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219-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219

火狸2018-5-22 15:37:59Ctrl+D 收藏本站

熊锡安倒地,这时侯赫千辰等人已退到门边,她却没有站起,“身为娘亲,能为我儿做的事我都已经做了,不管对错,我一点都不后悔,你们走吧,我留在这里。”
  纸片被火舌卷起,灰烬飞扬,她靠在墙边,脸色也如那飞扬的灰烬,却看着门口的人,用那女王般尊贵骄傲的表情露出一点笑意,“最后麻烦你们一件事,给我带话给楚睦,就说……”我已经不恨他了,痴心太苦,不如爱恨两忘。”
  慢慢说完这句话,她捡起失落的匕首,先往熊锡安颈边刺下,又刺穿了自己的胸膛。
  鲜血,火焰,烟尘满天,梁绮罗倒在地上,脸上无悲无喜,再无牵挂。
  她撑到楚青韩与他相认,而后停止服用红颜,是为求死,如今熊锡安已除,楚青韩面前再无阻碍,她可以放心离开,她的罪孽还是让她自己来背……
  一切都会随着她的死而了结。
  赫千辰没有阻止她,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无论如何阻止,终会一死,梁绮罗的一生都纠缠在大炎与万央之间,也许她早就想要解脱。
  心里明白这一点,但眼见这一幕,所有人都有种难言的滋味,脚步声响起,看到窗口火光,楚青韩疾步而来,满目血红,“娘——”
  嘶喊声穿过火光,里面的人再也没有抬起头,大火烧焦了血液,腥锈味和人体的焦臭慢慢散开,楚青韩脚下一软,跪在地上,背影僵直,谁都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只看到他肩背上微微的颤抖和起伏。
  谁也没有开口,冲天的火光也没有人来救,无言之中似乎每个人都理解梁绮罗的死,然后无法抑制的涌上或多或少的沉重。
  这一战死的人其实并不多,但宫楼之内的这两个,已让万央的局势大变。
  原本支持梁绮罗的大臣们早已知道两人的母子关系,楚青韩就如梁绮罗所预料,最终取得了控制权。
  但事情并未就此结束,熊锡安的部属遭到赤狼族的拦截,天鹭族也加入其中,万央的内乱并没有真正平定,楚青韩接下来要处理的便是熊锡安的遗部。
  这是个无眠之夜,万央王宫之中谁也没能入睡。
  “不知你们有没有找到想找的东西?”偏殿之中,楚青韩站在香炉前,除了座椅和雕栏,周围空无一物,窗外天色发白,他神色间有些疲惫,随口问道。
  “还在找。”赫千辰淡淡回答,他和赫九霄手下的人都已入宫,在各个房间寻找雾色刀,或是紫焰的行踪,加上那二十三个人,一共二十四人,不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
  “要不要在宫里住几日?”就如当日楚青韩邀请赫千辰一样,他笑着问道,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只要仔细看便能看出,他的笑意之中已没了往日的潇洒,梁绮罗的死对他并不是毫无影响。
  帝王无情,他有心称帝,却终究不能做到无情,那把大火烧去的不只是一座宫楼,更是他的生母,就算楚青韩再如何掩饰,仍日无法逃过赫千辰的眼。
  知道两人一定会拒绝,楚青韩接着又说道:“你们不是还有东西没有找到?那把雾色刀……”
  他叹了口气,“你说我娘她告诉你们雾色刀的用法,那就是不想让父皇因她的死而丧命,这把刀一定是在宫里,只要把它带回大炎,父皇就有救了。”
  “你是真心想让他得救?”赫九霄冷冷的看他,“他一死,朝局大乱,这时候你回到大炎更有胜算。”
  楚青韩挑眉,似乎万分诧异,他微微露了个苦笑,“你们真的以为我能无情无义到这种程度?”
  “是与不是与我无关。”赫九霄不为所动,目光从赫千辰身上轻轻掠过,冰刀似的眼神最后落到楚青韩身上,“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他不是你能想的人。”
  “这么急着警告我?”楚青韩挥了挥衣袖,既不表露对赫千辰的想法,也不与赫九霄争执,他摊开手叹息一声,那声叹息之中似乎有些寂寞,“我不过是邀请你们入宫住几天。”
  梁绮罗已死,大炎任他在外,楚青韩身边最亲近的不是朋友,仔细算算,竟是与他非敌非友,介于敌人与熟人之间的这对兄弟。
  薄烟袅袅之中,他朝两人看了一眼,“你们要找雾色刀,那把刀一定还在宫里,被熊锡安藏匿起来,那天我亲眼看到他将那些人带走,说是押回去审问。”
  他说的人自然是紫焰那些人,赫千辰心里一动,想起一件事来,“近期熊锡安手下有没有人去过中原?”
