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198-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198

火狸2018-5-22 15:37:35Ctrl+D 收藏本站

做不到!他们曾是我手下的人,也曾在你手下,你能做到,我却不能,我不能看着他们死!他们是被人所逼,当他们知道杀死自己同伴的人便是奈落,你要他们如何冷静,如何不恨?”
  她直直跪着,突然认真的看着赫千辰,“阁主是真的相信他们是无意中得知与奈落的仇?没有想过为什么之前没人知道,却在如今突然有人为此反叛?”
  赫千辰的眸色骤然暴射,烛火摇曳,眼底似有流光闪过,他不让自己去看赫九霄,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想到赫九霄。
  但他不愿去想,脑中却还是有无数画面闪过。
  赫九霄对他的感情很深,在那副冰冷的面貌下是深刻的爱,深刻到在旁人眼里可能过度,他曾问他千机阁与他相比谁更重要,在不久之后就出了那二十三人反叛的事,他选择了赫九霄,起初是隐瞒,赫九霄不知是否看了他桌上的书笺,像是早就知道,然后他说,他很高兴他这么做。
?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爱深怨切
  过了许久,赫千辰终于慢慢去看在他身后的男人,站在窗口前面一些的地方,赫九霄半边脸孔罩着一层阴影,他没什么表情,冰寒如雪的眼神,回视赫千辰。
  他一个字都没说。
  “九霄?你?”滟华的反应不算慢,她马上明白紫焰话里的意思,赦己和贺思茵没有拦住滟华,门打开之后他们就在门前,赦己闻言也愣了一愣,贺思茵却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南无的人负责暗杀,千机阁之下则控制各方情报与消息,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很多时候南无的人动手,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但曾经与奈落交手的人应该知道,他们有一个强敌。
  这个强敌是谁,只要一接触奈落,就立刻会明白。
  “那些人我已查过,阁主近来调用人手都避开那几队,其中人员确曾更替调换,事发突然,那时我以为他们就是如此得知真相,但此后查明,这些人不在此列。”紫焰一五一十的叙述,赫千辰看着赫九霄的目光没有动过,两人对视,滟华忽然紧张起来。
  “九霄你真的这么做了?你故意让你手下的人和他们接触,让他们知道?”滟华担心的问,她虽然和他们相处的时间还不久,但她看的出赫九霄的性子,他绝对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赫千辰将千机阁看的太重。
  滟华实在害怕,怕赫九霄真的这么做了,倘若是他,赫千辰绝不会轻易将此事放过,他们兄弟之间便要失和。忧心忡忡的站在一边,这个时候她再不敢追问赫九霄,他站在那里,仿佛此地是赫谷,神情如此冷酷绝然。
  “九霄,这件事,与你有关?”赫千辰终于问出口,他站在赫九霄面前,夜色令他的青衣蒙上一层暗影,他的脸上神情难测,赫九霄似乎是在考虑,片刻才说道,“那些人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奈落里面有人相告。”
  他回答的如此轻易,好像那不过是件再小不过的事,赫千辰的眼神闪动,目光没有一刻从他身上离开,“那个人是谁,在何处?”
  “已经死了,被我下令赐死。”只要赫千辰问,赫九霄就不会隐瞒,“这是一次巧合,这次我命人出手,在附近他遇到南无的人,他在那人面前炫耀过往,说溜了嘴,被我得知,被人带入无极苑,三日后就死了,尸体还在,你可以命人查验,他的身份你也可以命人查实。”
  他冷冷的说,冷的像是没有感情,就像当初赫千辰初见他的时候一样,语调平扳,话里所说内容是真是假,谁也分辨不出来,就连赫千辰也不能。
  “所以那时候你会问我那句话,你早就知道会出事。”赫千辰的气息深沉凝重,赫九霄所说的命人出手,指的就是最近,他在暗中替他解决不利于千机阁的人和事,奈落的人在那种情况下遇到南无,有些巧合,但不是不可能。
  为他做了这些事的赫九霄,却没有想要他知道,这样的赫九霄,会在之后用这种行径来试探他的底线?
