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85-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85

火狸2018-5-22 15:37:19Ctrl+D 收藏本站

倒飞出去,惨叫声中一双手掌被金钱绞断,硬生生的撕裂,光秃秃的手腕上血色飞溅。

  
第二百四十六章 ?刀
  颜少悦接住梅冷蝶,他本以为这两个人不过徒具虚名,没想打如此厉害,当下退了几步,站在船尾一手抱着梅冷蝶,一手抓住贺思茵,“交出雾色刀,否则我就杀了她!”
  贺思茵招式精妙,内功却远不如颜少悦,不慎被劫,此时懊恼不已,又恨又气,“赫千辰,我不用你管我,就算你救了我,我还是会杀你!”
  “想死的,都不用急。”赫九霄冰冷的一句让贺思茵住了嘴,颜少悦看到怀里的梅冷蝶渐渐没了气息,面色一变,“小蝶!小蝶”
  抬起头,她咬牙切齿,“你们杀了她!”
  梅冷蝶的尸体慢慢改变,愈见苍老,铁飞远远看见了,吓了一跳,“果真是个老妖婆。”
  颜少悦听见他的话,表情更骇人,捏着贺思茵的脖子厉声喝道:“交出刀来!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为我的小蝶偿命!”
  贺思茵喉间被死死扼住,呼吸困难,她也不知道赫千辰会这么做,他根本不必救她,如果她被人杀了,对他只有好处,往后他会少一个敌人。
  “偿命是不可能了。”一把尖刀从颜少悦背后贯穿而出,一句带着轻蔑的话突然响起,从贺思茵身后传来。
  颜少悦正紧张的看着赫千辰与赫九霄,没想到有人会突然会出现在他身后,他站在船尾,有人若是从高处落下,他定会听到破空声,但是没有!一刹那的惊讶,也就是在这一刹那之间,匕首穿胸而过,剑尖露出少许,滴着血,没有误伤在他身前的贺思茵。
  “你就是忘生的妹子?”贺思茵看不到身后的人,只听见这句问话,颜少悦捏在她喉间的手紧了紧又松开,她长吸了一口气,坐倒在地上,被后面说话的人接住。
  赦已扶了扶她就放开了,他一身的水,是从水下冒出来的,黑衣水靠贴身穿着,喘着气把剑从颜少悦身上拔出来,“可累死我了,等你们动手真不容易。”
  颜少悦捂着血洞,喉间发出古怪的声响,直到死他都不怎么明白,为什么他和梅冷蝶计划的好好的,会这么轻易被人识破。
  他们假借铁船帮作为掩饰,选在这个地方下手,却不知道在此之前千机阁里的人已经与赫千辰取得联系,在他们身边的不再只是他们从塞外带回的人手,而是大半个千机阁的实力。
  身为千机阁阁主,岂会不知道有人暗中行事将他们视作目标?赫千辰非但知道,还有意作出毫无防备的样子,引他们出手,回到中原之后第一批为了那把刀而来的人,给了他一个很好的答案。
  原来那把刀名为雾色。雾色刀。
  半空铁索之上,南无的人早就将欢喜双煞的手下杀的差不多了,眼见颜少悦和梅冷蝶都已死,侥幸不死的人纷纷逃命。
  江流翻涌之上轻舟起伏,赫千辰青衣卓然,赫九霄与他并肩而立,仿佛两侧无人,转身探手抚了抚他的颈侧,凑近身躯覆上亲吻,“别再让人近身了。”
  低语声淹没在流水之中,那动作却是所有人都看见的。
  经过赫谷后山一役,两人的关系已经大白天下,但此后他们就俩开中原,留下了七杀令。七杀令对整个江湖的影响深刻,所有人的记忆都停留在那血色弥漫的七日之中,他们都已知道两大杀手与千机阁还有赫谷的关系,凡是亲眼见了那一切的人都不会忘记当初那个七杀令师如何来的。
  铁船帮曾经也参加过武林大会,见过五色魔师,知道事情是如何演变成那样,今日再见着两人,风采依旧,就算是铁飞这个莽汉也不禁唏嘘,同时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做出什么惹火他们的事来,否则就要像那些收到七杀令的人一样了。
  “我等迎阁主归来!”
