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abo168入口阅读_221-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亚博全站app下载,亚博体育,亚博体育平台

倾辰落九霄

yabo168入口阅读_221

火狸2018-5-22 15:38:2Ctrl+D 收藏本站

却太叫人胆寒了。
  只不过她们不知道越是这么做,只会让某人的脸色更为难看,赫九霄停步,簇拥着他们的女子都猛然一惊,她们不知道什么是杀气,但都知道害怕,知道什么是危险,几人连忙退后几步。
  夏夜之中微凉的风让人觉得舒爽,这一刻却有不少人挽起身上的披帛,觉得有股冷意从脚底冒上来,无端的让人颤栗。
  就在这当口,有个女子从一座楼阁上看到了底下的情景,连忙跑了出来,走到人群间,“公子来了,这边请。”
  她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多看一眼,垂首说完,甚至没抬起脸,示意他们跟她走。
  “红姑?”其他几座青楼的女子看到她,都觉得不可思议,“自我到这里起,从没见红姑下过楼,见过客,她今天居然……”
  红姑在这里是辈份最高的,整条街上的店面都是她所有,而后卖给了别人,她身在幽红小筑,是这里最出名的一座青楼,她本身更是整条街上除了花魁若蘅之外最神秘的女子。
  “这两位客人的身份一定非同寻常,难不成是宫里来的皇子?”
  “两位皇子一个在皇城之中,一个在塞外,哪里来的其他皇子,我看是哪个世家的公子吧。”
  “说不定是那位王大人家的公子?他的好友就爱穿白衣。”
  她们似乎对许多事都十分了解,说起朝中的一些大臣来如数家珍,几个女子的低声议论落在赫九霄的耳中,见赫千辰脚步放松,不带警戒,更确定他来此的用意。
  “公子稍待,我这就去通知若蘅姑娘。”红姑领着他们进了静幽小筑,一路上遇到其他客人,有些居然是朝中身居要职的高官。
  就像是熟客到来,红姑领着他们进门,又去请当红的姑娘,其他人除了惊异红姑亲自见客之外,就是惊叹今日这两位客人的不凡,只可惜对方点的是若蘅。
  幽红小筑的花厅里,没有其他姑娘端茶侍候,房里只剩下两人,赫九霄眸色一暗,把赫千辰拉到身前,“你以前时常来?”
  “不常,有红姑打点,不需我时常过来,况且此地离千机阁路途太远,也不方便时常过来。”
  赫千辰如实回答,对他的回答有人却并不满意。
  赫九霄猛的收紧手中的衣襟,两人霎时靠的更近,“那个若蘅是谁?是你放在千机阁之外的手下,是第二个紫焰?你身边还有多少紫焰没有对我说?”
  赫九霄的话里充满危险,每一个字都冷沉的怕人,赫千辰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大,皱了皱眉,握住他抓在衣领上的手,苦笑着辩解,“九霄,不是你想的这样……”
  “哟——果然是公子来了,红姑对我说我还不信,没想到真有盼来公子的一日。”门扉被打开,有个女子不知何时倚在门边,面覆轻纱,朦朦胧胧之间只能看到一双风情万种的眼,晶莹如星,流光闪烁。
  “若蘅。”赫千辰想推开面前的赫九霄,对方却完全不让他如愿,抓紧他的手半点都不放松,冰寒似铁的眼神投射到那个女子身上。
  房里的两个男人犹在纠缠,若蘅仿佛什么都没看见,站直身走进来,关上门,神情顿时与在外面不同,“属下拜见阁主。”