  “你一直都知道千机阁对我的意义。”书房里,其他几人的都在看着赫千辰,他却不问其他,忽然说出这句话,赫九霄点头,“千机阁于你而言很重要,于我而言却是障碍,其实,我一直很希望千机阁从不存在,你一直在赫谷,在我身边长大,而不是和她。”
  紫焰自小就与赫千辰相识,这是赫九霄能容忍她,又对她特别有敌意的原因,说到这里,他上前几步,距离赫千辰更近,那眼神就像铁锁,冰冷的缠绕在他身上,“我说这件事我有所知,但与我无关,你信是不信?”
  时间像是停止流动,房里的几人都看着赫千辰,他却突然踏前一步,抓在赫九霄的领口,就在滟华要惊呼出声的时候,听见他无奈的低语,“你居然这么问我。”
  他似乎叹息了一声,就在那叹息声里,拉过赫九霄,轻轻抱住他,“倘若真的是你做的,我问你,你一定会承认,这一点我从未怀疑。”他收紧双臂,在几人的注视下轻轻吻了他的嘴角,“你怪我不相信你,但你要知道,你如果不在这里说清楚,对谁都没有好处。”
  他的眼神转冷,和赫九霄一起看着紫焰,说出的词句却是和缓而怜悯的,“紫焰,你错了,他虽然对许多人都冷面相对,但他并不是一个妄杀无辜的人,他喜欢威胁人,喜欢享受掌控人命的感觉,但多数的时候,在他手中的人命并不一定是死,他对我有情,虽然不喜欢千机阁,却还不至于刻意设计让千机阁里的人因为背叛而被我所杀。他不会让我亲手毁了它,因为他知道,千机阁对我的意义。”
  赦己和贺思茵不明白他说这些话的用意,滟华似懂非懂,唯有一个人完全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紫焰跪在地上,双腿开始麻木,却没有站起来。
  “紫焰,难道你反而不明白?”赫千辰皱起了眉头,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他没有被赫九霄背叛,背叛他的是紫焰。
  “我真的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分明是我一直陪着你,自他出现之后,你信任的却始终是他,”紫焰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一脸哀恸,有怨艾也有悲伤,但她的眼里没有泪水,“千辰,我真的很想为你守住千机阁,但你为何要让我知道,千机阁对你来说不再是最重要的,我守着它,还有什么意义?”
  “倒不如毁了它吧……”她站直了身,眼神在几人身上流转了一圈,无限悲凉的笑,“你们都以为我识大体,处事谨慎,会好好的为千机阁卖命,但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个女人,我甘心情愿留在千机阁是为了什么?”
  “你可以离开的,紫焰,只要你想走,我不会拦你。”赫千辰当然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苦笑一声,他又摇了摇头,“但我也不能否认有私心,我想让你留下,你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帮手。”
  “我不过是和你一起长大,不过是你的好帮手。”紫焰重重叹了口气,“让我叫你千辰吧,也许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千辰,不要怪我。”
  她用近似乎哀求的眼神看他,紫焰有傲气,有侠义之气,她从来没有如此示弱哀求,赫千辰一怔,怔神之间徒然一道电光似的光芒朝他身边掠过,直射赫九霄!
  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他侧身扑过去
  “叮叮叮”,一连串金属碰撞声,赦己和贺思茵拔刻跃来,贺思茵居然还比赦己快了一分,一串圆珠碰在她的软剑上,软刻有柔和之力,柔能克刚,那疾射而去的圆珠没有瞬间弹开,在她的软剑上回旋了几圈才四散飞开。
  就在这个空隙里,赫九霄拉住赫千辰就地一滚,两人一起拉倒滟华,紫焰却在此时投向窗口,紫衣如雾,轻飘飘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她的武功什么时候恢复的?!”赦己惊叫,贺思茵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软剑。
  方才看到赫千辰有危险,她的身体下意识的就动了,手里的剑不知什么时候就挥出剑招,她应该袖手旁观才对!赫千辰维护赫九霄,那些弹丸必定会有几枚落在他的身上,她为何要去拦?她应该站在一边!
  贺思茵混乱不已,气愤的归剑入鞘,滟华在两兄弟搀扶下站起,她的脸上还包扎着,赫九霄为她医治过后半边的脸孔还在白布之下,只能使用一边的眼睛,反应比原来慢了不少,心思却清明,“紫焰她这孩子,怎么会?”
