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55-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55

火狸2018-5-22 15:36:44Ctrl+D 收藏本站

情于礼,赫千辰都会送她回天鹭,闻言点头,“你可放心,红菱我们定会送她回去。”淡淡的眼神落到风驭修找来的马车上,那马车里就放着红菱的尸体,如此不怕路上风尘,也不惧风吹雨打。
  风驭修看起来粗犷,却也有心细的一面。
  “我们走吧。”赫九霄从一边走过来,他刚才遣散手下的人,已经准备好去天鹭。
  “就此别过。”风驭修一抱拳,在他走了几步之后,却见穆晟不动,他还站在原地,“你们千万不能忘了,妖狐族还等着你们,那里是你们的娘出生的地方,无论如何你们总要去一次吧。”
  “他说的不错。”没等赫千辰与赫九霄表示什么,滟华走近,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神情复杂的看着他们:“无论当年的事究竟如何,我和你们的娘都是出生在那里的,姐姐已经回不去了,我也不想再回去,但你们总要去一次。”
  赫千辰正要接话,滟华用手势阻止,她摇了摇头,柔声道:“听华姨说完。”
  重回故乡,一切却都不同,她面目全非的脸上露出追忆之色,“那时候,我和姐姐每回都只能偷偷跑到山外,不明白妖狐族为何会受王上嫌弃,那时我们就觉得,族里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这么多年过去,如今我年纪大了,那些事我也没心思再去想,但你们还年轻,替华姨弄个清楚。”
  她胸前剧烈起伏,带着半张疤痕的脸上露出悲哀之色,继而一咬牙,仰头望着苍穹,“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害的我们姐妹流落中原,害我姐姐死于魔掌,害我半人半鬼!”
  慢慢转过身,滟华激动的语气逐渐平缓,眼神却异常坚决,“倘若是妖狐族对不起我们,纵然灭族,我也不会难过,所以不论你们两兄弟做什么决定,华姨都支持你们。”
  多少年的以泪洗面,没换来过任何答案,滟华对故土再没有太多留恋,她听从两兄弟的安排回中原,也是因为他们的家在那里。
  “我们不会让自己为难,你放心。”历经艰辛,甚至连引以为傲的容貌都被毁去,怎能不怨,赫千辰感慨。
  “滟华,你变了。”穆晟突然开口,滟华轻笑,“这么多年过去,谁能不变,你也不是以前的穆晟了。”
  “我当然不是我爹。”穆晟去看了风驭修一眼,风驭修还在不远处等他,犹豫了一下,他还没举步,风驭修已经走过来拖着他往另一边走,“这次你跟我一起回赤狼族,既然担心我,你就看着我怎么对族里的人解释……”
  两人越走越远,带着赤狼族人一起下山离去。
  等他们走了,赫千辰找了手下几个功力最高的,秘密护送滟华回中原,一直到千机阁,待安全了之后再给他消息。
  之后,他便与赫九霄一起启程,将红菱送回天鹭。
  到达天鹭的时候,所有人都闻讯而来,走的时候是好好的,回去的时候却是一具尸体,天鹭族人听了两人叙述的经过,红菱之父睁着眼,直到听完,没有倒下,也没有失态,待送走他们两个,才对着女儿的尸首面色悲戚。
  “红菱像她爹。”回想红菱之父忍泪的模样,赫千辰叹息,赫九霄策马在他身边,点头同意,难得的露出几分赞许,“她和其他女子都不同。”
  赫九霄从没有夸奖过别人,赫千辰知道,这次红菱的义举也让赫九霄动容,“熊锡安早晚会付出代价,你可见到天鹭那些人的表情?”
  “敖枭族靠的是本身的力量,与炎朝在边境交战,万央还要倚赖他们,暂时不会有异动。”赫九霄直视前方,天上的暖意落在身上很暖,他微阖起眼,身下的马匹放慢了速度。
  “暂时不会有异动,久了便难说。”赫千辰从怀里取出一张纸笺来,那是赫九霄曾见过的,没有云纹的那一种,不是千机阁所用,“什么消息?”
  赫九霄一手接过,“这就是你的暗棋?放在万央边境的那些?”