  “迎阁主归来——”江水滔滔,两峡人影伫立,千机阁之下门人分立两侧,一起扬声恭迎,气势如雷,响彻天边。
  铁船帮帮众在一边将整个过程看的清清楚楚,船夫早就吓傻了,任这轻舟顺着江水飘往下游。
  江面水色波光粼粼,那一片金黄的光晕之中,船头站立着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在落英纷飞之处迎风而立,他们重返中原的消息在这一刻起,传遍江湖。
  千机阁阁主归来了,巫医谷的血魔医也重现江湖,而那把出现不就的雾色刀,据说就在他们手中。早就暗流涌动的江湖之中,将要再起风云。
  凡是得知此事的门派都暗自戒备,行事更加谨慎,而赫千辰早知会如此,并不意外,也不解释,这些事情虽然有些麻烦,但在他看来,最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
  赫谷。
  深谷幽静,悄无人声,进谷的路上隐藏着一处处暗哨,所有的一切都未曾改变,就算赫九霄离开,这里也依旧保持着长久以来的静。
  栽种药材,收取药草,碾药制药,赫谷之下的人各司其职,并没有因为他们谷主的离开而懈怠,偶尔抓住几个闯谷的人,试几次药,一切都和赫九霄离开之前没有太大区别。
  冰御站在最前面,和所有赫谷上下一起等到了他们谷主的归来。
  无需人声,没有高喊,齐刷刷的,所有人跪在地上,垂首叩拜,冰御几乎是哽咽的,“属下……恭迎谷主。”
  黑压压的一片人,无声无息的动作,眼底却有无限崇敬,赫九霄站立当场,似乎也略显激动,“起来吧。”
  赫千辰握着他的手,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为何他有这些忠心的手下而感到高兴,周围水汽缭绕,还是那个他所熟悉的水潭,寒烟翠色如雾,凝结不散,许多在赫谷的情景一一在他脑海浮现,幼时的那些似乎已经很久远了,他只记得与赫九霄在这里的点点滴滴。
  他没有先回千机阁,南无散去,隐于暗处,千机阁其他手下多半都随他进谷,千机阁的事可以暂缓一两天,但赫九霄解毒的事却不能缓。
  药斋之内,赫千辰亲眼看着赫九霄取出持叶珍珑里面的冰蝉雪,与他准备的其他药材放在一起,用了许多道步骤将那些东西熬煮成药,看着他服药,赫千辰长久以来一直绷着的心弦才慢慢放松下来。
  “再服用三副,迦蓝毒可解。”赫九霄放下药碗,他一直感觉到赫千辰的视线,从他制药开始,就始终在他身上,似乎唯有如此才可放心。
  “你是中毒时日太久了。”赫千辰上前抱住他:“每日一副药,我会看着你喝下去,直到你的毒彻底解去为止,你不能再让我为你担心了,否则千机阁的事我都无心去处理。”
  赫九霄理所当然的点头,一手环住他,“千机阁的重要性自然不能超过我,你说不能比较,我可以不比,让你的人先回去,你在这里住几日,阁里的事务慢慢来,你不能一次做完,也不要急于一时。”
  “本来就不能比较,千机阁于我的重要性就如医术于你,我知道你确实对医术感兴趣,否则也不会救治那么多人,让他们心甘情愿效忠于你。”赫千辰知道谷里许多人是怎么留下的。
  赫九霄听他这么说,忽然想起了什么,定睛看着他,“那时候的事你记不记得,你对思苏说的话……有多少是真的?”
  那是他们在怀疑思苏之时定下的计,赫千辰当时曾说,他没有办法和思苏一样陪着赫九霄论医,这一点他永远无法做到。
  “我现在还是做不到,你我本是两个不同的人,各有兴趣那是必然的事,若要我放下千机阁,为你学医,那不是我的做法。”赫千辰想了想,坦言心中想法,他拉着赫九霄坐下,“虽有些遗憾,但你知道,我不会介意。”
  赫千辰的理智和智慧让他不会为这种事而自寻烦恼,赫九霄对他的情意他早就看得清清楚楚,那些话不过是说给思苏听的而已。
  “果然是千机阁的檀伊。”赫九霄释怀,接着便说:“你不必学医,有我就够了。”拉过身边的赫千辰,他直接解开他的衣襟,拉下衣衫看他的背部,“伤口已经落痂。”
  赫千辰背上的伤已经好了,但他在塞外重伤的事千机阁里的人都知道,所以这次才如此兴师动众,就怕他们阁主回来之后又出什么万一。
  “还疼不疼?”赫九霄的手在他背上移动,沿着那道长好的伤口,新生的皮肤还带着些浅红,他碰的很小心,略带着薄茧的手指抚过,赫千辰背上紧绷起来,避开他的手,“别碰。”
  “好,我不碰。”赫九霄答应,收回了手,却让他转身,温热的唇舌覆上了那道才愈的伤口。
  隔着才长好的那层薄薄的皮肤,一股热力穿透,渐渐蔓延到全身,赫千辰领会到赫九霄的用意,回来的路上因为他的伤,他们确实很久没有碰过对方。
  正在犹豫,外面传来脚步声,赫千辰推开赫九霄,拉起自己的外衣,便听见敲门声,还有冰御的话,“谷主!谷里有人知道雾色刀!”

