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77-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77

火狸2018-5-22 15:37:10Ctrl+D 收藏本站

缰绳,长刀飞射而出,刀光穿过人群,直直刺入一名大炎将士的肩头,那将士级别不低,早就凝神关注,只见混乱之中飞来一刀,来不及闪避,鲜血染红了战衣,他捂着肩头倒退几步。
  “好你个万央!”刀被拔出,上面刀柄镌刻着万央的图腾,他咬牙怒瞪,“给我看着,只要有蛮夷过来一步,就给我杀回去!”
  他手下的小队听令称是,他没有上药,捧着那把刀匆忙跑去找他的顶头上司,没忘记展露自己一身鲜血和寸许深的伤口,将敌人来袭的过程说了个清清楚楚,甚至连对方如何挑衅,如何挪刀过来,也说了个一清二楚,仿佛是亲眼所见,历历在目。
  大炎这头列阵以待,万央那边却混乱正剧,赤狼族和敖枭族一直是万央最彪悍善战的两族,双方一交手便难分难解,奈落和南无浑水摸鱼,充分运用暗杀之术,赤狼族人经常打着打着,就看到眼前的敌人突然双眼暴凸,僵直着倒地,然后就看到在他们身后的黑衣人。
  “到了!”到了交界之处,赫千辰松了口气,接连与人交手,无论是体力还是内力的消耗都很大。
  他们身上还穿着万央的服饰,赫九霄提醒,“把衣服换下再过去。”
  赫千辰当然记得,腰上的皮甲解下,他正要脱去身上短卦,陡然面色一变,“锦囊!”他胸前有一道裂口,是不知何时被刀挥划过,放在里面的锦囊不见了。
  “那东西无关紧要。”那里面不过是些伤药之类的东西,到了赫谷多少都有,赫九霄拉他往前,赫千辰却脱开他的手,眼底全是焦急之色,“里面有冰蝉!”
  “在这等我!”他转身回头,再度跃入交战的人群之中,赫九霄脚步定了定,脸色阴沉,吩咐手下在这里接应,独自转身,跟着赫千辰的那个方向去了。
  战蹄踩踏,人群潮涌,混战里两侧还有岩石滚落,砍杀声中寒光闪现,赫千辰架住身后的长刀,这时候却也顾不得再和人保持距离,双手一扣擒住对方脉门,蛟奋丝将人喉洞穿,鲜血溅在他的衣上,他甩去蛟奋丝上的血,放开手,忽然心有所感。
  他从这个人眼里看到了锦囊,是这个死去之人先前留在脑中的印象,锦囊就落在他曾经过的一丛枯草之后。本来还担心在这战场上如何找回,这时候精神一振,循着那感觉看过去,尽量克制心里的急躁。
  这是这个世上最后一个灵犀冰蝉,绝对不容有失……
  春日已到,万物更新,地上碧草如茵,被样血溅红,唯有那里比较偏僻,草木不见绿意颜色枯黄,赫千辰走到近处,眼前一亮,纵身跃起,就在此时,“千辰!上面!”赫九霄在远处急喊。
  投石机掷出一块巨石从岩壁上滚下,轰隆隆的声响漫开满天烟尘,赫千辰看了一眼却不退后,反而身形连闪,急跃而去,锦囊里的冰蝉绝对经不起这一压,碎了,再也没有下一个!
  双目注视不动,一切仿佛都放慢了,他纵身,赫九霄大喊,在他眼前巨石滚下,砸向他身上,在急喊声中,赫千辰却不躲不避,伸出手去,抓向那锦囊!
  巨石轰隆一声砸下,连地面都震动,“千辰——”赫九霄声嘶力竭,双目赤红,他的眼前只有那片烟雾似的灰尘,不断弥漫开来,看不到赫千辰。
  “千辰!”赫九霄大吼着冲上前去,经过他身边意图攻击的人连他如何离去都没看清,只见眼前暗影一闪,脖颈一痛,最后的视线里是沾满尘埃和鲜血的土地,人头滚下,滚出一地鲜红。
  “千辰?!”赫九霄冲往迷雾之中,答案就在里面,他竟不敢再举步,烟尘逐渐消散,他的表情越来越冰冷,身上却似要颤抖,仿佛是被自己的冷意冻结,从心而生的发寒。
  倘若他被压在巨石之下,倘若他为了找回冰蝉而死,甚至,倘若他虽然不死,却有个其他的万一……千辰!那我还要那灵犀冰蝉做什么?做什么!
