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73-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73

火狸2018-5-22 15:37:5Ctrl+D 收藏本站

辰勒马。
  “熊锡安,你知道万央王不是我们所杀。”调转马头,赫千辰轻裘长靴的打扮令他显得比往日犀利,他淡淡解释,眼前的上百追兵似乎一点都没令他紧张。
  熊锡安站在队伍前面,一身戎铠,面露杀意,“事实摆在眼前,你们入宫行刺人证俱在,还多说什么?放箭!”
  数十官兵上前排开,手里弓弦绷紧,嗖嗖嗖,数箭连发,其余的人散开,呈包围之势朝他们围拢过去,赫九霄坐在马上,抬手间掌风呼啸,捏住迎面飞来的箭,两指一捏箭头调转疾射回去,那一头有人惨叫倒下。
  双方相距三十多丈,雄锡安一面命人放箭,一面下令包围,要将他们困在阵中,看样子竟是要将他们生擒,赫千辰不经意想起那一晚听来的对话,雄锡安是因为楚青韩的要求,才不下杀手?还是另有图谋?
  赫九霄身上穿的是暗色的皮袄,一手捏着马鞭,在日光下,他的脸上还是一片不见动容的冰寒,“他是听了楚青韩的话。”他的话音比平日更冷,眸色也比原先更利,陡然双掌相合击出!掌风如烈日焚人,席卷而去!
  数十枚箭矢被掌力摧折,一字排开的官兵有人不支倒下,被掌风波及亦会吐血昏厥,熊锡安见状发出一声怒吼,命人加快合围之势,第二波人在他的命令下举刀而上,马蹄踏尘而来。
  敌人来势汹汹,赫千辰与赫九霄必须以一当百,就算自恃功力,也不会在这里以寡敌众,扬鞭而起,两匹马放蹄前奔,冲出包围,身后官兵追来,喊杀声惊起另一头林中飞鸟,两人被身后的袭击拖住,速度不得不慢下来。
  就在此时,前方一侧的林中有人马一一出现,最前面的赫然便是风驭修和穆晟,“我们来了!”风驭修带着身后的赤狼族人朝他们接近,穆晟在旁对他们挥手,“关键时刻见了我们是不是特别高兴?”然后他扬声高喊,“熊锡安你个老东西,我们来了,昨日之战今日继续,还不快放人!”
  许是忌惮赤狼族,熊锡安的手下果然迟疑,不等命令便缓了缓动作,两人乘隙脱困,赤狼族人从林中出来,人数也近百,但熊锡安的手下却又赶到不少,已有数百之众,双方对峙,一触即发。
  “快点过来!”穆晟对他们招手,面露焦急,熊锡安冷笑在后注视,竟不阻拦,仿佛已经胜券在握,吩咐手下继续合围之势,看那架势是意图将他们所有人一网打尽。
  两匹马前行,接近赤狼族的队伍,风驭修皱着眉看他们,气急败坏,“你们怎么不带人手,就算你们功夫再好,那么多追兵你当是假的?就算杀也杀的你们手软,真是……”
  他的脸上有担心,穆晟也异常急躁,两人策马上前,赫千辰和赫九霄见又是他们相助,面色放缓,朝他们接近,陡然间风驭修和穆晟却脸色一变,一起扬手,两把匕首直射而来,直击赫千辰与赫九霄的喉间要害!
  他们双方距离很近,马首相对,不过一尺,两道暗光极快极准,几乎不及眨眼已到面前,就要刺入两人咽喉!危急之时,赫千辰却像是早有准备,双腿夹紧马腹,上半身后仰,匕首贴着他的胸口而过!
  同时间赫九霄却身形不动,双眼暴射寒芒,两指一钳,竟生生将那来势汹汹的匕首捏在指间,锋刃距离他的咽喉仅有一寸,薄薄的寒刃在日下闪光,尾部刀柄犹在震颤不已。
  这一瞬的气势令身下马匹狂嘶,感觉到危险的,却一动都不敢动,赫九霄将匕首夹在指间,无情的双眼直视对面二人,赫千辰坐起身,在他们周围的官兵此时已将他们包围。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偷袭未成,穆晟却不显得失望,笑了笑,如此低语,风驭修曾经与赫千辰他们喝过酒,这时侯他和他带来的手下也拨刀相向,对视面前的这两兄弟,他的眼里神色复杂。
  “对不起了,今天你们必须死。”他低低说了一句,赤狼族人无声举刀,摆开阵势,此时的情况便是赫千辰与赫九霄居中,前方是倒戈相向的赤狼族人,后面是熊锡安所带领的万央官兵。
  赫千辰没有问为什么,此时情况也容不得他问,熊锡安见风驭修和穆晟偷袭未成,咬了咬牙,狠狠高喊,“动手!”
