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28-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28

火狸2018-5-22 15:36:13Ctrl+D 收藏本站

别人的,在他眼里被视作琐碎的事。
  上半身光裸,他的衣衫都被样血浸湿了,不可能穿着那身血衣接近赫千辰,便解了外衣,只穿着长裤靠在石岩上,让赫千辰倚在他身边。
  目光在伤处巡视,赫九霄的手抚着眼前同样光裸的躯体,赫千辰的身材和他很接近,胸腹处很结实,肌肉微微隆起的胸前有一道可怖的伤痕,从心口处一直斜上,划到另一边凸起的锁骨之下,翻卷的伤口露出血肉。
  上药的时候赫九霄的表情一直是冻结的,直到此时才放松一些,俯身吻到伤口边缘,在赫千辰的锁骨下烙下一枚红印,“如今你我的事已经人尽皆知,可惜没能杀到他们不敢说为止。”
  “早已不是秘密,李绵歌早就叫人传扬,不少人都已怀疑,如今不过是确定了而已。你想做的,不能急于一时,不过这次的事倒是个好的契机。”口中说着,暗暗运功调息,调动内力,赫千辰暖起了自已的身体,靠近赫九霄,尽量让两人的身体相贴,用自已的体温去温暖对方。
  外面还有阳光,但毕竞是冬日,天气寒凉,赫九霄暂时无法使用内力,又半身赤裸,他实在怕他内伤之后受寒引致发烧,在这种时候谁都不能再让自己的伤势加重了。
  知道赫千辰的担心,赫九霄让他抱着,不想在这时候再提别人,低头看到他指上的伤口,脸色转冷,语气生硬,“你那时候就该放开我。”
  沾着药草,小心的抹上,他看到许多片指甲断裂,露出里面的血肉,赫千辰就是凭着这只手,死死抓住石壁。
  “会很痛,你不要沾水。”赫九霄抬起他的左臂。
  这是一只武人的手,手臂矫健有力,从肩头到手肘,直至指尖,每一丝起伏都蕴含着力量,肤色不深,可以从隆起与四陷之间辨出血管的颜色,再往下,是修、长的指,骨节匀称,即便静止不动,也充满了有力的美感,唯有指尖的伤痕,破坏了这一切。
  这伤却是为了他而造成。
  赫九霄的轻吻落到赫千辰的手臂上,从指节吻到肩头,缓缓的,双、唇慢慢的碰触,轻柔而小心。
  赫千辰看着他的动作,那近似怜惜的吻令他心里泛起波澜,直到那双嘴唇一点点移动到他的颈边。他直接伸手揽住对方,胸前的伤处已经包扎好了,隔着几层布帛,他能感觉到赫九霄的心跳。
  两人相拥,他用自己的胸膛贴着赫九霄的,不让他的体温降下。
  有股血腥和药香混合的味道,他吻着赫九霄的颈窝,“还不觉得痛,许是用力过度,没什么知觉。”
  赫千辰说的轻描淡写,赫九霄却抬首深深看着他,眼里有无数起伏,冷冷生光的邪异双眸泛起别样的情感,担心的拉起他的左手,运着巧劲替他接压穴位,“你伤了筋骨,这几日不要用力。”
  点头表示知道,两人相依,静默片刻,赫千辰看到远处堆积的白骨,也看到李绵歌的尸首,“他原本可以不死。”
  “他做了这些事,怎可能不死。”赫九霄冷笑。
  投射过去的目光冰寒,赫千辰从他话里也能听出他的杀意。
  赫千辰不同情李绵歌,虽然他能理解他这么做的理由,但此时提起他并不是这个原因,“李绵歌用人皮面具装扮成高怀南,但你可有发现,他说话的语声与原来不同。”
  一般而言,听过几次的说话声赫千辰是不会忘记的,尤其像李绵歌这种人,每次出现所做的事让人不会轻易忘记,但这次,他却没听出是李绵歌,一开始他只是怀疑而不能确定,就是因为嗓音。
  “他服了药,有种药物可以调节人的说话声,改变嗓音。”赫九霄已经想过这个问韪,同时也有新的疑问产生,“这种药并非轻易能弄到,也不是随便就能调配出的,稍有不慎就会毁去嗓子,
他服下的药效用显然不错,定然是有人给了他这种药。”
  是谁帮了李绵歌?他去塞外探寻他们兄弟两人的身世,究竟发现了什么?又是从谁那里得到这种药?那个给他药物的人是否知道他要做什么……会不会与最初设下陷阱陷害他们的人有关……
  就此讨论了几句,现在还无法得到答案,李绵歌已死。死人是无法为他们解惑的。
  失血过多,赫千辰一直都是勉强支待,他觉得累了,赫九霄也雷要好好体息。
  两人怕睡过去晚上会冷,由赫九霄出去拾了枯枝进来,赫千辰是随身带着火折的,架起树枝,点燃了火,他们又找了些枯叶垫在地上,将就着用脱下的外衣铺在上面,做了个简单的床,一起睡下。
  他们必须体息,否则无力上去,躺下之后两人就睡着了,冬日天色暗的早,等醒来之时天色已暗,洞里的火已经熄灭,捡起枯枝重新点燃,对着篝火,赫千辰久久不语,赫九霄见他神色有异,不禁问道:“在想什么?”
