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38-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38

火狸2018-5-22 15:36:24Ctrl+D 收藏本站

的看法,“我和九霄……”
  他平平静静的看着滟华,脸上只有微微的疑惑,赫九霄走到他身边,握了握他的手,两人对视,然后一起转过头,相似的脸庞却有着戴然不同的气质,滟华感慨万千。
  她知道,无论她的回答是什么,都已不能改变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无论是否有血缘的牵绊,他们都已和对方牢牢的绑在一起。
  她只能叹息,“你们是亲兄弟,是赫无极和我姐姐滟音所生,一母所出的亲兄弟。”


倾辰落九霄 卷四 第一百八十一章 陷阱
  早就做好准备,无论滟华给出的答案是什么,他们都会接受,也不会让自己受到影响,此时听她说出这句话,赫千辰和赫九霄心里还是觉得一松,仿佛有什么落了地。
  相视轻笑,连日来谁也没说,但谁都感觉到的沉重,慢慢从心底消去,就连赫九霄脸上也明显露出了放松的表情,“多谢。”
  他难得说谢,只是看着滟华的表情还是有些冷硬,不曾动容,那冰冷的目光直直朝她射来,滟华不是不知道理由,她微笑,解释道:“不要怪我骗你们,我装疯是不得已,而后骗你们也是为你们好,你们确实是亲兄弟,但在那日的情况下,我若不是那么说,你们怎么办?”
  “你们的娘已经去了,你们也长大了,可你们之间的关系……那是为人所不容的啊……”她看见赫九霄的目光陡然凌厉,赫千辰目光微阖之间深浅难辨,滟华却依旧注视着他们,没有回避。
  她非但没有回避,她还走近了些,走到他们面前,叹息责备,“你们这两个傻孩子,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一点都不忌讳,难道你们觉得再没人关心你们的死活了?人言可畏,我真怕你们出事,看你们掉崖,我真后悔为什么没早些到那里,早点骗住那些人。”
  一半似仙手,一半似魔鬼的面容,在夜色里有说不出的诡秘,但那双如同星月的眼,和她眼底的温柔却令这张骇人的脸变得可亲起来。
  这种温柔是他们这对兄弟从未感受过的,其中有几分怜惜,几分心疼,几许欣慰,几许担忧……仿佛已混杂着世上最深刻真挚的情感,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这是他们从未体会过的情感,滟华并不是他们的娘,但她站在他们眼前,却说了这些,这些任何人都不敢也不会对他们说的话,两人一时间谁都不能开口。
  当滟华试探的伸出手,轻轻朝赫九霄靠近的时候,冷血无情的血魔医只是僵了僵,让那双带有火伤痕迹的手抚摸到了他的脸上,滟华的手微颤,眼底露出了喜悦的笑,泛出晶莹的光。
  在黑暗里,那光点徐徐掉落,落在赫千辰的指上,他叹息,慢慢的用指尖抹去她脸上的泪,一贯的淡然里多了许多他不知如何表述的情感,也许这世上唯有赫九霄最清楚他此刻心底的感觉。
  他没有去看滟华的过去,只是抹去泪水,手指划过她被火所伤的那些凹凸不平的疤痕,滟华惊喜的握住他的手,似哭似笑,眼泪继续滑落,“你们这两个让人操心的孩子,这算是承认我是你们的姨了吗?”
  “你一直都是。”赫千辰由着她抓紧他的手,却不知还能再说什么,他看了赫九霄一眼,那双冷眼之中的冰寒也已消融,接着他们就只能由着滟华在面前喜极而泣。
  两个大男人面对这突然而至的亲情,只会默默的守在一边,等滟华擦够了泪水,她仰头对他们说道:“既然认了我这个姨,那就答应我,以后不要让人知道你们是亲兄弟,你们都是男子,相恋已是为人不容,万万不能再给人知道实情,惹人来找麻烦,知不知道?”
