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52-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52

火狸2018-5-22 15:36:41Ctrl+D 收藏本站

色将要暗下,屋顶上能感觉到晚风,他就站在风里,与赫九霄相对,屋下,滟华泪眼迷蒙的仰望,忽然一张口,却被殷魄命捏住了下颌。
  “想要自杀?”熊锡安冷笑,“没那么容易,你的命还有用的很,千万不能随便轻生。”殷魄命在他的示意下点了滟华的穴道,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屋顶上几人受困,她最最关心的那对兄弟身陷险境。
  “老夫说过,是心口,”见滟华的性命果然对他们重要,他脸上难掩得色,指着自己胸前,点了几下,“就是这里,用刀狠狠扎下去,我要看到你们手里的匕首扎到底为止。”
  他笑的肆意,就是要他们一死,红菱急道:“你这个老匹夫!就算他们死了,你如果还是不放人怎么办?”
  熊锡安被她这一声老匹夫骂的火起,脸上闪过厉色,却双手背负在身后,仰头说道:“这你大可放心,我这不还留着你的命?你可以看我放人,何况除了他们之外,别人的命对我也无用。”
  “要我们死,好,那你看着。”这一句是赫千辰所说,他伸手从赫九霄肩头拔起匕首,带起几抹血色,高高上举,骤然往下。
  滟华倏然瞪大了眼,目眦尽裂,不能言语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赫千辰往自己心口扎下,这一瞬间在她眼中像是慢动作,涌下泪水,她在心底嘶嚎,不能!不能!
  但纵然说一千一百遍不能,依然无法改变事实,匕首落下冷光闪烁,熊锡安的目光也闪烁,突然间却惊跳起来,“不好!”
  赫九霄肩头被匕首所伤,但赫千辰拔出的匕首却只带着几滴血,还有他们两次举起匕首,那折射的反光……熊锡安心里一沉,赫千辰面露微笑,手上的动作倏然停下。
  不知何时山坡上多了数十人,那些人全都一身黑衣,脸上唯一的表情只有漠然,身上只有死亡之气,而这些人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多,悄无声息,就如幽魂。
  “晚了。”赫九霄放下捂住肩头的手,哪里还有什么重伤的伤口,他冷冷一笑,笑容堪比鬼魅,纵身跃起,高喊道:“奈落听令!”
  “杀!”身形倏然往下,他直对殷魄命。
  同一时间赫千辰腾身起跃,直扑熊锡安,口中高喝,“南无!布阵!”
  用敌人的惨叫作为复命的应答,山坡下冲来更多的人,他们的人数就与熊锡安所带来的人数接近,大约在七八十人之众,全都一身黑衣,下手无情。
  黑衣如夜,夜色也已降临,暗下的天色染上血光,兵刃交击声不断,血腥杀伐不休。
  滟华和红菱惊喜交集,熊锡安却暗骂不已,他做梦都没想到在他狩猎他们的时候,自己早就掉入陷阱。
  奈落!南无!赫千辰与赫九霄出发去往万央,怎可能不带任何人手?中原与万央只见千丝万缕的种种关系纠葛,无处不显示此地藏有内情,早在他们两个上路之前,便已做了安排。
  他们对手下的吩咐是,执行完七杀令之后,各自隐藏行踪,分别赶赴塞外,在进入万央的第一个城镇里用暗号联络。
  南无与奈落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买卖,这种秘密的行动已不是第一次,他们各自改装易容,扮作各种身份,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在执行完了七杀令的任务之后有的独自上路,有的三五成群,分别到达万央。
  而后他们在天鹭集合,一路都与他们的主子保持联络。赫千辰与赫九霄假作争执,便有了更多时间消失在他们面前,去与南无和奈落的人会合,而不久前在万壑山外,他有意落后于思苏和赫九霄,就是在街头留下讯息,要人赶往山上。
  先前敖枭族第一批人前来暗袭,他们不走,也不是图脱困,就是等着敖枭族出现,等着奈落和南无前来里应外合。
  熊锡安见到眼前情景已知自己中计,一刀挡住赫千辰手里的蛟蚕丝,眼睛里像要喷火,“气煞老夫!你们两个妖狐族的余孽!”
