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46-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46

火狸2018-5-22 15:36:34Ctrl+D 收藏本站

了赫千辰的话,双眼还是没有睁开,神情不动,既不惊讶也不意外,侧首对赫千辰说道:“我先进去,你在外面等我。”
  从他的话里听的出来,赫九霄确实知道这是什么毒,也没将这种毒放在眼里,赫千辰几个转念,以赫九霄的功力应该不至于在洞里遇到什么危险,尽管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是点头答应了,“你去吧,小心。”
  黑蛮帮众看着赫九霄,眼睛一眨不眨,只看到他举步,仿佛那条蓝线不存在,随意的踩了过去,走进洞里。
  众人哗然变色,他们亲眼看着赫九霄安然无恙的走进去,鬼通脸上青白交错,分外不甘,他知道不是地上的毒散了,而是进去的人根本不惧这种毒。
  赫千辰站在洞外却在看着地上的尸体。
  那两具尸体就是被那毒所杀的人,是思苏用来挡住黑蛮帮的,风驭修只看到他站在洞口许久,神情若有所思。莫非他是在猜测赫九霄是如何抵御这种剧毒?风驭修猜不到赫千辰的想法。
  红菱的任务已经完成,但她行事重义,当然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一走了之,和风驭修一起,两个人对着黑蛮帮,双方都没人言语,沉默中有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他们都在等赫九霄出来。
  石洞里,赫九霄已经走到深处,他的双眼并非不能视物,只是略有模糊,洞里光线很暗,他双目半阖,站定在一个人面前。


第一百九十二章 迦蓝下落
  她没在打量思苏,思苏却在打量他,随着赫九霄一步步走近,洞里的光线仿佛越来越暗,到赫九霄近在眼前的时候,思苏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一灯如豆,光影在山洞里摇摆,拉长赫九霄的影子投射在石壁上,他冷冷站着,面无表情的正对思苏,微阖的眼不知是在看他,还是没有看他,叫人无由的有些惶恐。
  洞里的空间并不小,有桌有椅,有床铺也有书案,角落堆放着各种草药,书案上有许多书本摊开这,思苏就站在座椅前,看着赫九霄走进来,然后他转身去整理自己桌上的东西,态度甚至显得很随意,犹如早就与赫九霄相识。
  “我一直听师父提起你,今日你我终于见面了,师兄。”思苏手上摆着,口中说着,语带笑意,“你不会知道师父提起你多少次,他一直说你在毒术和医术上很有天赋,所以我一直很想见见你。”
  赫九霄曾经杀过迦蓝,从思苏的话里却听不出半点迹象,似乎迦蓝从没将这件事告诉过他这个弟子,赫九霄听他说话,没什么表示,平平的话音问道:“迦蓝在何处?”
  听见他直呼其名,思苏像是觉得意外,随机一笑置之,笑容有些狡黠,“师兄是专程来找师傅的?总不会是遇到难解之毒了吧?”
  “他在哪里?”赫九霄没有理睬他的问题,石洞里的灯火因为他的靠近而愈加闪烁摇曳,只听他冷冷地说道:“你可以得到冰河莲子,只要你说出他的行踪。”
  “既然是师兄要见他老人家,做师弟的哪有不照办的道理?”思苏只是略微犹豫,然后一点头,自语道:“这就当是师兄给师弟我的见面礼吧,用冰河莲子来换师傅的行踪,是在划算的很。”
  他轻声玩笑,态度和先前出现在洞口的时候略有不同,得知赫九霄就是他师兄,思苏显得很高兴,仿佛全然不觉周围空气阴冷,因为赫九霄的到来而充满压迫感。
  “我们从后面走。”他让开几步,指着书案之后,朝赫九霄眨了眨眼,低声说:“外面那些蠢货还不知道,我这里有密室可通往山谷之外,我们就从这里离开,神不知鬼不觉。”
  黑蛮帮围着这里七天,其中不知有多少时候思苏是真的在洞里的,其余时间他都在外面,吃饭喝酒,找些草药,完全没将外面的人当回事,自然不会对他们的话有什么反应。
  “要走,从来路走。”赫千辰还在外面,赫九霄怎么可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一句话都不多说,他转身朝外面走去。
  “难道是有什么你放不下的东西?”思苏只能跟着他往外,然后想了想,恍然大悟,“莫非是师兄身边的人?他是不是对师兄而言很特别?冰河莲子也在他身上?”