  若是能够,谁又想招惹麻烦,赫千辰苦笑,赫九霄脸色沉着脸不语,滟华怕他不答应,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吃了许多苦,世上也唯有你们最了解对方,知道对方的苦,我没能替你们的娘为你们做些什么,唯有这件事,一定要听我的。”
  她抹去泪水,拉着他们的手,正色说道:“除非你们打算分开……”话未说完,赫千辰已经断然摇头,赫九霄也直言道:“不可能。”
  滟华毫不意外,闻言轻笑,“我没逼你们分开,姨在这世上没体会过什么是爱,但我不是不懂得感情,无论你们兄弟被人怎么说,我只有你们这两个亲人了,我不会再来做些让你们讨厌的事,我也知道真那么做了,你们也不会理。”
  “我只要你们平平安安的,不想看你们再出事,所以答应姨,好不好?”这是滟华唯有的要求了,她只求他们平安,只盼他们不要被人所欺。
  滟华不是不知道他们的能耐,他们两人不去招惹别人就已是他人之幸,但她压根不考虑这一点,也不管别人落到他们手上会是何种恶惨结局,她只一心要他们好,怕他们之间的事落人话柄,受人欺负。
  赫千辰听着她一句句说,被她紧紧抓着,心头翻涌,“好,我们答应。”赫九霄什么都没说,看着她慢慢点头。
  滟华这才放心,看了看夭色,她点亮了房里的灯,赫千辰看见她脸上的伤痕,心里一动,赫九霄知道他要说什么,正要开口,忽然门被敲响,他们这才想起还有风驭修和红菱在外面。
  门被打开,但进来的并不是风驭修和红菱,而是无忧夫人水清澜,她手上端着盘子,一手还拿着一个食篮,里面有几样小菜,有酒有茶,准备的十分周到。
  “你们的朋友已被我请去别的房里用饭休息了,看你们说那么久,我没敢来打扰,天色不早,你们也该饿了,快来用饭。”无忧夫人把东西一一摆在桌上,招呼滟华。
  “多谢清澜姐了。”滟华举杯,刚要就唇,倏然被赫九霄一手打翻,“酒里有毒!”
  他一开口,空气里猛然涌上一股冰冷的杀意,滟华呆在原地,顷刻间后退几步,毫不犹豫的站到两兄弟身旁,不敢置信,“你为何要这么做?”
  赫九霄被称作血魔医,血魔医所说岂会有错?更他们是她才认的亲人,滟华质问水清澜。
  无忧夫人也显得意外,她饮下自己杯中的酒,显得很惊讶很伤感,“你看,酒里根本无毒,我怎么会害你?多年未见,我冒着危险将你藏在青黛楼,难道你不知感谢,还要误会我要害自己的姐妹?”
  见她饮酒,又被她这么一说,滟华似乎也犹豫起来,赫千辰冷眼旁观,没有开口,水清澜皱眉,指着两兄弟说道:“你们这两个孩子,难道闹的中原不得安宁还不够,还要来我青黛楼闹上一闹?我知道你们想要冰河莲子,但也不止如此,我自会给你们。”
  她露出怒容,拂袖转身,就在这刹那之间,幽幽的蓝光从她袖管里飞射而出,滟华离她最近,她的目标却不是滟华,而是赫千辰!
  哪知滟华却像是已经料到她的动作,双手一掀,根本不用赫千辰出手,满桌子的菜朝水清澜飞过去,那道幽蓝的暗光“嘟”的钉在桌上,“果然是你!水清澜,难道你已经被敖枭族收买?不顾你我结义之情了吗?”
  “结义?!”水清澜知道装不下去,避开飞溅的菜汁,不屑轻笑,“你我结义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如今来和我说结义?!他们是要我青黛楼的冰河莲子,难道我也要看在你的份上给他们?”
  她不知在转身之时按动了什么,只闻几声“喀喀喀”的响动,赫千辰暗道不好,“有机关!”
  确实有机关,却不是放出什么暗器毒烟,而是陷落!他们所站之处剧烈震动,就要往下坠去,这个房间竟不是一个真正的房间,而是一个可升降的机关!
  水清澜从一开始就将滟华放置在机关之中,引他们入内,让他们叙日,等对她不再提防之时突然出手!先前她所说的准备吃的,恐怕是去对付风驭修和红菱了,思及此,赫千辰脑中闪念,生出疑惑,她要的究竟是谁的命?
  水清澜已经跃出门外,重重的铁栅落下,将他们三人困在其中,她站在门外,朝里微笑,笑容轻柔,正是她对着身边侍女小柔的那一种,也是她在弹指间杀了小柔的心上人,陆萧的那一种,“滟华妹子,别怪姐姐我无情,我已告诉了殷魄命你在我这里,至于赫千辰、赫九霄……”
  她的笑开始变得扭曲,说到最后几个字似乎包含无限恨意,赫千辰一眼扫过,先前的闪念变得明晰,默念了几次水清澜的名号,他把滟华挡到身后,扬声问道:“卫无忧与你是何关系?”
