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93-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93

火狸2018-5-22 15:37:29Ctrl+D 收藏本站

r/>   出来的是个年轻男子,清秀之中略见腼腆,身材样貌都不像个会武之人,身上的穿着简单素雅,抱拳为礼,他的感激是出自真心,谁会想到多年后,飞鹤楼会再度被人关注?迎来的还是这样的贵客。
  “若要感谢,不如谢了尘前辈,檀伊不过是赴约来此而已,”赫千辰摆了摆手,举步往前,“不知了尘师太可到了?”
  “了尘前辈早已到了,她的两名弟子正在外堂等候。”缚惊虹已故,但缚雪毕竟也算是出生名门,答话之时不卑不亢,在旁引路,赫九霄走到赫千辰身边,两人正要带人往里走,里面却又出来两个人。
  “原来檀伊公子确实像别人说的那样,半点都没夸张。”随着拍掌之声,有个佩剑的剑客从里面走出来,二十多岁的样子,说话的时候张开双手,略有夸张,在他身后的男人脸上有一道十分明显的疤痕,显得冷酷彪悍,赫千辰一见便想起来,他们正是曾经在客栈里见到的两人。
  “看来二位便是了尘前辈的弟子了。”赫千辰点头为礼,赫九霄眼神一扫,又略略一停,在其中一个人身上定了定,此时缚雪在旁介绍,“这二位就是了尘前辈的门下。”
  “在下莫智。”那年轻剑客一拱手,然后随随便便的放下,略显得有些玩世不恭,另一个脸上有疤的面无表情,只说了两个字,“莫绝。”
  这两个字一点都不冰冷,却像是断绝了七情六欲的人,毫无生气,唯有一片死寂,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说完就会闭嘴不言的时候,却听他突然开口,“雾色刀,在你手中?”
  这时候大多数人都还在飞鹤楼外,红檐高耸,层层而上,门前有不少门派的人,此时听了这问,原本熙嚷的人声顿时安静下来,众人屏息,他们没想到了尘师太邀约千机阁阁主,为的是怀疑他藏有雾色刀。
  “雾色刀?他有雾色刀?”就在飞鹤楼下,无数种想法在人们心头升起,了尘师太是不会随便找个人来问这件事的,她让弟子问这件事,究竟是怀疑刀在他手里,还是想让千机阁找寻这把刀?
  要知道其中的分别差上一点,意思就完全不同了。
  “檀伊公子,听说这把刀里有秘籍,是不是真的?”人群里有人发问,有了第一个,便有第二个,“得到这把刀的人可一统江湖!你是不是想要私藏?”
  问的人话里不带恶意,但问出口的话却颇有杀伤力,千机阁檀伊公子,这个名号在多数人眼里都是很特别的,若是为了私利而暗中谋划什么,这种传言一旦被人当真,对千机阁的声誉大有影响。
  本来要进飞鹤楼的人都停下脚步,想知道赫千辰如何回答,上百双眼睛一起看着门前的赫千辰,青衣墨发的男人微笑,不见太大惊讶,拂了拂袖,举步往前,“檀伊若是欲得江湖,不会等到现在,更不需借用一把来历不明的刀。”
  轻描淡写,温和浅淡的言语之间隐含犀利,更在最后一句之中点明这把刀“来历不明”,暗指此刀另有蹊跷,一句话说的众人沉思,连他是什么时候进去的都不知道。
  想是要想,但这把刀对人的诱~惑力还是太大,见赫千辰和赫九霄入内,其他人连忙也跟了进去,千机阁里有人随行,是赦己和贺思茵。暂代其兄之位,贺思茵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场面,不禁有些紧张。
  赦己拍了拍她,“没事的,只要阁主在,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以前我和忘生……”他停了停,才若无其事的接着笑道:“在这种场合,我们出手的机会真的很少。”
  “我没有害怕。”贺思茵还记得那一巴掌,对赦己没什么好脸色,赦己却不太在乎,像是对自己妹妹那样,又拍了拍她的肩头,暗自留意了人群里的人,带着她往里走去。
  这一次不是武林大会,也不是为了解决什么恩怨,来的人却不少,自从赫千辰他们从塞外归来,千机阁的动向就被许多人留意,这一次隐世高人了尘师太邀约赫千辰,两人聚首当然是有大事。
  何况再加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丐帮。能让丐帮、静慈门、千机阁汇聚一堂的,就算本来是件小事,也一定会变成一件大事。
  抱着这种心态,三三两两的,各门派的人一一走进去,飞鹤楼本来就是个公开的地方,选择在这里解决事情,就代表不怕人知道,也有要其他人作证的意思。
  如果有两个人相约在这里比试切磋,不请其他人做评判,那来这里观战的人便是判定输赢的人。
  这一次,了尘师太现身江湖,找上千机阁,事关雾色刀,那这把雾色刀,究竟有何隐秘?所有人都想知道。
  飞鹤楼里,走进去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空旷,再往里看,两方排列有数十座椅,整整齐齐,分列两旁,红绸委地,其上有一个大的案头,用来摆放东西,赫千辰走进去,便看到一个老尼面容严肃的站在那排座椅的首端。
  “闻名不如见面,赫千辰、赫九霄,贫尼了尘。”了尘师太的话不多,表情也不多,她看来并不太老,但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僵硬,没有太多出家人的慈悲,确实更像一个武林名宿。
  莫智和莫绝就站在她身后,莫智还是一脸轻松,莫绝面无表情,面对涌进来的人群,了尘似乎喟叹了一声,捻动手里的念珠,“施主说,寒色刀不在你手中?”
