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212-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212

火狸2018-5-22 15:37:51Ctrl+D 收藏本站

她一喊,跑的人更快,那女童见她娘越来越远,大哭起来,贺思茵黑着脸飞身而下,将她抱在手中,赦已拍拍贺思茵的肩,示意她学着,然后提气喊了一句,“我们不是官兵,也不是强盗!”
  听说不是官兵不是强盗,那些人这才慢慢停下了,那妇人发现自已丢了孩子,哭叫起来,贺思茵从马上跃下,将孩子交还给她,见她转悲为喜,想到自己的族人,忍不住眼眶有些湿润。
  “她受伤了。”平和的话音来自她身后,她不回头也知道是赫千辰,眨去眼里的泪水,她回头看他,“你有伤药?”
  赫千辰从随身的锦囊里拿出赫九霄给他应急的药,一双手却按住了他的动作,赫九霄皱眉看着他,“你的伤药给了别人,你自已要用的时候怎么办?”
  “还有你。”赫千辰笑了笑,对此一点都不担心,赫九霄却不赞同,最后朝冰御一抬手,冷冷的吩咐,“把药箱拿来。”
  冰御一脸心痛的拿出药箱,取出一罐伤药,不舍的交给贺思茵,“你要知道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宝贝,你可省着点用。”
  贺思茵没想到赫九霄居然肯拿出药来,她见的最多的是赫九霄杀人,没想到他会为了赫千辰无条件的拿出这么好的伤药给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孩子。
  她却没有想过,正是因为毫无关系,赫九霄才会这么不介意,一直以来他救的最多的不是江湖人,而是平常的百姓,他巫医谷在外所设的医馆之中,对许多百姓的其难杂症都不收取费用。
  但这一点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就连赫千辰也是无意中得知的,所以在他眼里,赫九霄从不是一个无情冷血的人。
  没想到这些看来很有身份的人不但没伤他们,还给受伤的女童擦药,那些百姓都觉得非常诧异,有人大着胆子上前询问,自已的孩子也受了伤能不能治,贺思茵看了看手里的药,点了点头,她点一下头冰御就心痛一下,眼看着她将那价值千金的药给那些孩子敷上。
  自始至终,赫九霄没有表示反对,赫千辰看着眼前,有些出神,一样是这个年纪,他和赫九霄早已不再哭喊娘亲,他们做的是收取他人的性命。
  手背上被人拍抚,赫千辰侧过头去,淡淡一笑,“快要到边境了,天色不早,一会儿找个地方住下吧。”
  赫九霄没有多言,点了点头,忽然对面传来蹄音,人数还不少,那群百姓再度骚乱起来,赫九霄半眯着眼看到远处的旌旗,上面的图腾是一只张开爪牙的猛虎。
  “赫千辰,赫九霄!我们又见面了!”战马嘶鸣,蹄声隆隆,一身银铠的楚青韩坐在马上,身后大约有千人之多,红日映在地平线上,红霞满天,他放声长喊,笑意风流。
?

策二百八十三章 款待
  “而今该称呼你为二皇子殿下,还是该叫楚王?楚将军?”赫千辰扬声,语声悠扬,远处的人都听的清楚,近处的人却一点都不觉得震耳。
  如今的万央内部局势十分复杂微妙,梁绮罗已经摄玫,但还未在人前露面,楚青韩是作为大炎的二皇子被立为楚王,这是对大炎的挑衅,也是换一种方式让楚青韩在万央被得到承认。
  楚青韩笑意依旧,像是没听出他话里的深意,朗声一笑,“你就算直呼我的名字,我也不会介意的。”
  他笑的狂放肆意,赫九霄脸上的冰寒之色却愈加浓重,一踢马腹,他策马先行,目中的冷意如昔,“叫你的人让开。”
  楚青韩的队伍早就停下,他们虽不动,但无形之中有种兵戈煞气,江湖人对这种气息最敏感,赫谷和千机阁的人都瞪视前方,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纵然眼前有上千人,他们也凛然无惧。
  马匹似乎感觉到当下的气氛,在地上不安的踩踏,两方相遇,逃难的百姓被夹在中间,不敢进也不敢退,赫千辰他们一行人有数百之众,前面的官兵数目上千,若是交手,他们这些人是首当其冲的牺牲品。
