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216-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216

火狸2018-5-22 15:37:56Ctrl+D 收藏本站

然,赫九霄紧紧皱眉,“你根本不需要什么异力就完全看穿了我,千辰,你让我无话可说。”
  他郑重的叫他的名字,无可奈何,赫千辰看着他,眸色沉若深海,深深的看进赫九霄的眼里,“别再轻忽你自己的安危,还有记住一句话,倘若我不是真的动心,谁也不能逼我做任何事。”
  “无论是爱你,还是其他。”他在树下抱住赫九霄,贴上他的脸颊,“比如这一种。”他竟伸出舌去舔舐他的耳垂,吸咬在口中,在他颈边落下吻印。
  这时候是午后,赤狼族的人各自找了树荫休息,千机阁和赫谷的人也都在不远处调息或是聊天,没有人刻意去看他们,却都留了一份心关注自己的主子,赫千辰的动作别人或许看不清,但都知道那是绝对亲密的举动,他一点都不避讳,就是为了向赫九霄证明……
  “我不喜欢在人前让人看到我们的关系,并不是我怕让人知道或是不想让人知道,我只是不习惯,也觉得没有必要,你明不明白?”所以自从他一次次看到赫九霄为他受伤之后,他开始注意,有时候会在人前给赫九霄回应,就是不想他误解他将他们的情感当做污秽的事来看。
  他从没有那么想过。
  赫千辰沉声说着,犀利的目光直直射向赫九霄,赫九霄看了他许久,猛然抱住他,突然的深吻袭来,赫千辰根本来不及反应。
  比夏日午后的阳光更灼热,炽烈到令人窒息,强硬的探入他口中的舌攫取住他的,不留一丝空隙,交叠的唇,交融的鼻息,仿佛要将所有肺部的空气都耗尽,让他无法呼吸。
  “你明白我的心思就够了,别太过分……”勉强移开唇,赫千辰没有忘记周围还有许多人,赫九霄却桃眉,“谁也不能逼你,不愿意你可以推开我。”说完又覆上他的唇。
  虫鸣声时停时歇,闷热的空气里有几丝微风,周遭的人有的睡了,有的还醒着,但交谈声渐渐弱了下去,不知什么时候起,只有树叶的沙沙声在人的头顶,不知过了多久,树下的两个人分开了,看着对方,相视而笑。
  朗朗的笑声相和着,在微风里飘散。深爱至此,却直到如今才真的明白什么是爱,也许他们还需要一辈子的时间来了解更多。
  远处一双眼睛看着他们,心里涌上难言的滋味。贺思茵掩着心口,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看到赦己投来的目光,他的手在她头顶上轻拍了一下,“傻丫头。”
  贺思茵皱了皱眉,转开头去坐下,“我才不傻,我不会和紫焰一样,你放心。”
  等日头偏西,天气不再那么热了,他们继续上路。妖狐族所在的眠玉山被毁,穆晟无处可去,差不多已经成了赤狼族的人,风驭修急着赶回去,路上走的很快,赫千辰和赫九霄想知道关于雾色刀的事,也不反对赶路。
  几天的路途被他们缩减去了一天,终于来到了令他们都感觉到亲切的赤狼族。
  赤狼族的人还是那么热情,陆有公带着徒弟素素跑上来问长问短,素素看到他们还有些不好意思,躲在陆有公的身后。等和相熟的几个都见过了,最后是穆晟走到他们面前。
  “这次闹的动静可不比上次的小,你们两个真是走到哪里都热闹。”他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披散着头发还是那副不会把任何事放在心上的表情,抱臂勾起了嘴角,“没想到雾色刀这东西流落去中原了,这把刀一直都是个忌讳,当初献给王族,上面的大人们是欢喜都来不及。”
  “这把刀究竟有什么古怪?它能吸收九霄的异力。”赫千辰最关心的是这一点,穆晟似乎知道一些,闻言并不意外,“这把刀好像本来是测试族里降生的孩子是否身有异能的,后来出了件意外,就被人封了起来,以后就没有再用过,最后献给了王族。”
  “这件事可能还是要问狼族长才清楚,我这里……”他用手点了点自己的头,“记得的不多,都被我那个爹给抹去了,不过幸好,我这辈子是没什么子嗣要传,妖狐族的血脉,也许就到我们这一代了。”
  他是笑着说的这句话,言下却有些感慨,赫千辰示意他往后看,贺思茵就在队伍里,“也许未必。”
  穆晟之后就没去过中原,不知贺思茵还活着,见了十分惊喜,马上上前与她搭话,风驭修醋意横生,就守在他身边,赫千辰回头瞧了一眼,露出笑意。
  这时远处有人大步走来,“妖狐族的后裔,你们来了。”
  “狼严族长。”赫千辰和赫九霄向他见礼,赤狼族族长狼严是个年过百岁的老人,内功深厚,走起路来完全看不出老态,他对他们点了点头,让他们到一边坐下。
  “我知道你们是为雾色刀而来。”狼严看世情十分透彻,他知道两人心急,便开门见山,捻须说道:“这把刀是妖狐族的东西,本来的用途你们听穆晟说了,不过老夫曾听裘煌提起过,这把刀是件能降灾的东西,出世必有人丧命。”
  “和传言一样。”赫九霄眸色一沉,赫千辰觉得疑威,“天穹神教曾扬言这把刀会引来大祸,难道不是假话?”