  “去中原?”楚青韩不知道赫千辰问出这句话的用意,想了片刻,“我只知道他身边那个殷魄命已经许久没见了。”
  

第二百九十三章 无踪
  殷魄命是熊锡安的亲信,但在昨夜的大战之中确实谁也没有看见他,赫千辰记得殷魄命与赫九霄交手的时候受过伤,一边的手臂被废,难道是因此被熊锡安遣走?
  “他不是我们要找的人。”赫九霄的表情很阴沉,他冷冷说出这句话,没有说的更明白,但赫千辰已经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令紫焰背叛千机阁的人应该不是殷魄命。
  “你们要找的是个女子。”楚青韩打开殿门,宫里还是一片嘈杂,还有许多人在打扫被焚的宫楼,来来往往不知有多少侍卫还有宫女,“万央不是大炎,但此地毕竟是王宫,要在宫里找人,说难不难,说易却也不易。”
  梁绮罗的尸首早已被人救出来了,并未被大火所烧,从昨夜到今天,楚青韩没有表露出太多感伤,不知是不是因为那句他自己所说的话,不想被任何私情左右,还是有意在他身后的两人面前刻意压制。
  “怎么样?住在宫里你们就能有更多时间找人,方便许多。”转过身,楚青韩扬袖一指,继续游说,“你们可以住在那里,那座宫殿据说……”
  “我们今日就走。”赫九霄打断他的话,没有给赫千辰开口的机会。
  “今日就走?”楚青韩却看着赫九霄身边的人,执意等着赫千辰的回答。
  走到门前,穿着青衣的男人像是没有听见他们两人的对话,更没有感觉到楚青韩的视线,他的目光落在远处,那座被烧毁的宫楼。
  “熊锡安平日时常去那里?”他示意远处,楚青韩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在我没来这里之前,他应该常去。”
  “想到什么?”听赫千辰提出这个问题,赫九霄马上便猜到他有所想法,走到他身旁这般问道。赫九霄就站在楚青韩和赫千辰之间,将两人隔开一些距离,楚青韩想了想自己被他们听去的那番话,明白了赫九霄的警戒从何而来,露出些许自嘲,挑眉看过去,便对上一双妖异冰冷的眼,如同实质的眼神仿佛随时都能将他穿透。
  “宫门都有记录,宫里没有其他人出去。”赫千辰的话打断了两人的对峙,他敛目负手,语声沉静,“二十多人要一起离开,目标太大,不可能不遇到侍卫,但各处的侍卫都没遇到过古怪的动静,也无人被杀或是失踪,因此我们才认定他们还在宫中。”
  赫千辰将先前的推测说了一遍,殿里静默无声,沉沉的话音在空旷处激荡出些许回响,他说到这里停了停,视线始终投落在那座宫楼废墟之上,“但若是他们已经离开,却无人看见呢?”
  “密道?”赫九霄神色一动,对上了赫千辰沉下的眸色。
  脚步声匆匆而来,有个侍卫满脸泥灰,抹着汗跑到殿前,在门外行礼禀报,“楚王!您快去看看,殿下的宫里挖出东西来了!”