  当初因为楚雷和楚青韩的事,两人曾有过小小误会,之后解释清楚,各自都说过一些事,其中一件就是赫千辰在外布置的势力,与千机阁无关,最早是为了防备魏析楼和他手下阁老。
  “你看看,我们不在中原,一样热闹的很。”赫千辰点头,赫九霄继续看着纸笺上所书的内容。
  中原武林基本没有什么大事,七杀令的风波早已平息,也没人再找赫谷和千机阁的麻烦,但这么一闹,倒是闹出了几个闻名已久的隐世高人,他们都与温铁羽是一辈的,若非这次的事闹的太大,他们恐怕也不会出现。
  江湖动荡在他们的化解下渐渐平息,另一方,朝廷那边已经无暇去管江湖事,太子素来不怎么插手朝政,就像是韬光养晦,就待这一刻,如今突然显露手段,二皇子楚青韩的势力被他打压了不少。
  没有顾忌朝廷颜面,太子命人宣扬二皇子楚青韩过去的所作所为,从下毒到陷害,甚至勾结万央的事也被揭露出来,楚青韩措手不及,失了先机,成了千夫所指,众矢之的。
  “楚靖玄从我们这里早就知道楚青韩勾结万央的事,要说他早就说了,等到如今才说,不像他的为人。”坐在马背上,身形起伏,赫千辰垂眸,心里有了猜测,“那个人……”
  “是楚靖。”赫九霄把纸笺毁去,冰寒的眼里不见起伏。
  这个推测与赫千辰一样,注视着纸屑纷飞而去,他对这个消息倒是不觉得意外,“楚靖玄也是聪慧之人,楚靖的存在是皇族隐秘,他不能随意揭发,便用了这个谁也看不出破绽的‘替身’,能换得他的自由。”
  不过在这之前,楚靖也必须有这个能力担得起太子的身份才对,想必楚靖玄一定教过他这个双胞胎兄弟不少事,只是不知道,对付楚青韩的这一招,究竟出自谁的手。
  两人走的不快,始终在马上讨论,又决定接下来去妖狐族一次,解去迦蓝毒的希望已经没了,关于身世总要问个清楚。
  “穆晟说妖狐族在眠玉山,到了大路,先找个地方住下,歇息几日再去。”到了下午,距下一个城还有些距离的地方,赫九霄停了马。
  “累了?”赫千辰摸出马上的水囊,递过去给他,赫九霄每次喝水都是两人共饮,已经喝完了,伸手接过,赫九霄拔开塞子,看了他一眼,回答:“是我想要你。”
  赫千辰对他这种不加掩饰的话,早已习惯,但每次听到还是会无奈的看回去,这次也一样,他看着赫九霄说完之后,表情自然的喝水,不知该说什么好,摇头失笑,“你真是……”
  “你只需要答应就是。”一身的冷意消融,赫九霄把水囊挂回他的马鞍,眼底也似有笑,赫千辰瞧了他几眼,悠然道:“不要以为每次都会让你如愿,我……”
  “哪里走?给我杀!”兵刃交击声频响,几声叫声随风传来。
  赫千辰收敛了笑意,赫九霄冷着脸朝远处看去,那里没有看见人,但有不少人影正在接近,有男有女,分作两种打扮。
  “是赤狼族的人。”赫千辰从打扮上分辨,他握紧缰绳,赫九霄冷眸微闪,“还有敖枭族。”

倾辰落九霄 第二百零五章 少女素素
  #群逐渐接近,双方正在交战,没有留意他们,几十人边战边互相叫骂。
  “……吃里爬外!竟然帮着外人杀我族人,难道你们不是万央子民?妈的,今天遇到老子……”
  “杀的就是你们敖枭!风大人做事绝不会有错!仗着你们那点人……你们到底讲理不讲理……”
  长剑短刃,挥起寒芒不断闪动,敖枭族在人数上占了上风,赤狼族的人虽然骁勇,但对方人多,仍是有所不抵。
  赫千展与赫九霄坐在马上,听到对方讲话,似乎是敖枭族为上次的事与赤狼族交恶,在路上相遇,双方一语不合就动起手来。
  赤狼族这一行是多人男女都有,有年轻人也有年长的,一个个脸上都满脸怒色,从道上打到了山边,其中有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和男子一样穿着短卦长靴,挥着手里的鞭子,呼呼作响,声势惊人。
  “小心!”她用鞭缠住了袭往身后老者的一把弯刀,霎时柳眉挑起,面色冰冷,“你们还要不要脸,欺负老弱妇孺,算什么英雄好汉?”
