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208-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208

火狸2018-5-22 15:37:47Ctrl+D 收藏本站

面玉芙蓉,就是因为她能易容千面,甚至有人说,她能扮作你最亲近的人而不被发现,经她之手的人脸,将会彻底改头换面,只要她想,她也能令你的亲近之人都认不出你。”
  “想要变作另一个人,除了样貌,还有身材,走路姿态,行为举止,言语神态,并非只换容貌这么简单。”赫千辰发现,温铁羽一来,了尘就再没有开口,而神教那方,也许未得指示,谁也没动。
  “不错,你说的正是小芙她当年所想的,她……”温铁羽听赫千辰说出其中关键,赞叹之下脱口而出,听到小芙这两个字,了尘一震,却听他顿了顿,又往下说:“易容之术在她手中成了易容之道,真的要扮作一个人,绝非三五日可行,除了要身材相仿,还需模仿言语神态等等,最少半年,最多甚至需要几年,看你需要学到何种程度,扮作这个人做什么用处。”
  “若只是骗过一个人短短片刻,对她而言,并非难事。”温铁羽的话说的够清楚了,了尘就是当年的赫连晓芙,所有人也都明白她是怎么制住那些武林高手。
  “小芙,你收手吧。”
  温铁羽说完这些,终于面对了尘,她一直不语,这时候大笑起来,“谁是小芙,这里哪来的小芙,小芙早在当年的断盛山上死了,连鬼魂都在燕落桥下散了!”
  泣血般的笑声在烈日下令人闻之心寒,温铁羽长长一叹,那一叹就叹出了无数苍凉,“你还在怪我当年没有救你,可我当年不过是个未得功名的无名小辛,我如何能救得了你?你掉落山崖被我所救,我不知你是天穹派的人,后来得知,我放你离开,那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放我离开?你说的好听,你分明是为了求得功名,讨好官府,通报了朝廷的人,我在燕落桥上投水逃命这才能有今天。”了尘的手从衣袖里伸出来,就和她拈着念珠的那只手一样,看起来干枯苍老,她却双手一搓,落下几层像是人皮的东西,然后从颈部揭下那张属于了尘的脸。
  “这张脸不是我做的,是我从了尘这个尼姑脸上撕下,可笑她当年还以为我是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为了扮作了尘,头上确实无发,赫连晓芙露出她的真容。
  也许是长久不见阳光,她面色苍白,年过四十,当然没有往昔那般绝色的风姿,却还能寻到当年那个清丽少女的影子,温铁羽激动的看着她,不知是该怜她还是恨她,“小芙你当年不是这样的人,你怎能如此狠心?那些人的脸——”
  “了尘是我杀的,那些人的脸是我毁的,是他们杀了我的父兄,杀了我的同门!我要他们生不如死,让他们和我一样,不能用真面目世人!”
  赫连晓芙言辞激动,人群之中一直站在赫千辰身后不远的贺思茵身形一僵,牢牢盯着她看了半响,又一言不发的垂下眼去。仇恨,竟能让人变的如此丑陋可怕……
  赫连晓芙把人皮面具扔在地上,“多少年了,我都快忘了我是谁,今日没想到你会来,让我揭下这层脸。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温铁羽。”
  她看着温铁羽,那眼神不知是恨还是怨,温铁羽对她始终是真心,当年做的事也都问心无愧,没想到她会变成今日这样,无比痛心,“小芙,听我一句,你收手吧,难道你想像当年一样,让这里尸横遍野,两败俱伤吗?”
  “就算尸横遍野两败俱伤,我也不会收手的。”赫连晓芙走到神教那一边,郭萧然愣愣的看着她,她冷哼一声,“你看到的教主并不是我,不过我确实是神教之主,今日你就可以看着我天穹神教扬威武林。”
  “小芙!你若是恨我就冲着我来,不要再错下去了!”就算温铁羽是众人眼里的大侠,但他终究是个凡人,眼见当年深爱的女子变成这样,痛心疾首。
  “温铁羽,你未免太自作多情,我这么做是为了报当年各派杀我父兄,杀我同门之仇,不是为了你!”赫连晓芙手里的念珠啪的一声爆裂,在她掌中化作碎屑。
  神教的人一直以来都是从莫绝或是她这里得到指令,先前两个人谁也没有传音给他,他不知该做什么才好,始终不动声色的候在一边,此时突然扬手高呼,“教主有令,动手!”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刀光
  他们等的就是这个信号。
  令下,人动,刀剑齐上,煞那间两方动起手来。
  赫连晓芙不朝别处去,身形疾闪,直扑雾色刀,“温铁羽,我不会让你好过,你想用雾色刀领功?没有这么容易!”
