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200-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200

火狸2018-5-22 15:37:37Ctrl+D 收藏本站

杀楼都没了动静,奈落的名号虽然没什么人敢讲,但大半江湖人都知道。”
  “若是有一日奈落不在了呢?”突然的,赫九霄这么问,冰御一惊,看到那双冷眼之中闪动的灼热光芒,在几缕金红阳光的照耀下,竟显得有些癫狂。
  冰御随侍的日子已久,也算是对赫九霄有所了解,惊诧之下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来,“谷主是说……是说……要……”
  “解散奈落。”赫九霄从椅上站起,紫金暗色划过,就像在说要扔掉一件带给他麻烦的东西,不带一丝感情和留恋。
  冰御张口结舌,惊讶的快要跳起来,“谷主!”
  他看着赫九霄走出去,招来那四个人,那四个他从来都不知道名字和任何称呼代号的人,总是伴随着那顶血红的轿子出现,有时候也可能不出现,那四个人长的一模一样,同样的目无表情,但这一次,冰御在他们脸上也看到惊讶。
  赫九霄将他的决定说了,那四人跪地许久,在明晃晃的日头下一起叩拜,过了许久才站起身,却没有用轻身之术,而是一步步走向无极苑,打开了一个暗门,往地下走去。
  直到这时候冰御才知道原来无极苑下面还有暗门,原来奈落的资料都是安放在无极苑下面,他们这是要去销毁所有的资料。
  奈落,就要这么被解散,被毁去了?冰御和奈落的人相处过,他知道要将这群出色的刺客网罗到一起要耗费多少工夫,他没想到赫九霄会这么轻易的,让奈落说解散就解散了。
  “谷主想了一夜,才做了这个决定,属下本来不该说。”冰御躬身站在赫九霄身后,在他远处的背影高大,站在阳光底下,身后投下了一个巨大的暗影,赫九霄没有回头。
  “奈落是谷主所创,赫谷却曾经属于……”冰御从没有称呼过赫无极,他不知该怎么说,“赫谷是原来就有的,奈落才是谷主的心血,谷主这么随便的解散了它,奈落里的那些人……”
  “我教会他们杀人,救治他们的性命,是为了让他们为我做事,如今事情已经做完了。”赫九霄的语气生硬,“他们是我的助力,也是障碍,你明白吗,冰御?”
  “谷主是说和擅伊公子?”冰御想象不到两人产生矛盾的理由,“檀伊公子是明理的人,他手下还有南无,南无和奈落,这不正好相得益彰?”
  “你错了。”沐浴在阳光之下,那三个字却是冰冷的,冰御不解,赫九霄却没有再说下去,仰头看天,金芒照射进他的眼里,那片冷冷的幽暗之中蕴涵着某种奇异的热度。
  奈落杀过南无的人。
  无论那叛逃的二十三个人此后会不会宣扬这件事,这件事终有瞒不住的一天,今日,他就将这笔债彻底偿还。
  他用整个奈落,来抵偿那些人命。  

第二百六十七章 闻讯
  赫九霄的决定赫千辰并不知道,他在千机阁里准备出行所需的东西。
  滇沧派位于沧西,距离千机阁所在的凉州城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赫千辰出发去往沧西的时候一度犹豫,是否要等赫九霄一起去,考虑再三,最终在出发之时命人带了一封信去。
  信上的内容是说他要去沧西一次,会有一段时日不在千机阁,千机阁里的事情他已经全都安排好了,要赫九霄不必为他担心,赫谷不能长久无主,他要赫九霄在谷里等他归来。
  这封信送出去的时候,赫千辰已在去往沧西的路上。
  “……这把刀上有冤鬼,得到这把刀的人都会不得好死!”神神秘秘的议论在官道边上的小酒肆里散布,路上三三两两的全是江瑚人,几乎每个桌上都有兵刃放着。
  酒肆的掌柜虽说见过不少走江湖的,但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他这只有一个伙计的地方根本来不及招呼走了一拨又一拨的人马,只能陪着笑脸小心何候着,忽然看到门前停下的几骑,酒肆里的人回头一看,议论声顿时小了不少,像是颇为小心的样子。
