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79-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79

火狸2018-5-22 15:37:12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梁绮罗,多年前,也曾经去过中原,住过皇宫。”
  “什么意思?”楚青韩手上一紧,心口跳了跳,从椅上站起,笑容已经退下。
  赫九霄递给赫千辰一块帕子,站在他身边回头看楚青韩,“这灵犀冰蝉原是一件信物,梁绮罗将其中一个冰蝉留在她儿子身边,一个留于自己身上,就是你面前的这两个。”
  楚青韩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站直的身形一动不动,他拿着手里的灵犀冰蝉,却忽然笑了笑,然后轻笑变成大笑,重新倒回椅子里,“赫九霄,就算你们想捉我的把柄,也不该编出这么个无稽的谎话,这么说,你们是想告诉我,这东西有两个,分别拥有这两个冰蝉的就是一对母子,我母妃是那个什么梁绮罗?”
  他大笑,笑声里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勉强,赫九霄冷冷看他,“楚青韩,你觉得我会吗?浪费时间为你编个谎话?”
  笑声骤然停顿,楚青韩紧闭着嘴直视前方,似笑非笑的斜着眼看他,“你不是这种人,但你会把这件事当做把柄,你是想借此要挟我。”
  很快恢复了脸色,他跷起腿:“赫九霄,以前的事你不能怪我,谁叫你为了赫千辰出尔反尔,碍了我的计划?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我没空对你们设什么计,我觉得等你们回去,也不会有暇来管我的事才对。”
  赫千辰拿着帕子擦了手,没想到楚青韩有如此城府,这么快就恢复如常,但这个生于皇宫的男人若是喜怒都形于脸上,他就不是楚青韩了,在这种亲切豪爽的笑意之下,他实际不是青面虎,而是实实在在的一只笑面虎。
  放下帕子,他将关于梁绮罗和楚睦的一些事说了,那一段情缘纠葛被他淡淡叙诉,直说到梁绮罗身中红颜,来日无多,想见见她的儿子为止。
  “这两个冰蝉你都可以拿回去,此事是真是假,相信殿下自己心里清楚。”五指相对,赫千辰安坐在椅上,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楚青韩是不是相信这件事,赫九霄坐在他身旁,皱眉间将手臂格挡在他肩头,不让他往后靠到椅背,免得碰到伤口。
  楚青韩看着他们两个,长久都没有说话,那眼神似乎穿透了他们,去寻找那段往事里的情景,谁若是突然知道自己的身世另有蹊跷,都会茫然无措,楚青韩却只是沉默了片刻。
  他摆弄手上的两个冰蝉,扬起了眉,“看来你们是为我找了个麻烦,要怎么做,你们才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他笑着把冰蝉收好,目光微闪,“别告诉我,你们没想过用这件事来要挟我,赫九霄,你难道不是这么想的?”
  “朝廷之事和我们无关,你的身世也和我们无关,你不动,我也不动。”赫九霄眼底幽光闪烁,微阖的眼里流露几分诡秘冰寒,“否则……”
  “否则你们就把这件事说出去,让我无论是在塞外还是中原都里外不是人。”楚青韩接话,合掌相击,嘴边扬起不带笑意的弧度,自嘲道:“一报还一报,看来今年是我楚青韩走背运,不过我早说了,我本来就没打算做什么。”
  他走到门前,停下脚步,“赫千辰,看在你的份上,我给你几句话,就当是你们替我送来这个消息的回报吧。”
  隔着些距离,他背对着他们,微微转过头来,“就是我先前说的事,反正你回去之后也会发现,在你们离开的这段时日,江湖不再是原来的江湖了。”
  楚青韩意味深长的说完,推门走了出去,走到门口,他站定了一会儿,握着手里的冰蝉,背影微微起伏。脚步远离,那步伐却比原来要沉重许多,直到浅银的铠甲落入阴影,逐渐消失,楚青韩的身姿再不复原先的潇洒。
  他也许并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无所谓,那么能够适应这个消息,赫千辰想起他用灵犀冰蝉引他进宫的时候,楚青韩说要他陪着说话,兴许并不全是谎话。
  不再深想,赫千辰侧首去看赫九霄,“你说他那句话是何意?”
  “拾全庄,千机阁,巫医一血谷,万里飘渺楼。”赫九霄念了四个名字,冷淡的表情看着窗外,在这冰血似的气息里,似有些许兴味,“我们离开中原已经有许久了。”
  许久,久到已经过了半年,江湖上风起云涌,瞬息万变,半载岁月会出现何种变化?