  思苏如此猜测,赫九霄听若不闻。
  在他身后,思苏又赶上几步,低声赞叹了一声,“师兄好眼光,那个人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让人觉得……”他犹豫了一下,最终只能说:“在他身边会很舒服。”就像是看着天月的皎洁,望着云海的浩瀚。
  无论用多少严词来形容赫千辰都不为过,也都无法全部描述,那不是用言语所能讲清的,思苏的话里也正是这个意思,那只能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出第一眼的嘎感觉。
  赫九霄的脚步顿住了,冰血般的气息在风口里愈加冷冽,慢慢转头,微阖的双眼露出一线骇人的冷光:“他如何,与你无关。”
  思苏脸色一变,脚下也停滞了片刻,随即脚步轻快的跟在他身后,连忙避嫌,表示歉意:“是我说错话了,不过看得出师兄真的很在乎。”
  赫九霄走出洞口的时候,外面赫千辰已经在等着了,见他无恙出来,思苏就在他身后,明白赫九霄已经说服思苏,只不过这么一来,黑蛮帮的势必不会轻易罢休。
  果然,一见他们出现,思苏也在,鬼通第一个冲上前去,面目狰狞,恨恨道:“你想去哪里?你必须随我们回去医治我们帮助!”
  “可惜,我要随我的师兄一起走,恕在下不能前往了。”思苏脸上露出歉意,陡然间伸手一扬,不只是何种粉末飘洒在空气中,鬼通连忙退后,却还是吸入了不少。
  “你!你……竟敢下……下毒……”鬼通捂住自己的咽喉,一张脸霎时涨得通红,红只发紫,而后泛黑,在他身后有不少黑蛮帮的人和他一样,纷纷倒地,如同窒息,死命在自己的喉间抓挠。
  思苏还是那么有礼的微笑,“替我转告帮主,就说思苏我近日无暇去替他诊病了,生死有命,由不得人,假如我有空了,我会去看他。”说完话,他朝那些黑蛮帮的人扫了一眼,若无其事的站到赫九霄那一边,“师兄,我们可以走了。”
  谈笑之间下此毒手,这与思苏那张柔和漂亮的脸一点都不像,但如此才更像迦蓝的弟子,赫千辰只是旁观,没有说什么,对思苏头来的微笑点头回应,算是打过招呼。
  黑蛮帮半数都中了毒,多半是个死,奇异的是赫千辰他们并无异样,想来是思苏在前几日就有做过什么手脚,黑蛮帮的人早就被吓了什么药引,才会同样站在这里,却只有他们那边的人中毒。
  谷里冷风不断,哀嚎声随风想起很是凄惨,不少人的咽喉被自己抓破,脸色发黑的死去。
  风驭修在旁惊叹,“好毒的手段!”红菱刚看着峡谷之外,催促道:“还不快走,万一黑蛮帮还有人在外面,腹背受敌可不是好玩的。”
  这话确实很有道理,赫千辰也有这个顾虑,他早就牵好了马匹,一手扶住赫九霄的肩头,“你的眼睛……”
  “师兄的眼睛一定不会有事。”思苏忽然插话,直直看着赫千辰,“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可否告诉我。”
  他问的时候只见好奇,没有其他什么表示,赫千辰没放在心上,开口正要回答,赫九霄正经替他说道:“他叫赫千辰,其他的你不必知道。”
  思苏跟着他们,他们是三人行,等这句话说完,赫九霄拉着赫千辰往前走去,把思苏一个人扔在后面。看着前面的两个人,思苏的眼睛里划过一抹兴味之色,忽然对着风驭修问着:“他们之间是不是关系很深……”他扬起眉,显得很好奇。
  风驭修想了片刻,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最后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个还是你自己看吧,只有你自己看亲眼见了才会有所体会。”
  他朝后看了一眼红菱,红菱的表情和他一样,他们都想到路上所见的点点滴滴,日子不久,但谁都看得出来,赫千辰与赫九霄之间的成不是用深浅能一语说尽的。
  思苏不再问,跟在两人身后,眼神却没有离开过。
  出了谷,思苏告诉他们迦蓝身在垂桑,垂桑是个偏僻的小城,地处万央的中央,是个不算热闹也不算冷清的地方。
  迦蓝作为医圣,总在各族游荡,行踪飘忽,很多人都没见过他,就连身在赤狼族的风驭修也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据思苏说,迦蓝在垂桑有重要的事,在那里已有多年了。
  从天鹭岛昙雾,找到冰河莲子,又自思苏这里终于得知迦蓝的下落,想到赫九霄身上的毒有希望解去,赫千辰神情稍缓。
  “那好,我们就往东,去垂桑。”翻身上马,赫千辰做了决定,沉稳的话音浅淡,从他的语调里都听不出半点疲惫,他坐在马上,背脊还是那么挺直,握着缰绳的手还是那么稳,望着远处的目光依旧坚定果决。
  为了替赫九霄找冰河莲子,为了寻到迦蓝为赫九霄解毒,从到了万央之后就几番辗转,其中有多少艰险,多少凶险,这些仿佛全都没被赫千辰放在心上。
  被风带起的黑发微扬,和他的青色衣袂交错,从其他几人的实现里掠过,正是落日之时,那光芒笼罩在马上端坐的人身上,他整个人就在那片金芒里,仿佛已经融了进去,与天地化作一体。
  赫九霄双眼微阖,他没有睁开眼,却能想象的到赫千辰此刻的表情,这就是一直以来他所看见的赫千辰……
  站在谷口,赫九霄没有上马,赫千辰疑惑的俯身看他,“怎么了?”
