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27-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27

火狸2018-5-22 15:36:12Ctrl+D 收藏本站

崖上驻足的人听见他们的对话,心头有什么微微被触动。
  忍不住低头,便看见太阳的光芒照射下去,落在那身拂动的青衣之上,血色殷殷,落在那两个双手紧握的男人身上,散乱的黑发飞扬,一个朝下注视,一个举目仰望,那一眼,便似经历了千万年的时光,然后忽然间,赫九霄挣脱了赫千辰的手……
  他抓向李绵歌,李绵歌也似听的呆了,竟没有反应,被他一把抓住,一截青袖断裂,裂帛声中,李绵歌被抛下悬崖,赫九霄的身影也往下坠去。
  花南隐结着绳子的手停下,云卿失声惊叫,看着这一幕谁也说不出话来,众人屏息,这一刻的静默任谁都不能打破,从方才起,他们就只能看着,只能听着,那两人每一次对视,每一句对话,让他们不得不看,不得不听,不知从何时开始,静的只有风声。
  “你们不能逼死他们……不能……他们不是亲兄弟啊!不是!不是亲兄弟!”从山下跑来一个妇人,她蓬头垢而,辨不清样貌,跃起的身形却极快,她朝山上跑去,口中大喊。
  沐苍崖蓦然回首,来人竟是滟华,那个疯妇滟华?!
  悬崖边的人不知是否听到她的话,赫千辰一手抓着石壁,看到脚下云雾缭绕的深渊,看到那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锦衣……
  九霄,我答应你放手,但我没说自己不会毁诺。
  放开了早已失去知觉的左手,他缓缓往后倒去,身影坠落,耳边风声呼啸,衣袂鼓起,他看到周围的景物疾速往上。
  “赫千辰!”崖边数人疾呼,滟华也冲到崖边,和众人一起看着崖下。
  今天是个好天气,天色蔚篮,晴空之下,那抹沾着血的青衣映着天色,就如流云,翻飞拂动,穿透了飘袅的雾气,那个总是悠然沉稳,冷静从容的男人,似乎露出一丝笑意,犹如重回云海得到自由,像一阵风,消失在所有人眼前。
  死一般的寂静,沉沉的压在众人心头,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花南隐抓着手中没来得及接长的绳结,整个人都僵住了,云卿在他身边睁着大眼,眼中的泪水无声落下,赦己木然的跪在地上,忘生定定的望着崖边,是他要刺杀赫千辰,此刻他自己却也像是死了一样。
  各派的人仿佛都丢了魂,他们听到滟华的喊声,不知地究竟是什么身份,也没人有心情问地的来历,有人追在地身后而来,看到崖边的情景,猜到发生了什么,狠狠一击掌,重重冷笑,“今日,你们在这里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众人转头,他们都不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来人一声黑衣,长发披散,黑发在光下竟然泛紫,若是赫千辰与赫九霄看见,便会认得,那是穆晟。
  “你们这些号称大侠的人,不要忘记今天!你们做了什么,你们骂过什么!”一扫某些人的反应,穆晟更加肯定,忽然他收敛了冷笑,勾了勾嘴角,“檀伊公子、血魔医,这两人,你们以为他们这么容易就会死?”
  “好好等着,等着他们归来之日!等着付出代价!”朗朗的话音直冲云霄,如一块巨石,直直掉落某些人的心底,他们的面色顿时惨白。
  如今有人说赫千辰与赫九霄不是亲兄弟,那么一来,先前所辱骂、所指费,全都成了什么?
  有人质疑滟华的身份,沐氏兄弟却在边上证明了地与滟音的关系,滟音便是传说中的那个妖狐,是赫千辰或者赫九霄的生母,如今滟华说两人不是亲兄弟,那么其中便一定有什么内情。
  几句话,说的不少人心惊胆颤,尽管他们亲眼看着两人落崖,却真的不能肯定他们一定会死。
  檀伊公子,血魔医,这两个人,这两个名号,原本就代表着种种化不可能为可能,不少人领教过,他们只后悔自己怎会受李绵歌的挑唆,做出了这样的蠢事,也不明白,怎么就会突然头脑发热,一心要他们死。
  千机阁,巫医谷,这本来是他们嫉妒羡慕,又恐惧忌惮的地方。如今,他们却带着人自己来送死,还间接成了李绵歌的帮凶,害得那两人落崖……
  不管那两人最后是不是会死,千机阁和巫医谷的人,都不会放过他们。
  “啪”“啪”“啪”,花南隐不断拍手,扬声对穆晟说道:“不管你是谁,说的好!那两个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我花南隐第一个不相信!”