  “你记恨妖狐族,为什么?”赫千辰手中出招,一点看不出自伤的那掌对他造成过什么伤害。
  事实是那一掌确实是欺敌之计,可惜熊锡安虽然料到,却不知他最终目的不光是欺敌,更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南无与奈落的人赶到。
  “去问你们族长!去问裘煌!去问问他,他在三十二年前做过什么?!”熊锡安咬牙,冷声低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暴起一阵令人心惊的恨意。
  三十二年前?那是炎朝当今的顺德帝登基的那年!赫千辰心里转念,手中不停。
  金芒如游龙时而点刺,时而缠绞,熊锡安却如若不见,凭着深厚的内力,实打实的见招拆招,一刀比一刀重,一刀比一刀恨,毫无花俏,却如重山压顶,完全不理会赫千辰游走如风,招式空灵,犹如是在泄怒,“叮叮叮”,连着几声,蛟蚕丝与他的长刀相撞,火星四溅。
  另一边赫九霄正与殷魄命交手,滟华倒在地上被红菱扶起,松开她身上的绳子,为她解穴,在纷乱的人群里把她扶到附近的一棵树下,查看她的伤势。
  除了那时候与殷魄命一起掉落深潭,她的脸上身上有许多擦伤之外,幸好没有别的外伤。熊锡安要用她用人质,也就没有伤她。
  他有句话说的确实是真,除了赫千辰和赫九霄,别人的命他还没放在眼里。
  南无与奈落一方摆阵困敌,另一方就阵中剿杀,赫千辰赫九霄又分别拖住了熊锡安和殷魄命,敖枭族的人受到南无和奈落的合围,战的十分辛苦。
  南无与奈落一方摆阵困敌,另一方就阵中剿杀,赫千辰赫九霄又分别拖住了熊锡安和殷魄命,敖枭族的人受到南无和奈落的合围,战的十分辛苦,熊锡安见势头不妙,一刀朝赫千辰狠劈过去,纵身后退,“殷魄命,杀了她,我要知道她把药方给了谁!”
  殷魄命正与赫九霄交手,闻言不顾身后掌风,投往滟华所在的方向,背后受了一掌,身形踉跄,脚步却没停,五指如爪,迅疾无比,当头落下,罩住滟华的头上!
  殷魄命也有异能,能恢复人的记忆,但除此之外他还能知道人脑中所思?赫千辰一惊,只见五指闪耀金属光泽,直往滟华头上抓去!
  尽管不知究竟,但眼下谁都知道殷魄命要使的手段绝不会对人有益。滟华被擒数日,滴水未进,根本没有动手之力,红菱离的最近,一把推开滟华——
  殷魄命的五个手指形如鹰爪,直直插入他掌下之人的头顶。
  红菱。
  红菱扶着树干,身形顿住,滟华倒在一边,吃惊的看着她,只见她的额头冒出血洞,血迹殷然,仿佛从她身体里慢慢溢出来,流满了整张脸,也染红了她领口上所镶的雪白皮毛……
  殷魄命一击没中目标,拔出他的手,五指鲜红,就要去抓滟华,赫九霄已至他的身后,掌风如刀,殷魄命旋身躲避,却没能躲过全部的掌力,那一掌落在他肩头,只听一声肉帛撕裂之声,一条断臂连着血肉,横飞出去。
  滟华勉强起身,想要捂住红菱头上的伤,但五个血洞不住往外流血,根本不是用手就能捂得住的,红菱居然对她笑了笑,“我不疼……”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一身红衣在阴影里飞扬,像是燃烧起的火,她靠在树上,一抹脸上的血,动作还是那么自然,就好像那不过是汗水,然后带着满脸血色,她朝远处看,对赫千辰还有赫九霄喊道:“我红菱,再也不欠你们的了……多谢你们救我爹……一命换一命……”
  她大笑,已经支持不住,走到人群里,却还不忘捡起地上的剑,顺手杀了个人。
  “红菱?!”远远的风驭修从山下赶来,身后还带着赤狼族的人,看到这种情景,他怒吼一声。
  赤狼族人最重恩情,也最记友情,赫千辰他们救了风驭修,红菱一路上也算是他的患难之交,眼见他们受困,风驭修怒极,随手抓住一个敖枭族人,硬生生的扭断了他的脖子。
  “风驭修,我说过,我会随你会赤狼族领罪……如今看来,我是做不到了……你记得,拿了我的头去……你好复命……”红菱笑着转身,脸上全是血,任由两把剑从她身上刺过,然后缓缓倒下。
  “熊!锡!安!”风驭修一字一句的怒吼,不由红了眼,红菱虽然是女子,却不比男儿逊色,眼见她死,他等若失去一个好友,陡然转身,他狂吼,“管他什么敖枭族,狼崽子们!给老子杀!”