  掌柜眼前一亮,心知是来了贵客,赶忙跑出去招呼,“客官!里面请——”
  为首的那个坐在马上没有下来,随行的有人下来买水,掌柜的说水不要钱,那人还是坚持付了他几钱银子,几碗水哪里需要这么多银两,掌柜抓着银子,更确定这一行人身份不凡,想招呼他们进来坐,却听见有马蹄声由远而近。
  三匹快马,疾驰之中马上的人瞥见酒肆门口的这行人,忽然勒马止步,马蹄在地上踩踏了几下,马上的人安抚着坐骑,颂了声佛号,“无门一别,此次到沧西果然又见千机阁。”
  马上的人是了尘师太,莫智和莫绝在她身后,两人看着赫千辰的眼神各不相同,莫智好奇的打量,莫绝却先看了眼赫千辰的周遭,目色诡秘,横在脸上的刀疤令他显得有些狰狞,依日冷冷的面无表情。
  “了尘师太。”赫千辰颔首为礼,只看酒肆之中这么多人,就知道这次去滇沧派的人只多不少,了尘会去,早在意料之中。
  他这次带的人比以往多一些,雾色刀引起的混乱,还有南无里面叛逃而去的人,这些都让他不得不谨慎行事。在酒肆门前说话不是地方,但要赫千辰下马进去,在这间勉强塞了五六张桌子的地方坐下,那是不可能的。
  “师太也是去滇沧派,不如一起上路。”赫千辰提出邀请,他让赦己买了水,其他人的水囊都灌满了,又买了些干粮,准备继续上路。
  “千机阁是不是查出什么?”了尘坐在马上神情严肃,“你看起来像是急着赶过去,但这几天并没有听说那里有异样。”
  “这把雾色刀先在无 ?门,又是滇沧派,接下来这把刀不知会落入谁的手中,说不定又要引起祸事,师太难道不想早些查明此事?”赫千辰放开缰绳,让马慢慢前行,言笑淡淡,无人知道他心急解决这件事,其实是想早去早回。
  猜测着赫九霄收到那份信的反应,赫千辰踢了踢马腹,快马奔驰,他们还没走完一半的路程,滇沧派新任掌门是老掌门之子,他的失踪是与雾色刀有关,还是为了其他什么原因,一切都要等到了滇沧派才能知道。
  赫千辰带着千机阁的手下二十多人,一队人在路上十分惹眼,再加上了尘师太,在去往滇沧派的几条路上,还有其他各们各派,简直不需要任何人召集,这一次可谓是各方人士汇聚一堂。
  烟尘滚滚,蹄声隆隆,赶路的时候谁也没说话,直到天黑,了尘建议找个地方住下。
  “这里前后都没有落脚的地方,”赦己命人出去打探了一下,前来回报,“我看只能露宿了,前面有座山,那山脚下不知有没有地方可以歇脚。”
  “去看看。”赫千辰早就做好在外休息的打算,吩咐了赦己,他发现有一个人的眼神落在他的背后,明显到难以将其忽略。
  下马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看到莫绝,那眼神正是来自于他,与他相对,莫绝竟不回避,还是那样看着他,似乎一点都不打算掩饰。
  赫千辰淡淡收回眼,莫绝这个人始终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在各方面都太像赫九霄,甚至在某些地方很像赫无极……
  “阁主!那山下有户人家,他们愿意出借他们的房子。”得了消息,赦己禀报,赫千辰点头,问了了尘的意见,一行人到了山下,那户人家得了银子,欢天喜地的去亲戚家住,留下屋里的东西给他们使用。
  大屋分前后两间,大的一间最多只能容纳十多个人。安排半数人手守夜,轮换休息,赫千辰自己到了屋外。现在这个季节夜晚已经没有什么凉意,若要露宿,对他而言不是什么辛苦事。
  当初在千机阁的时候,赫千辰曾吃过很多苦,成为千机阁阁主之后,每逢出门,若错够宿头,让属下睡在屋里,他在外露宿,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根本算不了什么,连赦己都习以为常,不再相劝。
  这次赫千辰带出门的人,其中有赦己,还包括贺思茵,自从上次她下意识的出手帮了赫千辰,此后就一直不怎么说话,这回她和了尘师太两人同屋,夜色已深,屋里静悄悄的,了尘师太没怎么说话,很快就睡了,贺思茵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看到屋子外面有一人伫立。
  夜风之下,衣袍轻轻摆动,黑发拂起,卓然而立的身姿挺拔,对着沉沉黑夜,不知是在想着什么,神色淡淡的侧脸就在月光下,添了些许难辨的深沉,就那么注视着黑夜。