  若蘅说着这句话的时候那双晶莹的眼中流露出几分惊异和好奇,第一次看到阁主有这种无奈之中带着焦急的表情,似乎不想被身边的这个男人误会了什么,可见此人对他的重要,也让若蘅马上就知道这个人是谁。
  “阁主与血魔医前来,不知有何吩咐。”若蘅跪地没有起身,赫千辰好不容易从赫九霄怀中脱身,理了理自己的外袍,才想开口,却听赫九霄冷声对他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赫千辰吸了口气,长叹一声拢着额头哭笑不得,“他是若蘅,是个男人。”摇头放下手,他看着赫九霄,“他当然不是第二个紫焰,他喜欢的是女子。”
  一道气劲过去,面纱落下,露出一张男人的脸,皮肤白晳,俊逸之中略显阴柔,但他确实是个男人,赫九霄冷冷看着他,总算收回满身阴沉之气,错身之时却在赫千辰耳边低语道:“我也是男人,曾经喜欢的也是女子。”
  无论他之前如何,最终却对同为男子甚至是他亲弟弟的赫千辰动了情,言下之意是说,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你不要在这里闹,让我把事情说完,我们就走。”赫千辰对他无可奈何,只能如此承诺,若蘅听见两人的低语,不敢置信的在旁看着。
  谁能让阁主用这种语调说话?更别说让总是运筹帷幄,事事都在掌控之中的千机阁阁主露出这种充满笑意无奈的表情。
  赫九霄其实并不在乎若蘅是谁,只不过需要一个途径告诉赫千辰他的不耐,对紫焰这件事,对眼下的局面。若是以往,他早就杀了如紫焰这样的背叛者,一点不会迟疑。
  这也许是他和赫千辰的不同,赫千辰将紫焰当做旧日伙伴,赫九霄却是在赫无极的训练下长大,从没有过同伴这类东西的存在,有的只是竞争的对手,比如莫绝。
  安抚了赫九霄,赫千辰转身看若蘅,“我曾命你留意动向,不论是中原还是塞外,可有发现异常?”
  面对自己的部属,千机阁阁主恢复了一贯的冷静自持,负手站在厅内,他询问若蘅。
  若蘅回过神来,连忙一一禀告。
  若蘅是此地的花魁,长久以来以纱覆面,卖艺不卖身,身份成迷,从没有哪个男人能接近的了“她”,正是这一点让他这花魁的地位从不动摇。懂得人心又擅长套话,这是当初赫千辰将若蘅放在这里的原因,而若蘅一直以来都做的很好。
  这一次他依旧没有让赫千辰失望,听闻他的到来,在拜见之前他早就准备了近些日子来收集的各方消息,一一交给了赫千辰。
  “果然如此。”看到从各方收集来的情报,赫千辰脸上的温和转作无边的深沉,赫九霄接过,看到其中的某个消息,冷眸之中划过厉光,这是想铲除千机阁。
  雾色刀被千机阁找到,又从千机阁手中再度丢失,只这一点,就足够让安陵王楚雷发难。朝廷已经开始针对千机阁。
  一直以来赫千辰始终有种感觉,自从他们上一次从塞外归来,便有一股力量在推动一切的发展,天穹神教已经被灭,这种感觉却未消失。
  从幽红小筑出来,遇到些江湖人物,穿着都与平日不同,夜色之中他们远远避开,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谁也不会想到千机阁阁主和血魔医会一起逛青楼,檀伊公子好洁,这是所有人根深蒂固的一个认知。
  也正是因此,就连赫九霄最初也没想到他会将这个联络处设在这里,他都想不到,更何况是他人。赫千辰利用的就是人心的这一点,在所有人眼里,好穿青衣,有洁癖的那个才是千机阁阁主。
  “这次回去楚雷可能要来找麻烦,你先随我回赫谷。”两人回到医馆,还没坐定,赫九霄对他这么说道。

