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61-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61

火狸2018-5-22 15:36:51Ctrl+D 收藏本站

间叠着几层纯白,赫九霄伸展开的身体躺在其中犹如一尊神像,赫千辰扣住了神像的腰部,不再冷静的,将所有爱意和深情宣泄,赫九霄的回应也没有掩饰,他的手抱着赫千辰,身下温暖的皮毛仿佛储存了他们的温度,咫尺之间,每一次呼吸都是火烫的。
  夜晚很冷,帐内没有烧火,他们之间的空气因为口中的温度,甚至升腾起了薄薄的白雾,寻到对方的唇,在呼出的热气里双~唇交叠。
  激烈的,毫无保留的付出热情,因为过度的激烈,赫九霄身下的皮毛被他抓出了裂痕。
  “难受?”急喘中,赫千辰握住他的手,十指交~缠,热吻落到赫九霄的颈侧,舔舐着他留下的红印,将汗水的味道一起抿入口中,赫九霄胸前被啃噬过的突起挺立,在赫千辰的指下起伏,他呻~吟着否定,“很好……千辰……你学的很好……”
  这种感觉与其说是难受,不如说是难耐,不断煎熬着他的欲~望,每一次被填满,又会再度空虚,才感觉觉到退出的凉意,更火热的激情便会将他淹没,赫九霄不知该如何夸奖他这擅长学习的弟弟,唯有用更多的回应来让他知道他的感觉。
  与赫千辰交握的手抓的很紧,赫九霄的喉结上下滑动,半抬着腰,他低低的呻~吟,赫千辰的眼前只有他,而在赫九霄眼前,那双深邃的眼里翻覆着巨浪,即将令他沉沦,不断涌上的快~感从相连之处传递上来,他们两人的脑海中什么都不存在了。
  只有心跳声,只有眼前的人,只有彼此眼中的深情和欲~望。
  加剧的撞击和起伏令身下所垫的皮毛移动,从正中到了边上,果盘之前已经被撞翻,这一次两人却撞到了烛台。
  蜡烛没有倒下,红红的烛泪却被撞的溢出,,有几滴落在赫九霄肩臂上,那层薄薄的红被赫千辰用唇舌撕去,用吻印代替,赫九霄抬起的手攥紧了帐幕的一角,一袭夜风从缝隙里吹入,吹起几缕微湿的黑发。
  压下帐幕,赫千辰连他的这只手也一起握住,心脏狂跳,赫九霄总是冰冷的脸上也烧着红色,从脸上到脖颈,整个身体都因为激情而泛出更深的颜色,就像他的双眼,彷佛要将赫千辰吸入一般的幽暗,散开的黑发落在纯白里,这张没有掩饰欲~望的脸,有种野兽般夺人心魄的魅力,令人疯狂。
  猛然吻下,连同这个深入的吻,赫千辰的腰部重重前挺,“嗯……”赫九霄低哼一声,那撞击变缓,却更加有力的进入,仰头呻~吟,他按住赫千辰的臀,用力揉~捏,身前被赫千辰掌控的部分同时被一阵刮弄,在许多方面,赫千辰都学的太好了些。
  在摇摆不定的激荡中低喘,汗水从赫九霄的颈侧滑落,顺着他的胸口一直往下,汇聚到下腹,体内的酒液在升腾,不断的摩擦引起高热,那愈加灼烫的温度几乎令人晕眩。
  抓着对方的手指颤动,赫九霄的鼻息急促,熏然的酒香混入了情~欲的味道,催动他们两人更激烈的交~缠,终于,赫千辰的身体轻颤,猛然往下压紧了他,在爆发的同时,手中的动作加快,赫九霄的手也到了自己身下,和他一起迎来热潮。
  疾射的体液从对方股间流下,赫千辰退后,喘息着看他。
  兽皮上的白色长毛被两人弄乱,沾染着白浊,还有点点晶莹的琥珀色,帐外夜色更深,欢歌笑语还在继续,似有若无的情~欲呻~吟也在逐渐飘散,两侧的帐幕里都是有人的,甚至还有人刻意大喊,处处都是情靡的气息……
  “还好么?”赫千辰的注视仍未退下热度,双~唇陡然相合,两人的呼吸都是火烫的,分开唇,赫九霄胸前的起伏还未平复,他喘着气,“倘若我说好呢?”