  原来她想要雾色刀是为了阻碍温铁羽,温铁羽为顺德帝效力,这把刀果然和顺德有关,赫千辰脑中思绪连闪,手中动作也不慢,木匣在赦已手中被他一撞,匣中刀光飞上半空。
  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其牵引,不少人舍下自已的对手飞扑过去,满是热切的眼神齐齐落在这把刀上,最后却眼看着雾色刀被一个人的手接住。
  暗紫绣金的衣摆在光下耀眼夺目,拿刀的人却冷眼孤绝,横刀在手,眉间煞气与霸气并存,血魔医,赫九霄!
  眼见刀在赫九霄的手中,众人的热切被浇灭,交战的情势因为雾色刀而缓了一缓,但有些人并没有被这把刀吸引,无面人早已丧失心智,对身外之事毫无所觉,手起剑落,血落人亡,在他们面前的对手竟有不少在一招之内就贯穿的心口要害。
  “老七!”死者的同门大吼,怒喝声中再无顾忌的提刀砍去。
  一张张空白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就算眼前是曾经的亲人或好友,无面人也不会有丝毫感觉,他们只知道听令杀人,一场杀戮开始,许多人都不自觉的避开无面人,他们不知道那张空白之下的脸会是谁。
  赫连晓芙夺刀不成,不怒反笑,忽然从怀里模出一个东西朝山头抛去,轰然一声,白烟冒起,赫千辰抬首一看,露出惊容,腾身而起提气高喝,“此地就是神教巢穴,山上有埋伏!各位小心!”
  “赫千辰,若不是怕你破坏我的大计,我不会提早发动!你也没想到吧,我会这么快就动手!”赫连晓芙早就将了尘师太的武功学会,双手十指互结,口中默念心法,厉叱一声,掌心冒出红光,密宗手印正对赫千辰!
  赫千辰见识过赫连晓芙的厉害,提起十成功力,袖袂飞扬,双方劲气相对,轰轰轰,几声连响,周围动手的人竟站立不稳,纷纷退让,而赫九霄举刀在手,对上了莫绝。
  “你在当年就该死了。”赫九霄的话冷血无情,莫绝的眼中闪过几丝阴戾之色,不自觉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赫千辰,“可惜我没死,你也没死。”
  “他是我的。”赫九霄没有忽略莫绝的眼神,锋刃相撞,一击之下几点火星冒出,两人刀对刀,冷对冷,从幼时开始就互争胜负,这一次的比试,结果又将如何?
  “师兄!师父!”莫智站立当场,怒喝之中举起了剑,“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举起剑
  ,竟不知该对着哪一方,直到人群里无面人向他冲杀过来,在他动手之前,赫连晓芙看见他,居然舍下赫千辰,飞快朝他掠去。
  “莫智,你走!”她将他推开,无面人经过训练,见到是她便停了手,她掌中之力早已蕴满,毫不迟疑的印上无面人的胸前,破帛声中那人脏腑爆裂,倒地身亡。
  “住手!”温铁羽迟了一步,只看到地上的尸体,方才他被神教教众困住,这才脱身,眼见自已没能阻止赫连晓芙杀人,他俯身揭去无面人脸上的东西,露出同样疤痕遍布的脸,果然又是当年武林名宿之一。
  赫连晓芙看到温铁羽吃惊痛心的样子,冷冷一笑,“怎么,怪我心狠手辣?”
  “小芙你——”温铁羽实在说不下去,慢慢站直身,他终于拔出了腰上的佩剑。
  赫连晓芙许是没想到他真的要动手,眼里闪过和温铁羽眼中同样的悲凉之色,最后化作阴狠,拔身而起,冲往山头,“温铁羽,赫千辰说的没错,我的人就在山上,你敢不敢来?”