  他下令,动手的却是风驭修所带的赤狼族人,而万央所属却只在旁观战,熊锡安见赤狼族人出手有明显的敷衍痕迹,不由大怒,冷笑数声,“给我卖力些!看看你们风大人是怎么做的!”
  风驭修动手没有迟疑,看的出下手极狠,却有意不让穆晟出手,总是挡在他的身前,双方都是坐在马上,从兵器上来说短的那一方更为不利,赫千辰的蛟蚕丝收放自如,赫九霄出掌掌力也能放的很远,两人占有绝对优势。
  但同时,赤狼族人却在周围不断朝两人身上劈砍,这种优势便不存在,同时应付那么多人,要想闯出这里,已是不可能的了。
  风驭修拳下生风,穆晟用的是长剑,披散的发随着他的动作四散,风中狂舞,镀着暗暗的紫色,他就像当初第一次见到赫千辰他们的时侯,脸上还是噙着满不在乎的笑,仿佛什么都不在他眼里,“你们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恨极了我们?要知道,世事无常,谁能保证昨日的朋友不会成为今日的敌人呢?”
  他嬉笑,风驭修脸色却更沉,若非有手下族人支援,他早就死在赫九霄掌下,“穆晟,不要说了。”
  一袭掌力袭来,他对掌而上,只来得及提醒穆晟这么一句,闷哼一声,身形往后一倒,差点从马上掉下,嘴边溢出鲜血,穆晟见状笑容一窒,蛟蚕丝如无形无影的游龙缠卷而上,他却不躲避,手中长剑刺向赫九霄。
  长啸声起,冲破云霄,赫九霄看也不看,一掌震开周围一起劈砍来的长刀,赤狼族人纷纷落马,穆晟手中剑锋凌厉,赫千辰手腕一抖,嗖嗖几声,金线顿时缠上剑柄,绞住了穆晟手里的剑,左掌一翻,拍向穆晟,穆晟弃剑,面对掌风却不闪避,反而迎上——
  “噗——”一篷血雾喷出,他在马上摇摇欲坠,被风驭修接住,“穆晟!”
  于此同时却有数道黑影不知从哪里冒出,他们是奈落和南无的人,始终奉命暗中跟随,啸声一起,立时便出现,加入战局,“列阵,杀!”赫千辰扬手一挥,没有再追击穆晟,长喝声中,越来越多的人从各个方向涌来。
  又见黑衣人,熊锡安不敢怠慢,本来想让赤狼族的人杀了他们,这时候也不得不让自己的人动手。
  赫千辰和赫九霄当然不会身边一个人都不带单独出发,早已做了准备,他们为明,手下在暗,只是没有料到,除了熊锡安的人,连赤狼族人也要算在敌人的数目之内,相比之下就算有数十人,仍是处于劣势。
  但尽管如此,江湖最有名的两个杀楼里出来的人也不是好对付的,只见那数十人弃了马匹,出手不讲招式,只要能置人于死地,无所不用,敌人的马也是在他们的攻击范围之内,一出手,落马而下的人不少。
  在赫千辰和赫九霄的命令下,竟在一时间平衡了局势,刀剑砍杀不断,血洒如雨,情况愈见混乱,穆晟靠在风驭修的身前,看到赫千辰朝这里望过来。
  他对他咧了咧嘴,竟然显得有些得意,“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除了对方,谁也不信……”穆晟歪着身体靠在风驭修身上,抬头对他说道:“你看,还是我赢了……我说的没错……他们不会……不会上当……”
  “你快别说了!”风驭修按着他的胸口,穆晟的衣襟前面全是刚才吐的血,也染红了他的手。
  “妖狐族?”赫千辰问了三个字,他的背后有人暗袭,被赫九霄一手拿住了,提着那个人,赫九霄捏碎敌人的咽喉,冷冷看他们,“你对熊锡安说,要他放人。”
  穆晟笑的嘶哑,只这么一句便被听出来了?赤狼族人还在混战之中,却不知到底该对谁出手,他瞧了一眼,“风驭修,让他们住手吧……只要我一死……你就不用被我拖累……不用被要挟……妖狐族人的生死和你们赤狼族人无关……”
  “你给我闭嘴!”风驭修气的大吼,眼眶微红,抱紧他对面前的两兄弟说道:“你们也看出来了,是熊锡安用妖狐族来威胁他,穆晟他是妖狐族人,他不能眼看眠玉山被困,他只能让我带人来,但他说,你们一定有后招,不会在这里被困,不会被我们所伤,他要我出手,然后就走……”
  说到这里他低头,瞪着穆晟大喊,“你是打算好了是不是?我若是一出手就走,你就留在这里让他们杀了泄恨?你一死这件事就了结了,熊锡安不能要挟你,不会拖累赤狼族,我说的对不对?”