  “那就……”赫千辰回以微笑,两人的长发被汗水沾湿,纠缠着,他到了赫九霄身后,拨开他的发,缓缓抚过他背脊上那坚实柔韧的线条……
  厚实的帐幕阻隔了一室春色,外面夜色正浓,圆月之下,歌舞声中阵阵嚎叫声肆意张狂,嚎月,本就是允许有情~人放纵的日子,夜还很长。
  长夜漫漫,欢声渐歇,到了白日,天才蒙蒙亮,空气里还散发着肉香和油脂味,鼓声笑声仿佛还在耳边,有人开始整理昨夜狂欢留下的篝火余烬。
  一处帐幕之内,两个男人的身躯交叠着,还在安睡。
  地上有一张白色兽皮,一次次挤压,不断受到撞击和摩擦,干涸的,沾满了各种痕迹,被弃在一边,空气里似乎还有些难以言说的余味,激烈而灼人,犹如只要张口,喉间就余被烧灼,只留下干燥、火辣的气息。
  后半夜的时候他们命人送过一次水,原本那块当做床的地方本来就垫着许多兽皮,他们揭去了一层,早就有毯子备在边上,他们等沐浴过后换了衣服,盖上毯子才睡下。
  这一次的如愿以偿似乎让赫千辰心情很好,沐浴的时候甚至还说了些挑弄赫九霄的话,他要了赫九霄两次,每一次都很彻底,就算赫九霄有体力再回报过去,时间也已经不容许了,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方,不是在赫谷,也不是干机阁。
  玩笑着说这是补偿,也是赫九霄为以前的事而偿还,两人说了会儿话,很快就睡着了。
  直到此时,外面打扫的声音突然没了,在静谧之中只有帐内平稳的呼吸。
  “嘶啦”冷芒暴起,突然刺破帐幕,寒光未至,躺着的两个人分别往两侧翻滚,同时跃起。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警戒,许多老江湖都会有这种本能,倘若有什么意外,他们必定会在第一时间警醒,能够避过危险。
  两人从地上站起,他们身上都穿着衣服,只要套上外袍就能行动。在外面,他们习惯在睡下之前沐浴换衣,这样才不会在有突然事件的时候让自己太狼狈。这一直都是赫千辰的习惯。
  但他们谁也没想到这次的未雨绸缪会起到作用,因为这里是赤狼族。
  还没来得及猜测,长刀割破帐幕,有人蹿入帐内,与此同时,外面不断响起惨叫,人声嘈杂,骚乱顿起。
  “是敌袭!”赫千辰一脚踢出,那人横飞过去,赫九霄拍掌,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人倒地毙命。

倾城落九霄 第二百十三章 再现
  刺耳的呼哨声此起彼伏,代表警戒和备战,赤狼族负责看守的人已经和敌方动了手,外面一片混乱,远处有人放箭,燃烧着的箭矢落到帐蓬上,顷刻间便酿成一片火海。
  交战已起,赤狼族人怒声大骂,嚎月是他们的节日,故人偏偏选在这个时候来袭,显然是早就经过算计的,这个时候他们的防范最弱,纵夜狂欢,不少人都才睡下,负责戒备的人就算发现敌情,也根本来不及阻止对方纵火。
  “是敖枭族。”地上的尸体那打扮正是敖枭族人的,赫九霄撤掌,收拾好他们的东西,赫千辰往外一看,许多帐幕里有人匆忙跑出来,还有的帐蓬里没有动静,可能是没来得及从睡梦中醒来,便已被大火吞噬了性命。
  参加嚎月的大多都是年轻人,一夜纵情,睡下之后谁会想到要去防备敌人,何况这是他们自己族里,赤狼族在万央地位不凡,没有人敢轻易招惹。
  当然,敖枭族不是其中之一。“给我杀!”雄锡安在远处的林子里,和他的人一样,他身下的马匹比其他的马高了一个头,异常强壮,缰绳一动,它扬起前蹄,马背上的人发出几声狂笑,乱发如狮。
  “把那两个人给我找出来,死活不论!”熊锡安对殷魄命下令,断了一臂的黑影闪过。与赫九霄交手,殷魄命的手臂被一掌劈裂,如今他只有一条左臂,但看起来并不影响他的速度。
  熊锡安想抓住滟华从她身上找出红颜,没想到赫千辰他们那么快就把她送回中原,他命人去追击,却连他们的影子都找不到,令他颇不甘心。
  “敖枭族人是冲着我们来的。”赫千辰看到人群里的殷魄命,突然一支利箭飞来,射穿了帐幕,在燃起熊熊大火之前,两人穿破帐子,一掌挥开迎面而来的箭,外面已经是一片混乱,到处是打斗声和惊叫声。
  风驭修拉着衣衫不整的穆晟,正在对手下交代什么,看到他们两个,远远的大喊:“是熊锡安那个老东西,他竟敢偷袭……”他忽然指着他们,“当心后面!”