  “刀是杀伐之物,有人丧命是自然,所谓大祸,对一个寻常人家而言,若家中男丁横死,那便是天大的灾祸,对江湖而言,有人谋算称霸,那是灾祸,何谓大祸,难下定论。”狼严缓缓叙来赫千辰对此十分赞同。
  “那所谓的降灾是何意?”赫九霄至今还记得雾色刀在手中的感觉,他冷声而问,狼严回忆了片刻,“袭煌当时只是提了一提,说有一件意外导致有人丧命,不是死于刀下,而是死于灾祸,就是这把刀引起。”
  “关于这把刀我只知道这些了,也许最清楚的是王族的人,当初是他们想要这把刀,一定将究竟问了个清楚。”狼严站起,“妖狐族的事我们都已听说,熊锡安的做法早晚会遭报应,万央不会落在他的手上,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
  有人上前询问族里的事务如何处理,狼严说完先离开了,赫千辰和赫九霄都觉得,也许知道的最清楚的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将这把刀带去中原赠予顺德帝,又将它带回万央的梁绮罗。
  

第二百八十九章 帝王无情
  “梁绮罗称病不出,熊锡安控制了大半个万央,楚青韩不能轻信,这么一来,我们要再去王宫只有两个办法。”站在赤狼族里,赫千辰眼前看到的是一派热闹的景象,心里想的却是杀机四伏的万央王宫。
  “硬闯对我们不利,若要潜入,便需直接去找梁绮罗,不能耽误半点时间。”赫九霄接话,周围有赤狼族人递来吃食,他一手接过,看到风驭修扬手招呼,和赫千辰一起走到风驭修给他们准备的帐篷门前。
  “你们今夜在这里住一晚再走吧。”穆晟走来,对他们桃了桃眉,笑意暖昧,“这个帐篷随便你们怎么用。”
  赫千辰前几日因为回到万央,还曾想起过帐幕里的情景,穆晟突然的这么一句话让他轻咳一声,忽然看着远处,“我记得上一会嚎月之夜有人是被扛进门去的。”
  他笑意悠然,穆晟低咒一句,“该死的疯狼。”被人扛进门去的当然是他,那天的情景好像所有人都看到了,该死!
  一块食物被送到赫千辰口边,拿筷的手是赫九霄的,他看了一眼,张口按过,“今夜在这里休息,我们明日再去槐临,到时候手下的这些人……”
  “让他们留在外面接应,就你我进宫目标小些,不易被人发现。”赫九霄放下筷,接过赫千辰递来的酒盏,两人边吃边说,穆晟在旁看着,神情颇为欣慰。
  风驭修挨到他身旁,等他们商议的差不多了,插言说道:“感觉宫里是出事了,你们去的时候小心些,那个叫紫焰的女人若是再这么冥顽不灵,你们可别手软,尽早杀了了事,免得后患无穷,别忘了她是你手下的人,对你的千机阁熟悉的很。”
  何止熟悉,紫焰甚至一度代他掌管千机阁,赫千辰敛目没有接话,赫九霄很想问他是不是真的不忍,还是顾念旧情,想到来的路上赫千辰对他说的一番话,他最后什么都没说,只不过脸上的寒霜更为明显,让一些本来要上前招呼他们的赤狼族人完全不敢接近。
  是夜,赫千辰去河边沐浴回来,回到帐幕里散着发躺下,他阖起眼还未入睡,比他晚一些回来的赫九霄躺到他身旁,“你打算如何处置紫焰?若她没能引出指使她的人,你准备怎么做?”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身下垫着兽皮,上面覆盖宽草编起的软垫,躺着倒不觉炎热,赫千辰在赤狼族还比较容易放心,呼出一口气,他微微睁开眼看到赫九霄的凝视,“我这几次放过她有我的理由。”
  “不是因为她对你而言有什么特别?”赫九霄对这样的答案并不满意,俯身往下,手指穿过他的散发,缠在他的手掌上,赫千辰的半边身体被赫九霄压制,只能侧首看他,“你是一定要听我说了?”