  赫九霄从没有怕过任何事,这时候却忍不住怕了,咬了咬牙,厉色从脸上闪过,他举步上前,却见对面有个人影向他走来,“还好,冰蝉无恙。”
  冰蝉无恙?去他的冰蝉!赫九霄一步冲上去将他拉到面前,赫千辰只是身上狼狈一些,并无其他,那块巨石没有砸到他,不放心的还要再看,赫千辰皱着眉推了他一下,“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满心担忧终于放下,赫九霄在前杀敌开路,赫千辰拿着锦囊,两人走了一半,将要越过边界,赫千辰的脚步却越来越慢,最后停住了,“九霄。”
  赫九霄杀了面前两个敌人,闻声回首,却见赫千辰脸上苍白,白的不见一丝血色,但他的神色却还是很平静的,略显无奈,像是叹息般的对他说道:“看来……我还是高估了自己……”
  本来还以为可以撑到回去,但眼下他却已经无力再走了。
  身上的短卦皮甲裂开,落在地上,溅起一片殷红,有一半全是血色,有道裂口就在背后,刀痕。
?


倾辰落九霄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战伤惊情
  那一道伤从肩胛到腰侧,深可见骨,粘稠的猩红顺着他破损的衣衫从里面渗透出来,滴落在地上,他往前倾倒,被赫九霄一把接住,抱起他的手在颤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片猩红,“这是怎么回事?!”
  赫九霄嘶吼,却没有人能回答他,赫千辰眼前发黑,晕眩了一下,只听见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急喊,仿佛连天地都震撼,他勉强抓住赫九霄的衣袖,“控制自己……别忘记你答应我……”
  “千辰!”赫九霄扶住他,赫千辰额上冒汗,抓着他的衣袖强自站立,身上的血染了赫九霄满身,这样的伤势,稍有不对就会死。
  赫九霄毫不迟疑的捂住他的伤口,点穴已经无用了,从腰带里取出几枚银针,嗖嗖连闪,没入赫千辰身上,取出伤药,撒上去的药粉在瞬间就被那片血色给吸收,一起化成了暗红,赫九霄的手在抖,他却控制不住这种颤抖。
  “没事的,你小心……”赫千辰抓住他的手,背上的痛几乎已经麻木。
  “闭嘴!”赫九霄冷喝,怒吼声里,他心急如焚,他只看到眼前的人面白如纸,“这时候还说什么没事,这能叫做没事?!”
  冰寒成了冷酷,赫九霄抱起他,如刀削的目光穿透人群。
  赫千辰要他控制自己,赫九霄正在极力控制,但愤怒和担心,焦急和心痛却仿佛一根根针,不断戳刺,他的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是谁?是谁伤了他?”
  一句问话,在交战的人群里弥漫开一股令人心颤的寒意,周遭的人都觉出那种危险,风驭修看到这里的情况,毫不犹豫地下令让那附近的赤狼族人远离,这时候的赫九霄是最危险的。
  敖枭族人却不知道,万央官兵只看到两个最难对付的人里面,其中的一个已经受了重伤,便想着乘胜追击,一侧岩壁上再次扔下巨石,赫九霄却头也没抬,反手挥掌,就在那爆裂的岩石下走了过去。
  落石如雨,在地面砸出坑洞,有人躲在那一头,赫九霄问出那句话的时候他瑟缩了一下,在成千上百交战的人群之中那动作不太明显,但赫九霄还是发现了。
  凌厉如箭、冰寒如刀的眼神,一寸寸切割着面前所见,一分分找寻,最后定在那个人身上。
  那是熊锡安的心腹,放了信号招来援兵的人,也是从背后偷袭赫千辰的人。赫千辰知道身后有人,但为了取得锦囊,却不得不受了这一刀,他甚至来不及看到身后的人是谁,锦囊到手,冰蝉无恙,他看到赫九霄,心神放松就再也支持不住了。
  “是你。”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被赫九霄压抑住的杀意瞬间爆发,“蓬!”比起岩石爆裂的声响毫不逊色,有什么爆炸开来,零零碎碎的往下掉,周围的人茫然的去看落在自己身上和肩上的东西,那是人的碎块
  破烂的尸块血红,猩红血色如雨,还有地上一些内脏之类的东西,一个活生生的人居然在一掌之下从里到外化成了碎屑?!有人忍不住蹲下身呕吐,他们从没有见过如此血腥残忍的杀人手段。
  “你……你不要过来……”周围的万央士兵面色如土,举着刀,却在一步步后退,杀了人之后,赫九霄脸上却没有一丝改变,眼里的杀意未退。
  抱着赫千辰,高大的暗影仿佛地狱来的鬼魅,他急着赶回去,身形如风,凡是他经过之处,尸横遍地,掌风席卷犹如鬼哭,呼啸嘶鸣,无论多少兵器迎面而上,他都不闪不避,视线里只有血,不是敌人的,就是他的,无论是谁的,赫九霄全不在乎。
