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75-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75

火狸2018-5-22 15:37:8Ctrl+D 收藏本站

奈气力不济,马车纹丝不动。
  “爹!”她急得大喊,车里没有回应,不禁更急了,听到身后脚步声,她甚至不敢抬头,垂首间只看到一双干净的长靴进入她的视线,有个很好听的声音缓缓说道:“他没事,我听他还有气息。”
  那声音从上面传来,温温淡淡的,却异样悦耳,忍不住抬起头,只看见右上方有人微微低头看她,脸孔背着光,一轮暖色在他背后映照,明明近在眼前,却使人觉得他像是从天边走来的,那几个字也是从遥远的天上落下,暮鼓晨钟般的悠杨。
  莫名的心里安定了些,她要站起来,脚下却是一痛,不禁往后倒了倒,恰好靠在那人身侧,她闻到一股极淡极淡的药香,那双手似乎将她扶了一扶,还未站稳,可以倚靠的人便突然退去了,一道可使人颤栗的话音冷冷的响起,只有一个字,“走。”
  赫九霄拉开赫千辰,那一边燕落族和贼寇还在交手,互相叫骂不停,有人见了他们这边的动静,正打算过来,他只作不见,拉着赫千辰上马,在放开手之前低语了一句,“你碰她了。”
  赫千辰不答,却没有立时离开,身后响起女子的叫声,“等等……”
  微微敛下的眼中掠过一丝什么,他调转马身,“姑娘有事?”赫九霄的神色一动,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那女子这才看清了他的样貌,不禁呆了一呆,见到他身边的赫九霄,又悚然一惊,随着她爹往返塞外和中原,她见过不少人,却从没有见过像这两个人这样的……
  在她呆愣之时,有人醒悟过来,看到马车里露出的一个箱子,又见了那女子,惊喜大叫,“老大,我看见东西了,还有你要的那个妞,是个美人儿!”
  “求求你们救我和我爹!”她惊醒,跑上前央求,赫千辰还没回答,那些贼寇已经分了几人提刀冲来。
  马蹄朝那人头上踢下,赫千辰的蛟蚕丝在手中闪耀,“九霄——”
  几乎在同时,爆裂声起,一阵阴冷的威势压下,随着掌风爆响,铺天盖地而来,赫九霄跃身下马,周遭的无论是燕落族还是那些贼寇,都感觉到骇人的气势,手中不禁停了一停,就是这一停金芒划过天际,一张大网从马车上被高高挑起,人群混战之中那些人仰头看着,想要躲避,但赫千辰出手,哪有可能让他们轻易避过,当头罩下的大网就像捕鱼,大约有二三十人都成了网中之鱼。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拦截
  交手双方都愣住了,就在这时赫千辰冲赫九霄一点头,两人走向墙边扶起马车,车夫胆战心惊的回来,重新系好了马,在惊动城门里面官兵的时候扬鞭启程,紧紧跟着远处那两匹快马,尽快离开这里。
  原来马车里运的是一箱上好珠玉,被那些贼人看上了,本来是打算设下埋伏,前后夹击,赶在那商人进城之前将他拿下,没想到燕落族恰好也在这个地方等着赫千辰他们,引起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混战。
  结果双方都一无所获。
  有所获的是这对兄弟,至少在赫千辰看来,颇有收获。
  受伤昏厥在马车里的商人姓柳,叫柳达山,他的女儿名叫柳凤娇,柳达山受伤之后用了赫千辰他们的伤药,很快便好了,柳凤娇又将那过程说了一遍,车夫在旁添油加醋!几乎将赫千辰和赫九霄说成了从天而降的神人,好像就是为了救他们于危难来的。
  柳达山感激不已,这些珠玉对他而言是最值钱的一批货,若是被人抢去了,将会损失不少,在柳凤娇的建议下,他挽留两人,本来见他们穿着万央的服饰,后来听说对方也是中原人,更亲近了不少,想邀他们一起回中原。
  柳达山的主意是这么一来有高手可以在路上保护他们,柳凤娇心里却另有打算。