  许多人开始往山下走,他们已经看到千机阁的人目露凶光,看到赫谷的杀手蠢蠢欲动,慌忙带人撤离,他们还听到花南隐在山上的呼唱声,“今天动手的人你们都听着,往后只要我在路上看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个,管你是什么掌门还是什么前辈,我销香客花南隐见一个杀一个!”
  不少门派的人狠狈而去,无心回答,人群四散,地上的尸体堆积,山头上到处都是血迹,剩下的人帮忙收拾残局,尽管那个神秘男子和花南隐说的肯定,但毕竟是亲眼见人落崖的,只要是人,落下那么高的悬崖,能有几分存活可能,谁都不敢去想。
  白云悠悠,四面群山环绕,赫谷后山崖下,李绵歌横尸于地。
  他落下时撞在崖下凸起的一块石岩上,半边脸捧得稀烂,鲜血流尽,四肢呈扭曲状弯折着,血液已经干涸,在不知数目有多少的尸堆里,将会和其他尸体一样渐渐化作白骨。
  赫千辰与赫九霄也在崖底,他们确如穆晟所言,没有死。
  赫千辰落到半空的时候就放出了蛟蚕丝,左手力尽无法使用,右手的蛟蚕丝缠住了悬崖下横生的树枝,枯枝无法承受他的冲力,断裂的刹那已经够他缓冲,继续往下。
  而赫九霄却是真的没凭借任何外力,直到将要触到岩石的时候才用了异能,御气将自己往上托了一托,体内真气紊乱,先后遭到冲击,内力已不能用,异力却能自如使用,他最后只是撞在地上,受了点擦伤。
  赫九霄先落地,没多久就看到赫千辰坠下,当时他真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最终只能接住他,大力的抱紧,胸前起伏,说不出话来。


第一百六十七章 崖下相依
  “你为何总是不听我的?”他口中责备,却将赫千辰抱的紧紧的。
  赫千辰呼吸微窒,吸了口气,他胸前还有伤,但此时他却不想放开赫九霄,两人相拥,他见赫九霄神智清醒,并没有所料想的那么严重,没有失去理智,不觉松了口气
  “我听了你的话。”他为自己辩解,方才的惊险都被抛诸脑后,放松轻笑,“你若是要用异能,带上我恐怕耗力更巨,所以我放手,我信你不会死。”
  “可我没要你也一起下来。”赫九霄皱眉,拂开他额前的发,为他擦去先前杀人溅上的血,冷着脸斥责。
  “你别忘了我已受伤,我是支待不住才掉下来的,如此也不行?”赫千辰淡淡的挑眉。
  赫九霄明白这并非事实,对他这样的回答却不知说什么好,听他提起伤势,眉间皱的更紧,放开赫千辰,他揭开他胸前的衣襟,“这是什么?”
  他举起一个碎成两半的东西,是它挡住了本该直入心口的剑,偏开了方向,斜着划过,伤口很长,却不是特别深,血流的虽多,但并未伤及要害,所以赫千辰才能支待那么久。
  灵犀冰蝉。碎成两半的是那个灵犀冰蝉。
  赫千辰怔住,好不容易得来的灵犀冰蝉竟然碎了,他叹息,话音苦涩,“是它挡了那一剑,却等于……毁去了你的解药。”
  “幸好你将它放在怀里。”赫九霄扶着他的肩头,踩过脚下白骨寻觅个能休息的地方,掩起他胸前的衣襟,继续说道:“倘若你死了,我要解药有何用。”
  赫千辰对他摇头,叹息中又露出几分无奈的笑意,他把它收在怀里原本就是怕弄丢或是受损,没想到在那危急之时,却成了他救命的东西。
  另有一件事是他没想到的,他没想到忘生会是阁里的叛徒。
  赫谷处于群山之中,后山的悬崖有数百丈高,四面被群山环绕,触目所及全是枯枝和凸起的岩石,无数白骨堆积,半边落在阳光里,半边被山的影子所遮蔽,处于阴影中。
  两人寻觅了一个洞穴,那是不知多久前被岁月腐蚀的岩洞,外面入口很小,里而却还算宽敞,有一潭水,能用来洗去身上的血污。
  就是看中这一点,他们选在这里歇下,赫千辰身上还带着赫九霄以前给他的锦裳,里面有不少伤药,治疗外伤和内伤的都有,怕短时间内找不到其他水源,他们只用水擦身,没敢全都浸入水里。
  坐在水潭边,赫千辰解下外衣,露出他胸前的伤口,赫九霄已经服了治疗内伤的药丸,两人身上仅剩的没沾血的一块布是赫千辰的里衣,也只有半边,撕了下来,扯做布条用来裹伤。
  小心的为他上药,包扎,赫九霄拧起的眉始终没松开过,脸色也冷的比外面的寒风还要凛冽。
  “那个忘生是怎么回事?”赫九霄看见了,刺了那剑的是忘生,看着他沉声说道:“他想杀你,千机阁里的机密也是他所泄露,你这次兵行险招,固然是诱出了这个叛徒,也找出了幕后的李绵歌,但你差点丧命!往后不要这么胡来!”