  四个最具势力的地方,拾全庄因秦战与红颜的牵扯,地位一落千丈,万里飘渺楼万家父子,一个死在玉田山,一个死在赫谷,飘渺楼消失于江湖,千机阁里没有檀伊公子坐镇,只能算是半个千机阁i,而巫医一血谷之中,若没有了血魔医,便称不上巫医谷。
  四方力量等于去了一半,此消彼长,不进则退,自有其他势力将会取而代之,一代新人换旧人,江湖从来就是这样的地方,从来都不会平静太久。
  楚青韩眼下处于安陵王和太子之间,他们两方若是联手,他只能避其锋芒,这时候知道了赫千辰他们带来的话,更是雪上加霜,无论在情感还是理智上,都是一个冲击,两人离开的时候他没有出现,但赫千辰似乎感觉到,在城楼之上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始终注视着他们。
  离开这里,就要先到贤杨城,两人遣散手下先去打探各方消息,离开中原日久,他们确实需要了解如今情况,楚青韩既然特别提了,一定不会毫无道理。
  进了城,他们先找了地方落脚,“悦安客栈”是这个城里最大最好的一家,相比之下也干净许多,赫九霄便选了这里。
  放下东西,命人把马匹牵去马厩,赫千辰说要出去叫人准备酒菜,去了许久,等酒菜都送来了,浴水也被人抬进房,却还是不见他回来。
  赫九霄确定以他的身手绝对不会遇上什么意外,但仍是不放心,最后还是决定出去看看。
  “方才与我同来的那位公子呢?”他在楼道里找到店小二,问起赫千辰。
  “客官是说那位穿青衣的公子?”小儿愣了愣神,被眼前这样的人问话,他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下面出了事,有人打起来了,小的好像看见那位公子往那里去了。”
  “哪里?”赫九霄追问,那小二颤着手指了指楼下“那……就在那里。”
  赫千辰不是好管闲事的人,他自然不是为了看人打架才下楼,而是楼下有让他注意的事,底下的争执起因是为了一把刀。

  
倾辰落九霄 ?第二百三十八章 客栈  
  楼下酒肆,众人像是看戏似的观望,一张桌子前面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带剑,另一个看不出使什么兵刃,两人坐着,另有几个人包围他们,站在一旁,其中的一个瘦子先冲上去,对方连站都没站起来,几招就将他打了回去。
  “我们身上没有你要的东西!滚!”一脚踢过去,年轻剑客“啪”的一声送剑入鞘,剑鞘朝对方头上砸下,被他砸了脑门的男人身材瘦小,眼神闪烁不定,抱着头被他一脚揣在地上,滚了几下才站起来。
  “哼!你以为我们没有听见?你们先前还在讨论,我怎么听,你们都是知道那把……”瘦小男子说了一半,身体忽然以奇怪的姿势定住了,原来方才年轻剑客那一脚不是随便踢的,而是使了内劲,劲力到了穴道,才让他忽然不能动弹。
  “便宜他了。”年轻剑客身旁,另一个男人开口说了这四个字,一直木筷从他手里飞出去,直直插入那个瘦子眼中,周围无人来得及抵挡,只见那瘦子连惨叫都不能发出,直直倒在地上。
  “还不快滚。”年轻剑客喝了口酒,吐了口瓜子壳。
  周围那几个人连忙扶起地上的人,跑了出去。
  赫千辰将这些看在眼里,也听到了一些事,离开的那几人正在议论,他们说起的是关于什么刀,听起来,在他们不在中原的这段日子,又有一件事物引起了各方关注。
  “这把刀真的那么神奇?我看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刀是杀伐之物,它出现只会引起争端,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去凑热闹?”那个年轻剑客翘起二郎腿,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又朝天扔了粒花生,张口接住,悠闲的说着。
  在他脚下还有几个被砸碎的桌椅,另一边的那个男人冷哼一声,没有理睬。赫千辰这回看清了,那是个面容冷酷的男人,一道疤痕从一侧的眉骨直到嘴角,他神情不动的时候有一股子残忍彪悍之气,忽然间他转头,看到赫千辰。
  赫千辰站在楼梯口,对方的眼神极具攻击性,就像时刻都在寻找敌人。收回打量的眼神,他淡淡颔首,转身准备上楼,正看到赫九霄下来,“在看什么?水已经送来了,菜也要凉了。”
  转身看了看楼下,赫千辰发现那两人已经结账离开,只看到两人的背影,“嗯。”随赫九霄一起上楼,他思索记忆中究竟有什么刀能引起如此关注。
  将听来的消息对赫九霄说了,他们都相信只要回去之后略加调查就会知道,想到回去,便想起很多人来。
  “不知花南隐他们怎么样了。”赫千辰的话略带笑意,赫九霄听他提起花南隐,也笑了一笑,那笑却分外古怪,“想他了?”