  “南无!奈落!”
  赫千辰与赫九霄齐声大喝,“绝命——”爆喝如雷声落下。


第二百零一章 亲人
  瞬间鏖战激生,南无与奈落之下近百人齐齐亮出暗器,破空声骤响。
  他们只求杀敌,不讲手段,更不必遵循什么江湖规矩,只是一个转瞬,敖枭族内便有十数人丧命,同时赤狼族的人口中发出古怪的嚎叫,冲入人群。
  他们一个个敞开前襟,露出精壮的肌肉,上有图腾纹样,身上短袄脚上长靴,手持弯刀,厮杀之时一个毙敌,其他人都会相互呼应,齐声应和,声势惊人。
  血溅四起,人群中惨叫频频,敖枭族哪里还能抵挡?
  敖枭族与赤狼族本是万央最强大的两个部族,都异常精悍擅战,两族对战,再加上南无与奈落,混战一起战况便十分激烈,敖枭族下近百人,在两方的剿杀下折损过半,熊锡安见形势不利,毫不恋战。
  “撤——”
  敖枭族人边战边退,退往山下,风驭修顾忌敖枭族在万央的地位,和他赤狼族以往的交情,没有追赶,赫千辰与赫九霄则是顾虑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假若逼得太紧,对他们日后的行事没有好处,便也下令停止追击。
  熊锡安带来的人死伤过半,这样的战果已经算是不错,足够起到震慑和警告的作用,站在山上看底下人群退去,赫千辰转过身,滟华抱着红菱的尸体,正用袖子抹去她脸上的血。
  红菱死的时候很平静,甚至还能看到微笑,她已经满足了,被人控制利用,最终用自己的命来偿还,她无愧于人,她自认死的值得。
  脸上的血被擦净,露出她苍白的容颜,她如此安详平静,滟华却看的不断摇头。
  “这孩子,太……”滟华不知怎么说下去,她脸上还有泪,心下唏嘘不已,她与红菱只能算是见过面,她却为救她而死。
  “我们送她会天鹭,葬了她吧。”风驭修看到她发顶上的五个血洞,狠狠一握拳,红着眼低骂,“该死的殷魄命。”
  “熊锡安下令要他杀华姨,是为了知道药方的下落,他所说的药方……”赫千辰没有说下去,若有所思的看着赫九霄,对方和他一样的神情,赫九霄说出的猜测也和他一样,“红颜。”
  “除了红颜,没有其他。”赫九霄看着滟华怀抱红菱,尽管方才滟华险遭意外的时候他也有担心,眼下他的脸上却只有冰封似的漠然,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红颜究竟有什么秘密,敖枭族看似针对妖狐族,红颜与妖狐族又有什么关系?”赫千辰垂眸,话音很低,这话却不是问任何人,而是在问自己,来到万央之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所以的线索都没来得及理清,也完全理不清。
  “你们——”风驭修皱眉,不敢相信,“红菱死了,难道你们一点都不难过?她是为救你们的亲人才死的,你们怎么能……”状若无事的讨论什么红颜?
  滟华按在他手臂上,对他摇头,风驭修没说完的话被阻止,赫千辰闻言没有在意,像是笑了笑,笑容很淡,似有叹息,然后,直视风驭修的双眼说道:“我很感谢她。”
  “上路。”赫九霄无情的眼神掠过,看来完全不在乎风驭修说什么,吩咐手下的人修整完了准备出发。
  暗夜之中两人一起转身离去,去召集南无和奈落,背影离得远了,滟华慢慢收回眼,在风驭修的手臂上轻拍几下,无奈的苦笑,“不要怪他们,他们不是不难过,只是不习惯表现出来,他们心里会记得的,记得是红菱救了他们的姨。”
  赫千辰先前说话之时称呼滟华为华姨,听来像是不自觉说出口的,滟华那时候就异常喜悦,唯一可惜的是红菱,长叹一声,滟华轻轻把她的尸体放下。
  风驭修听了滟华的话,没再抱怨下去,远处那两人已经对手下吩咐完了,指着一个方向,正是去往天鹭。赫千辰与赫九霄正在商量晚上是去山外面找个地方休息,还是就在野外露宿。
  “先前是我的不是,红菱死了,我当时太生气,你们不要放在心上。”风驭修走到他们面前,郑重的抱拳说道:“明天我们一起去天鹭,送红菱回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