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26-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26

火狸2018-5-22 15:36:11Ctrl+D 收藏本站

佛周围什么都不存在,没有惊慌的人群,没有四散飞射的山石,他只看到眼前的人影,看到那一截在风中扬起的锦衣……
  千钩一发之际,他伸出手去,陡然间,一支利剑却从肋下刺来。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断崖
 剑锋寒凉,刺入心口,殷红的血慢慢由青色的衣上渗出,赫千辰不能躲,只要他的去势慢上一分,就再也抓不住赫九霄的手。
  “千辰!”赫九霄狂呼,他的手被握住,身体下坠的冲力却把赫千辰也往下带去,那支利剑眼看就要刺的更深,刺杀的人却突然拨剑后退。
  “忘生?!”赦己和花南隐震惊!那个偷袭赫千辰的,居然是忘生!
  忘生一剑收回转身就走,赦己和花南隐却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火药残留的硝烟里,忘生的去路被许多人拦阻。
  “原来是你!”赦己目眦尽梨,双目赤红,他万万没想到千机阁的叛徒竟然会是忘生,是这个日日跟随在阁主身边,本以为和他一样忠心耿耿的忘生!他的知交好友!
  忘生一语不发,神情冷漠,与赦己招招相对,始终不言,他的剑上还带着赫千辰的血,红的刺目,人群涌来,全是千机阁的人,将他团团围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场无比混乱,火药的威力让不少人受到波及,花南隐站稳之后,赶在最前面,朝悬崖边冲去,他只看见赫千辰扑身跃起,眼前烟尘弥漫还未消散,谁也看不清悬崖边那两人怎么样了。
  赫千辰紧紧抓着赫九霄的手,两人脚下是深渊,白雾缭绕,全靠赫千辰左手的力量挂在绝壁之上,平空中,山风袭卷,将两人的衣衫吹的啪啪直响,血腥味被冷冽的寒风吹散,晨曦之中,日光洒落,却还是抵不住冬日里冷风刺骨的阴寒。
  鲜血从赫千辰的胸口处一点点晕开,晕满了他半身青衣,束起的发已散,他的脸色苍白,目光却坚定,毫不慌乱,右手紧紧抓着赫九霄,他看见行刺他的人是忘生,但他的脸色还是没有任何改变,只有几分担心。
  “你怎么样了?”他担心赫九霄的伤势,内伤未愈又遭火雷箭,他不知道赫九霄现在的状况如何。
  “我没事,内伤而已。”赫九霄的话音微哑,被火药的冲力所击,嘴角有血,他皱着眉,看见握住他的那只手上,沿着袖管,有样血慢慢滴落,落到他的手上,“千辰……”
  他喊他。
  “什么?”赫千辰失血过多,眼前有些晕眩,但他的手还是没有放松,一丝都没有。他正在设法如何上去,他能听见上面混乱的人声正在接近。
  “放开我。”赫九霄知道他受伤,没有愤怒,也不见焦急,平平静静的话,就如赫千辰一贯的冷静和理智,他仰头看着日光下的赫千辰,看到风中扬起的黑发,看到对方脸上的怒色,妖异冰冷的眼眸里多了几分闪动,“我要你放手。”
  “你再说一遍?!”赫千辰的脸色更白了,抓住赫九霄的手却握的更紧,紧到微微颤抖。
  “我要你放手,放开我,千辰。”赫九霄的语调很平静,甚至柔和,任何人都不曾听过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赫千辰听过,他也喜欢这样的赫九霄,却不是在此时此刻,不是在这样的处境下。
  左手的力量渐渐不能坚待,赫千辰指上一颤,住下滑了几分,指尖深深扣进山石的缝隙里,咬牙切齿的低吼,“你给我闭嘴!”
  他居然要他在这里放手?!赫千辰眼眶微热,不知是气情还是其他,左手整个手臂几近麻痹,心跳很快,他没力气与赫九背争辩,深深吸了口气,淡淡回道:“已经由不得你了,九霄,当初是你逼我,我既然答应,你就体想要我再放手。”
  任何情况下,他都不能答应,不会答应。
  “我不会死的。”诱哄似的轻语,赫九霄注视脚下,谷底有许多亡魂,赫谷死去的人都葬在崖下,那里仿佛有许多鬼魂在召唤。
  赫千辰想笑,他难道以为是在哄骗孩子?无力的牵动嘴角,略有些无奈,“别说了,我们都不会死,只要能上去……”
  “千辰!九霄!”花南隐趴在崖边朝下急喊,“你们再坚待一下,我马上找东西来拉你们!”