  这一点不光是柳达山看出来了,赫九霄也早有所觉,唯有赫千辰,似乎全然不知,柳达山明里暗里的暗示询问,他只言笑淡淡,并不把话说明白。
  柳达山想着路上还有时间,没有再追问,忙着集结商队去了,他名下还有不少商铺,这次运回去的货物不止是一箱珠玉,等正式上路的时候,这一行队伍有三辆马车,两辆是大的,运货,一辆坐人,其他另有快马五匹,分别装运方便携带的东西。
  除此之外,柳达山原先请的镖师也适时来了,走镖保护他的还有五人,一行队伍浩浩荡荡,一眼便知是行商的,赫千辰和赫九霄就在其中。
  “谭公子,”晌午的时候,柳达山又来找赫千辰,他表情略有些古怪,“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商队经过的这条是山路,不太好走,货物又重,马若是乏了,必须要歇歇脚。
  “我去一下。”赫千辰刚吃过东西,是商队一起买来的烙饼和牛肉,洗了手用帕子擦了,转身要去的时候,被赫九霄一把拉住,把水囊递给了他,“先喝口水。”这才放手。
  赫千辰喝了水才过去,柳达山已经等了一会儿,“谭公子,我想问问……”柳达山搓着手,面露难色,他想问的便是城里贴着的画像。
  他知道万央王遇刺身亡,那本来和他没什么关系,但若是队伍里有两个人是刺容,万一出了事,那关系可就大了,他实在不敢冒这个险。
  柳达山的试探早在赫千辰意料之中,有意用了谭这个姓,就是为了隐藏身份,这几日都不用进城,等到了必经之处,实在隐瞒不了了,那时候应该已近边境,他和赫九霄也就无需再掩饰下去。
  听他问起,最熟悉人心弱点的赫千辰当下三言两语,言笑之间掩盖了过去,身为千机阁阁主,自然有许多方法让人相信他,他的模样和风度也让人不得不相信他。
  而柳达山见他一表人才,气宇轩昂,又是一身清雅脱俗的贵气,他早就先入为主的确定,这种雍容尊贵绝不是装出来的,怎么可能是刺客,是贵客还差不多,他就等着赫千辰否认,以此安心。
  “我就说,那画像上的人虽然和公子有些像,但哪里有公子这样的气派。”商人的眼最利,他认定了眼前这个是最佳女婿人选,实在不愿希望落空,而且,刺杀万央王的刺客是这里的要犯,但到了中原,说不准便是英雅,不但无过,还是有功的事。
  “公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这就和那几个臭小子说去,不知他们瞎操什么心。”柳达山摇摇头走了,赫千辰心里留了意,计算时日,快到喀势山的时候,便该离开了,否则早晚被人认出来。
  赫千辰回去的时候又遇到柳凤娇,她递来的东西是一个荷包,是她自己绣了的,说让他放些碎银,方便,赫千辰还没有伸手接,正在想什么说辞,一只手伸了过来,把荷包拿了过去,“我先替我弟弟收了,多谢。”
  赫九霄不知什么时候来的,他说谢的时候非但不会让人感到谢意,反而令人畏惧,柳凤娇咬着唇,不敢和他说话,又看了看赫千辰,见他微笑,不觉红了脸,便对他回了个笑,“你可千万记得拿着用,那是给你的。”
  不敢明目张胆的瞪视赫九霄,只悄悄的抬了抬眼,刻意提醒赫千辰,柳凤娇说完转身走了,赫千辰却被人拖到一棵树下,“荷包?”赫九霄手里捏着那个荷包,被人小心捧来的东西,在他指间皱成一团。
  赫千辰没有去拿,靠在树上,笑着看赫九霄,“弟弟?”对方不语,冰冷的脸色看不出不高兴,但显然那表情绝对不是高兴,“千辰,我知道你的打算,你想利用她对你的心思,让我们能安全的留在这里,越晚被人发现,对我们越有利,但我不喜欢你那么做。”
  赫千辰眸色一闪,若无其事的垂下眼,“怎么做?”才问出口,荷包上发出裂帛声,赫九霄冷冷看着它,“你的手碰了林凤娇,是为了知道她的心思,看出什么来了?”
  赫千辰那么做确实有目的,也没想隐瞒赫九霄,便说了心里的想法,“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就算身边还有人手,也不能时刻跟着一路杀回中原,林凤娇若是可信,这个商队没有问题,便可隐藏我们的行踪,那时候,那情况出现的太突然,你难道没有一点怀疑?”