  分明知道花南隐对他而言只是朋友,但听赫千辰用这样的语调说起,赫九霄问出口的三个字酸味却分外的浓,让赫千辰啼笑皆非,把他推到浴桶边,示意他先洗,“难道你不想念赫谷?不想念冰御?”
  “就算想,也不如你对花南隐的多。”赫九霄冷冰冰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开始解衣准备沐浴,赫千辰坐在桌旁用饭,闻言只能摇头。
  举箸吃菜,他看着赫九霄浸入水里,将座椅挪到浴桶边上,“饿不饿?”举起的筷子停了停,转了个方向,他把原来准备吃的菜味道赫九霄口边,“倒是没试过这么用饭。”
  “可以试试。”吃这口中的菜,赫九霄觉得有些好笑,脸上的线条柔和了,靠在桶边,闻到皂香混合菜香的味道,隔着水汽,感觉到赫千辰就在身边,心里就总是觉得舒服。
  就这么吃了一阵,洗了一阵,“这次回去你什么事都不要理,先养好伤,你背上的伤口太深,需要养一段时日。”
  赫九霄拿起布巾擦背,赫千辰已经用完饭,顺手接过,在他背后擦拭,赫九霄转身背对他,在水雾氤氲之中传来的说话声略显沙哑,随着赫千辰在他肩头揉捏的动作,舒服的吐了口气。
  “听见没有?”没听见回答,侧过头,赫九霄拉住在自己肩上的手。
  赫千辰的手腕和手掌骨节很匀称,,十指有力,指甲总是修得很干净平整,微凸的骨节和手指的线条,在水雾里看来,完全是一种力度与美感的融合,赫九霄的指顺着他的手背往上,握住了他的手腕,“你瘦了。”
  自从上次在悬崖脱力,之后赫九霄曾为他用针刺过穴位,刺穴可令他恢复的更快,所以他对赫千辰的手非常熟悉,摸着他的手腕,他的唇覆盖上去,湿润的热度从赫千辰的手臂上一直传到心里。
  “不要说我,你也一样。”另一只手在赫九霄肩头按下,他捏到坚硬似铁的肌肉,“你说总是紧绷着对身体没有好处,但你自己不也没做到。”控制着力道,他按揉了几下,让手掌下紧紧绷住的地方一点点放松,赫九霄肩头的伤比他浅的多,已经差不多好了。
  满足的叹息,赫九霄动了动肩膀,“你学什么都快……”赫千辰闻言淡淡一笑,听出他话里有话,回答的时候便也暗藏深意,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对我做过的,我都记得。”
  赫九霄曾经为他按过肩膀,他当时便记得他的手法,这话本意如此,但另一层意思,说的也是他们床第间的事,赫九霄怎会听不出来,沉沉笑声响起,赫千辰从他背上感觉到轻微的振动。
  按着赫九霄的肩头让他上半身往后仰倒,赫千辰垂首在他唇边吻下,融合着水汽的吻,更加的湿热,双唇交叠,他张口含住赫九霄的舌,在他吸吮之前,他的下唇被对方咬住,湿湿的手臂朝后环住了他的脖子,水珠顺着领口滑下,印湿了他的衣襟。
  鼻息交错,赫九霄吮着他的唇,轻轻放开,“不能继续了,你还有伤。”
  “你也还没用饭。”赫千辰站起身,从一边把干净的布递过去。
  赫九霄从浴桶里站起擦拭着身上的水,赫千辰出门去吩咐人再准备一份吃的,先前还没吃完的已经凉了。
  等他回到房里的时候,屏风边上的浴桶里已经重新换了热水,干净的换洗衣物备在床头,见他进门,赫九霄指了指那桶水,“等你洗完了,早点休息。”
  赫千辰沐浴之后,赫九霄也用完饭,叫人来收拾了东西,两人关起门,终于能好好休息,连日来赶路,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