  眸色犀利,目光灼灼,赫九霄显然气的不轻,赫千辰意外的抬起眼,“你知道?”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将最后一道白布裹在他胸前,赫九霄还是皱眉,“那时候你一个人进宫,有意留话下来,谁也没带,就是想要暗处之人动手,其一是想看千机阁里是否有人有异动,其二是给近来挑弄是非的人一个机会,引他现身。”
  “什么都瞒不过你。”赫千辰点头,淡淡说道:“他们果然来了,但我没想到方天涯会先他们一步,接着你把人引去赫谷,我只能先来找你。”
  “你不怕千机阁有个万一?”赫九霄抚着他的发,低声问道。
  赫千辰抬起眼,看着他,“我更怕你有个万一。”
  赫九霄冰冷的眼眸里有什么在微微闪动,越来越多,融化了冷意,拥在赫千辰胸前的手往后环绕,与他相拥,两人的额头相抵,慢慢的靠近,赫千辰微微扬起嘴角,启唇与他相对。
  唇齿相依,彼此呼吸可及,往对方的口中深入,他们都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退开身,赫千辰边看着自己胸前的伤,问起赫九霄当时的打算,“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他算是受尽了惊吓,“你不想让千机阁受损,又有意把那些人引到赫谷,你可知道这件事有多危险?”
  听出他话里的质问,赫九霄抱着他,望着洞外,话音转冷,“我只想看看,究竟有多少人有了不该有的心思,看看这个武林,有多少人该死,我是不是该继续我原来的计划。”
  赫千辰一震,他知道赫九霄原来的计划是什么,他原本是打算控制整个江湖,控制所有门派的生死,在他们还未相认之前,赫九霄是与楚青韩合作的,各取所需,有朝廷支待,掌控江湖坐上霸主之位并非不可能。
  “我们的兄弟关系若被人知道,早晚会生事端,要避免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纠缠不清,唯有取得主动,将所有人的生死,捏在我的手中。”这话像是从冥界传来,而不是赫九霄口中所说,冰锥般锐利的目光投射洞外,在他说话间,一股近似癫狂、无比阴冷的气息,充斥在空气之中。
  赫千辰微微阖眼。他知道这不是玩笑,早在当初赫九霄用那双妖异的眼如同看着猎物一般盯视他,又用自己的死来要挟他回应他的情意之时,他就清楚,赫九霄的心里蕴含多少黑暗和疯狂。
  别人的指责,污蔑,辱骂,对赫九霄并无意义,倘若那些人在他眼中根本就不存在,那么再多的责骂都和空中的风声没有区别,他之所以会使用异力导致失控,恐怕不是因为别人说了“赫九霄”什么,而是…说了“赫千辰”什么。
  只要是相关于他的事,就会让赫九霄失控,让这个冰冷的仿佛任何事都无法打动的人表现出和普通人一样的情感,甚至是那种超出寻常的,常人所不及的情感。
  心口很热,他缓缓睁开眼,心里竟不觉得赫九霄想要控制整个武林有什么不妥。
  自嘲的笑,他赫千辰原来也不过是个自私的普通人而已,并不真的是他人眼中的什么青莲皎月。
  “怎么了?”赫九霄发现身边的人脸色有异,有些担心。
  “只是失血过多,有些头晕,你不要紧张。”赫千辰半身靠在赫九霄身上,闭着眼,若无其事的回答。
  “失去的血要多少日子才补的回来?没有你说的这么简单,回去等我配些药给你,你必须好好歇上一段时日。”赫九霄不再说那些相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