  “哪个敢说我们不是?!小丫头你去看看和炎朝交手的都是什么人?!那就是我们敖枭族!”脸上带着刀疤的一个大汉用长刀一绞,长鞭顿时绷的笔直,她险些站立不稳就要被他拉过去。
  她这一个踉跄引来一阵哄笑,敖枭族人占了上风之后没下杀手,却半是戏弄半是轻蔑的调笑,“这回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
  有人马上接话,“老大的厉害她还没尝过,不如拿下了让她知道知道?”暧昧的笑语引来一旁众人呼应,“让她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这小娘们儿模样不错,看样子还是个雏儿,老大尝了鲜可别忘记我们兄弟……”敖枭族人一阵哄笑,那少女哪里听过这样的话,当下羞怒不已,这一气,手中的鞭子没了章法,被对方一把抓在手里。
  “过来给老子摸摸,看还新鲜不新鲜?”见她涨红了脸,面如芙蓉,那大汉笑的更畅快,脸上却闪过一丝得色,这女子手下功夫着实不弱,但还是嫩了些,他只消几句话就能制住她。
  “呸!不要脸的东西!不要以为我们赤狼族无人!”娇喝一声,纤腰骤然弯折,原来除了鞭子,她腿下攻读也是不弱,双腿连踢,身后其他赤狼族人护在她身后,敖枭族里响起一阵痛哼。
  “这下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她双脚落地,赤狼族人嚎叫着欢呼,这群敖枭族人为首的那个大汉也被她当胸踢着一脚,心口窒闷,登时面露狰狞,“不和他们废话,风驭修杀我敖枭,今日我们就杀他赤狼!”
  话落音,敖枭族人砍杀起来毫不留手,赤狼族那十多人中马上有人重伤倒地,那个少女见同伴倒下,到底年纪还小,心慌之下更无法与对方相扰,也无法拉开距离使她的长鞭,对方一刀袭来她连忙后退,胸前的衣衫还是被划破一道口子。
  “素素!”她身后的老者疾呼,无奈被人困住,根本无法帮她,眼见着她捂住胸口,然后被人乘隙抓到手里,老者怒吼一声,喝声震天。
  轰轰几声,从老者手中爆出的掌力惊人,敖枭族有几人伤在他手下,为首的那个大汉抓着那个名为素素的少女,冷冷狞笑,“老东西!不要命了是不是?她在我手上,再动一下,我就撕了她!”
  “放开她!”老者急得不敢再动,方才用掌已经是他勉强为之,说了三个字,嘴边就溢出血来。
  “师父!”素素见他吐血,眼泪差点就掉下,又强自忍住。他们赤狼族这一方没人再开口了,有人质在对方手上,也没人敢再动手。
  敖枭族人大笑,为首的大汉正自得意,“放心,你们还死不了,我会把你们带回去领赏,哈哈哈哈哈……”忽然,笑声停住,他整个人一震,瞪大了眼,还没合拢的嘴里溢出大片鲜血,粘稠的血液将他前襟染红一片。
  “老大!”他的手下惊叫,素素被抓住的领口一松,从他手中落下,跌坐在地上,她看到眼前有一袭衣摆,是暗紫色,却织着金纹,煞是好看。
  是谁救了她?茫然的抬起头,顺着那袭衣摆,她仰头,看到一张她从来没见过的脸。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这个男人冷着脸,面无表情,垂首看她却像是什么都没看,那双眼睛很奇异,但被他这么看着,她就是觉得心中直跳,不知是害怕还是其他什么。
  “九霄。”赫千展在他用掌力击碎那个大汉内腑的时候,从另一头制住了另外几个人,还有十多人见他们忽然出现,正要朝赫九霄砍过去。
  大刀当头而下,赫九霄没有动,在刀刃将要砍到他身上之时,身影忽然凭空消失,素素还没来得及惊叫,只听几把刀“哐当”落地,那些人一个个倒下,无一例外的胸口都往里凹陷,双眼突起,倒地死去。
  惊讶的不知如何说什么,素素呆呆的坐在地上,回过神来,周围的打斗都停了,族人都没什么大事,在她面前那个看起来冷冰冰的男人连眼都没多抬一下,径自走到另一个穿着青衫的男人面前,“我们可以继续上路了。”
  “风驭修是为我们得罪敖枭,总不能一走了之。”温和的话音听来很悦耳,那个穿着青衫的男人转头朝她看过来,“你们是打算去何处?”
  “我们……”素素正要回答,却见到一双含笑的眼,微微挑眉朝她示意,她不明所以的随着对方的视线往下,看到衣襟上裂开的口子,露出里面半片酥胸和一截藕粉色肚兜。
  “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