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66-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66

火狸2018-5-22 15:36:57Ctrl+D 收藏本站

刻,赫千辰的决定向来做的很快,守在门边,他朝赫九霄比了个手势,赫九霄点头,房门刚好打开了。
  “唔……” 打开门,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女子被点了穴,被赫九霄推入房里,关上门,把她放在椅上。
  房间里除了桌椅,便是一具棺木,这居然是个灵堂,只有黑白两色,整个房间显得空荡荡的,这具棺木孤零零的摆在其中,在烛火摇曳之下,沉黑的颜色散发着一股诡秘之气。
  赫千辰和赫九霄一起看着上方摆的牌位,露出惊讶的表情,上书的是——万央王,梁颢。
  赫九霄打开棺材,看到死者口中含着一个事物,“定颜珠。”
  定颜珠能保持肉身在数年内不腐,这具棺材里面的人,他的相貌与宫殿里被莫无殇所杀的万央王一模一样,倘若这个人是万央王,那个人又会是谁?
  赫千辰垂首朝里注视,仔细打量,“看来,被莫无殇所杀的人,不是万央王,这个才是。”他沉吟着说道,衣袖拂过,合上了棺木,他转过身,开始打量那个女子。
  只见那女子四十多岁的样子,眉目如画,风姿宛然,她坐在椅上,看着他们推开棺木,有一刹那的担心,随后便又平静下来,她的皮肤已经失去弹性,眼角略有此皱纹,画着淡淡的妆容,没能掩盖住她脸上的几分憔悴,但即便如此,她给人的感觉依然是美丽的。
  就好像她的整个人都发着光,有种耀眼的,并且令人无法忽略的气质,那是王者之气,一个女人身上居然会出现王者之气?
  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养成,而是经历了许多之后被岁月磨砺所形成的,是慢慢积淀下来的一种威仪,她就坐在椅上,虽然被点了穴,又见了两个陌生人闯入,但她一点都没有显露出惊慌,而是用双眼慢慢打量着他们。
  “万央王早就已死,却用了替身来假称病重,这些年来掌管万央事务的,你说会是谁?”赫九霄冷眼看着她,对赫千辰所问的这个问题,其实他们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是谁,不如我们来问一问便知道了。赫千辰敛目,走到她面前,柔和的真气从她身上拂过。
  他直接一挥手,解开了她身上的穴道,这在她眼里有另外的含义,隔空解穴已是一种威慑,以她的力量不用妄想在他面前逃离,让她开口,也说明他不担心她大叫。
  她定了定心,没有做什么蠢事,她不会忽视站在这个年轻人身边的另一个,那个冷冷的站在一边, 面色冰寒,看起来绝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两人站在她面前,她知道他们要问什么,缓缓的抬手,她用指尖梳理了一下自已鬓边的头发。
  “绮罗,梁绮罗。”她从椅上慢慢站起身,走到棺木边上,“你们看到的人,是我王兄。”她垂首抚着棺木,那背影让人想起方才的哭泣,但只要哭完了,从梁绮罗的脸上便再也看不出半点泪痕。
  “你是万央的公主?”赫千辰眼底泛起波澜,浅淡的目光缓缓在她身上打量, “万央唯有一位公主,在多年前被称得病而亡。
  梁绮罗转身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你们就是刺客?”她不答反问,扶着棺木,那语调说不上是质问还是纯粹的疑惑。
  赫九霄站在原地没有上前,但他身上沉沉的气势却渐渐逼近,“我们是刺客,你打算如何?”
  她不自觉后退半步,又强自忍下,心里微微一惊 ?自她掌控万央之后,经历过太多太多,却还没有一个人让她感受到这种如同实质的威胁感,但眼前这两个人,从进了屋之后便令她觉得危险。
  这是气势,有高手之气,也有上位者之势,这两个人绝不简单,梁绮罗心里转念,想到什么,“莫非你便是从中原来的血魔医?”她的目光从赫九霄身上掠过,看着赫千辰,“还有你,千机阁阁主檀伊。”

  
第二百二十章 盘根错节
  “在下便是檀伊,”赫千辰淡淡一笑,“但即便是檀伊,也没想到万央居然还有幕后之主,万央王居然已死,真正的万央王便是万央的公主,不知这件事,莫无殇知不知道?”
