阴寒,微微发白的天际如同划过一道血雾,赫九霄出掌。
  浩然若山的掌力轰然压下,李绵歌被花南隐所伤,根本无法抵挡,受了这一掌,他脸色灰败,口中鲜血泉涌般的喷出,他却不知怎么想的,竟然还迎上。
  地上的碎石被掌风刮起,像刀一般的刮过,李绵歌不躲不避,脸上露出一丝隐隐的笑。
  “九霄!回来!”赫千辰心中闪念,觉出不对劲,纵身跃起打算将他拉回。
  赫九霄也心生弊觉,立时转身后退,就在这瞬间,李绵歌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朝赫九霄脚下投掷过去。
  火雷箭!
  他与卫无忧结识之时所得的火雷箭一直留着,就等此时一击!“赫千辰!我要你和我一样,尝尝失去至亲的痛苦!哈哈哈哈哈哈一一”
  狂笑声中,轰隆的巨响震天,仿佛撕开了云层,扯下了天上的夜色,血红的日出井起,金红的颜色照亮了一切,照出地上焦黑的尸体,狠藉的血迹,照出人们脸上的恐惧,喊叫声中,隆隆巨响令山头震动,烟尘弥漫……
  “九霄一一”赫千辰嘶吼,减叫声穿破烟尘,眼中流露出恐惧,他眼看着赫九霄的身影被火药之力弹出,朝另一头坠下。
  那里是悬崖!
  赫千辰纵身扑过去,这一刻他什么都听不见,只有自己如雷的心跳,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