  许多人围在崖边,山头劲风疾吹,吹散了半山腰的云雾,他们往下注视,看到壮在平空的两个人,各门派的人心中各有所思,是善是恶,是真是假,先前的所见所闻无论真相如何,也许有一件事是眼下就能肯定的,这两人之间确实有情。
  “谁允许他直呼你的名字?”赫九霄冷冷的话音从崖下传来,他是对赫千辰问的,崖上的花南隐闻言却哭笑不得,又是气又是急,“赫九霄你非要在这时候喝醋?我又不是第一次叫……”
  “现在我不想听见。”赫九霄的话穿透寒风,仍是那般冰冷噬人,听不出平点受伤的迹象。
  难道火药没伤到他?赫九霄的话听来就像他随时都会积聚起力量,眨眼间重回他们而前,带来死亡。心中暗暗打着其他主意的人咯噔一下,没敢妄动。
  当对一个人的恐惧已经深入心底的时候,人的判断力便会下降,将那份恐惧无限放大。
  花南隐左右瞧了几眼,心下也明白了,“好好,我什么都不说了,你们撑着点,很快就能上来了。”
  花南隐知道他的用意,赫千辰又岂会不清楚,他没有开口,视线已经模糊,若是他一个人兴许还能支待久些,但两个人的重量负荷在一只手上,他还受伤,坚持到现在已经是赫千辰的意志力在支待着他,绝不放手。
  忘生被千机阁众人擒下,火药的余威过去,尘埃落定,李绵歌本就抱着同归于尽的打算,并未远离火雷箭,也被其波及,发髫散乱,衣衫破碎,他被弹出的利石划过,石片就嵌入他的腹上,先后受到内伤和外伤,他全靠心里的仇恨在坚持,没咽下这口气。
  “赫千辰…你也有今天……”只用手肘撑着地,他慢慢在地上爬动,他也要看看赫千辰命悬一线的狠狈,嘴上和脸上糊满鼻血,他朝着悬崖接近。
  周围的人亲眼看他拿出火雷箭,有人躲避不及被火药所伤,甚至有人为此而死,知道这次的事全是李绵歌挑起,无数谩骂和指责全都指向李绵歌。
  “为报私仇牵连整个武林,你和你的哥哥李逍一样!你也该死。”
  “江湖浩劫因你而起!李绵歌!你如何谢罪?”
  “这些人都是被你害死的,李绵歌一一我要你偿命一”,
  骂声中一支袖箭射中李绵歌的肩头,他身上一颤,继续往前爬,有人刺来利剑,他无可躲避,
生生受住,血不断流淌,从他的口中,从他背上,从他肩头……他却没有停,他的心里只有恨,只有自嘲,所谓江湖正义,也不过是见风使舵罢了……
  他此生只有他的哥哥李逍对他最好,却被人逼死,如今,他也要逼死那个害了他哥哥的人……”缓慢挪动,李绵歌眼前只有一个目标——赫千辰。
  见他还未死,许多拳脚朝他身上袭去,被有的人阻拦,李绵歌看来已是活不成了,何必再多折磨,那些始终旁观战局的人多半是行事谨慎的人,看不过去,纷纷摇头。
  赫千辰听见崖上的喝骂声,像极先前对他所喊的,敛下的眉眼微扬,几分浅淡的嘲弄须臾间便退下,他的手已经失去感觉,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待多久,他甚至已经不确定自己还挂在崖上。
  “赫千辰……”崖上传来李绵歌的话,遥远的像是在另一个世界,“赫九霄真的值得你和他一起死?你们是兄弟……而且都是男人……别忘了我哥李逍是怎么死的……他也爱上一个男人……你们两……不会……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口中鲜血溢出,李绵歌的话音幽幽,他伏在崖上往下注视,轻笑,众人被他话里的怨毒所震,但也不得不同意他的话。
  兄弟之间乱仑逆天,这种事确实不容于世,就算赫千辰再声名显赫,也抵不住这件事造成的影响。
  相形之下,其他什么泄密、身世、下毒,这些还不能定论的事都不算什么了,光乱仑这一件就足够毁了他,让他和赫九霄被千夫所指。
  “你说够了没有?!”花南隐实在听不下去,把李绵歌从崖边踢开。
  他正在找长绳之类的东西,悬崖绝壁,谁也没办法下去救人,脱下自己的外袍,他撕开衣片,绞成长索,云卿见状也开始撕自己的长裙,被花南隐阻止,“我的大小姐,你究竟记不记得自己是女人?!”