  犹如是来做客的,他问的温和有礼,身上属于中原的服饰让梁绮罗有一瞬的恍惚,看着他说话间青色的袖摆拂过,她点了点头,“莫无殇知道,本宫还对他说过,想见见你们,要他将你们带入皇宫,我也没想到……”
  早就听见外面的喧哗,梁绮罗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的王兄,原来的万央王梁颢早就病故,死去的当然不是他,她奇怪的是有谁会去行刺,如今见到他们便清楚了。
  “无殇他一直对你们怀恨在心,他的儿子丧命在中原,他念念不忘复仇之事,本宫阻止过,但他还是去了中原,没想到这次他不顾王命,又做出了这钟事。”梁绮罗的态度不像是有敌意,反而显得较为可亲,她领着他们到了另一间房。
  “你们在这里还被当做刺客,还是小心的好。”这间房间看起来是议事用的,非常隐秘,她亲自去倒了茶,摆在两人面前,做这件事的时候,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犀利慢慢退下,变的有点像滟华。
  那种长辈的亲切,令赫千辰和赫九霄都感到诧异,只见梁绮罗沏完荼之后坐下,端着荼水喝了一口,“听说你们在中原都很有名望,血魔医和檀伊公子的名号无人不知,如今来到万央,又先后灭去了青黛楼,折损了敖枭族,不知是不是真的?”
  她的语气就像是在和他们聊天,赫千辰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确实遇上此事。”他没有去碰桌上的杯盏,赫九霄坐在他身边,一身冷硬半点没变,“你想见我扪,原因?”
  “自然不是为了嫁祸你们。”梁绮罗看出他眸底的锐利之色,笑道:“本宫虽然身在此,掌管万央的事务,但外面可有人知道绮罗公主还活着?”
  两兄弟谁都没有回答,这也是他们心里的疑惑,她见了,面色略有些惆怅,“本宫身为公主,但并不被王兄承认,你们可知道,这里这么多人,一是为了保护我,二也是软禁,那是王兄下的令,在他死后,没有人敢违背,本宫只能在这里,不能出去一步。”
  赫千辰和赫九霄对视一眼,同时想起妖狐族,据穆晟所说,妖狐族也是被禁闭在山中,不准出来一步,是何事令万央王下了这个命令?
  “我是这个宫里,最有权势也是最无权势的人。”梁绮罗苦笑,对他们解释。
  眼下万央是在她的掌控下,但必须靠着数位大臣传达命令,那几位大臣都是极为忠心的人,效忠于万央王梁颢,怕万央王一死,又无继承者,底下有些部族会生异心,便在他病故之后找了替身来掩人耳目,造成万央王还活着的假象。
  为免露出破绽,那个替身还被下了药,缠绵病榻,令人深信万央王确实病了,暗中则将万央的事务交给万央王唯一的至亲,他的王妹梁绮罗。
  “本宫挥笔间便能掌控万央百姓生死,却不能控制自已的来去,得不到自由,这岂非是件好笑的事?”她淡淡说完,大笑不已,笑的万般辛酸。
  然后她叹息,“所以虽然知道你们不是刺客,也没有杀我王兄,但本宫却不能证明你们没有做,因为在大多数人眼里,万央王直到今日之前还是活着的,是在今晚被你们所杀,现在那几位大臣该在商议,如何解决这件事。”
  莫无殇定然早就算到,才会用了这个办法,他虽然已死,但目的已经达到,要整个万央都与他们兄弟为敌。赫千辰的指尖微动,不疾不徐的叩击着扶手,神色还是不见太大起伏。
  “你想见我们的原因?”赫九霄重复先前的问题,去握住了赫千辰的手,对方看了他一眼,半敛的目光平静和缓,青蓝的衣色在光下犹如深海,不见波澜。
  就算听说要与整个万央为敌,他们也没有惧怕,梁绮罗始终在观察他们,觉得满意,“本宫想见你们,是为了求你们一件事……” 她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自已手中的茶盏,欲言又止。
  “绮罗!绮罗?”门外忽然响起脚步声,有人大喊,接着就是阵阵敲门声,显得很急。
  熊锡安?赫千辰猜想他定是听说宫内有刺客,才又回来找梁绮罗。
  梁绮罗从椅上站起,略见惊慌,塞给他们一块令牌,“你们快走,往东,那里有扇出宫的偏门,看门人是本宫的亲信,记得三日之后再来找我,我有事要对你们说!”