  “不在。”赫九霄答话,寻了一个离人最远的位置坐下,赫千辰坐在他身旁,赦己和贺思茵站在两人身后,其他各派的人都找了地方落座。
  了尘师太的发问开始的毫无征兆,缚雪连忙让人关门,沉重的大门被关上,发出沉重的声响,里面顿时显得安静了,只有几扇窗户打开,看得到外面的光亮,此时是正午过后,本该最好眠的时候。
  “贫尼问的是赫千辰,并不是你,血魔医赫九霄。”了尘师太并着五指,另一只手上的念珠停止拨动,她微微闭着眼,安坐的样子自有一派高手大家的气韵。
  赫九霄按着赫千辰的手,没让他回答,“问他,便是问我,我的回答就是他的回答。”他按着赫千辰的动作十分明显,并不掩饰,引来不少人侧目,他却仿若未见。
  了尘听到他这种语气的回答,不禁皱了皱眉,她确实如传闻所说,脾气有些古怪,当下就面露不悦,“我邀的是千机阁,不是你巫医谷,身为医者不救人而杀人,赫九霄,若非你没有做过大恶之事,若非我的脾气比前两年好,今日你……”
  “了尘前辈。”赫千辰不疾不徐的截断她的话,淡笑着挣脱赫九霄抓住他的手,神情自然的继续说道:“尊一声前辈,为的是前辈当年之功,但今时不同往昔,今日我们坐在这里也不是为了争辩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若是让了尘这句话说完,势必会引起一场纷争,但他不是来这里看赫九霄杀人的。说了这些,赫千辰又敛了几分笑意,“况且,他说的没错,他答就是我答,只要有了答案,是谁所说,前辈何必如此着相?”
  出家人讲究四大皆空,但了尘行事手段并不像出家人,脾气也确实不太好,如今年纪大了,似乎又多了些人情,板着脸,她显得不悦,其他人却各自交换眼色,赫千辰的回答,还有他之前和赫九霄一起发的七杀令,早就等于将千机阁和巫医谷视作一家。
  这么算来,他要真的想一统江湖,确实不一定需要什么雾色刀。
  赫九霄听他所说的话,露出满意的表情,知道赫千辰不喜欢在人前作出亲密的举动,他也没再去拉他的手,冷冷的眸色微阖着,扫过了尘身后的人,赫千辰虽然在说话,但还是留意到了赫九霄的眼神,也随着他看过去。
  那里站的是莫智和莫绝,不知是谁让赫九霄如此打量。
  “檀伊公子可曾想到,你也会有当众说谎被人拆穿的一天?”透过沉重的大门,有人从外面传话进来,大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是丐帮的现任帮主,郭萧然。
  “那雾色刀分明在你手中!”身后带着数十帮众,郭萧然显得意气风发,成了帮主,他的胆量和气魄比当初壮了许多,站在门前,他所说的这句话顿时引来一阵哗然。


倾城落九霄 第二百五十八章 ?无玥门
  人群纷嚷,赫千辰不为所动,安坐如初,了尘意外的看了郭萧然几眼,郭萧然连忙上前见礼,“晚辈郭萧然,继任丐帮帮主之位,此次闻讯而来,就是为了替武林讨个说法,这雾色刀确实应该在他手中。”
  了尘对他的态度十分满意,板着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和,似乎是要问给所有人听,她让郭萧然在一边坐下,“郭帮主,你说雾色刀在他手中,可有证据?”