  马车出现的太过巧合,时机恰好,而他们眼下的处境却是容不得一点变数,在那种情况下赫千辰这么做是为了以防万一,他不想在关键之时出错,一切都小心为上。
  靠在树前,阳光透过树影洒下,落在赫千辰的肩头,他脸上笼着那层光,这番话说的条理分明,半点都没有意气用事,行事依旧谨慎如昔,沉稳有度,赫九霄不舍得移开目光,“是因为眠玉山上,妖狐族人的事,你才想用这个能力。”他的手指从赫千辰脸侧划过,“我都知道。”
  “是、是,你什么都知道。”无奈轻笑,赫千辰承认了,半合着眼,神情变得认真,沉声说道:“若是危机之时,有能力而不用,让自己落入险境,那才是最危险的事,你知道我素来不喜欢用它,但若该用而不用,它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过往所受的一切,又算是什么?”
  他是将以前的经历当做代价,已付出过代价,就算不喜欢,到了必要之时,他还是会用他的能力,赫九霄从他的话里听出他的意思,很久之前就知道,赫千辰只会留下有用之物,无用的便不会放在身边,书房摆设如此,行事也如此,这时候当然也不会改变。
  “好吧,随你,但你记得小心。万一你也失控,我不知道你的能力会如何变化。”赫九霄是尝过那滋味的,他的能力和赫千辰不同,但他心里的担心和赫千辰对他一样。
  “我可没有中迦蓝毒。”赫千辰不是轻易会失去理智的人,这点赫九霄比别人更清楚,点了点头,他把手上的荷包塞给他,“你的。”
  翠绿色的荷包裂开一个大口,上面的绣花都散了,看着被捏烂的荷包,赫千辰不知该是什么表情,一手接过,却听赫九霄还在问,“你打算怎么用?”
  那种阴冷甚至隐约藏有恶意的低语,听在赫千辰耳中只有一个意思,摇了摇头,他用脚踢开树下松软的土,把荷包放进去,用土埋了,徐徐说道:“你就是要看我亲手扔了它才甘心。”转眼看赫九霄,果然见他露出满意的表情。
  “你最清楚。”寒意消融,融做笑意,赫九霄见四下无人,忍不住抱着他又亲了亲。
  总算他还记得赫千辰某次警告似的话,要他不可在外人面前言行过度,当檀伊公子认真说一句话的时候,就算是血魔医也不得不听。
  之后的几日,一切都很平静,商队继续上路,柳凤娇也继续时不时来找赫千辰,但只要她遇到赫九霄,便不会有什么收获。
  赫千辰他们还是如常在商队里行进,还为柳达山解决过几次麻烦,也有必须进城的时候,但什么人都没认出他们来。
  只因那时候越来越接近中原,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那城墙上贴的画像也被风吹日晒给弄糊了,到了几乎难辨面目的程度,就算他们两人站在画像下面,说那上面画的是他们,也不会有人相倍了。
  进城的时候顺便留下暗号,召集分散出去的手下聚集,已到边境了。
  就这么走着,原本一切都很正常,便到了最后个关卡的时候,却出现了意外。
  红日当空,在一片开阔的平地上,数十个木删垒成的路障将去路拦阻,商队不得不停下,柳达山想叫人去问个情况,却听另一头有人喊话,“刺杀我王,你们还想逃去哪里?”
  柳达山心里咯噔一下,柳凤娇从车里下来。其他镖师面色突变,互相看了看,目光闪烁,神情都显异样,匆忙回头。
  队伍当中的两个人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他们难道真的是那血魔医和檀伊公子?几人又惊又惧,后悔不迭,这里为何会有官兵,他们最清楚不过。
  唯一不知道的是,那两个人去了哪里?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边界
  赫千辰和赫九霄当然还在附近,却早已在无人察觉之时,慢慢脱离了队伍,隐身于暗处。
  只听那头有人质问,“他们人呢?你们把人藏哪里去了?窝藏要犯是死罪!”
  柳达山当然一口否认,但民与官斗,总是吃亏的多,就算他塞了银两,那官兵却不是平常那些小卒,会将这点银两看在眼里,他是熊锡安特别委派的心腹,哪里会那么容易相信他们,将这一行人放过,“不用多说,给我搜!”
  所有人都下马,所有东西都被翻开,一一检查。
  “你让她信了你,留我们在商队,但也是她,害的有人去告密,往后不要再用这种方法。”赫九霄在巨石后面注视那个方向,字里行间明显的生硬,他沉着脸色,赫千辰知道他的不悦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