  “她在怨我。”窗口打开,夜风吹送进来,月色清寒,赫千辰这几个字蕴含无限复杂。对紫焰他始终存着几分歉疚之意,如果在许久之前他没有让她存有幻象,她就不会对他如此念念不忘。
  滟华却若有所思,“千辰,华姨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在你们离开中原的这段日子,紫焰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赫九霄的气息骤然沉下,赫千辰闻言也猛然惊觉,“那么她这么做可能是出自他人授意,她身边有谁?”
  滟华知道事关重大,仔细回忆,“那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年轻人,好像是上门委托什么事情的时候与紫焰相识的,他年轻俊秀,身手也不错,紫焰对他十分友善,我认为她对他很有好感……”
?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雾色再现
  “华夫人是说那个安玉龙?”赦己是知道这件事的,见滟华点头,连忙向赫千辰禀报,“阁主,这个安玉龙我查过,是滇沧派的后起之秀,二十八岁,为人还算正直忠厚,就是脾气有些固执,上次来千机阁是为查明滇沧派掌门的死因。”
  “这个安玉龙听起来没有问题,但也可能事实不像表面所见。”紫焰离去的那扇窗口大开着,赫千辰走到窗口往下看,其实不必确认他也知道,紫焰一定会避开暗哨,就算避不开,也不会有人将她拦下,也许已经离开千机阁。
  但他还是马上传令,搜捕紫焰。
  千机阁里的暗哨和巡守全数出动,消息一传出去,就引发一阵骚动,除了各分舵的舵主,紫焰所处的位置几乎能算的上是阁里的第二把交椅,赫千辰这个命令一下,上上下下无不震惊。
  紫焰姑娘背叛了千机阁!
  夜空之下亮起无数火把,火光在黑暗中暄腾燃烧,到处都是脚步声,外面一片喧哗,书房里却无比安静,赫千辰一直站在窗前,在他背后,赫九霄问赦己,“那滇沧派掌门的死因?”
  “死因很寻常,没有什么疑点,但那个安玉龙就是不信,他认定他的师父是被人害死的。”赦己说起这件事还有些火气,横着眉说道:“滇沧派掌门年逾古稀,以前受过很重的内伤,一直就没调养好,这些年身体越来越差,在他死后,阁里的探子在滇沧派查了几日,暗中观察,四处寻访,没有一点值得怀疑的地方,那个滇沧派掌门也没有太多人结仇,他的仇家早就死了,我们的人把结果告诉安玉龙,他偏偏不信。”
  “为何他始终不信?”赫千辰转过身来,赦己苦恼的摇头,“他这个人很固执,就是不说什么理由,这让我们的人怎么查?查出来的结果不是他要的,他又要再查,就为了这事,来了阁里好几次,紫焰姑娘见事情拖的久了,才会亲自见他。”
  “再命人去一次滇沧派,路上留意,看紫焰会不会去那里。”赫千辰交代赦己,赦己领命,正要下去,又被叫住,赫千辰却没有对他说什么,而是看向赫九霄,“九霄?”
  赫九霄点了点头,赦己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接着便看见赫千辰几步走到书案后坐下,抬首,扬眉冷笑,“下令,命人传话滇沧派,若安玉龙还怀疑他师父的死,叫他将棺木送来,开棺验尸!
  是寿终正寝还是被人所害而枉死,千机阁必定给他一个真相!”
  “是!”赦己领命下去,顺便拉走贺思茵,她还在懊恼自己刚才的举动,也完全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茫然的看了看赫千辰,跟着赦己走出去。
  滟华对这件事感到很难过,“紫焰她怎么会这么傻,我要她找个能托付终身的人,没想到她居然会……”她想了想,走到赫千辰面前,“千辰,这件事她是不是被人挑唆才做的,我们还说不准,如果你抓到紫焰,先别动手好不好?华姨想问个清楚。”
  滟华一直很喜欢紫焰,所以这次发生这样的事她特别难过,赫千辰了解她的感受,起身安慰,“紫焰很聪明,她不会那么轻易被人挑唆,这件事究竟如何,我一定会命人查清楚。”
  “那个安玉龙看起来是个正人君子,温文尔雅的,倒是和你有几分像,紫焰几次都肯见他,也是为了这一点。”滟华觉得惋惜,停了停,又正色将两兄弟拉到面前,“这里没有外人,华姨就直说了,你们两兄弟都是人中龙凤,在江湖上的地位又是举足轻重,爱慕你们的女子定然不少……”
  “说不定也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