  这时候和熊锡安对上没有好处,至于梁绮罗是不是写诗的人,她与熊锡安究竟是何关系,他们还来不及问,窗户打开,他们从窗口跃出,由房梁上悄悄往下,拿着令牌照梁绮罗所说离开。
  等出了宫,找了处客栈落脚,天早已大亮。
  “累不累?”赫九霄回到房里拿起荼杯,斟了茶递给赫千辰,他接过,喝茶的时候赫九霄坐到他身旁,“万央已乱,我看是时候该回去了。”
  “真可惜,没找到迦蓝,也没解去你身上的毒。”赫千辰叹息,握着手里细细的白瓷杯,心不在焉的看着,赫九霄揽住他的肩,“千辰,我的毒即便不解也没关系,我已控制住了,没有使用异力,只要如此,这毒对我便没有妨碍,还不放心?”
  “一日不解,我便一日不能放心。”赫千辰脸色微沉,他看着杯中的水,那流转不定的水色映在他眼底,“这次我们来万央,却至今都没见到妖狐族人,当年族长裘煌为何意图毒杀顺德帝楚睦,还有三十二年前,究竟发生什么事……”
  “去妖狐族就能问个清楚。”赫九霄与他并肩,两人一起靠在椅上。
  “一夜没合眼,我们还是先休息,起来之后再商议之后的事。”赫千辰其实并不觉得累,但为了应对任何可能出现的问题,他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赫千辰就是那种时刻都要让自已保持在最佳状态的人,如此无论遇到什么,都会有更多的胜算。赫九霄揽在他肩头的手慢慢收紧,在他微阖的眼上亲吻。
  就算闭着眼,赫千辰也能盛觉到他视线里那种近似于疼惜的温柔,睁开眼,他站起身,按住赫九霄打算起身的动作,“路上累了,你坐着歇息,我去叫人打水。”
  他转身出门,赫九霄在椅上坐了片刻,相处至今,他们两兄弟之间在许多细节上都已经心照不宣,也很少再说什么心疼对方的话,但只要他稍微露出些什么,赫千辰总是会知道。
  赫千辰去准备沐浴用水,赫九霄便找了店小二要了几样菜,等他回来,两人一起用了饭,沐浴之后躺到床上。
  在躺下的时候,赫九霄看到身边的人沉思的样手,“在想三日之后?”
  赫千辰点头,拉好衣襟的领口,“不知梁绮罗要说的是什么,还有这次我们不告而别,穆晟不在,我们便要自己去眠玉山了,万央王已死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开,到时候他们也不必再靠我们,妖孤族终会得到允许出山,不再被软禁在山中。”
  “省了我们的麻烦。”赫九霄从他衣襟的空隙里伸手到他胸前,手掌缓缓在他胸口处游移,赫千辰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掌心,两人的指交错在一起,他微阖着眼淡淡说道:“也许这几日穆晟和风驭修会找我们也说不定,他们不会想到我们已见过真正的万央王。”
  某种意义上来说,梁绮罗才是现在真正的万央王,想到商黎所说的圣医,赫千辰摩挲赫九霄手指的动作微微顿了顿,忽然明白了。
  “那些大臣如此积极要人继承圣医之位,也一点不在乎你的身份,也许就是急着治好万央王的病,又或许他们已经对那替身的身份产生怀疑,这时候宫里的大夫全不可信,反而是你这外人,更能相信。”
  赫九霄当然从没在乎过什么圣医的名头,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这圣医无论是谁,只要给出答案,便失去价值,不会再有用了。”
  这是万央族之内两派朝臣的争斗,如今假的万央王已死,不明真相的大臣再也不能证明什么,而知道真相的那些,此刻也在头痛接下来如何防着某些部族。
  但这些都和他们无关,两人就此事又随意讨论的几句,合眼睡下。这时候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此后万央的历史会因为他们两兄弟的介入,经他们的手而改变。
  外面街口的叫卖声已经响起,天光大亮,人渐渐多了,客栈里的两个人熟睡的时候,万央王被杀的消息从宫里传了出来。

  
第二百二十一章 禁地
  万央王被刺客杀了。
  那些忠臣是不可能让人知道事实真相的,他们不可能告诉万央子民,他们的王早就死了,这些年是那个被称已死的公主在执掌万央事务,也不能告诉百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