  长啸声中,她飞身而上,温铁羽紧随其后,山头是龙骧寺,梵唱声不知何时没了声息,唯有兵戈之声在山头清晰可闻。
  “山上是龙骧寺!那里的主持难道也是他们的人?”迦叶大师惊愕不已,他先前就去过龙骧寺,却一点都没看出异常之处。
  “山中另有玄机。”赫千辰正在杀敌,没有多言,不多时山上兵刃交击声剧,他脸上才多了些放松的表情,众人闻声抽空抬头,看到千机阁的人不知从何而来,像是早有准备,援兵竟不是来自山下,而是出现在山头。
  山下,神教教众悍不畏死,江湖群雄奋力抵挡,却对那些无面人无法可想,唯有边战边退,慢慢被逼往山上,山脚下的人不多,赫九霄正与莫绝交手,烈日之下只见两人身影腾挪,刀光闪烁,一时间难以分出两个身影谁是谁。
  赫千辰与人交手的时候还在分神留意,他看的出谁是赫九霄,赫九霄的速度比莫绝要快,刀法要更为犀利,招式也更多一些变化,这些差异旁人也许看不出来,但他同时看过这两人动手,一眼就能分辨。
  “阁主!怎么办?”赦已拔剑带出鲜血,一手抹去,指着山腰,战局正在慢慢扩散,从山脚下一直往上,他要带人追上去,山下就无人保护赫千辰。
  “你去吧。”赫千辰当然不需要他人的保护,倘若有人能轻易伤的了他,赦已在这里也没用。
  赦已了然的点头,血魔医在山下,阁主当然不会随他上去。带着贺思茵,他冲上山腰,山下的人更少了,最显眼处,赫九霄和莫绝之间刀光不绝,赫千辰依稀看到些许红芒。
  那是雾色刀的光芒,曾经见过一回,他不会错认,却不能肯定雾色刀的秘密和那红光是否有关,杀了剩下的几个神教的人,他在旁观战,没有上前。
  “他没有来帮你。”莫绝挡住袭来的刀光,腿下飞踢,他说的人是谁赫九霄自然明白,变招往下,他回答的毫不迟疑,“他知道我不需要。”
  莫绝想动摇他的心神,目的没有达到,赫九霄的刀法依旧犀利慑人,甚至露出一丝微笑,“他了解我,我也懂得他。”
  绝没有想到会从赫九霄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更没有想到当年比他还要冷酷的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莫绝神色更冷,眼底恨意更深,脸上的疤痕泛出血色,动手更狠,动作却微不可觉的慢了一慢。
  怒气能令人充满力量,也能让人失去理智,这早已在赫九霄的计算之中,一刀横扫,他忽然说道:“当年是我要他杀了你。”
  是他让赫无极杀了他,听到这句话,莫绝瞳眸骤然紧缩,咬牙低喝,“你比我更该死,为何不死?”
  “每日被当做训练的工具,他这么做,只是想让你早点解脱。”赫千辰在旁将他们的话都听进去了,缓步走近,“他的想法也许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但在当时,你和他经受过一样的苦,你应该明白。”
  对一个少年而言,那是生不如死的痛苦,每一天都像是活在炼狱,莫绝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他情愿去死,但那时候,就连死亡的念头都是不被允许的。
  他突然狂笑,“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赫九霄,你在他眼中是这样的人?你难道不是为了除掉你的对手才这么做的吗?”
  “你还不配当我的对手。”刀光映照红日,烈烈光芒灼伤人眼,赫九霄手中刀光一转,刀式骤变,赫千辰微微一叹,“莫绝,你难道还未看出,他一直都未尽全力。”
  “你不是他的对手。”赫千辰最后一句话落音,莫绝怒吼,吼声之中赫九霄刀锋袭来,寒烈刀光猛然相撞,比烈日还耀眼的光芒骤起,四散暴射!
  一缕薄薄红芒从冷光里透出来,像是绽放的火花,起先还是隐隐约约,陡然间涨红一片,冷冷寒光像是霜片,割开空气里的热度,消散半空,露出其下的雾色刀。
  只见刀身彷如天色,红红烈芒氤氲如雾,刀身长短不变,宽窄依旧,刀背之上却显露一丝雪线,在红芒之中贯穿始终,雪线冰寒,刀芒炽烈——雾色刀,这才是真正的雾色刀。
  赫千辰感到意外,怪不得他们找不出刀上的秘密,只因为他们还未见到真正的雾色刀。
  莫绝的全部功力与赫九霄的倾力一击,将雾色刀外的锋刃碎开,赫九霄脚下全是碎片,手中的雾色刀薄了一些,那隐隐闪耀的刀芒却让它显得比原先还要宽大,莫绝手中的刀已经碎裂,他握着刀柄,站在自已脚下的断刃面前。
  “我输了。”他冷冷的看着赫九霄,赫九霄冷冷的回视他,“你输了。”
  “没想到多年之后,结果还是一样,我还是输给你。”他冷笑,看不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