  赫千辰想了想,终于还是开口,“你可知道你落崖之后,有人在山上大减,说我们……”他顿了顿,转头看着赫九霄,“她说,我们不是兄弟。”

第一百六十八章 惊觉
  话音落下,外面的风声穿透过山谷,像在咆哮,枯枝被火烧的噼啪直响,火光就映照在赫九霄冷峻妖异的脸上,那双冰冷的眼眸里也似有火焰在跳动,这一刻的静默和阴冷,几乎令人窒息,也能令人颤抖。
  赫千辰坐起,当做薄被的外衣滑下,还沾着血迹,他看着衣上的血,仿佛已考虑了许久,沉声说道:“若我们不是兄弟。。。”
  就停在这里,他没有再说下去。
  以往,这是他承认心意之前,令他犹豫的理由之一,而到了他和赫九霄之间已经难分难解,再难割舍对方的今天,忽然有人说,他们并非血脉相连的兄弟。
  这让他无所适从。
  “是滟华,是她所说,我听见她的喊声。”赫千辰也注视着眼前的火焰,直到周围的一切都看不见,眼前只有大片的火红,像血,也像赫九霄的情,炽烈,灼热,深深烙印在他心里。
  他轻叹,低声说道:“我居然。。。希望这不是真的。”
  闭起眼,他仰头长长吐了口气,喉间上下滑动,似乎在压抑什么,脖间扬起弧度,露出颈侧的几道指引,那是赫千辰原来不想给赫九霄看见的,他盼着早些消去,一直用垂下的发遮掩。
  被紧紧掐扼而留下的指痕,在过了几个时辰之后,颜色愈加刺目,甚至暗红泛紫,触目惊心。
  赫九霄看到那几道伤,瞳孔骤然紧缩,一贯冰冷的脸上泛出几丝青白,脸色僵硬如冰石,轻轻抚上那几道痕迹,赫千辰倏然醒觉,却已经晚了。
  他的手也摸到自己颈边,平静的看着赫九霄,“你没杀了我,不是吗?”
  赫九霄一语不发的侧身,环抱住赫千辰的腰,在他颈侧轻咬着滑向他的下颚,“以后不要再冒险了,还有我们之间的事,和他人无关,无论有人说什么,我都是你唯一的亲人,你也是在这世上我唯一承认的亲人。”
  这话的意思是,他根本不承认滟华与他们的关系,无论她说的是什么,他都不打算理会,也不会放在心上。
  正是因此,赫九霄听到他这么说没有什么过大的反应,已经认定了的事,无论是谁,说什么都没有用。
  赫千辰清楚赫九霄的为人,坐起身,他与他对视,正色道:“但你要知道,这话是滟华所说,她的身份不同寻常,她身上还带有红颜的毒方,容颜被毁心智失常,如今她突然出现说出这句话,你不觉得奇怪?”
  “不必理会,你若想弄清楚,我们回去之后再找她就是,她已经现身就别想那么轻易离开。”这句话说的冷沉,赫九霄对滟华从来没有另眼相看,他记忆中的是他们的娘亲滟音,滟华与她再相似,终究不是一人。
  “总之你不要胡思乱想,无论我们是不是兄弟,我们之间的关系都不会改变!”目光如鹰,锐利灼人,赫九霄蹙着眉,骤然把他压下,目光紧紧盯着他,“你可知道,当初我便在想,倘若你我不是兄弟,我们之间就再无关联,正因为不能忍受这一点,我无论如何都想得到你,如此,除了血缘,我们还是不会分开。”
  赫九霄朝下看着他,双手撑在赫千辰身体两侧,“我对你如何,和我们是不是亲兄弟无关,我要的是你,要的是赫千辰这个人!”