  “你说,我听。”赫九霄的手从他的眉眼抚过,“你若不说,我会以为紫焰对你还是特别的,她与你一起长大,知道我所不知道的你,她和其他女子不同。”
  赫千辰拉下他的手,看了他半晌,“那你听着。”他贴近赫九霄,半覆在他身上,呼吸微热,低低的私语落在赫九霄的耳边,轻的只有赫九霄一人能听见。
  夜色之中,灯影摇晃,隐约只能看到有人在说话的时候动了动他的手,从另一个人的腰上往下挪动,最后却被对方按住,赫千辰的语声停了,赫九霄按住他的手却没有停,顾忌这安静的夜色,赫千辰没有挣动的太厉害。
  “今晚不是嚎月。”他的双手被按到两侧,睁着眼往上看,赫九霄冷酷妖异的脸上露出笑意,“是你先撩拨我。”
  赫千辰无言以对,吻到他胸前的唇含住了他,赫九霄的一只手已经伸入他的衣下,犹豫片刻,他的双手环上赫九霄的脖颈,将他拉下深吻。
  夜风徐徐,帐幕里的灯火灭了,厚厚的帐帘隔绝了所有压抑的喘息低吟,所有肉体碰撞的声响,也将一室情、欲湿热与外面微凉的空气隔绝开来。
  知道第二日要上路,赫九霄并未太过,天快亮的时候醒来,两人起身一同去沐浴换衣,等整装完毕,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起来了。
  与风驭修和穆晟告别,他们先分散了手下所有的人,两人换了身装扮,化明为暗,回转槐临。
  槐临城,自从闯宫的风波之后戒备就特别森严,但这对他们二人来说完全没造成什么阻碍,白日大半时间在休息,夜晚才上路,凭两人的身手,万一被人发现,恐怕也无人能将他们拿下。
  万央王宫,还是黑夜,月色被云雾遮掩,雾色迷离,兄弟两趁巡守换岗之时悄然跃入,两道人影快如雷电,一晃而过,直往梁绮罗所居的宫楼。
  梁绮罗还是住在原先的地方,就连宫灯摆放的位置都没有变化,但她这一次却不是坐在案前而是靠在榻上。
  竹榻被放置在窗口,前面拦了一道珠帘,透过珠帘能看到她略显疲倦,倚靠着扶手的动作,一手还拿着书卷,上面不知是否记述着万央与大炎的战报。
  看到梁绮罗,两人正要从房檐翻入,珠帘之后却走出一个人,为梁绮罗披了件薄薄的秋衣,“天黑了,窗外有风,娘身体不好,还是到床上躺会儿吧。”
  那人是楚青韩,穿着大炎的华服锦衣,与梁绮罗身上的中原服饰一样。
  梁绮罗既未成为大炎皇妃,也未成为万央的女王,楚青韩没有叫她母妃或是母后,梁绮罗抬头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两国交战,万央实在不是大炎的对手,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但看着万央的国力如此损耗,我的心里……”
  她似乎再也说不下去,声音也比上次赫千辰他们见她的时候虚弱了许多,屋檐下两个人影躲在暗处,稳住气息继续听下去。
  “青韩,娘是不是错了?就算我再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如今我们是拿万央所有的国力与大炎抗争。”这是场必定会输的战役,梁绮罗心里知道的一清二楚。
  “娘你顾虑的太多了,看的还不够远,自古以来胜者为王,经此一战大炎国力损耗,万央元气大伤,到了那时,只要我能取得万央的控制权,独身回到大炎,称此前所为都是骗取万央的信任,如今如愿拿下万央,朝中那些老臣定会支持我。”
  “朝臣不会如此轻信……”梁绮罗全心为楚青韩谋划,就是为了帮他取得大炎的王位。
  “不必完全相信,但在那种情况下,我说什么都不如摆在眼前的东西来的实在,这件功劳是毋庸置疑的,谁也不能推翻,就连父王也不能。”楚青韩语声含笑,笑意微冷,“他卧病已久,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