  有人也看到了这幅景象,慢慢从门里走出来,“赫千辰。”
  这是莫绝第一次和赫千辰单独对话,背对他的青衣人微微侧首,并不显得惊讶,“莫绝。”在这夜月之中依旧透出暖意轻和,青衣墨发的男人背负双手,仿佛只是在聊天那样说着,“路上你一直在看着我。”
  “我想看看,你是怎样的人。”莫绝的话没什么感情,他和赫千辰有两丈的距离,那冰冷的气息却像是就在赫千辰的身后,“违背阴阳,世所不容,你们居然没被武林唾弃。”
  “你是觉得奇怪,像他那样的人为什么会钟情于我。”赫千辰没有和他绕弯,依旧是背对,仰头看到月色,今夜不是月圆,一弦冷月如钩,那冷冷的光芒让他想到赫九霄,相似的,孤绝的冷意。
  “他都告诉你了?”莫绝脸上的刀疤动了动,带着粗茧的手指摸到自己脸上,“那他有没有告诉你,这条疤痕就是他爹所赐?如果不是我,有这道疤的人就是他,可能死的也是他。”
  阴森的语调在夜里像是鬼魅,令人闻之颤抖,赫千辰却像是毫无所觉,站立的姿态随意,背后空门大开,无处不是破绽,但也正是因此,一时间反而令人无处下手,莫绝的神色诡秘幽冷,赫千辰微微一叹,终于转过身来,“我且不问你当年为何没死,是怎样投入了尘师太门下,我只问你,莫绝,你想做什么?想得到什么?”
  莫绝牵动嘴角,没有笑意的脸上那道狰狞恐怖的刀疤异常明显,“我要你。”他突然上前,“我要你,赫千辰。”一只手如幽魂幻影,黑暗中扣往赫千辰的咽喉!
  脚下一点,身形疾退,赫千辰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轻飘飘的落在几丈开外,“你想杀了我报复他?”
  “要你的人,取你的命,都可以!”莫绝冷笑,身如鬼魅,如影随形翻身又上,几招擒拿手,招招连环生生不息,竟无一招相似重复,赫千辰不敢托大,使用身法拉开两人的距离,风中青衣拍打,发出哗哗的声响,惊动了屋里的人,还有在远处警戒守夜的人。
  “胆敢冒犯阁主!”守卫拔剑冲上来,有人却从房里推窗而出,比他们更快一步,“住手!”
  一声厉喝,莫绝猛然停住脚步,了尘师太站在屋外,脸色阴沉,甚至显得非常可怕,曾经秀美的面容在岁月的侵蚀下添了无数严酷的痕迹,冷声喝问,“莫绝!你在做什么?”
  莫绝收回手,那一瞬间表情又恢复成一片死寂,一语不发,就在此时,隔着林子传来许多脚步声,杀声喊声还有哀号声,突然在夜色里响起。
  “去看看怎么回事。”赫千辰看到站在人后的贺思茵。
  她穿裁已经整齐,闻言愣了愣,还是去了。刚才就是她先看到莫绝要对赫千辰不利,有意发出响动弄醒了尘,否则,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那点衣袂声根本传不到屋里。
  赦己笑着叮嘱了她几句,等贺思茵前来回报,却连赦己也笑不出来了。
  “那是天穹神教的人,还有滇沧派的弟子!”贺思茵去了片刻,回来将她打探的情况一说,这下所有人都不用睡了。
  赫千辰马上指挥人手,前去助阵,了尘让莫智去了,莫绝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直到赫千辰手下的人回来。
  他们总算救下五个滇沧派门人。
  原来那些人本来是有事在外,听闻滇沧派出了事,纷纷赶回去,却在路上被天穹神教的人拦截,那些人竟然都与以前出现过的无面人一样,没有脸。
  “天穹神教的人狼子野心,他们这是想要控制整个江湖!什么雾色刀,那不过是他们的借口而已!”滇沧派之下有个中年男子,言辞犀利,埋了自己同伴的尸体,抹去脸上的群血,狠狠说道。
  “这么说,雾色刀之前确实是在滇沧派了。”了尘的话一针见血,“无 ?门少门主是被你们的人所杀。”
  那人点忙摇头,“这件事只有安师弟清楚,那把刀不是杀人得来的,是捡来的。”
  “安玉龙?”赫千辰心里一动,其他几个滇沧派弟子都点头,“安师兄从不说谎,他是本门最不会说谎的人,他一撒谎就脸红,所以一看就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