  就在此时,城门后又有奔马跑来,只有一骑,觉出此地异样,到了半途放慢速度,赦已警戒的往后一扫,发现是自已人,原来是千机阁里的探子来回报消息传书到了赫千辰手中,他看了一眼,注视远处的神情略有改变。
  赫九霄带人往前接近,楚青韩忽然哈哈笑了笑,命人朝两侧退避,让开了一条路,却对赫千辰说道:“前面就到边境了,可还记得上次你们住的地方?我现在就扎营在那附近,你们到万央来一定还没有落脚的地方,不如到我那里去坐坐。”
  他提出邀请,赫九霄停马,百多人就在千人面前,若此时楚青韩要动手,这一战必定异常凶险,赫千辰带人上前,一起到了楚青韩的阵中,“那就多谢了。”
  他答应的爽快,赫九霄略感意外,直觉的猜测,他会答应的理由兴许与那封传书有关。
  楚青韩见他答应显得非常高兴,为了表示诚意,他领人在前面带路,让赫千辰一行在他们后面走,将背后交给了他们。
  赫千辰在后面,发现楚青韩叫了几个人,到后面那些百姓那里送了些吃用的东西,然后护送前往城门。有意这么做,不论是为了做给他看,还是楚青韩本心如此,此举都有收买人心的作用。
  一路往前,他们到了当初停留过的那个地方,赫千辰曾在这里受过伤,对这里的印象分外深刻,路上他们曾遇到过大炎的士兵,不知是否达成什么协议,双方相遇并不开战,各自绕开路,一切平和的异常,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楚青韩说要款待他们,果然如他所言,各种酒菜摆了好几桌,不算太过丰盛,都是塞外大家吃惯了的牛羊肉,还有酒膏兑出的酒,肉香酒醇,几碗酒下肚,再放怀大嚼,闲聊几句,十分容易拉近彼此的距离。
  但千机阁和赫谷的人已有戒备之心,江湖经验很足,他们不需要上面嘱咐,谁都没有多喝,就算对饮,也都和各自相熟的人,更不会与楚青韩手下的人多说什么,只是回应些无关痛痒的寒暄的话,不管楚青韩是否有心如此安排,他的打算都算是落了空。
  赫千辰和赫九霄当然是在另外一桌,楚青韩也在酒席上,举杯相对,“来!我敬你们!多日不见,就连身在边境有时候都能听说你们的事,血麾医和檀伊公子扬名四方,我当日果然没看错人!
  楚青韩一口饮下,手里装酒的已不是当日宫中用的琉璃盏,只是一般的酒碗,就和其他人用的一样,身上的锦袍也早已不穿,铠甲之下劲装在身,他的面容依日俊逸,那种狂放潇洒之气更为明显。
  放下酒碗,他也不问两人为何不饮,仿佛双方一直都是日友,只管招呼两人吃喝。
  赫千辰看着面前的酒碗,那显然是楚青韩特意叫人准备的,居然是个白玉盏,琥珀色的酒液在其中微微泛着涟漪,他想到的却不是楚青韩这么做的用意,而是他与赫九霄在赤狼族的帐幕之中……
  那一日帐篷里面用来兑酒的酒膏,颜色比碗里的更浓都,半透明的……
  “想到什么了?”赫九霄举箸用菜,碰了碰身边似乎有些出神的赫千辰,楚青韩也正看着他,回过神来的男人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没什么。”
  “刚才你的心跳的很快。”赫九霄就坐在他身边,一指赫千辰颈侧,食指从他颈边掠过,学医者观察入微,他没有错漏那小小的异样。
  “也许他是想起你们来之前经历的那场大战,听说当日十分危险,差一点就让那神教的人占了先机,幸好被你揭破。”楚青韩随意一抹唇上的酒渍,夹起一块牛肉扔进嘴里,不知是否因为出身皇族,任何动作他做来都不显得粗俗,他笑着看赫千辰,眼神里似乎闪着光。
  确实是一场大战,却不是楚青韩所说的,赫千辰没有回答,淡笑着垂眸,眼神落在眼前的白玉盏,目光顿了顿,最后端起赫九霄在用的酒碗,饮了口酒,又吃了块肉,楚青韩见状脸色似乎一僵,又状若无事的继续含笑,
  赫九霄心里转念,看他饮酒,闻到酒香,似乎明白了赫千辰先前在回想的事,“我看你是有些想念那些帐幕,不如接下来去一次赤狼族。”
  赫千辰举箸的动作一顿,他人或许不知赫九霄所说的含义,他却清楚明白,想到那一夜的赫九霄,心口竟狂跳几下,耳后觉出些许热度,清了清嗓子,才慢声道:“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访友叙旧的。”
  楚青韩直直看着赫千辰,“真是稀奇,我从没见过你这种表情,赫千辰,你在我面前总是客气有礼,笑的还让人没什么办法,是不是这种表情只有赫九霄才看的到?”