  他一字一字的对穆晟吼,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咬牙切齿的问,穆晟还是不在乎的笑,又吐了口血,却挑了挑眉,“你可以说的轻点……我听得见……”
  “该死!”风驭修低咒,眼看着穆晟生命流逝,却什么都不能做,恨不能杀了熊锡安。
  赫千辰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本来就是熊锡安擅长的,用人命来要挟,但是,“你能肯定照着熊锡安的话去做,他便会放过妖狐族?别忘了,他恨极妖狐族,而如今名义上的万央王已死,万央无主。”
  他话音悠悠,在混乱之中,沉重的目光穿透人群,朝一个方向望去。
  远远的,隐约可见在槐临那个方向,有一座山头冒出浓烟。





第二百三十章警示
  穆晟也随着他望去,只见浓烟弥漫,一点点遮盖了天边的云……
  那是眠玉山?穆晟四肢冰冷,茫然的看着那个方加……视线模糊,他用力睁了睁眼,那是眠玉山!
  那是只剩下几十个族人的眠玉山,是仅存的妖狐族,被囚多年、禁于山中,接着被人放火烧山,他们做错了什么?!
  “熊锡安!”他语声颤抖,猛然坐直,口中又吐出一大滩血,脸色煞白如纸,眼前一片漆黑,天旋地转,却瞪视着另一头,“熊锡安——你会不得好死——”
  嘶喊声穿透了所有的砍杀声,直上九天,含着满口鲜血,穆晟这一声大喊,凄厉惨烈,熊锡安竟然心里一抖,铁青着脸,他朝后挥手,“把他们都杀了!”
  穆晟的喊声还在空中飘荡不散,他的人却直直往下坠落,被风驭修一把捞住,抱紧在怀里,“不许死!给我醒过来!”他摇晃着怀里的人,像是疯了,已经顾不上指挥赤狼族人迎敌。
  妖狐族还有几十人,也许还有几人是有异能的,但他们的能力能不能帮助他们脱困?袭煌时日无多,族里多是年轻人,那几十人从未出过山,有人放火烧山又叫他们拿什么来应对?熊锡安命人围山放火,是打定了主意要将妖狐族全数灭去。
  望着遥远之处,那一头的烟尘弥漫,赫千辰微微阖眼。他情愿自已料错。
  “万央王一死,熊锡安放火烧山,灭族泄恨,他是要夺位。”赫九霄眼底的血色泛起,他不看重妖狐族,但那些人毕竟同他和赫千辰有所关联,是他们的娘和滟华的根。
  赫千辰心里的起伏一掀而起,又一瞬而平,关键时刻他从不会乱,纵然心底有多少复杂感受,他的脸上还是那么平静的,冷静的观察眼前的战局,“不错,他也是想借此机会折损赤狼族的战力,这么一来在万央再也没有能与他相敌的部族。”
  从怀里取出锦囊,一颗药丸抛向风驭修,“我未用全力,他不会死,这个给他服下,是九霄所制的伤药。”赫千辰周围已经无人敢来袭击,赤狼族人在形势扭转的时候便开始动手,对手当然是敖枭族,这次没有敷衍,而是人人含怒。
  赫千辰见风驭修接着药丸惊讶不动,淡淡提醒,“你不给他服药,难道是要穆晟死吗,如此一来你无心战事,你的族人无人指挥,恐怕也活不成了。”
  见他在这种情况下犹能面不改色,风驭修一愣神间听见他的话,醒悟过来,连忙嚼了药丸渡入穆晟口中,嘴上沾了他的血也不在意,抱着他指挥族人,被熊锡安胁迫,他们早就憋了满肚子的气。
  “别打太久,对我们不利,且战且退。”赫千辰出言提醒,带人往林中退去,密林之中正是发挥杀手能力的最佳场地,易藏身,亦能布置机关。
  熊锡安的人马在后追击,赫千辰他们退入林中,风驭修手下赤狼族人嗥叫不断,挡在中间为他们断后争取时间,长刀短刃闪耀阵阵锐光,咆哮声中冲向敖枭族。
  三方人马混乱,渐渐散开,赫千辰怕熊锡安故技重施,退入林中不久之后便绕了一个方向,风驭修命人放了烟花弹,等待赤狼族其他人来支援,“昨天被迫答应熊锡安的条件,我们族人就在这里不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