  赫九霄看也没看,朝后拍去一掌,赫干辰侧身,蛟蚕丝瞬间圈住那人的脖子,那人无声无息的倒下,金芒被收回,他看着赫九霄,有些担心,“你的身体……”若是知道今日会遭意外,他们昨夜就不该太激烈。
  “没事,不妨碍行动。”赫九霄没怎么在意,赫千辰一直很小心,就算是在激情之中,无法自控的时候也一直在留意他的状况,完全没有伤到他。
  赫千辰略微放了心,之后他还为赫九霄上过药,那药他早就用过多次,自然知道药效如何。
  赤狼族上下都被惊动,敖枭族来势汹汹,猝不及防,但赤狼族彪悍擅长,也不是好欺负的,很快就有人从河里取来水灭火,有人拿弓,有人举刀,在起初的慌乱之后应变的十分迅速,没过多久便平衡了局势。
  风驭修在边上下令,族里年长地位较高的那些也都出来了,一起加入战局,赫千辰他们第一次看到赤狼族的族长,也是位老者,和熊锡安差不多年纪,精神矍铄,一身精悍之气没有退下半点。
  原本还想过了嚎月让风驭修带他们求见族长,打听些关于妖狐族的事,这时候见了他,却完全来不及上前,更不可能询问什么。
  烧尽的火把掉落,交战之中,刀光剑影,脚步交错,地上残留的篝火灰烬被踩的四散,扬起片片尘埃,烟尘弥漫之中血光洒下,死去的有敖枭族人也有赤狼族人。
  人群中有两个人最明显,他们周围近处的人不多,脚下的尸体却有不少,一道金线如丝,只看到扬起炫目的金芒,另一边掌风呼啸,却在印上人体的那一瞬间无声无息,眨眼间取人性命。
  这两人当然是赫千辰与赫九霄,有他们相助,赤狼族人见到他们的实力,叫声四起 ?气势高涨,他们如此显眼,殷魄命当然不会忽略,悄无声息的,黑影慢慢接近。
  对暗暗龚来的人影毫无所觉,赫千辰对敌的神情依然如故,不曾改变,偶尔跃起的身形划过青色浅影,轻描淡写间洞穿敌人的咽喉,在他背后的赫九霄本就神色冷然,从他脸上根本看不出什么,他杀敌就像阎王索命,没有一丝犹豫动摇,理所当然的收割着性命。
  敖枭族人已经不敢接近了,一只手却像鬼魅似的突然出砚,犹如从虚无之处抓过来,这一抓快的如同闪电,五指之上冷光熠熠,正对赫千辰的咽喉。
  他快,有人却比他还快,赫千辰不闪不避,蛟蚕丝直射殷魄命的面门。
  殷魄命除非收手退后,否则脸孔都要被刺穿,但他却没有退后,张口一咬,蛟蚕丝的一头居然被他咬在口中,但即便他不想退,还是被蛟蚕丝上的被内劲震退几步,这条细细的金线不只是锋利而已,其中还包念赫千辰的内力。
  殷魄命退后,赫九霄的掌风却已至,若非暗袭,他在这两人面前毫无胜算,殷魄命不是傻子,黑影疾退,熊锡安在远处看的清清楚楚,他也知道这两个人的厉害,“殷魄命,回来!”
  熊锡安的手下在他身后,手里拿着一只鸽子,鸽子腿上绑着什么东西,被熊锡安拿在手里,他坐在马上下令,“撤——”
  这是敖枭族第二次在交手的时候撤走,第一次是因为身边带的人多,不敌,这一次他带人偷袭,时机掌握的刚好,带的人手也足够,这突然的撤退令人顿生疑惑。片刻间敖枭族的人都舍弃对手,撤的干干净净。
  “熊锡安在搞什么鬼?”风驭修没有弄明白,正要下令追击,被赫千辰阻拦,“等等,先别让人上去。”
  “你看出什么了?”穆晟已经把衣服都穿整齐了,刚才他没有动手的余地,一直被风驭修护在身后,让他分外不爽,没给风驭修好脸色,他问赫千辰,“你觉得这是陷阱?”
  “不能确定,但……”赫千辰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熊蜴安看起来不是见好就收的人。
  “风大人!”一场大战之后,陆有公的须发皆乱,匆忙跑来,他的伤还没完会好就遇上敌袭,略显狼狈,喘着气说道:“族里许多人受了伤,族长下令,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素素就在他身后跟着,看到和风驭修站在一起的两个人,不知想着什么,目走始终在他们身上打量,风驭修和陆有公商议着人手如何安排,赫千辰感觉到落到自己身上的视线,看到素素朝他们走过来。
  “昨天……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是……”她大方的道歉,又不知怎么说下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