  “你喝醉了,二殿下。”赫千辰继续喝酒吃肉,楚青韩挫着头,看着他们,“我没有喝醉,我看的清楚的很。”他歪着头喝酒,筷子指向赫千辰,“你脸红了。”
  那一丝薄薄的红晕在耳后升起,染到脸侧,很浅很淡,退的也很快,但他看的清清楚楚,也立时就明白,赫千辰与赫九霄的话里所说的,是一些他所不明了的含义。
  赫千辰听他这么说,却依日从容的,摇头看他,“所以我说你喝醉了。”
  楚青韩哈哈一笑,“醉又如何,醒又如何,若是醉了才能看到,就当我是醉了也无妨。”他的言辞之中另有暗示,眼神露骨,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目光总是在赫千辰脸上流转。
  赫九霄却没有勃然大怒,继续喝着酒,听两人对话,等碗里空了,又倒满,这一次却放到赫千辰唇边,看着他没有丝毫抗拒的慢慢饮下,又顺手为他抹去唇边的酒渍,手指从赫千辰的唇上掠过,带起几点酒色,舔入自己口中。
  一时间楚青韩的目光连闪,暴起几点寒芒,又倏然敛下,连同所有的表情,过了片刻才抬起眼来,苦笑着说道:“赫九霄,就算我有些什么想法也不会付诸行动,你何必做的这么绝,你是存心让我不好受是不是?”
  “灵犀冰蝉,还有赫谷之战。”赫九霄收起对着赫千辰才展露的温柔,冷冷看他,“倘若这叫不会付诸行动,看来你的记性不太好。”
  用灵犀冰婵调走赫千辰,赦已各派针对巫医谷,这都是楚青韩当日所为。
  “别那么记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赫九霄,你就当那些事都没发生过,反正你们后来也从我娘那里得到另一枚灵犀冰婵,你的毒应该解了吧。”楚青韩的特别在于他做任何事,都让人觉得不是太过分,他对你笑着的时候,无论他做了什么,你都会想原凉他。
  但这对赫九霄无用,他对视他的目光还是冰冷的,没有一点融化的迹象,“你若想让大炎的人以为我们站在你一边,奉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
  楚青韩盛情款待,又在人前作出与他们相熟的样子,不外是想利用他们的身份和力量,给大炎造成压力。千机阁和巫医谷在江湖的势力不小,又因揭穿神教阴谋一战而名声大振,楚青韩想要利用在他们两人在意料之中。
  “这话是什么意思?”楚青韩笑意一滞,赫千辰缓缓接到,“安陵王楚雷知道我们来这里是另有原因。”
  “我还没问你们,既然江湖事了,你们又到塞外,不知是为了什么?总不会是来看我的吧。”
  楚青韩恢复了原先的笑意,像是玩笑话,目中却有利光。
  看出楚青韩是在担心他们联合楚雷,赫千辰不想多生事端,放下碗筷,“危难已除,江湖平静,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追查几个反叛者。”
  城门处收到的传书线报,探出紫焰一行没有在中原久留,他们已在万央。
第二百八十四章 再至槐临
  “哦?反叛?”楚青韩露出兴味的表情,赫九霄朝赫千辰看了一眼。
  他们原本是为了雾色刀而来的,赫九霄一语不发的饮酒,没有开口,赫千辰又继续对楚青韩说道:“若是你手下有人见了他们,劳烦通知一下,只因他们带走了一件重要的东西。”
  “他们是谁,带走什么这般重要?”楚青韩显得分外关注,赫千辰却笑了笑,“殿下既然清楚我们在中原才经过一场大战,又怎会不知大战为何而起,东西被谁得去?”
  发现他是有意试探,楚青韩也不恼,甚至不掩饰,哈哈大笑,他们如今身在一个可容纳百人的大帐里,楚青韩的笑声引来所有人的注视,赫九霄放下酒碗,赫千辰和他一齐起身,两人行至帐外,其他人见状纷纷站起,另一边的营帐里听到脚步声,也都一起走了出来。
  楚青韩手下的万央士兵没有拦他们,让他们上马离去,楚青韩走出营帐,看着夜色中离开的背影,收敛了笑意。
  “你怀疑是他?”赫九霄骑在马上往前走,赫千辰摇了摇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