  “别再让自己受伤……听见没有……”赫千辰全靠赫九霄才能勉力支撑,他的伤处已经痛到麻痹,冷汗不断流下,感觉到赫九霄身上的热血也一起流淌。
  臂上添了几道血痕,抱着赫千辰的手却一动不动的平稳,“别再说话了!”赫九霄一手从敌人的心口穿过,带出一颗人心一地鲜血,却又有更多的人挡在他面前。
  赫千辰果然没有再开口,但他不是不想开口,而是无力再开口,赫九霄心头纷乱,出手不留余地,这是伤人,也会自伤,他却已经顾不得了。
  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千百人,就算他是赫九霄也一样,风驭修急喊,赤狼族人纷纷围上抵御攻击,万央士兵回过神来,又一起冲向赫九霄。
  含怒而发,先前的掌力其实已消耗赫九霄的不少真气,他全无心思去服药或是调息,赫千辰还等他的救治,他感觉到怀里的身体越来越冷。
  凌空而过,身形如电,狂吼声响彻天空,赫九霄红着眼,心急、杀意、愤怒、体内的异力层层激荡,他生生抑制,真气在此时逆转,他也一并忍住,身边的喊杀声,叫嚣声,脚步人影,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远离了,他只记得必须抱住他手里的赫千辰,尽快救他。
  “赫九霄!”城楼之上有人大喊一声,那人锦衣华服头戴玉冠,潇洒俊逸的样貌在看到赫九霄怀中之人的时候扭曲起来,“开城门!出战!”他扬手一挥,命人接应,拿起城楼上备的绳索抛掷出去。
  赫九霄纵身抓住,直冲城楼,万央官兵只见一道绳索横穿而来,人影飞度,从他们头上掠过,落在城头之上,两人脱险,风驭修放下心来,却见城门打开冲出许多大炎的将士,拿着大刀长矛朝他们杀来。
  “撤!”狼旗飞扬,风驭修传令下去。
  赤狼族多数还未到达,他们若是留在这里就要与大炎开战,这不是风驭修的本意,既然那两人已经安全,他也没有必要再留下。
  赤狼族撤退起来还不算太慢,不出多久便慢慢远离战场,本就镇守此地的敖枭族一时半刻却离不开,大炎将士骑着战马朝他们冲过来,他们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踩在大炎的土地上。
  一场战事消弭,另一番战火又起,杀声震天。
  “他怎么会受伤?!”城楼上抛下绳索的男人冲到赫九霄面前,“以他的功力怎么可能受伤?”
  赫九霄一语不发,冷漠冰寒的脸色令人望而生畏,“房间。”只有两个字,满身带血的赫九霄这时候脑中一片混乱,他只知道他要救人,至于为什么楚青韩会在这里,他完全不想理会。
  在城楼上叫了他的就是楚青韩,听见他冰冷的话,楚青韩没有动气,马上吩咐人准备一个干净的卧房,准备水和干净的棉布。
  赫九霄抱着赫千辰走到房里,在楚青韩还没跟进去的时候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他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自嘲地勾了勾嘴角,转身离开。
  房里的光线很好,交战的砍杀声和阳光一起从外面传进来,赫千辰在楚青韩出现之前就昏厥过去,赫九霄把他放在床上,让他背部朝上,取出他体内的针,撕开衣物,看清楚了他背后那道可怖的伤痕。
  赫九霄见过无数种伤口,但没有任何一个人的伤会让他有此刻的感觉,他捏紧了拳,不让自己的手再颤抖,先给赫千辰喂下一粒药,然后开始清理他背上的伤。
  房里很安静,只有呼吸声,偶尔有水声,还有几句喃喃低语,再度经过房门前的楚青韩,在门口又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举步离开,赫千辰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像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死?再说,还有赫九霄这个血魔医在。
  “殿下,万央那边增派了人手,我们没占到便宜,安陵王那里又来了人……”有手下上来禀报,楚青韩抬起手,“知道了。”转头看了看身后,他吩咐,“这里有什么需要就叫人照做,不管他要什么,都给他。”
  听说这两人是刺杀万央王的刺客,殿下如此关心,莫非万央的混乱是殿下命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