  “有人证,这把雾色刀初入中原的时候就在福昌绸缎庄,但庄里的人对我的手下说,这把刀已到了千机阁,这句话是千机阁阁主证据叫人带的话,说刀在他那里。”
  郭萧然再遇他们两兄弟,想到的也是上一次见面的事,怕两人报复,决定先下手为强,何况他说的话确实是真,没有一句虚言,说起来就更心安理得了。
  “赫千辰,这是你怎么说?”了尘师太质问他,不光是她,其他人也都等着赫千辰的回答,他要是真的在这里扯谎被人揭破,结果可想而知。
  “这话我确实说过。”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赫千辰承认的一点都不勉强,不知是否在进来的时候擦到些许微尘,他抖了抖衣袖,破碎的阳光在他指下洒落金黄,“我确实要人带话去,说雾色刀在我手中。”
  话音落下,哗然之声更剧,他这句话等于承认自己确实藏了雾色刀?但檀伊公子真的会这么做?即便做了,他真的会这般轻易的,在人前平平淡淡的说出来?不信,这是让人怎么都不能相信的。
  了尘师太面有怒色,“赫千辰,难道你先前的全是谎话?是诓骗贫尼?”
  “我确实说过这句话,但刀也确实不在我手中。”赫千辰看着在座的人群之中一张张神情各异的脸,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隐约只有些许不明显的笑意,“当初说了这句话,是为了引出想要这把刀的人,雾色刀从万央到中原,在边境之处出现,正值两方关系紧张之时,诸位难道不觉得奇怪?”
  众人沉思,就在他们做着各种猜想的时候,只听赫千辰继续说道:“这把刀出现的有蹊跷,我说在我手中,本是等着有人寻上门来,没想到来的是郭帮主。”
  他言笑淡淡,这淡然一笑之间却让郭萧然脸色突变,“公子这话是说在下也牵涉其中了?这刀如果有什么蹊跷,与丐帮脱不了干系,是不是这个意思?”
  “不如你先说说,为什么去福昌绸缎庄取刀的人是你。”毫无感情的一句话如冷风吹过,赫九霄用那种叫人不敢正视的眼神看着郭萧然。
  郭萧然对他十分忌惮,虽然不至于害拍到不敢相对,这时候却真的忍不住避开了眼,才转头他就暗骂一句,自觉失了面子,但要他不回答,却又不可能,“未免江湖同道猜测,在下先说清楚,这把刀与丐帮无关,之所以命人去绸缎庄取刀,是因为有收到消息,这把刀会引起武林纷争。”
  “有人说,你就信?”在座之中有人发问。
  “宁可信其有,再说,去拿一把刀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在下当时没有想到这把刀会这么重要,还惊动了师太。”郭萧然算的上乖觉,说话之时总是表现的很得体很有礼,也不忘表示对了尘的尊敬之意。
  了尘虽然是个出家人,但既然身在江湖,就免不了凡俗之心,见郭萧然如此知理,许是觉得他的话可信,显得很满意,但赫千辰的话就有待考究了,“这把刀真的不在你手中?”
  赫千辰对了尘的这种质问可以淡然视之,不当一回事,赫九霄却不是好说话的人,冷酷邪异的眼神在半明半暗之间更为骇人,“想知道刀在哪里,先说出它究竟有何用处。”
  “赫九霄!”了尘师太拍案而起,已经从不悦转为怒气,“你竟敢如此同我说话?”
  “我已经说了。”对她的怒气视而不见,赫九霄依旧显得冷漠,仿佛他此刻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件东西,冷漠森然之间,一股阴寒之气慑人,被他看见的人,就像是随时都可能被夺走一切,失去性命,失去所有。
  强大的压迫感下,了尘身后的莫智把手放在剑柄之上,赦己暗自戒备,其他人出于本能,纷纷拔了刀剑,没有全部出鞘,但兵刃铁鸣之声一起,气氛僵窒,须臾间便胶着起来,剑拔弩张。
  “这把刀的来历成迷,它的用途众说纷纭,在这种情况下,师太为这把刀而来,可见是知道它的内情的,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把刀如今的下落,但师太也需将这把刀内藏的秘密说出来。”在场唯一一个不受赫九霄的气息影响的人,就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