  那眼神又如过去,在他们还未定情之时赫千辰时常见到的,就像是一双手,狠狠的抓来,只索取他想要的东西,而在他面前,唯有他——赫千辰。
  微微挑眉,赫千辰的手从眼前这张脸上抚过,划过刀锋似的眉宇,往下落在坚毅的下巴上,捏着它拉进赫九霄的脸,“这一点,难道我会不知道?”
  “什么都不会变,我和你都清楚。”他继续说着,拉下赫九霄半撑的身体,抱住他,“我从未想过有一日我会这么说,但我真的想告诉你,我情愿你是我的亲哥哥,情愿我们是兄弟。”
  就算如此会被人鄙夷,造人唾弃,但对赫九霄,除了情爱之情,他确实也将他视作兄长,所以才会在许多事上让步,接受他某些时候毫无理由的过分操心。
  倘若血缘之系真的被斩断,他们便成了两个不相干的人。不是兄弟,他们之间的情意不再有那么大的罪过,原本该高兴,赫千辰与赫九霄却并不觉得喜悦。
  除了情爱,他们两人还有血缘维系,无论双方变的如何,血浓于水的亲情始终存在。他们原本笃信于此,现在这一切却又可能被彻底推翻。
  说一点都不担心这是不可能的,在这个问题上谁也不能不在乎。
  他们确实长的有相似之处,都有异能,但这并不能说明他们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他们还不能肯定妖狐族的其他人是不是也有这些古怪的能力。比如穆晟,他的发色就与人有些不同,不知还有什么其他的特别之处。
  沉默间,赫千辰感觉到赫九霄身上的冰冷,抬头吻在他的嘴角。左手还是无力的,搁在赫九霄的背上,右手拉着他倒在自己身上,“你的内伤未愈,千万不能再受凉。”
  赫九霄俯下身,直接垂首吻他,抱紧赫千辰,一手托起他的头,加深这个吻,相触的唇含吮住对方,又轻轻放开,然后赫九霄的嘴唇往下,到了他的颈侧,再也没有移开。
  赫千辰发现他的停顿,摇头说道:“只是看起来骇人,没什么大碍。”
  只是皮下的淤血,赫九霄当然知道,但这是他亲手留下的痕迹,他差一点就让赫千辰死在自己手中,唇在他颈部摩挲,赫九霄起身取过药盒,冷着脸在那些痕迹上抹药,然后用指腹轻揉。
  赫九霄的影子印在石壁上,他的动作专注而小心,这种伤势无论上不上药都会好,他们都知道,但赫九霄的动作没有停,赫千辰也不阻拦他这么做。
  仰头,他闻到药香,心里想的是碎裂的灵犀冰蝉,忽然听见赫九霄对他说道:“我若是再毒发,你不能再让我伤你,我不许你这么做。”
  “我会直接弄晕你,不让你伤我,你看怎么样?”赫千辰说的轻快,有意玩笑,不想他再自责下去。要在赫九霄毒发之时将他弄晕,不可能像说的这么简单,不过却可以一试。
  “随你怎么做,只要别让我再伤你。”赫九霄还是冷冷的说。就算赫千辰重伤他,他都不介意。
  赫千辰不语,等赫九霄为他上完药,他靠着他躺下,整夜,谁也没有再说话,外面冷风吹过,岩洞里的温度很低,赫千辰的手一直搂在赫九霄的背上。
  崖下没有食物,水源也少,他们必须尽快上去,千机阁和赫谷不知怎么样了,其他各派接下来会怎么做,这些都要考虑。想着这些,不知不觉睡去。
  快天亮的时候,在洞里细微的风声中,赫九霄忽然听见说话声。
  “我不想死。。。放过我。。。放过我。。。”
  “少主。。。少主杀人了。。。快逃。。。”
  “谷主病了。。。他害死了谷主!”
  “快离开赫谷,再下去我们都会死,会死。。。”
  这些话像是不同的人说的,但全都出自一人口中,是赫千辰。他紧紧闭着眼,额上有汗,双拳紧握,口中梦呓不断,脸色煞白。
  赫九霄用力摇晃他,“千辰!你醒醒!”
  赫千辰似乎是在什么里面挣扎,张口呼吸,胸前剧烈起伏,仰头继续说着古怪的对话,赫九霄一把拉起他,在他耳边大喊他的名字。
  梦呓声停止了,赫千辰倏然睁开眼,目光清明,犀利的眸色一闪而逝,敛下,恢复了平静,若有所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