  
第二百四十七章 ?妙贼燕非
  赫千辰合拢衣衫推门出去,“是谁知道雾色刀?”
  冰御躬身回道:“回公子,不是我们谷内的人,是前几日来谷里偷东西的小贼。”
  此刻被关在无极苑的那人若是听见冰御的话,定会气得跳起来,他哪里是什么小贼,“独行千里”燕非若是一个普通的小贼,那全天下就没有大贼了,那些真正靠当扒手为生的小贼更不知该被叫做什么才好。
  两人来到无极苑,看到了燕非。燕非正被绑在一间房里的一个石柱上。
  这个房间有许多个石柱,每个石柱都可以绑一个人,其他柱子上的人都已经空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他两颊消瘦,双眼灵活,有一双大耳,嘴巴却很小,头大身子短,乍眼看去有些可笑,但并不惹人生厌。
  “你就是燕非。”赫千辰站在他面前,燕非眼神动了动,赞叹道:“原来这就是千机阁阁主。”
  在千机阁的记录中,燕非算得上是一个极为高明的贼,他从来不偷寻常的东西,就算有一万两黄金放在他面前,无人看守,他也不会去碰一下,对他而言,金子太普通,无人看守的金子更不值钱,他完全看不上眼。
  这么一个以偷为爱好的贼,算得上是一个妙贼,更妙的是这个贼居然还偷到赫谷来,被人擒下,在被当做试药的工具之前,说出了雾色刀。
  冰御从赦已那里听说了路上的事,他当然知道雾色刀不在千机阁也不在巫医谷,雾色刀究竟在哪里,世上可能只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燕非。
  “那把刀是我偷的,从一辆马车上,我不管那是什么宝贝,有什么厉害的地方,我只知道许多人抢着要,既然这么多人要,自然是个好东西了,所以我就偷了。”燕非不等赫千辰问,便开口这么说,可见其心思灵活,他知道面前这位檀伊公子是为什么而来。
  “刀在哪里?”赫九霄冷然问道,燕非本想以此要求松绑,在被赫九霄用那种无情森然的眼神看了之后,心慌了一下,“刀不在我身上。”
  赫千辰颔首,“刀确实不在你身上,但你知道刀在何处。”平淡如水的眼中闪过犀利之色,他言笑从容,“只要是贼,有一点都一样,他们的胆子比别人的小。”
  “谁说的!”燕非下意识的反驳,却见赫九霄也露出一丝笑,那笑比剑尖还要锐利冰寒,令人恐惧,“也许试试就知道。”
  “别别!”燕非连声高叫,“我说,我说!”
  燕非明白自己的处境,他本来是来盗药的,想着趁血魔医不在,到赫谷偷点治疗外伤内伤之类的药物,赫谷的药千金难求,他买不到,总能偷得到吧,何况这地方还是赫谷,光是巫医谷这个名号就让他很想进来偷件东西试试。
  没想到血魔医不在的赫谷并不比他在的时候易闯。
  “那把刀被人买走了,是无yue门的人。”燕非无可奈何,只盼说了之后能让自己逃过一劫,他拼命去看赫千辰,希望这位檀伊公子能发发善心,让血魔医放了他。
  “无yue门……”赫千辰沉思,没留意道燕非的眼神求救,他记得无yue门,“就是那个无yue门?那时候他们门主在谷里受过你的抑制,当时我来赫谷,还听到药斋里那无yue门主在大叫什么。”
  “就是这个无yue门。”赫九霄本来不会记得,但当时是赫千辰第一次成年后回到赫谷,所以他没有忘记。
  接了话,也得到燕非的答案,他朝冰御一摆手,就要拉着赫千辰往外走,冰御同情的看着燕非,“到谷里盗药是死罪,你求救也不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