  一只手臂忽然朝他伸过来,赫九霄将他从马背上拉下,没有骤然暴烈的吻,而是轻轻抚着他的发,在他额角的发边吻了下去,那动作说不出的温柔,说不尽的缠绵,看呆了站在一边的另外三个人。
  赫千辰像是知道他这么做的理由,什么都没问,抱着赫九霄的手紧了紧,淡淡一笑,“这么感动?”
  “是心动。”赫九霄没怎么顾忌有别人在,抱着赫千辰,在他耳边纠正他的话。
  两人相处至今,他还是在为“赫千辰”这个人的存在而心动。

第一百九十三章 痊愈
  *到赫九霄的纠正,赫千辰还是轻笑,就在另外几双眼睛的注视下,在赫九霄的唇边轻吻了一下。
  只是一个浅浅的吻,半点都不会让人有什么遐想,却温暖的犹如冬日阳光,就像此刻照落在他们身上的那一种,映照着青山和锦袍,和煦而清浅,让旁观之人也不由自主被感染。
  两人的唇一触即分。赫千辰翻身上马,拉起赫九霄坐到他身后,身后的一双手伸过来将他环抱。
  一次次的身陷险境,一次次的携手对敌,他们两兄弟之间的默契愈加的好,就算赫九霄不在乎在人前亲密,也因为赫千辰的在意而有所收敛。所以这个浅吻从开始到结束,从两人相拥到分开,然后上马,都自然而然,叫旁人来不及反应。
  等其他人回过神来,他们已经身在马上。
  赫千辰不是个行事张扬的人,若非必要,他不会给外人看到他和赫九霄之间的相处,但如今已经这么做了,也不掩饰,侧首往后看了一眼,“我们出发。”
  来路上赫千辰就不答应赫九霄骑马,就算他能看到眼前的事物,但若是看不清楚,有个万一……他实在不想看到他再出什么意外。赫九霄掌上的伤口才愈合。
  两人一骑策马远去,留在原地的三个人相视一眼,思苏若有所思的点头,“我果然明白了,原来对师兄而言,那个赫千辰是最重要的。”
  “那还用说。。”风驭修对他的话表示同意,这一路上喝酒下对他说的话屈指可数,大多时候他只理睬赫千辰一个人。
  “又不是没见过,还不快走?”红菱已经见过两人亲吻的样子,觉得他们少见多怪,骑上马背朝前面追去。
  恰好还有一匹马多出来,便给了思苏,他们追着前面那两人朝原路返回,几个人打算先去找个地方安顿,再做打算。
  为免黑蛮帮的人追出来找麻烦,他们先离开天鹭,到了相邻的城里,找地方休息,连日来奔波,也有风餐露宿的时候,这回思苏已在,终于不必再着急,可以好好休息几天。
  把东西都安置好,替赫九霄留了两粒冰河莲子,赫千辰把多下的莲子给了思苏,他留着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像上一次一样突然发狂入魔,那样的经历他和赫九霄谁都不想再来一次。
  “这就是冰河莲子了,果真很好看。”思苏手中拿着青嫩的莲蓬,没问其他的莲子在哪里,也没多说什么,把那整个莲蓬装进他随身携带的一个药箱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