  “难道真有密道?”楚青韩似乎也觉得意外,当先赶过去,几人到了那堆面目全非的宫楼之前。人群都围拢着,他们在看地上的一个铁盖,长宽数尺,上面有一个烧化了的把手,这个位置原先不知是哪间卧房或是书房,兴许还有什么机关,但只要大火一烧,任何机关都不起作用,终于露出了其下的端倪。
  “真有机关密道。”楚青韩伸手去拉,被烧在一起的铁盖纹丝不动,就像是嵌在地上,赫九霄伸手按了一按,那铁盖便松动了。
  楚青韩对着他的手看了良久才收回眼,“妖狐族若是还在……”
  他随口说了这么一句,让人听不出他话里的含义,不知他是为了妖狐族被灭而感到遗憾,还是因为万央少了这些身有异能的人而觉得可惜,因为他已没有机会像顺德帝一样,使用妖狐族的能力。
  铁盖被打开了,里面果然有一条密道,想必是熊锡安出入之时所用的捷径,最初的时候梁绮罗在许多人眼里都是已经死去的绮罗公主,若不想引人怀疑,暗道确实是最方便的。
  “不知它通向宫外哪里。”楚青韩打算命人下去查看,赫千辰却已跃下,赫九霄就在他身后,楚青韩犹豫片刻,也纵身跳了进去。
  密道是通向宫外一个树林的,当时许是下过雨,地上还残留几个非常浅淡的足印,人数不少,很有可能便是紫焰所领的那群人。
  “他们果然已经离开。”赫千辰的话里没有什么焦急和懊恼,他一直垂首看着地上的那几个足印,就好像那里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
  她带刀入宫,必定是为了将这把刀交给某个人。”赫九霄也看着那些足印,他可以确定其中有一名女子,足印偏小,定是紫焰。
  “如今他们离开,刀却不在宫里。”赫千辰站起身,回望身后,王宫就在高墙之内,他们已经身在宫外,楚青韩跟在他们身后,似是被这一连串的事耗去了耐性,查看四处,完全没有在乎他们在说什么。
  “你们真的今日就走了?”他看了看同围,忽然又问,就如是在问两位知交好友,豪迈潇洒的笑容在白日之下非常耀眼。
  赫千辰猛然看着他,微笑着勾起了唇,“殿下为何如此在意我们是不是留在宫里小住?”
  楚青韩的笑意不变,其中多了几丝落寞,他看着天边,在白亮的日光下微微眯起眼,“中原我暂时是回不去了,但只要我回去,便是争夺储位的时候,在此之前仅剩的这几日平静,我想在宫里找找雾色刀,倘若能找到……”
  “便能替当今大炎的皇帝陛下解去血咒,你有大功一件。”赫千辰缓缓接口,不疾不徐的打断了楚青韩的话,“其次,你还在想,若是能将我们留在万央,就算不能为你所用,也能防着我们相帮太子一同来对付你,是不是?”
  楚青韩眯起的眼微微一动,利光闪过,身形未动,赫九霄低沉阴冷的话音已经响起,“劝你不要做蠢事,想要争取时间布置人手,将我们困在宫中,你觉得凭你之力能够办到?”
  衣袖下的手猛然一握,静默了片刻,楚青韩仰天大笑,“看来还是我慢了一步,如今布置确实已经晚了。”
  话一出口,他倏然暴退数丈,“不过我无心伤人,只是想要拖住你们而已。”从面前的两人身上透出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他非常清楚,只要稍有不慎就可能被两人联手所杀。
  楚青韩不敢大意,直退到两人出手范围之外才停了下来,“我知道你们不可能为我所用,不过我也希望你们不要找我的麻烦。”
  “梁绮罗才死,你就如此急于想要夺取王位?”赫千辰没有追击,站在原地和赫九霄一起看着他,楚青韩终于收起了笑意,静了片刻,“正因为她已死,我会为她完成遗愿,成为万央与大炎之王。”
  话落音,掷地有声,仿佛溅起无数沙尘,楚青韩遽然转身,朝宫门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他突然回过头来,“赫千辰,赫九霄,你们两个若没有如此实力,我根本不用作此想法,可惜的是你们若真的想这么做,我却不能阻拦,我是真的希望不要与你们为敌。”
  话音异常沉重,语声在林中飘扬,楚青韩逐渐走远,赫九霄看着他的背影,目中的血色蔓延,“你看是不是他?”
  赫千辰抬首,也看着楚青韩离去的方向,“他曾混迹江湖,名号便是青面虎,擅长改扮身份。
  “令紫焰背叛之人也擅易容,也曾用蚀心腐骨。”赫九霄的每一个字越说越冷,赫千辰微微皱眉。
  “雾色刀一日不找到,顺德帝的病便无法恢复,若是有人献上刀,献刀的人若是楚青韩,便是他的一件功劳。而倘若找不到雾色刀 ?只要拖过三月之期,顺德病故,大炎便群龙无首。对眼下的局势而言,无论如何,得益最大的人是楚青韩。”赫千辰垂首看着地上,口中慢慢分析,心里另有所思。
  两人站在树间,无人再开口说下去,却知道对方都有和自己同样的怀疑,楚青韩身份特殊,如今在万央大权在握,就算大炎将他视作反叛的皇子,但只要他将万央拱手送上,再用雾色刀解去顺德帝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