第二百九十六章 血杀
  夜深人静,他话里的警戒和杀意在沉寂的空气里像是出鞘的刀锋,赫千辰却安然如初,千机阁就在险境之中,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就算去赫谷也是无用,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我去了赫谷,便是将麻烦带到赫谷,你知道我不会这么做。”
  他看着赫九霄,不疾不徐的说着,千机阁会遇到麻烦早在他的预料之中,所以他才急着赶回中原,“我们先回去再做打算,也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槽糕。”
  长夜过去,天很快就亮了,赫千辰一行继续上路,他们在边境停留的不久,但他们这一行人的行踪却分外受人关注,江湖安定,天穹神教被灭,千机阁和赫谷的功劳最大,声望本就极高,这么一来便有威胁到朝廷的趋势。
  谋反的传闻不知从而何来,无人敢大声议论,但这种传言确实存在。
  一个人说也许无人相信,十人百人千人这么说,就算有人原本不信,难免也要变得将信将疑,人言可畏,赫千辰对此非常了解,所以他自掌管千机阁以来行事从无偏颇,不去招惹朝廷,也不倾向于任何一方。
  这么做是为置身事外,但这么做的结果未必就能如他所愿,还有一种可能,便是得罪各方权势。也许现在的情形就是由此而来也未可知。
  夏末,距离用雾色刀解开血咒的三月之期,还剩最后一个月的时候,赫千辰和赫九霄带人回到了中原。
  “再过几日就到凉州城了。”骑在马上,赫千辰喝了口水,赫九霄点头,“一切看来都风平浪静,更能确定其中另有玄机,你看楚雷打算何时动手?”
  “楚雷不是个糊涂的人,在事情还未调查清楚之前他不会妄动,但定会派人监视我们的行踪。”赫千辰放好水囊,往后扫了一眼,人群之中有人暗中相随,他早就有所察觉,赦己问了不止一次,是不是要将那个人处理掉,都被他否决。
  心中无愧,他大可以让楚雷的人看个清楚,不去理会监视的人,他继续往前,口中说道:“我早就命人送过信去,该怎么做,该信谁,作为安陵王,楚雷一定有所斟酌,接下来只要找出雾色刀的下落,找到那个幕后之人,等事情解决,他应该不会找千机阁的麻烦。”
  “楚青韩那里可有什么动向?”长街之上人来人往,他们不得不放慢速度,赫九霄说话的同时已经发现人群中至少有三拨人马在注意他们。
  赫千辰当然也发现了,但他们一回到中原,要让人不注意他们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命人警戒,他点了点头,“若蘅回报,楚青韩已经处理完了万央的事,各族暂时都没有弄出太大的麻烦,他的提议是与大炎和谈,实则是将万央拱手送给大炎,换得他大功一件。”
  “那里有赤狼族,狼严作为族长会做出判断,与我们无关,但楚青韩归来却与你我切身相关。”赫九霄低声说完,视线一转,牢牢锁定在一个人身上。
  他和赫千辰的交谈都很轻,在周围的嘈杂声中不会有他人听见,但两人出现在街头,这却是所有人都看得见的,人群之中有一个人对上了赫九霄的目光,又看了他身边的赫千辰一眼,转身离开。
  就在他一转身间,“嗖”的一声暗器射来,直指赫千辰,赫九霄眼疾手快,手臂一扬伸手接住,接到手中一看,竟是一枚铜钱。
  “莫绝?”赫千辰看到那人的背影,在人群里那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就像从不站在人多的地方,素来都是一个人站在暗处。
  “是他。”赫九霄往前到了人少的地方停下马,将穿在那枚铜钱里的纸笺取出来,上面只写了几个字,莫绝用铜钱做暗器无心伤人,他是为了传信来的。
  赫千辰接过他手上的纸片,看罢之后惊讶的扬眉,“赫连晓芙居然不止收了两个弟子,除了莫智莫绝,还有一个人……”他确实没有想到,天穹神教能藏的那么深,“这个人就连莫绝都没有见过。”
  沉吟间眉宇微蹙,他想起一件事来,“你可还记得,当初郭萧然曾经说过,他见过教主,是个男人。”
  “他确实说过,而赫连晓芙却说那个人并不是她所扮,此人便是她的弟子无疑。”赫九霄往人群里又看了一眼,莫绝已经离开了,不可能再找他问到更多。
  “没想到莫绝会特地来通知我们这件事,可见他已经把当年的事放下了。”赫千辰拿着那张纸笺,才这么说完,手上的东西便被赫九霄拿去,在他掌中化成碎屑化在风中,“他是来提醒你,并非放下当年的事。”
  赫千辰听出他话里的酸味,摇头轻笑,“就算你不承认,但莫绝确实是你的故交,否则你不会放过他,他对我的特别,不过是源自对你的羡慕罢了。”
  “他是嫉妒我身边有你,而他一无所有。”赫九霄冷冷一笑,从马上落地,将赫千辰一起抱了下来,“但就算他再羡慕嫉妒,你都是我的。”
  贴在耳边的低语拂过,就像是一阵风,赫千辰被他这么抱下来,落在赫九霄的身边,他往左右看了看,眼下他们已经快到落脚的地方,周围他们两人的手下都在卸除马匹背上的东西,前面不远就是千机阁的分舵。
  众人各自整理东西,没人注意这两个人之间如何,尽管阁主和血魔医在人前的亲近太难见到,但他们并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往那里多看一眼。
  赫千辰也许不会在乎,就算有人看见,他也能安然的退开一些,神情自若,但赫九霄不同,他会为被打断而神情不悦,血魔医的不悦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光走那妖魔般的眼神便会让人胆颤心惊。
  两人往前走,已近千机阁分舵,后面的人都说说笑笑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