  被铁栅锁起的房间成了囚室,整个囚室正在下沉,即便是在此时,赫千辰还是没有露出半点惶恐,还能问出这句话,水清澜既赞叹又愤恨,脸上的笑扭曲成了悲色,双手颤抖,扯碎了手上的帕子,“好个赫千辰,你还有脸问我?!你杀我儿子,还敢来问我?!”
  “卫无忧?!”赫九霄一掌拍上墙面,冰冷的杀意凝如实质,他从未忘记卫无忧,更不会忘记卫无忧所做的事。
  墙壁被掌力所碎,露出和门前一样的铁栅,房间已经下沉,不知通往哪里,赫千辰一手抓住铁栅,催动真气,运足了内力去拉扯,“卫无忧是我所杀,你要报仇为何不冲着我来?”
  “你们都要死,为我儿偿命!”外面的水清澜一脸疯狂,正离他们越来越远,赫九霄忽然冷笑,“你可知道,卫无忧还碎尸于我掌下?”
  “什么?!”尖利的叫声不复轻柔,水清澜已如疯妇,探身到门前,眼眶通红,“你说什么?我儿的尸首在哪里?是你毁去了他的尸身?!”
  赫九霄要的就是这一刻,握住赫千辰所抓的那条铁栅,他也运足内力,“铛”一声,半根铁条被他们生生扯断,同时甩手,飞射的铁条直直射向水清澜,如一把利刃,插入她的胸口!


第一百八十二章 石洞遭险
  水清澜根本没有防备,她只来得及用手挡了一挡,缓了来势,铁枝入肉几寸,血水从她前胸渗出,她惨呼,凄厉如鬼,再无半点贵妇的风韵,勉强说道:“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捂着胸前伤口,她踉跄退开,整个房间下沉,机关已经开启无法挽回,三人都非莽撞之人,静待变化。
  眼前景物不断往上升,他们落入地底,隔着铁栅能看到周围坚硬的石壁,石壁上湿漉漉的,那只能说明此处经常有水。
  “她想淹死我们!”滟华抓起周围的东西砸向墙面,落砖之后露出的全是铁栅,就如一个牢笼将他们困住,隔着这些栅栏外面只能看到外面透着水的岩石,依日找不到出路,她心急起来。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不该!不该来找她的!”她紧紧咬着唇,此生历经磨难,在中原吃尽了苦头,以为万央会比中原安会,万没想到自己相信的结义姐妹会这样待她,还害了他们兄弟二人,滟华的心里内疚不已。
  “不要慌,我们还没陷入绝境。”赫千辰试探了一下铁栅断开之处的空隙,怕滟华再受刺激而疯狂,他抓住断掉的另一端,对她示意,“你看,我们只要弄断这些栅栏便可出去。”
  被他和赫九霄齐力折断铁栅的地方,还不够一人穿过,但若是再折一条便够了,滟华见了心里稍定,一起过来帮忙,三人用劲,一根铁栅很快被他们折断。
  “她已受伤,应该还没那么快打开机关。”赫千辰打算先出去看看外面有无异样,还未踏出,赫九霄拉住他,“千万小心。”
  他对他点头,“我知道。”他先从里面钻出去,周围很暗,隐隐的光亮不知从何而来,但还是不够视线所及,只能看到近处。
  他所在的地方像是一个地洞,到处都在滴水,有人造的痕迹,不是天然所成,看起来若是等到水清澜打开机关,这里应该会注满水,让人无处可避。而他方才所在的地方就如一个铁笼,上面吊着几圈铁索,机关打开这铁索便会拖着房间往下。
  周围没什么危险,赫千辰让滟华从里面出来,赫九霄断后,等三人站在地洞里,另一边忽然也传来铁索的声音,接着就是无忧夫人的说话声,“你们以为这就安会了吗?别忘了,你们的朋友还在我的手上……”
  铁索发出冰冷的碰撞,另一边降下一个小些的笼子。那看起来就真的像个笼子了,四面也没其他的东西掩饰,只有光秃秃的铁栅一根根竖着,里面的两个人正是风驭修和红菱,一个躺着,一个靠着。
  红菱许是吸入了迷烟之类的东西,说话没什么力气,却狠狠道:“老妖妇已经受伤了,再等等……我们就能想办法出去,“等我出去了,我要铲平这个见鬼的青黛楼……”
  风驭修看来还好些,靠着铁栅,语声隐带威胁,“水清澜,你是要和我们赤狼族对着干?若被我族的人知道,你可知道自己是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