  云卿动作一顿,没心思和他叫骂,迦叶大师闻言扯下自己身上的袈裟,“用我的。”
  虽然是救人要紧,但也不能让姑娘家在外露了自己的身子,见到云卿不顾自己,一心救人,不少人觉得惭愧,也有人无动于衷,只在旁边看着,看今日赫千辰与赫九霄会不会死,担心自己往后会不会受到报复。
  李绵歌滚到一边,咳了几口血,喃喃念叨,“我哥死了,凭什么你们不死…你们该死…该死……”
  他的眼里慢慢燃烧起灼热的光,鼓起最后一丝力气,他骤然往崖下跃去。
  身形坠下,他睁大了双眼,狂风扑面,看到赫千辰惊讶的目光,他大笑,“我要你们随我一起下地府!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绵歌落崖,他瞧准了目标,滑下之时抓住了赫千辰的衣袖,扬声狂呼,“男子相恋,兄弟乱仑,天理难容……”
  “天理难容一一天理难容——”,狂呼应和着山风呼啸,李绵歌最后的疯狂是赫千辰始料未及,衣袖被他扯住,已经到了极限的手承担了第三人的重力,倏然往下滑落数尺。


第一百六十六章 毁诺
  手指狠狠抓着石壁,棵住枯藤,赫千辰的指甲断梨,在绝壁上抓出数道血痕,他却仍不放手。
  “千辰!”赫九霄的脸色冰寒如霜,厉声大唱,“放手!”
  赫千辰一声不响,五指连心,钻心的痛楚让他骤然清醒,抓着赫九霄的手收的更紧,发现他的举动,赫九霄忽然静了下来,问道:“千辰,你可还记得当初在拾全庄?”
  不明白这时候他提起这个做什么,赫千辰勉强开口,“记得。”左手颤动,他仰头看着绝壁之上,听见花南隐惊叫,他们这么往下滑落,结起的绳索又不够长了。
  “当时你欠我一个承诺,你说会答应我一件事。”赫九霄提起当初,在拾全庄内他为人解毒,赫千辰给了一个承诺。
  “我没忘记。”赫千辰脑中的思绪有些混乱,他不知道赫九霄要说什么,却升起不样的预感,一直交握的手忽然紧了紧,赫九霄仰头看着他,“那就答应我,不要随我下来。”
  “你……”赫千辰张口,赫九霄裁住他的话,低笑几声,“我保证,我不会死。”
  “你又要冒险?”赫千辰知道他的打算,若用异能御气落下,赫九霄确实可能不死,但结果却有可能导致他再度引发迦蓝,短时间内两次毒发,若是再度入魔,他不知道赫九霄还能不能醒来。
  赫九背可能就此忘却一切,成为只知杀戮的魔。
  “我不许你这么做。”赫千辰低吼,衣袖还被李绵歌攥住,他看到李绵歌眼里恶毒的光,回光返照,濒死之时,李绵歌是抱定了决心,要将他们一起拖下深渊。
  山上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垂首打量,听见山间传来的对话,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情感让这对兄弟如此执着,就算身在崖边即将坠落深渊万劫不复,心中还牵挂着对方。
  山风吹起锦衣,干涸的血迹令紫金锦色化作玄黑一片,赫九霄迎着风,举目看他:“答应我,不要随我下来,我也答应你,不会留你一人。”
  山风袭来,令人无法睁眼,他的双眼却始终看着赫千辰,“我不会死,不会给你机会爱上别人,你我之间无论世人怎么说,你都是我的。这些话,我说到做到,你听我的,放手……”
  好不容易得到的人,怎么可能舍得就此放手?可眼下,赫九霄不得不放,他不想看到赫千辰流血,不想看到赫千辰受伤,不想这个引动他全部情意的弟弟,被他拖累。
  这些,赫千辰全都明白,此时他感觉不到胸前的伤处在哪里,当心口里面的痛超出一切的时候,所有的外伤都显得微不足道,他咬牙,合眼,“好,我……答应。”
  他慢慢的说,平静而缓慢,“我可以放手,但你不能死,不管你是不是入魔,你都不许死。”
  “我也答应你。”冰冷的嗓音却说出温柔的语调,这是赫九霄的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